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26章 和平时一样笑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盛于琛在术后醒过来,身体开始逐渐康复,他主要的伤处在肩膀,医生说如果不好好休养,很容易留下活动不便的后遗症。

南风不敢怠慢,这些天都在他身边照顾,凡事亲力亲为,寸步不离,也幸好是盛于琛平时勤于锻炼,体质比一般人好,一周后就已经可以下床做复健。

这天,南风陪着他到保健室,跟着专业的医护人员做复健,活动的空隙,盛于琛问她:“陆城遇回榕城了?”

“大概吧。”

“他知道你在照顾我吗?”

南风停顿了一下才笑道:“你跟我的关系他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这次你是因为救我才受伤,我照顾你理所应当,他会理解的。”

盛于琛脸上还有些病态,不过黑眸却依旧沉凝:“有时候就是太清楚,反而会不理解。”

南风不是很懂他这句话的意思,盛于琛也没有解释,他跟着医护做着小幅度拉伸的动作,顺口问了公事:“第一期工程完成了吗?”

南风应道:“已经完成了,就快进入第二期了。”

他们严格按照医护制定的复健疗程,活动了四十分钟后就回病房休息,盛于琛出了汗,进了洗手间换衣服,南风就开始查看小倩从伊生给她发来的工作文件。

半敞着的窗户涌进来一阵强风,吹得白色的窗帘哗哗作响,南风起身去关窗,才发现外面乌云蔽日,又是要下雨了。

秋末冬初的北城是多雨的季节,时不时总会下起小雨,南风忽然记起来,陆城遇走的那天也是这样一个阴天。

一周了。

他一声不吭走了一周了。

自从那天在酒店不欢而散后,她和陆城遇就没有再联系过,她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可能是去出差,也可能是回了榕城,总之哪里都可能去,反正已经不在这里。

他只留下宋琦和邢焕东继续洽谈合作,而宋琦没有对她提过他的下落,当然,她也没有问。

又是三天过去,来的时候说好留一周,现在满打满算下来都大半个月了。

盛于琛已经可以活动自如,南风也回归了冰岛项目。

第二期工程已经宣布正式启动,作为主要负责人之一,南风带着小团队出席在伊生召开的会议。

在会议室门口,他们和夏桑榆等人狭路相逢,为首的两个女人脸上都带着极为客气的笑容,并且都很有默契地为对方停下脚步。

夏桑榆微笑:“南经理不用在医院照顾盛总了?这边的项目刚刚启动,也不是很着急,你的秘书很能干,有她在就足够了,你可以把是盛总照顾好再回归。”

南风同样弯唇:“这是我的责任,还是我自己做比较好。”

“我很欣赏南经理的责任心,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开始吧。第二期工程可是重头戏。”夏桑榆说着,抬手做了‘请进’的动作。

南风也不客气,带着团队率先进入会议室。

相关人员都到齐后,会议室前后两个门齐齐关闭,遮光的窗帘也都被放下来,整个会议室内没有一点亮光。这时候,正前方的屏幕一下亮起,开始播放着PPT,夏桑榆上台为第一期工程做了总结,又展开第二工程的部署,还罗列出了一些尚且解决的问题,让大家讨论一起解决的办法。

其中最难解的问题就是——冰雕所用的冰从哪里来?

冰雕展上的冰雕都是超大型,冰块的需求量非常大,虽说靠人工也能制造出来,但是成本太高,他们的预算有上限,其他地方也需要用到钱,花太多钱在这个地方,他们总觉得不划算。

夏桑榆道:“除去人工制冰这个办法,我们还有一种选择——那就是从河里挖。”

有人问:“怎么挖?”

南风接过话:“东北那边的冰雪大世界,他们开冰雕展所需的冰块,都是从一条冰冻住的河里开凿出来的,我们可以效仿。”

有人拍手叫好:“对啊,冬天一到,河水都结冰了,我们就可以直接挖河里的冰!”

“从哪条河挖呢?”

南风轻轻蹙眉,打开北城的地图查看,最终确定了一个地方,她道:“从内河取冰。”

那边,夏桑榆也同时道:“内河。”

又一次不谋而合,南风抬头和讲台上的女人对视了一眼,很快又各自别开头,南风道:“据我所知,内河每年冬季都会结冰,厚度超过30公分,从这里取冰省时省力,最重要的是成本低。”

夏桑榆颔首:“不错,而且内河周围不是居民区,也不怕动用大型机器会制造出噪音。”

于是,拍案决定:“那就从内河取冰。”

会议结束后,南风和夏桑榆并肩走出会议室,后者莞尔道:“难得我们也有意见相同的时候。”

“夏总监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之前我们几次讨论问题,意见不是大多时候都一致的吗?”这倒是实话。除去对方的人品,单说工作的能力,南风还是很欣赏她的。

夏桑榆唇瓣笑意嫣然,别有深意道:“的确,我们的眼光很一致,都看上了同一样东西。”

“这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南风浅浅地笑,接得很自然,“你、我还有城遇,我们三个人的目光都很一致,否则城遇当初也不会选你做他的左膀右臂。说到这个,我还要谢谢你,当初在他身边帮了他那么多。”

夏桑榆眸光闪烁:“他连这些都告诉你了?”

端着一派不置与否的淡然,南风道:“毕竟我是他的妻子。”

这样的话听到夏桑榆耳朵里,自然就成了‘我是他的妻子,他当然什么都跟我说了,包括你和他的那些过往’。

她抿了抿嘴角,安静了数秒,才道:“身为他的妻子,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南风则是一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然后就带着小倩翩然离去。

夏桑榆深深蹙眉,从口袋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不多时,那边有人接听。

她低声轻唤,语调竟有些紧张:“母亲……”

……

南风在夏桑榆面前表现得无懈可击,可事实上,她心里也有一些微怅,手指也无意识地摩擦无名指上的婚戒。

这个小动作被小倩眼尖地捕捉到,她凑上前说:“南经理,您可以打电话给陆董事长问问啊。”

南风没应话,小倩仔细瞧着她,分明看到她眉目间全是她骨子里的不服软和不低头。

是的,她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是傲着还是倔着,明明很想知道陆城遇去了哪里,可就是不肯开口问,连一条短信都不肯发。

偏偏那边的陆少也没有主动,两人就像是在互相较劲,谁先开口谁就输了一样。

小倩自认为自己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秘书,她积极为上司分忧:“也许陆董事长回榕城了,我找个榕城的朋友问问吧。”

不等南风答应,她的电话就拨了出去,然而陆城遇的行踪一向成谜,小倩的那些朋友怎么可能知道知道堂堂陆氏大少的行踪?所以到最后还是无功而返。

小倩收了手机,又对南风建议:“南经理,其实你可以偷偷向你的朋友打听!你的朋友总不可能跑去跟陆董事长说你在打听他吧?所以啊,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她不说,没有人知道是你先低头的。”

南风:“……”

这时候走廊那头迎面走来一个女人,南风瞧见了,脚步无声放慢。

宋琦停下来打招呼:“少夫人。”

“宋秘书是来找邢副总的?”

“是的少夫人,刚刚和邢副总拟定合同细节。”

已经拟好合同了?那他是不是该回来签约了?南风浅笑着颔首,然后就带着小倩离去。

中午,AS团队在员工食堂用餐,小倩忽然拉拉南风的袖子:“南经理,您可以去问问宋秘书,她一定知道陆董事长在哪里。”

南风抬头一看,才发现宋琦坐在和他们相隔两三个位置的地方。

她边吃饭,边将手机拿到耳边,好像是和谁在打电话,南风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从自己的餐盘里夹了一个大鸡腿放到小倩碗里:“吃你的饭,大人的事你就别管了。”

小倩吐吐舌头:“哦。”

“她在做什么?”电话那边的人低沉问。

宋琦顺势抬头望向南风,实话实说:“陆先生,少夫人在跟她下属一起吃饭。”

“表情?”

“和平时一样笑着。”

那边突然安静,宋琦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按掉了通话,连忙一看,可分明显示通话还在继续。

“陆先生?”

另一座城市里,男人听见她的轻唤,他的眸光似浅又深,压着声线道:“嗯,没事了。”

他将手机从耳边移开,按断通话后随手丢在桌子上。

旋即闭上眼,手指揉着眉骨,他眉宇间倦意浓浓,但更难化开的是那紧抿成直线的唇角。

“陆先生。”徐飒出声。

“说。”

“有客人来了。”

陆城遇半睁开眼,有须臾的停顿,然后才道:“那就好好招待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