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47章 不可能绝不可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俞温收了拳风冽冽的手,改为五指虚虚一握捶在他肩膀上:“谁知道是你啊?”

盛于琛却没有笑意,看见他和南风在一起,眉心顿时拧得死紧:“你露过面了?”

心知肚明他指的是什么,俞温的笑意散去些许,只余下嘴角还弯着弧度:“谁让你那么慢?我等了两天你都没有出现,我要是再不露面,我的宝贝妹妹就要成野兽的盘中餐了。”

盛于琛眉目沉重,似要说什么。俞温对他轻摇下头,有所暗示,然后就岔开话题:“你从外面来的吧?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林子里有两拨人,一波在找你和南风,一波在阻止我找到你和南风。”此前盛于琛又遇到攻击,混乱中和叶秘书等人失散,所以他现在是一个人。

三人一边说一边走回山洞,南风想着问;“盛总,你知道那些人的身份吗?”

俞温眉心一抽:“你怎么喊他‘盛总’?以前不是喊‘于琛哥’?”

南风眨眨眼,理所当然道:“我现在在AS集团工作啊,上班的时候都是喊‘盛总’,喊着喊着就习惯了。”

“可是‘于琛哥’你喊了二十几年,短短三五年时间,就改掉二十几年的习惯?”

南风顿了顿,丢了个白眼过去:“哥,你是在调戏我和盛总吗?”她打了哈欠,淡定地往火堆里丢了几根枯树枝说,“你妹妹我现在是有夫之妇,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人设?而且把盛总这个根正苗红的黄金单身汉跟我捆绑在一起,你对得起你们几十年兄弟情谊吗?”

俞温失笑。

盛于琛没有参与他们的对话,他试了下对讲机,发现和叶秘书还联系得上,就把他们的位置告诉了她,让她带人过来。回头见他们兄妹插科打诨,像又回到当年,眸色不由得深了几度。

“反正只是个称呼,又没什么大不了。”南风垂着眼皮懒懒地说。

盛于琛站在山洞门口,对俞温轻偏了下头示意,后者看回南风,见她神色困倦,眼角都泛起了湿润,便道:“你先睡吧,我和于琛到外面抽根烟。”

南风想着他们兄弟好久不见,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就答应了:“好。”

她钻进睡袋里,俞温帮她掖了掖被角,起身往外走。

盛于琛坐在高低阶上,俞温走过去,从烟盒里抖出一根烟给他。

现在已经凌晨四点多,进入黎明前最后一段黑暗。

盛于琛没有点燃,只将细长的烟卷在指尖轻捏,虽是问句但他语调肯定:“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

俞温轻轻呼出一口烟,他在烟雾袅袅里低声说:“没来得及说。”

“是没来得及说还是没忍心说?”盛于琛粲然冷笑,一语点破他刚才暗示他不要接南风的话的原因。

南风有句话说的很多对,他们是几十年的兄弟,就算有那么多年没见过面,但之间并不生疏,话语更不需要虚假客气,盛于琛直接冷声:“她是被谁丢到这里你我心知肚明!”

”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要瞒着她,你以为这样做是为了她好吗?我告诉你,这只会让她在歧途越走越远!”

心里有些躁,俞温反唇相讥:“还说我?我明明是把她交给你,你为什么让她嫁给了陆城遇?”

“她自己想嫁,我有什么权利说不?”

“朝夕相处二十年,你都没把我妹妹追到手,你还敢振振有词?”

……

南风闭上眼睛将睡未睡,忽然想起自己忘记问盛于琛,她失踪的事情陆城遇知不知道?是不是也在野山里找她?

心心念念着想要个答案,她也睡不着了,从睡袋里钻出来,朝洞口走去。

……

小阵安静后,盛于琛道:“她的身份已经暴露,不能再留在榕城,把事情都告诉她,然后你带她一起走,不要再回来了。”

“嗯。”

紧跟着,俞温又轻笑补充:“如果能走得掉的话。”

浓郁夜色下,看不见尽头的森林如同被按下了静止键,飞禽走神,花草树木,一动不动。

他目光幽远,仿佛穿过层层叠嶂,看见了隐秘在深处无数蠢蠢欲动和虎视眈眈的人影,缓缓道:“这座山,恐怕里里外外都被围起来了吧?黄金台的人,可都不是等闲之辈。”

“不止黄金台的人,还有一些浑水摸鱼的闲杂人等——拦我的人是陆夫人。”盛于琛沉声。

提起这个,俞温又来气:“陆家一家子都是妖魔鬼怪,陆城遇娶笙笙明显是冲我来的,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竟然真把我妹妹嫁给他。”

盛于琛忍了忍,忍不住,驳斥回去:“是你让我不要告诉她真相,除却这件事,我有什么理由反对她嫁给陆城遇?”

“你平时不是挺横的吗?她不听话你不会把她关起来,关到她听话为止?”

这时候,洞口忽然传来细微的声响,两人倏地一下齐齐回头,就见南风站在那里,她不知道听到了多少,此刻神色怔忡:“你们……在说什么?”

无意间捕捉到的几个敏感字眼,在她心中一笔一划地勾勒。

黄金台的人……

陆夫人的人……

陆城遇娶她是冲着……哥哥?

这些是什么意思?

南风素来善于举一反三,这会儿却完全失去分析的能力,迟钝地喊:“哥,你被人追杀……和城遇有什么关系?”

俞温哑口。

盛于琛从一开始就不赞成瞒着南风,到了这次出这种事,他更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听俞温的话,如果打从一开始就让她知道来龙去脉,她又何至于被人算计了一次又一次,更甚至被当成诱饵孤身丢在这荒山野岭?

南风一问,他就冷冷戳破真相:“这些年追杀你哥的人,还有这次绑架你的人,都是陆城遇的手下。”

南风浑身一震,旋即扯动嘴角露出一个极不自然的笑:“盛总,你在跟我开玩笑吗?城遇他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追杀我哥,还……绑架我?”

盛于琛暂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指重点:“外面那些人都是黄金台养的,黄金台表面上是傅家的产业,实际上陆城遇才是幕后老板,专门负责帮他处理掉一些不能用合法手段解决的麻烦。”

南风僵着脖子看着他。

黄金台……

她知道黄金台不止是风月场所,暗地里还做些别的事情。她和兰姐交好,兰姐好几次交代下面人办事都没避着她,她隐约听到过一些比较敏感的字眼,后来发现兰姐和傅逸生的关系,她也去打听过,得知黄金台是傅家的产业,而傅家本就是混黑的。

但是,她从未把黄金台和陆城遇联系在一起。

陆城遇,他是堂堂陆氏的大少啊,已经拥有富可敌国的陆氏集团,怎么可能还去碰那些边缘性的东西?

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南风摇头否决,冷静地说;“不可能!”

“黄金台和陆城遇没有任何关系!黄金台是傅家的,陆城遇只是和傅家三少是朋友,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再说了,你怎么能肯定外面那些人一定是黄金台的人?也许你搞错了呢?也许是有人故意栽赃呢?单凭这些站不住脚的猜测,你就说追杀我哥的人和绑架我的人都是陆城遇,太草率太荒唐了!”

说到最后,她的口气有些冲。

她生气了。

因为涉及到陆城遇,她就像小狮子一样,本能地去维护和捍卫。

不容许任何人诋毁,不容许任何人污蔑。

即便,对方是从小照顾她长大的盛于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