南风也曾入我怀 104章 南风以后归我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本来就是你不对,但是你把话说得那么勉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强迫你认错呢。”

陆城遇好脾气地问:“那你想要我用什么语气?”

南风眼睛一亮,闻到了福利的气息:“是不是我想听什么语气,你就会用什么语气说话?”

打开后座的车门,陆先生将手掌垫在车沿,温声回道:“不是。”

“那你还问我干什么!”南风无语。

他微微一笑:“保留你的发言权。”

南风瞪了他一眼:“那我真是谢谢陆少您嘞!”

……

回到陆公馆,南风先进浴室洗漱,陆城遇坐在小沙发上翻看着杂志,忽然想起一件事,唇角一舒,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那边响了好一阵子都没有人接听,他也不着急,将手机放在一旁,保持着拨打状态,自己则继续优哉游哉地看杂志。

连续三五通后,被炮轰的人总算扛不住接听了。

陆城遇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淡淡道:“三个亿,明天早上,我要看到你的转账信息。”

傅逸生:“……”他就知道他找他肯定是为了这件事!

他抓狂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都告诉若姨了,她怎么会没有立即去找你?!”

陆城遇淡然:“是啊,为什么呢?这就你就去问我母亲了,我现在跟你说的是三个亿。”

“平白无故输了三个亿……”傅逸生真想穿越回几天前,把答应打赌的自己暴揍一顿。

眼看逃避没有用,他能屈能伸,立即改变战略,死乞白赖地说:“陆少,您也不缺这点小钱,就不要搜刮民脂民膏了吧?挺罪孽的,我就是个打工仔,三个亿我卖肾都凑不齐啊。”

陆城遇看了眼浴室的方向,南风应该快出来了,他懒得再跟他浪费时间,一句话夺定:“你也不缺这点钱,何必这样是赖账?我等你的转账信息。”

他对他的哀嚎声置若罔闻,直接挂断了电话。

南风擦着头发走出浴室,瞧见他坐在小沙发上,也走了过去。她今晚喝了小半瓶人头马,虽然全身都洗干净了,但带进房间内的酒气去还没散干净。

陆城遇轻蹙眉道:“以后不准喝那么多酒。”

“哪多了?一点点而已,我都还能把其他同事送上车。”这比起她以前喝的那些量,都是小巫见大巫。

但是陆先生的界限是:“超过三杯就是多。”

“……”南风小声嘟囔,“哪有你这样霸道的?”

“谁让你是陆太太,别人让我管我都懒得管。”陆城遇找来了吹风机,朝她招招手示意。

南风一喜,不和他争了,立即走到他面前蹲坐下去。

她上次享受他这样的服务还是当他情人的时候,那么久过去了,她一直惦记着他的巧手呢。

“那笔钱你准备什么时候给俞家?”手指在她的湿发间穿梭,伴随着飒飒的吹风机声音的是他轻缓的语调。

南风道:“不着急,俞佑给我的半个月时间,现在还剩下好几天,到时候再说。”

陆城遇轻笑:“现在怎么这么沉得住气?”

“那是因为一开始我没有钱啊,但是现在我都有了你这么大一个后台,还怕什么呢?”南风说着,侧头用眼角去斜了他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小得意。

陆先生弯唇:“这么说,还是我给了你底气?”

“那当然啦。”

吹干了头发,陆城遇把她拉到自己怀里,嗅着她身上熟悉的沐浴露香气,低声说:“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回去,顺便告诉他们,我们已经结婚的消息。”

南风没什么同情心地叹息:“哦,那俞大小姐可要伤心死了。”

她这焉坏焉坏的小表情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浪得不得了,陆城遇用手指捏着她的唇边的笑,情不自禁低下头含住。

最近他总爱时不时吻她,南风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他的舌尖轻挑开她的贝齿,卷进她带有薄荷味和淡淡酒味的嘴里,她便回应地缠上他的,让他引领她的小舌一起畅游。

南风一手抱住他的脖子,一手则轻捏他的耳垂,这里是他最敏感的地方,她没揉几下就泛起了红色,她得逞地抬起眼皮,可就是她这一分神,陆城遇就惩罚性地咬破她的下唇。

“唔!城遇,你又咬我!”

他哑声低笑:“没办法,谁让你那么软。”

“你……”

陆城遇就着抱她的姿势站起来,身形一转带着她压向大床。南风想跟他理论一下,她‘软’和他喜欢咬她有什么必然的关系?但是陆先生显然更有先见之明,片刻没有离开她的唇,趁她无暇分神的时候,手抓住床头柜上的遥控,一按,整间房都陷入了黑暗。

……

没有拉紧的窗帘倾斜进路灯的光,将洁白的墙上两道交叠的身影照得一清二楚,宛若剪纸。

酣战之后,南风躺在他的怀里,薄被下两具身体的温度还没有降下去。

陆城遇抚摸着她的后背,像是哄她入眠,看着她的眼皮渐渐撑不住地盖下,他才在她耳边说:“你先睡,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南风眯着眼睛去看时钟,现在都凌晨一点多了,他有什么事情,必须要在现在去处理?

“都几点了,你还要出去?该不会是去幽会哪个小情人吧?”她哼哼着,故意醋道,“干完了上半场还要去干下半场?陆少,您可真忙。”

陆城遇原本要下地的脚一下就收了回来,他翻身就重新压在南风身上:“你是在怪我刚才没有尽全力?”

南风的瞌睡虫跑个一干二净:“我才没有这个意思!”

陆先生已经这么认为了,他拉开被子,脸上始终保持温温的笑:“没关系,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我现在补救。”

“……”

南风彻底懂了什么叫着‘不作死不会死’,等第二场结束,时间已经走到两点半,她累得连抬下眼皮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去管陆城遇要去哪里了。

……

将近凌晨三点的街道,几乎一辆车都没有,陆城遇在路口下车,天下了蒙蒙细雨,他撑了一把伞走进安静的小巷,这条小巷在城市里并不罕见,处于两栋居民楼的中间,每次只能走过一个人。

陆城遇跨过地上坑坑洼洼的水坑,目光低垂看着地面,直到眼前的视野忽然开阔,他才缓慢地抬起眸,一望过去,就见到在玻璃窗内坐着的男人。

这是一家普通的咖啡馆,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之所以会选择在这里见面,只不过是因为这个地方位于他的陆公馆和他的别墅的中间。

陆城遇进门就收了雨伞,凉风吹过拂动他风衣的衣袂,他微笑道:“抱歉,来晚了。”

盛于琛面前摆着两杯咖啡,都没有喝过一口,已经凉了。店里放眼看去没有第三个人,不过二楼倒是有细微动静,这家店的老板应该是被他吩咐过不要打扰,才躲到楼上去。

他们约的时间是一点钟,现在已经三点。

盛于琛眼神早就没有了温度,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陆城遇淡然从容,在他对面坐下,不算解释的解释说:“南风比较黏人。”

盛于琛交叉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有一瞬间不自然地动了一下,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对面的男人:“陆董事长向盛某讨在巴黎许给你的那顿饭,却不选中午,也不选晚上,偏偏选人迹罕见的午夜,难道和我吃饭是见不得人的?”

当初巴黎‘李夫人’餐厅,盛于琛许诺过他‘等回榕城再单独宴请’,其实这不过是商场上屡见不鲜的客套,一般没有人特别在意,可到傍晚的时候,他却就接到了面前这位陆董事长的电话,说凌晨一点要向他讨那顿饭。

话既然是他说出的,他自然言出必行,所以他就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这里,并在这里等了他足足两个小时!

陆城遇道:“和盛总吃饭怎么可能见不得人?只是无论选中午还是选晚上,都太容易被南风知道,所以只能选她睡着以后的时间。”

“看来陆董事长是想和盛某说些不能让南风知道的话。”

往常总是带着清冷和疏离的眼眸,在提起那个女人后却忽然软化,陆城遇唇边甚至勾起了一抹清浅的弧度:“是啊,要是让她知道我这么自作主张,恐怕是要跟我生气了。”

见面短短两分钟里,他反复再三提起南风,语气之间毫不掩饰对她的宠溺和无奈,像极了那些新婚小夫妻……不,他们本来就是新婚夫妻!

一霎间,盛于琛的黑眸快速覆上薄冰,好似深冬湖面上冻结住的那一层。

“时间已经不早,陆董事长,有话直说吧。”

陆城遇将衣袖上的湿潮拂去,语调很慢:“不知道盛总还记不记得,巴黎那一场宴席上,盛总不止许了陆某一顿饭,还把我出手撮合AS和乔森合作的人情也揽到自己身上?”

盛于琛眯起眼眸——的确有这回事,当时他一心不想让南风再和他有任何纠缠,所以就主动承担下那个不小的人情。

陆城遇又问:“这个人情,盛总现在还肯还吗?”

盛于琛一凝眸:“当然。”

“那我就用这个人情,跟盛总你做个交换。”

陆城遇眸子温和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不容置喙的强势。

“从今以后,南风归我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