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50章 她和他还有家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过去?

笑话吗?

他敢拿她当诱饵,难道没想过她哥哥出现的一刻,他在她身上那些险恶用心都会暴露吗?现在还对她说出这四个字,是以为她对他的爱已经到能包容他的欺骗和利用的地步?还是说在心里已经打好哄骗她的草稿,等着她重新掉进他的温柔陷阱?

呵……她该感到荣幸吗?在哥哥出现后,她还有值得他费心的地方。

南风别开了头,腹部的疼痛让她的背上不断渗出冷汗,她脚软得站不稳,不得不靠在俞温的肩膀上。

俞温握了握她的手,低声说:“别怕,哥一定带你走。”

宋紧紧盯着俞温,琥珀色的眼睛里有异样的亮光,他催促着:“James,快下令让人抓住他!”

俞温将头扭向他们,唇角翘起:“嗨,陆先生、宋先生,阔别六年,终于又见面了。”

俞家兄妹遗传了同样的基因,连笑起来的样子都极为相似,陆城遇敛了清浅的眸子,淡淡道:“这里不是聊天的好地方,不如陆某做东,俞先生和盛总裁赏脸一起吃个早餐?”

俞温一笑:“我现在的确有点饿,不过和你一起吃就算了。”他歪歪头,“反正都是要动手,快点,我可舍不得我的妹妹陪我一起饿着。”

陆城遇低声道:“那可真遗憾。”

话音落,他身旁的手下齐齐扑了上去!

他们人多且都是训练有素的壮汉,叶秘书这边只有六七个人,且都奔波了一夜,遇到过无数次伏击,要么身心疲累要么身上有伤,双方对上后,马上就落了下风。

有几个人突破叶秘书等人的防护冲过来,俞温和盛于琛对视一眼,无需言语,心下了然对方的想法,齐齐分开,一个朝东一个朝西,将人引开对付。

俞温不用说,为了自保也为了保护妹妹,他从小就学习各种格斗术,这六年在外逃亡没少遇到袭击,实战经验丰富,以一敌三都稍显轻松。而盛于琛这种身份的名门子弟,平时虽然没有打架斗殴的机会,但身手也是练过的,不比专业人士差,两人配合默契,很快将局面扭转。

宋在一旁看着有点着急,他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这么厉害,他们这边有二十几人,可看起来好像快拦不住了:“James!快把其他人叫过来帮忙!不然他们就要跑了!”

陆城遇静观全场,忽地说:“盛于琛的左肩有伤。”虽然他隐藏得很好,但左手出拳时明显比较迟钝和无力,想来应该是受了不轻的外伤。

宋愣了愣,没明白过来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城遇目光一移,改落在另一个矫健的身影上,又道:“俞温虽然很难对付,但是他已经一心两用,如果再让他分神,一定会露出破绽。”

宋听着他的话,若有所思地重新去看那两人,盛于琛的确有些力不从心,俞温边打还要边将南风护在身边,手脚大大被束缚住……他忽然明白过来陆城遇的意思,嘴角阴冷地勾起,立即喝道:“给我对准盛于琛的左手打!”

话音刚落就有一根木棍朝盛于琛的左臂挥舞过去,他虽然惊险躲过,但却被另一个从背后偷袭的人砸中背脊,身体不住地往前踉跄了两步,喉咙压不住地泛起血腥味。

没有一点缓冲的时间,迎面又是三五根齐齐砸下的木棍,盛于琛来不及躲开本能地抬手去挡,左肩因此挨了重重的一棍,正中伤口的位置,他一下子单膝跪在了地上!

“盛总!”叶秘书的惊呼。

俞温蓦然回头,手枪在掌心一转调换了方向,三枪齐发,准确打中盛于琛身边的三个人的手臂。趁着他这一下分神,有人猛地抓住南风的手一拽,南风本就不是一个强壮的男人的对手,更遑论她因为腹痛而全身乏力,情急之下她一口狠狠咬住那人的手,男人吃疼,反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陆城遇遽然皱眉。

俞温回身再度开枪,但是还是慢了一秒,子弹偏移,没能打中那个抓住南风的男人,让他将南风抓到陆城遇和宋的身边!

“笙笙!”他想冲上前去把妹妹抢回来,宋见状,立即将南风抓到面前,从腰间抽出锋利的匕首抵住她的脖子!

“站住!”

“不然我现在就让你妹妹死在你面前!”

俞温目眦欲裂,硬生生停下脚步!

宋出于害怕俞温,不由得在手上加重了力道,削铁如泥的刀刃立即在南风纤细的脖子上压出血痕渗出血,俞温看得胆战心惊,几乎把牙齿咬碎:“陆城遇!你别太过分了!她是你的妻子!”

陆城遇不是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但是他没有回头看一眼,面对俞温的质问更是无动于衷。

他默许,纵容,绝情,冷酷,此刻不加伪装,尽数展露。

南风有一瞬间感觉不到身体上的疼痛,只定定地看着左前方的那个男人。

他仍是黑西装白衬衫,衣服上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好似刚刚从高定作坊里换出来,目光寡淡带着清冷,喜怒不显于形,矜贵得像上世纪欧洲皇庭的伯爵。

她曾经爱极了他这个模样。

“也是你的妹妹。”

他如此漠然地说,以她的性命作为威胁,对她的哥哥发号施令。

“放下枪。”

盛于琛已经站不起来,他嘴角淌着一条血丝。

叶秘书等人更不用说,不是被束缚住就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哥……”南风忍不住咬唇,她本意是想让他不要管她,话未及出口,腹部就卷上来一阵又一阵的绞痛,她的身体在颤抖,那把匕首就在她脖子上接连割开几道血痕。

“不要!”

盛于琛徒然一喊,嘴里猛地一下咳出血,他理都没有理,黑沉的眼睛死死盯着南风的脖子——匕首太锋利了,她的脖子太脆弱了,可以想象,只要再稍微用点力,她的喉咙一定会被切开!

“陆城遇!让你的人放开南风!你是要她的命吗?!”

陆城遇视线好像往后偏了点,又好像没有,没有去看盛于琛,只对俞温平静道:“要不要她的命,不看我。”

脑袋像被锤子重重抡了一下,南风的脸色苍白而透明,四肢百骸,五脏六腑,每一寸皮肉,每一滴血液,终究是将那些后知后觉的疼痛都悉数还给她,她不合时宜地轻动唇角笑了:“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吗?”

话语很轻,她也没有力气提高音量。

陆城遇却是听见,顿了顿,低声道:“再等一会儿,我就带你回家。”

回家……

她嘴角的讽意更浓,她和他,还有家吗?

宋不耐烦地吼:“快点!放下枪!”

“哥,趁现在人不多,你快走,他们不会杀我的。”南风哑着声开口,可是不是真的不会杀,她心里根本没有底。

现在的陆城遇,她太陌生了。

宋听到这句话,看了陆城遇一眼,见他没有什么反应,胆子才重新大起来,手臂猛地用力勒住南风的脖子:“你可以试试看我到底会不会杀了她!”

南风一下呼吸困难,双手忍不住抓住宋的胳膊,脸因为窒息而变得又青又白。

“够了!”

俞温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南风死呢?从他们劫持住南风开始,他的败局已定。

闭了闭眼睛,他复而睁开,坦然认输:“好,我听你们的。”

南风泪水一下涌出眼眶:“哥!不要!”

俞温对她安抚地一笑,然后慢慢弯下腰,将手枪放在了地上。

“踢过来!”

“俞温!”盛于琛攥紧了地上的野草!

俞温抬脚,轻轻一踢,手抢咕噜噜地滚到宋的脚边。

他脸上无畏无惧,嘴角还挂上笑:“可以了吗?快把我妹妹放了,她很柔弱的,经不起你们那样粗暴对待。”

陆城遇眸色堕入黑暗,沉而静,抬手示意两个人上前。

人还没走近俞温,宋眼睛一眯,忽然一下松开南风,快速捡起地上的手枪,毫不犹豫对准俞温的双膝和双手关节各开一枪!

俞温徒然跪地!

刹那间天旋地转日月无光,南风肝胆俱裂:“哥——!”

……

直到很多年后,南风还是会时不时梦见今天这个场景,然后在半夜惊醒过来,一个人忍着心痛和窒息枯坐到天亮。

有人问她,可曾有过撕心裂肺和痛不欲生?

她点头,有的,而且都发生在同一天。

撕心裂肺的是她奉若神明的哥哥在她面前轰然倒下。

痛不欲生的是让她哥哥倒下的人是她曾头破血流也要爱的人。

那是她此生经历过最难忘的一天。

她想,上穷碧落下黄泉,海枯石烂山崩地裂,她都忘不掉那一刻心脏骤缩,牵扯全身的神经的痛楚。

……

宋阴冷地弯起嘴角,放下枪了又怎么样?没有枪的俞温还是具有威胁力,他可不想再找他六年,只有彻底废了他,让他再也站不起来,他才安心。

鲜血从俞温的四肢涌出来,将雪地染成刺眼的红,他甚至跪不住地扑到地上,脸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褪去,苍白如纸,眼角的泪痣越发乌黑。

“哥!”南风被宋放开后就跌坐在地上,此时也站不起来,在地上匍匐着爬过去,汹涌的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只有那滩血深深印刻在她的脑海里。

哥……

哥……

眼前发红发黑发白,像是有什么涌上脑海,凶猛冲撞,南风后脑勺一阵发麻,身体无力趴下,旋即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熟悉的气息立即卷入她的鼻尖,她知道是谁,她挣扎,她抗拒,她不要他,她要哥哥,就是他把他们逼上绝路,就是他对她哥开枪!

这个认知让她脑袋更是发蒙,混混沌沌,浑浑噩噩,她终是扛不住这强烈的情绪激荡,维持不住意识地昏死过去。

眼皮彻底盖住之前,她看到她哥哥被两个男人按在地上。

他挣扎着要来到她的身边,嘴里还喊着她的名字。

可是不行。

他做不到。

他挣不开桎梏。

因为她,他已经山穷水尽,无处可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