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48章 他让你那么委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站不住脚?

盛于琛冷笑:“平时不是很聪明吗?这个时候怎么不会动脑子好好想一想?!”

俞温轻蹙眉。

但是盛于琛并没有因此停下来,他今天势必要让她知道,她直到此时此刻还相信陆城遇的做法有多可笑!

“一开始他为什么要暗箱操作把浦寨项目让给俞氏?后来又为什么跟着你去港城,为你出谋划策和‘暗中’相助?”

“因为他一开始他并不知道你是俞笙,他能想到和俞温关系最亲密的人就是俞家,所以他接近俞瑶!巴黎之行后他终于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发现你比俞瑶更有利用价值,所以他堂堂陆氏大少决定娶你这个无名小卒!”

南风呼吸遽然间变得沉重,往事随着他的言语在脑海中倒带,那些原本过于细微而被她忽略的细节,这个时候却像是被人加了放大镜,一帧帧变得如此清晰。

她记得,她只是他的情人的时候,他的态度若即若离,虽然对她感兴趣但并不热衷,她要走要留都随她便,可自港城开始,他就开始频繁出现在她身边,以一个个‘偶遇’作为理由,不断和她亲近。

她记得,他曾和俞瑶约会吃饭,和俞瑶一起报名登山团,在泰山上还出面维护俞瑶驳斥她,可自从港城开始,他三番四次出手帮她,更为她亲自动手教训齐冯虚。

情感是这个世上最微妙的证据,无法成为实证,但也无法否认。

南风第一次如此彷徨,模模糊糊的,她心头起了异样。

盛于琛不间断的言语如同挂在屋檐下的冰凌,尖锐而寒冷:“你被陆老夫人刁难羞辱的时候他出面帮过你吗?你被俞瑶寻滋挑衅的时候他维护过你吗?你被夏桑榆算计里间的时候他解释过什么吗?”

三个反问,南风动了动唇想回答,可喉咙里堵住了什么东西,说不出话。

盛于琛也没有给她缓冲的时间,掷地有声地下结论:“他没有!”

“他一直冷眼旁观,没有袒护没有解释!他不曾为你考虑过,更没有在乎过你的感受!只有你真的把自己当成陆太太!在他心里,你只是一颗棋子一个工具,你被刁难被针对于他来说无关痛痒,你的作用仅限于把你哥引出来,所以他不屑把更多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

只有她把自己当成陆太太……

不。

不是。

不是这样的!

南风咬牙:“你胡说!”

她眼神纷乱,仓促地拼凑着话语,她要否定他的话,她要证明自己对陆城遇来说不是无关紧要。

“陆老夫人是他的祖母,百善孝为先,他又是生于陆家这个百年望族,最知礼仪不过,当然不可能做和长辈起冲突这种大不孝的事情,而且我本身也没怎么样,没必要小题大做,这没什么……”

“还有俞瑶,他和她本来就是清清白白,从头到尾都是俞瑶自作多情,他们什么实质性关系都没有,这也没什么……”

“至于夏桑榆,那是他妹妹,他从一开始就告诉我了,我也没有误会过他们,这更没什么……”

好苍白,好无力的反驳。

话说出口,南风忽然感觉到心尖在抽痛。

没什么?

真的吗?

哪是谁用《杜十娘》和《茶花女》的故事将你贬入尘埃?是谁话里话外将你敲打让你难堪?是谁开口一个门第闭口一个清白将你羞辱得几乎抬不起头?

又是谁将你推下悬崖命悬一线?

又是谁让你如鲠在喉心头滞闷?

这些没什么吗?真的没什么吗?

他让你那么委屈,真的没什么吗?

南风的眼睛好干好涩,有什么东西抑制不住地涌出来,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不是,不是没什么,不是没关系,她其实很在意,她其实很委屈。

不曾点破她就假装不懂,铲着雪将那些小情绪盖住,掩耳盗铃地当做不存在,可是雪会化,风也能将它吹走,过往重见天日时,她也想问自己,怎么能爱一个人爱得让自己这么难过?

耳畔是盛于琛的话还在继续。

“以他的能力,会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以他的能力,如果想救你需要花那么长的时间?我都找到你们了,可他到现在还不见踪影,你就没想过为什么?!”

因为他根本不想救她吗?南风心头如同刀割,丝丝密密的疼蔓延至四肢百骸,她想捂住耳朵想逃避想离开这里,害怕继续听下去,那些真相血淋淋的,她不敢看下去。

可是脚下却在地上生了根发了芽,她迈不动脚,避无可避,除了听盛于琛说下去,别无他法。

盛于琛眼里有光芒似箭,开口又是一个反问:“你以为我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反对你和他在一起?”

“因为他就是害你哥这么多年颠沛流离的罪魁祸首!”

“他接近你,娶你,都是别有目的!”

思绪如老树盘根错综复杂,南风往后退了两步,背脊靠上山洞的岩壁,隔着几层衣服她都能感觉石头的坚硬和冰冷。她脸色惨白,仰起的脸明明被泪水湿透,可还是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我和陆城遇……是我先招惹他的……”

是她先招惹他,是她主动,是她要跟他在一起,不是他故意接近她,更不是他算计她去到他身边,不是!

南风企图用这样的理由来否决盛于琛说的那些阴谋诡计,可话一出口,却惊觉连自己都说服不了。

盛于琛目光清锐:“或许一开始是你主动,但如果你不是‘俞温的妹妹’,他绝不可能娶你!”

绝不可能。

他笃定的语气挖开了南风内心曾无数次产生,又无数次被她逃避开的困惑——陆城遇为什么要娶她?

堂堂南陆的继承人,陆氏的董事长,受尽各路名媛千金的青睐,有数不清的更好选择,为什么偏偏要给自己娶一个一无所有,且当过公关,在榕城更是声名狼藉的女人当陆太太?

这个问题,自他向她求婚起她就思考过无数次,更曾当面问过他,而他的理由是——‘喜欢’。

他这样说,她也就信了。

就算有再多的想不明白,她都选择坚信他娶她真的是因为喜欢。

甚至,在面对陆老夫人的羞辱、俞瑶的里间还有夏桑榆的挑衅时,她也是以此做为最锋利的刀剑和最结实的盾牌去反击和抵挡。

可现在,却有人告诉她,不是,他娶她从头到尾都是一场算计,是别有目,是居心叵测……这要叫她怎么接受?

南风紧抿着唇,平时那么玲珑通透的人,此刻却这样冥顽不灵,坚守着连她自己都开始不相信的信念,仿佛一松口她就会失去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

“一定有误会!”

这执迷不悟的样子看得人火从心起,盛于琛意欲再说,一旁却徒然插进来一道男声:“没有误会。”

清清淡淡的,乍一听好像没有任何情绪起伏,这是从刚才起就一直沉默的俞温发出的。

他指尖的一根烟已经燃烧到尽头,脚边依稀可见几截破碎的烟灰。

他一出声,南风就觉得心肝脾肺都在身体里颠倒了位置,很难受。

俞温走上前,眼里嘴角罕见的没有一丝笑意,话语更是尖锐如同他给她的那把匕首,生生割开她的脆弱的坚守:“笙笙,我跟你说过,我是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所以才会被追杀——你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南风犹如被人扼住咽喉,呼吸困难。

俞温嗓音低沉:“就是因为黄金台和陆城遇。”

……

森林深处,一队人神色匆匆却也谨慎无比地流窜在草丛之间,时不时四下张望,一旦发现任何风吹草动,便迅速隐藏起来,直到确定绝对安全才现身,继续往前赶。

然而即便他们这么小心,可在黑夜的掩护下,有人躲在灌木丛里他们也是难以发现的。

等着他们走远,灌木丛中的一个人开口:“James,那些不是盛于琛的人吗?为什么不抓住他们?”

另一个人声线清冷:“为首的那个女人是盛于琛身边的秘书,平时和他形影不离,今晚这种情况她更不可能离开他,但是刚才那队人里,并没有盛于琛的身影。”

“所以……?”

“他们应该是走散了。”他声音淡淡,透着笃定,“这队人显然有目的地,跟着他们,也许就能找到盛于琛,”稍一顿,紧跟着又说,“和俞温。”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注意啊!哈哈,这就是你们中国人说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James,还是你厉害!”

被夸奖的人神色并没有波动,从草丛中起身,望着叶秘书等人去往的方向,黑眸中闪过一丝冷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