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05章 含蓄的浪更致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天将亮时,南风感觉到后背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将她拥入怀中。她在半梦半醒间嘟囔:“城遇,你回来啦?”

“嗯,继续睡。”陆城遇揉着她的头发,她含糊地‘唔’了下就又睡了过去。

翌日早上用早餐的时候,南风想起来问:“城遇,昨晚你干什么去了?”

“去跟人谈了一笔生意。”陆城遇眸子抬起,望着对面的女人,笑着问,“怎么,还怀疑我背着你找别的女人?”

南风其实就是随便问问,倒不是不相信他,但是看他这样问,也故意说:“毕竟陆少花名在外。”

陆城遇切了一块培根送入口中,慢慢咀嚼到咽下,才似笑非笑地说:“我有没有找,你不是最清楚?昨晚能给你的都给你了,一点剩下都没有。”

“咳咳。”南风最近真有些扛不住陆少说的某些话,还说她浪,他这种含蓄的浪更致命好吗?

陆城遇还问:“我说的不对?”

南风脸上一烫,放下餐刀和餐叉,快速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我不跟你说了,我去上班了。”

“路上小心。”

“知道了。”

逃一样的离开陆公馆,被深秋的凉风一吹,南风脸上的温度有些辣辣的,她微微羞恼,自己最近怎么老被他反调戏?

一路上反思着这个问题到了公司,南风接了杯水边喝着,边打开电脑,正想从柜子里拿出文件时,无意间看见了放在角落的一盒避孕药。

那是很久之前她买的,只吃过一次。

她看着那盒药微微皱眉,自从她和陆城遇领证后就做得很频繁,也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犹豫了一阵,她还是拿出来,抠了两颗就着温水服下。

虽然陆城遇事先给她打过预防针,但杜老夫人的邀约到来时,南风还是觉得很意外。

那个电话是小倩接的,她看南风那张生无可恋的脸,再去联想对方自报家门姓‘陆’,脑子一下就转过弯了:“南经理,是您婆婆吧?”

南风有些有气无力道:“是我婆婆的婆婆。”

“那不就是升级版的婆媳大战?”小倩看她的目光也同情起来了,“南经理,您一定要保重哦。”

带着小秘书的祝福,南风鼓着勇气去赴约了。

杜老夫人约见面的地方在AS大厦附近,还是那家叫‘九州’的餐厅,不过她这次要的是一个包厢,完全密封式的包厢,只能从一扇窗户看见餐厅的花园。

南风敲了敲包厢的门,开门的是苏姨,而她身后那个端坐在榻榻米上的老人就是传说中的陆老夫人。

老人的侧脸平静无波,明知道她来了也没有回头看一眼,她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托着杯底,是非常考究的姿势,虽然几近古稀之年,不过那独属于他们陆家的贵气和修养还是半点不减。

苏姨和南风对视了一眼,看不出什么态度地道:“南小姐。”

南风颔首:“您好,苏姨。”

苏姨颔首,随后转身回到杜老夫人身边:“夫人,南小姐来了。”

这是杜老夫人才抬头看向南风,目光先从她身上的着装扫过。

AS对员工的服装没有特别严格的要求,南风上班也走职业风,只是不是一板一眼的白衬衫黑短裙。

她今天用粉色的衬衫搭配小香风的外套,衬衫的质地是柔软的雪纺,半立的领子束着一根黑色的丝带,比起白衬衫更添几分女孩子的娇俏。下搭藏蓝色的半裙,裙摆一侧开叉,双腿又直又白,踩着五公分的高跟鞋也不显唐突,反而还衬得她整个人淑女优雅起来。

她的打扮挑不出一丝错误,陆老夫人神情满意了两分。

南风一直在暗中观察她的脸色,见状心里送了一分,把握着语调开口:“陆老夫人,您好,我是南风。”

杜老夫人慢声道:“冒昧邀约,希望不会给南小姐造成困扰。”

南风在苏姨面前都不敢放肆,更不要说是在正版杜老夫人面前,她当即摆出自己最恭敬的态度:“当然不会,老夫人,你喊我南风就行。”

“好,南风,坐吧。”杜老夫人淡淡道,“我在中午约见你,是不想耽误你的工作,你用过午餐了吗?需不需要让苏姨帮你点几道菜。”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这当然是谎话,午休铃声刚响的时候,她就被她的电话给叫过来了,哪有什么时间吃饭?只是老夫人她自己显然是吃过了,让她看着她吃饭她可不敢。

杜老夫人放下茶杯,目光洞隐烛微:“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那天与城遇一起吃饭时,听他提起到了你,对你比较好奇,所以才想和你见个面,也跟你聊聊。”

手指微微蜷了一下,南风笑笑:“我没有紧张。”

“城遇跟我说,你平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除了爬山,就是比较喜欢看书。不知道你平时都比较喜欢看什么类型的书?”她像是想随便聊聊那样开了口。

南风道:“我看的书比较杂,感兴趣的都会看看。”

杜老夫问:“民间小说看不看呢?我最近在看《杜十娘》,觉得这个故事挺有趣的,正想找人聊聊。”

这个故事算是家喻户晓,主要讲的是一个青楼名妓杜十娘和一个富家子弟李甲相爱的故事。

南风也点头道:“我以前看过,不过记得不太清楚,印象最深的是杜十娘最后怒沉百宝箱的片段。”

“那你觉得是什么导致杜十娘的悲剧?”

南风愣了愣,她原本还在担心杜老夫人会上来就摊开她和陆城遇的关系,并且提出离开他之类的,没想到她还真的是想跟她随便聊聊?

这样想着,她的神经不由自主放松了下来,应答也更加从善如流:“我没有刻意去解析过这个人物,只觉得她太过坚信自己的爱情,忽略了人性的丑恶,她落得那样的下场,有李甲背信弃义的原因,也有她将爱情看得太重的原因。”

杜老夫人神色平淡,对她的言论看不出满意不满意,只是道:“还有呢?”

南风仔细回忆着那个故事,又是道:“她将爱情看得太重,以至于当她发现自己苦心经营的爱情,到最后得到的却是被欺骗、被买卖、被遗弃的结局时,那些美好的理想也随之破灭,所以她选择了以死抗争。她不是个理智的女人,但至情至性。”

苏姨跪坐在中间的位置,低垂着眸子,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熟练地煮茶斟茶,将两杯茶分别送到两人面前,热气袅袅上升,朦胧了杜老夫人在一瞬间变化的眼眸,她缓缓道:“说得不错,她不但把爱情看得太重,也把自己太重,在这个人格、尊严、良知、情感等等都能作为商品买卖的社会环境中,她实在太卑贱了。”

南风微微皱眉,莫名对她这段话产生了怪异的感觉,但是反复推敲又找不出什么问题,只好先按捺在心里,想着回头有机会再琢磨。

半敞着的窗户吹进来后花园不知名的花香,陆老夫人端起茶杯,又是问道:“南风,外国名著你看不看呢?”

“看,最近我就在看一本叫《Cien-anos-de-soledad》的书。”

“《百年孤独》,”杜老夫人念出它的中文名,颔首赞道,“那是一本很不错的书,我也很喜欢,等你看完了,有什么感想,可以跟我聊聊。”

南风一笑:“好。”

杜老夫人顺便跟她讲了《百年孤独》的一些情节,只是有些着重在人物的感情观上,南风隐隐约约地感觉,她好像是在暗示她什么。

这种感觉起初很模糊,直到她话锋,忽然问起:“《茶花女》那本书你看过吗?”时,她心里才有七八分确定,这位杜老夫人的确是在暗示她。

心里闪过《茶花女》故事的一些情节,南风不动神色地皱起眉头:“我看过这部作品的歌剧。”

杜老夫人抿了口茶:“看过后,有什么观后感吗?”

南风明白了她的意图后,情绪已然没有刚才那么热烈,她看着对面的老人从容的姿态,心口微沉:“凄惨的人生,悲剧的爱情,值得尊敬,但不值得推崇。”

杜老夫人笑了:“你看得很明白。”

南风没有应答,她也不介意,茶杯在她手中转动着:“每个女孩的心里都渴望拥有一段真挚的感情,即便是那些堕入风尘的女子也不例外,这点本无可厚非,但是一入风尘深似海,她们身上‘不洁’的标签已经深深烙印在她的骨子里,太明显了,明显到人无法说忽略就忽略。”

“这也是他们那些起初看起来美好,最终却以悲剧结尾的关键原因。”

是的,《杜十娘》和《茶花女》这两个故事,虽然一个来自东方一个来自西方,但是都有着非常多的共同点。

比如两位女主角都出身风尘,都曾在无数男人中间流连过,都曾遇到过她们自以为的‘有情人’,都曾为爱情而不懈争取过,但故事的最终,都是因为她们的身份让人诟病,所以酿成了悲剧。

南风知道,杜老夫人和她聊起这两个故事不是为了有趣,而是在敲打她。

在她的心目中,她的身份和杜十娘、茶花女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不干不净,她更是要告诉她,像她这样的女人,最好不要妄图奢求与自己身份不匹配的东西,否则最终的下场都是一样的凄凉!

南风在心里无声笑笑,她就知道,陆家人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接受她,甚至还和她谈笑风生?

杜老夫人真是高明,先是安排苏姨和她见面,明里点出她和陆城遇的理想差距,再由自己在谈笑风生间,敲打出她和陆城遇的身份差距。

无论是明里还是暗里,是内涵还是外在,都让她知道了,自己和陆城遇有多那不般配。

杜老夫人自然有注意到南风的沉默,她知道她已经懂了她的意思,唇边的笑意蔓延,只是沉着的眼里锋芒尽现。

“虽然从几百年前就有人打出‘人无三六九等之分’的旗号,但是扪心自问,人真的没有三六九等吗?”

“杜十娘再受追捧又如何?她出身风尘,在王公子弟眼里,她就是卑贱的妓子,李甲一千两银两就能把她卖掉!茶花女就算被公爵认为义女,一跃枝头又如何?她当过舞女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她无法让阿尔芒的父亲接受她,她进不了阿尔芒的家门!”

“古往今来,像她们这种没有丝毫门第观念,自以为爱情至上,爱情可以凌驾一切现实的女人,最终都会是这种下场,是凄然,也是必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