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30章 没有一刻放弃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钢笔快速在光滑的纸面上签下‘南风’两个字,旁边还有另一个空格需要另一位负责人签字,南风递给小倩:“拿给夏总监签,这份文件下午要用。”

小倩为难道:“夏总监已经两天没有来上班了,今天好像还是请假。”

南风疑惑地蹙眉,以夏桑榆的职业习惯,她不应该会在工程的紧要关头,连续请假那么多天假……

她想了想,拿起桌边的电话给邢焕东打去:“邢副总,您知道夏总监为什么没有来上班吗?”

“我也不清楚,她请的是事假,好像是私事,走的是正规流程,我也不好问太详细。”邢焕东同样为难。

小倩指了指手里的文件,小声说:“下午就要用到。”

南风看了她一眼,又问道:“那您知道她家在哪里吗?我有一份文件需要她签字。”

挂了电话后,邢焕东将地址发到她的手机上,南风按照地址找了过去,她原本还担心夏桑榆不在家,不过按了两次门铃后,屋内就响起动静。

跟着,门一开,南风立即就被一阵很重,很浓的酒气熏到,她皱起眉,往后退了一步。

穿着家居服的夏桑榆扶着门站着,她的面色特别难看,眼球布满血丝,眼角还有水色,唇上泛着白,隐约可见还有咬痕和破皮,再加上她没有化妆,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苍老了十岁。

这才两天不见……南风讶异。

夏桑榆定定地看着她,少顷,才道:“原来是南经理,你怎么找到我这里?”

“向邢副总打听的,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签字,急用。”南风将文件递给了她。

夏桑榆朦胧着眼神看着:“唔,原来是材料的……好,我现在就签,真不好意思,麻烦南经理特意跑一趟。”

“没关系,你的公寓离公司不是很远,就当是午后散步消食。”南风看她折返回屋里,从桌子上一堆杂物里找出笔,什么都没看就要签字,便提醒了一句,“虽然合同没有任何问题,但为了避免以后有什么纠纷,你最好把一些重要的条例看清楚。”

夏桑榆闻言笑了一下:“他们都说你是榕城最声名狼藉的女公关,能坐稳AS公关部经理的位置,都是靠一张脸和狐媚男人的手段,不过我和你接触这一个月,反倒是好奇,这些谣言都是从哪里来的?”

南风像是听不懂她这句话里其实不算褒义,面上端着微笑道:“多谢夏总监夸奖。”

夏桑榆嗤笑,看都没看就签了名字。

“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下午还要去工地。”南风收了文件。

夏桑榆又开了一瓶啤酒,坐在茶几上看着她:“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几天没有去上班吗?”

南风维持着一贯的微笑:“想必是事出有因,我只希望夏总监尽快处理好,早日回归。”

冷不防的,她插了句:“昨晚城遇是在我这儿睡的。”

她又一句:“他这几天都是在我这里睡,他根本没有离开北城。”

攻击性极强的两句话,南风听着,收敛了所有的表情,和她挑衅的目光对视着,过了会儿,她才道:“谎话说一百次,也不会变成真话。”

“你怎么知道是谎话?难道你们最近有联系?没有吧,从半个月前开始,你们就没有再联系过。”夏桑榆呵呵冷笑,“知道我怎么知道的吗?就是城遇告诉我的,他没跟你联系,但是一直跟我有联系。”

南风笑了:“兄妹间互相通电话很稀奇吗?还是说,一两通电话对夏总监来说就是值得炫耀的地方?要真是这样,那我还真是高看了你。”

夏桑榆一下凝眸。

前天在餐厅的走廊,她让她不要总是做那些掉身价的事,今天她却是说高看她了,言下之意,是代表她在她眼里已经没了档次?

这个女人!

“原来,你就是这么当上陆少夫人。”夏桑榆的语气变得嘲讽,“心大和装聋作哑这两点,还真不是一般女人能学得来。”

南风‘哦’了声,同样是笑着:“这么说,你和城遇还有实质性发展?那是接吻了还是上床了?”

她哧笑:“夏总监,你的长相也不差,出身也不低,能力也不错,听说去年北城的杰出青年还选了你,拥有这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为什么还总说这些自欺欺人的话?如果你和城遇真的做过这些事,那你至于每天都用那样嫉妒的眼神看着我吗?”

夏桑榆徒然一愣。

南风弯了嘴角:“从你嫉妒我那一刻开始,你就输了。”

从开始,就输了。

这六个字就像是什么杀伤力极强的武器,使得夏桑榆以骄傲筑起的高楼瞬间四分五裂。

无论她怎么显摆、模糊、暧昧自己和陆城遇的关系,从始至终,这个女人都是平静的。

之前她看不懂,可这一刻她忽然醍醐灌顶地明白,这种平静原来不是不在乎,而是——自信!

她自信陆城遇不可能和她发生什么!自信这一切都是她自编自演!

这种自信是她对自己的肯定,更是对自己和陆城遇感情的肯定!

可是,凭什么?

她和陆城遇才认识不到一年,区区几个月的时间,她凭什么笃定陆城遇会爱她那么深?凭什么笃定一切都她一厢情愿?凭什么笃定她从开局就输了?

夏桑榆思绪完全凌乱了,无数个为什么和凭什么盘旋在她脑海中,像魔鬼一下撕扯着她的灵魂,她想站起来,却四肢发软地跌坐到地毯上,身边都是易拉罐,哗啦啦的响声都唤不回她的理智和冷静。

从不在意外面流言蜚语的陆城遇,专门让她去澄清绯闻是为了谁?

明明签好约却隐而不说,以此当借口再次来到北城的陆城遇,又是为了谁?

不,再往前追溯。

陆氏和伊生的合约,明明全程是由陆城遇和远在国外的厉总视频签约,可他却多此一举,专门来到伊生视察,这又是为了谁?

她不说,他也不说,表面看不出端倪,事实上却都把对方放在心尖上,放在别人触碰不到的地方,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把对方看得那么重?

纷纷乱乱间,夏桑榆想起了南风曾评价她的词——跳梁小丑。

是,跳梁小丑,在她眼里,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跳梁小丑!自以为成功地破坏了他们的感情而沾沾自喜,却根本不知道,他们心里从来没有一刻放弃过对方!

夏桑榆忽然笑了起来。

起初是低低的笑,渐渐的,声音越来越高,变成了捧腹大笑,整间公寓里回荡的都是她古怪的笑声。

南风静静伫立在一旁,平静而微惑,不懂她情绪为什么变得这么奇怪。

笑声之中,夏桑榆的目光忽然一狠,倏地盯紧了她,破釜沉舟般,她决然地承认了一切。

“是!你说得对!一直都是我一厢情愿!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一直都是我对城遇纠缠不休!他根本不喜欢我!对我根本没有一点男女之情!一切都是我胡编乱造!这样可以了吗!!”

“你要听的不就是这些,我现在都告诉你了,满意了吧!”

南风拧眉。

可能是酒劲发作,也可能是情绪上涌,夏桑榆开了头后就不再住嘴,她红着眼眶却带着笑,将那些为人知的、不为人知的,统统都一股脑倒出来。

“当年我用手段陷害大哥离开,他知道以后很生气,直接把我赶出榕城……呵呵,都说是董事会容不下我,其实他容不下我!驱逐我的命令也是他下的!他没有对外公开我的行为,也只不过是看在我辅佐他多年的份上!”

“是,我是骗了你,我承认,这三年来,他从来没有联系过我。”夏桑榆的目光忽而哀凉“可笑吧?大哥虽然是他的对手,但是他仍对我陷害大哥的事情耿耿于怀,就算我主动联系他,他也没有理我。”

“前段时间我去榕城,他肯见我,是因为我拿了工作当借口,你不是也猜到了吗?那个薄胎瓷盘不是他送的。”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喜恶表现得太明显,也不喜欢解释什么,我就是利用他这一点,所以才制造出那么多让人误会的画面,其实他根本没有正眼看过我。”

“那天我们一起去夜市,你以为他一直在陪我?”

“没有,根本没有!他一直在留意你,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专注认真地看过一个女人,看他却用那种眼神,看了你一个晚上!”

“南风,我真嫉妒你,你到底有哪里好,能让他这么在意?”

南风定定地站着,脑中消化着夏桑榆这断断续续的一番话,神色在微惑、讶异和沉吟三者之间来回变幻。

而夏桑榆发红的眼眶开始拧出成水珠,大串大串地掉落下来,模糊了她整张脸,她抬手捂住眼睛,泪水就从她的指缝里泄出来。

那个样子看起来狼狈又可怜。

南风没有关心她,她有点恍惚地走出公寓,直到下了电梯,那些笑声哭声都听不见了,她才回过神来。

只是她觉得,脑子比以前还要乱。

思绪不受控制地捕捉出那个男人曾经的话,每一句都那么清晰。

——我们的事情跟她没有关系!她的话我从来没有信过!

——一个没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为什么要特意告诉她我们已经结婚的事情!

他早就解释过,只是她没有放在心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