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34章 到底谁不放过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兰姐将手抬到灯光下照着,五个手指头圆润而饱.满,指甲上都涂着纯正的红色,和白皙的肤色行程强烈的视觉冲击,她满意地笑着:“没有什么是一次啪.啪.啪不能解决,如果有,那就是两次。”

南风叹气:“他亲都不让我亲,我怎么扑倒?”

兰姐掀了掀眼皮:“你不会用强吗?”

用强?南风愣怔。

兰姐起身走到橱柜边,从一个上锁的柜子里拿出一小瓶东西,回头就丢给了她:“别说姐没帮你,这可是我们黄金台的镇店之宝,会员折扣价都要998呢。”

“这是什么?”

兰姐掩嘴轻笑:“一种,能放到一个一米九的男人,让他任你为所欲为的药,嘿嘿嘿。”

南风在她这别致的笑声里反应了一秒,旋即就明白过来她的内涵,耳朵顿时一热,骂道:“你真是太龌龊了!我怎么会有你这种朋友!”手上却把那药塞进包包的夹层里,她愤怒起身,“我不和你这种人为伍,再见!”

兰姐挡在门口,伸出纤纤玉手:“亲友价888。”

“……”南风悻悻地数钱,低声道,“要是没用,我就去消协告你。”

兰姐笑得璨然,将钱在手上拍了拍,挑着细眉道:“放心,保质保量包你满意。”她想到了什么,又从另一个柜子里摸出一条还没拆封的药膏,递给她,“这个是售后服务。”

南风一看那药膏的用途,红肿……撕裂……流血……瞬间夺过,红着脸又骂了一句:“龌龊!”

兰姐倚着门,看着她走得有点快的背影,挥挥手,俨然一派鸨母模样:“欢迎常来呀~”

身后忽然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体,有着熟悉的体温也有陌生的香水味,兰姐笑意散些许,只留下一个翘起的弧度,听着身后的男人贴着她耳边低声问:“你给她什么东西了?”

兰姐垂下眼睫,半掩住的眸子荡着波光,她低笑道:“你在我身上用过的东西。”

……

陆城遇去了公司,南风也不好追过去打扰他工作,只能在陆公馆里等着。她托着腮,手里把.玩着那一小瓶药,心里不太相信它的药效,如果到时候还放不到陆城遇怎么办?

想了想,她决定再加一点辅助的东西。

……

晚间,陆城遇从公司回来,进了公馆,他的目光在客厅一扫而过,没有发现那个女人的身影,顿时皱眉:“她去哪了?”

方管家道:“少夫人在主卧。”

陆城遇松开了眉心,却没有去主卧,而是朝书房走去。

方管家泡了一杯清茶端进去,见陆城遇戴上眼镜,开了视频,大概是要跟人开视频会议,他犹豫地说:“少爷,今天下午,少夫人向佣人要了一捆麻绳,不知道要做什么。”

麻绳?陆城遇抿了口茶,心里忖了忖,最终道:“随她去。”

“是。”方管家没有再打扰他,躬了躬身退下。

陆城遇喝了半杯茶,视频还没有接通,他也不急,随手抽了份文件看了起来。

过了阵子,他感觉头有些重,文件上的字也变得重影,下意识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眼前彻底化为朦胧。

陆城遇单手支着额头,突如其来的晕眩让他极不舒服,他按捺了一阵,还是忍不下这种沉重,朝着外面喊:“方管家。”

他又撑着手起身,头很重,脚下却很轻,软绵绵的像踩在棉花上,他摇摇晃晃地走到长沙发,一下躺在了上面。

“方管家。”他又喊了一声。

门咔嚓一声打开,有人走了进来,陆城遇以为是方管家,低声道:“叫家庭医生。”

没有人应话,但是有人朝他走近,随之而来的是空气中的淡淡香气,这股香气加重了陆城遇的晕眩,他睁开眼,视线模糊得只能看见一个身影,他不知道是谁,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个人不是方管家。

那个人忽然抓起他两只手,用绳子紧紧捆住,跟着还和沙发脚绑在一起,陆城遇徒然一惊,立即挣扎,然而他全身的力气却像是沙漏,在不断地流失。

“你是谁?”他的声音也变得低..哑。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唯独身上传来感觉,是衬衫的扣子被一颗颗解开。

此番动作,此情此景,他已然明白对方想做什么!

“放肆!”

他怒喝。

身为南陆的继承人,他所代表的是富可敌国的陆氏集团,和声名赫赫的陆氏家族,明里暗里,多的是人想从他身上打主意,因此他接任陆氏后,行踪一直很神秘,无关紧要的宴会饭局从不参加。

倒不是怕,只是懒得应对。

有过一两次被人下..药成功,不过往往是对方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宋琦就带人出现。

但是这次不同,这里是陆公馆,谁都没有想到会有人能潜入进来,根本没有任何防卫,他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个人,可能会成功。

那双手敞开了他的衣襟,又往下解开他的皮带扣。

他心下厌恶至极,费力抬起脚踢过去:“滚开!”

他因为药效行动迟缓,那个人很轻松就躲开了,他听见她喃喃道:“早知道把你的脚也捆住。”

声音有些熟悉,但混沌的脑子分辨不出来,紧跟着,那人爬到他身上,吻着他的脸颊和唇角。陆城遇真心恨不得把身上这个女人碎尸万段,他用力别开头:“滚!”

吻不到他的唇,身上的女人也不在乎,改去咬他的喉结。她的唇紧贴着他的脖子,牙齿研磨着,舌尖还配合地来回舔..舐,就只是这样,他就清楚地感觉到,灵魂深处燃起了一团火。

……该死!

沿着脖子一路往下,所经之处留下盈盈的水光,她在他胸膛啄..吻着,呼吸也都悉数洒落。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用一根羽毛在扫他的心尖,这是一种根本无法克制的感觉,陆城遇能做的只有紧着牙,不断用力挣着手上的桎梏。

麻绳很粗糙,那样近乎自残地挣扎,皮肤很快就被磨破,丝丝密密的疼让他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点。可是女人又立即按住他的手,唇随之落下,吻着他的手腕手背和每一根手指,像是在安抚他不要生气。

陆城遇喉咙滚动,压不下的药效渗透进血液里,他全身都在发烫,抗拒和渴望是两股力量,在胸腔里横冲直撞。

她的动作不算熟练,但却总能找到他敏.感的地方。他呼吸微急,凝声冷道:“不管你是谁,如果你再不停下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女人笑了起来,移他的耳边,若有若无地吻着:“陆少,你看现在……到底谁不放过谁呀?”

挑衅!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敢挑衅他!

陆城遇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想亲手掐死一个人的冲动了,他冷笑:“是么?你以为你真的能为所欲为?”

“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女人解开他的皮带扣,往下一拉,上半身完全趴在他的身上:“知道啊,这里是陆公馆~”她竟然没.有.穿.衣服!肌.肤相贴时,他清晰感觉到她胸口的柔.软,她吻着他的下巴,“我还知道,你的书房隔音效果最好,所以啊,就算你现在叫人,也没有人来救你~”

她声音里染了笑意,是恶劣的那种笑:“哦,对了,我还让方管家命令佣人们都不准上三楼,你说你还能喊谁来?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能出入陆公馆,能知道书房的情况,能命令得动方管家,还敢这样胆大妄为……这些加在一起,还有她在他身上亲.吻时的微妙熟悉感。陆城遇瞬间凛眉,猜出她的身份,切齿地喊:“南风!”

“这么快就猜出来啦?”南风笑着。

确定是她,陆城遇沉了口气,语气并没有好一点:“长本事了?下..药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你的廉耻呢!”

南风的手探入,有频率地上下,她道:“谁让你一直生我的气,而且我们是夫妻呀,这个是情趣,要什么廉耻?嗯?”

“放开我!”陆城遇的火已经更上一层楼,跟着他又喘息,“别碰我!”

她的手……

南风笑眯眯的:“那你就不要有反应嘛。”

“你!”

陆城遇气极恼极。

强行忍耐药效使得他在这大冬天里也出了一身冷汗,他本来就已经到了极限,现在知道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是南风,就算他还在生气,可神经和意志还是情不自禁地放松下来。

也就是这稍微的松懈,使得那些压制的情..欲铺天盖地地反弹回来,以至于她稍微一碰就反应强烈。

陆城遇闭上眼睛,半响,重新睁开,这次他终于穿透层层叠嶂看清楚了身上的女人,她长发披散着,有一些滑到了胸.前,犹抱琵琶半遮面般遮着,灯光下更是肤白胜雪,精致得看不到一颗痣。

他闭上眼睛不去看,沉着冷凝,已经是威胁:“你还想找死的话,大可以继续捆着我!”

“你现在都落我手上了,还这么傲?”南风摸摸他的脸,像个调.戏良家妇男的恶霸。

“南风!”这个死女人!

南风玩笑够了,低头吻住他,唇舌交缠间她道:“城遇,你听我说。”

“我没有骗你,我一直把盛总当成我另一个哥哥,我哥失踪那五年,他也是以哥哥的身份在我身边管教我,我对他对他的感情是亲情,没有别的,真的没有,城遇,你不要介意了。”

她这次回来,是想和他和好,也是想认真告诉他这件事。南风俯低身,细细密密的吻落满他的胸膛和小腹。她边说道:“大学的时候是跟江岩在一起,我虽然喜欢他,但是我们都遵守着底线,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

她过去太想当然,以为清者自清,却忽略了那些真正关心她的人的想法。南风这样对待他,自己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滚烫的体温和情..动的反应,对她来说本身就是一种撩拨。

南风声音开始断断续续:“大学里那些流言蜚语,我也忘了是从、从什么时候开始流传,起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一.夜之间,我就成了全校学生口中的坏女人……”

“学校有双休日……盛总是因为有时候替我哥去学校接我,所以才被人说成包..养我的人。”南风一字一句地诉说,那些曾经被她轻轻提起又淡淡放下,好多年前的事情,因为他,她才会去回忆。她的手和唇没有离开过他,沿着人鱼线往下,他的小腹绷得很紧,她双手撑着,缓慢地坐下。

“那些流言蜚语,唔,哈,一开始我、我还会反驳,但是渐渐的就没当回事,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都是无关紧要的人,怎么都不会影响到我的生活……”南风第一次这样,疼,不舒服,额头出了汗。陆城遇亦是加重了喘息。

“在你之前,我从来没想过向任何人解释过。”南风和他对视着,蹙起的双眉下的眸子虔诚而真挚。

“城遇,你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

平日里宛转玲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女人,从不在乎别人信不信,反正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撒谎耍赖也没少做过,可是现在,她渴望他相信。她缓慢地上下,磨合着彼此。

陆城遇忍着,音调沙哑:“你,先放开我。”

南风摇头:“你先说原不原谅我?”

“南风!”

她百十来下后就没力气了,一下趴在他胸口:“好累啊……”

陆城遇已经到了极限,呼吸出的热气都足够烫伤人:“解开,绳子。”

“不要,解开你就会弄死我的。”他藏在黑眸下的凶光,南风可不是没看到。她重新坐起来。

不解开他就不会弄死她了吗?陆城遇冷笑:“除非你能捆我一辈子。”

南风被他那笑吓得浑身一紧,陆城遇顿时倒抽口气:“南风!”

“谁让你吓我?”南风心下决定,等做完她就买票回北城躲起来,等他没那么生气再回来。

这样想着,她的胆子又大起来,用她不太熟练的技巧对他为所欲为。

陆城遇额角的青筋跳动着,被捆住的双手捏得很紧。南风没有察觉,她不再说话,保存着力气,竭尽全力地动作着。

一次过后,南风瘫在他身上,两人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连发丝都是湿的。

南风已经累瘫了,但陆城遇却是感觉远远不够,那药效在他血液里发作,卷着浪潮涌上来。南风感觉到了他的反应,她摇着头:“……不行,我不行了。”

“南风,解开绳子。”陆城遇嘶哑着声音。

南风还是摇头,她不敢。

“你要我的命吗?”陆城遇切齿。

南风在‘死在自己手上’和‘死在他手上’两者之间选择了前者,她吻着他的唇,再次坐了上去。

陆城遇这次倒是诧异地挑眉,南风道:“看我多有诚意……你不准生我的气了……”

第二次后,南风只感觉魂飞魄散,她累得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躺在他的胸膛上昏睡。

她好累,想睡觉。

陆城遇的眼底却是猩红,泛着极度危险的色泽,手上更是在挣扎。

南风睡眠没有能持续多久,昏昏沉沉间,她突然感觉到腰上一紧,像被什么禁锢住!

这一下吓得南风从梦中惊醒,她看到,陆城遇已经重获自由!

“你怎么……”

她明明绑得很紧!

他的手怎么还能挣脱?!

再一看,那绳子还绑着沙发脚,没有断,他是钻出来的!

陆城遇紧紧抓着她的腰,几乎要把她的要折断,嘴角浮现出极度危险的冷笑:“南风。”

南风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从他嘴里念出来,竟然有这么可怕的效果。

“刚才玩得很开心?”他还在笑。

这情况已经是大大的不妙,南风预感自己很快就要死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站起来就要跑,可还没走出一步,就被他抓住脚踝,拉回去,他笑着,温善且雅致,可却让看的人毛骨悚然:“不是想要吗?下..药都想要我,现在跑什么?嗯?”

南风推着他压上来的胸膛,可她刚才自己主动了两次,已经耗费了全身力气,现在哪还能推得动他,只能求饶:“城、城遇,有话好好说。”

“我会好好,”他勾唇,“做。”

“救命啊!!”

“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

“城遇,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刚才做了两次,再做下去真会死人的,你舍得年纪轻轻就丧偶吗?”

“你现在都落我手上了,还想我饶你?做梦!”

“至于丧偶,放心,我怎么舍得?”

陆城遇扯过那条绳子,捆住她的双手。

“南风,知道么?”陆城遇在她耳边道,“其实药效现在才刚开始发作。”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