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56章 这个孩子我不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都忘了,自己有多少年不曾气到这个程度。

而她这边怒火中烧,他却不温不火,长睫低垂在眼睑上落下一个扇形的阴影:“我们是孩子的父母,有义务对他负责,而且休养也不单是为了孩子,医生说你身上的大小毛病也不少,正好趁这机会一起调养。”

“就这样决定。”

“我让方管家从老宅里挑了两个有生养孩子经验的佣人照顾你,等会就到,你用用看满不满意,不满意再重新挑。”

他兀自做好一切安排,独裁得像个法西斯,她别说是抗议了,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南风听着他的话,一字一句都那么刺耳,落进耳朵里迅速穿过错综复杂的神经直达身体内部,变成一把把利刃,割开皮肉,割开血管。

她闭上眼睛,平复着激荡的愤怒和致命的疼痛,然后缓慢而决绝地开口:“陆城遇,这个孩子,我不要。”

陆城遇黑眸瞬间堕入黑暗,一如她之前提出离婚时的表情,沉静得好像呼吸也没有了。

南风嘲讽地看着他:“你是疯了还是失忆了?你那样对我,对我哥,还想让我帮你生孩子?简直痴人说梦!”

“这个孩子我绝对不要!”

她不要!

不要被他软禁!

不要做他的生育机器!

不要过这样没有尊严的日子!

“你想要孩子找别的女人帮你生!找你以前的旧情人或者新情人,找俞瑶找夏桑榆找那些兰花的主人都随便你!总之我没兴趣!”

话音未落南风就被他抄了起来,眼前瞬间天旋地转,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她恐慌,还没来得及抓住东西稳住身体,就被他压上五步开外的床垫。

他的人也凌驾在她上空,南风一阵挣扎,陆城遇单手就抓住她两只手按在她头顶,另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很用力,几乎把他的颊骨捏碎。

“南风。”

他浑身肃杀,切齿咬牙地说:“这种话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南风犟着:“这种话为什么不能说?我肚子里的孩子要不要留我说了算!反正也不是父母愿意要的孩子,生下来干什么!”

他身上的火气更上一层楼,手上的力道也不断在加重,南风疼得眼眶渗出水润,他一字一字覆满寒气:“你尽管试试看能不能你一个人说了算!”

南风手指微蜷,他此时此刻身上四处宣泄的戾气让她隐隐恐惧。

嗓音锐利:“我只警告你这一次,下次再让我听见你说这种混账话……”

这后面接着的本是他威胁的话语,但是他撞见她眸底摇摆的不安,忽一顿,跟着慢慢收敛起那顾骇人的气息,只余下语气仍冷冷清清,“我不是每一次的脾气都那么好,你要是敢做故意伤害孩子的事情,你哥日子也不好过。”

他松开她的下巴:“别忘了,他在我手上,你激怒了我,都不用我亲自动手,就有的是人愿意代劳让他生不如死。”

他拿她哥来威胁她的时候,这些天已经做过不少次,南风冷漠着脸,心里还是难以抑制地涌起一股悲凉。

她的脸色最近格外的白,被他刚才不知轻重地一掐,留下的红痕格外显眼,陆城遇用拇指指腹轻缓按揉,没什么情绪地说:“你先前对付我的办法很对,孩子的确能威胁到我。给你一个建议——你非但不能把孩子拿掉,还要好好保护他,这是你现在手里唯一算得上筹码的东西。”

“如果你连孩子都没有了,那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我想做什么也就不再需要顾虑你的感受了,听懂了吗?南风。”

南风迎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眼睛还是很漂亮,漆黑如同黑曜石,点点碎碎的余光像熠熠星辰,她曾经无数次被勾去魂魄,而现在,她抬起一边嘴角呵笑:“我以前真是瞎了眼。”

陆城遇低头在她的眼皮上亲吻,嗓音忽哑:“没办法,错已经错了,现在你想矫正也来不及了,这辈子你都是我的陆太太。”

南风动也不动,反正在他决心要困住她的时候,她再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现在学聪明了,也懒得白费力气了。

陆城遇吻着她的眼皮,顺着轮廓的线条往下,鼻尖,脸颊,耳垂,下巴,都被他流连过,他好像很痴迷,每一个吻都缓慢似犹豫再三,恍惚中让南风感觉到一种犹如膜拜的虔诚。

过了会儿,他从她身上起来,拉着被子盖在她身上:“还是那句话,乖一点,不要闹,以后每个星期我都会告诉你你哥的情况,三个月后,我会让你见他的。”

南风扯动唇角:“谢谢你的施舍啊。”

不是没有听懂她的讥诮,陆城遇垂下眼帘,复而起身离开房间。

过了会儿,方管家亲自送来瘦肉粥,南风没什么食欲,只吃了两三口就睡了。

当晚,陆城遇没有再进主卧。

后来两三天他也没有出现在公馆,但自这天起,南风就彻底被软禁了。

最多只能到前院,但是绝对不能出门,好像是为了看着她,公馆周围还多了不少保镖,把守得摸不透风,南风只看了一圈就确定单凭她肯定逃不出。

而且陆城遇也没有把手机还给她,客厅里的座机被设置成不能往外拨电话,上上下下的佣人没有一个人敢将手机借给她或者是帮她向外传信,还有网线,也被拔掉了。

总之,她陷入了绝境,无法自救或求救。

一想到她要在这样的状态下度过三个月甚至十个月,南风就抓狂。

“少夫人,安胎药熬好了,温度差不多,您可以喝了。”

南风躺在躺椅上闭目思考,忽听见这句话,睁开眼,说话的人叫梅婶,就是陆城遇从老宅里找来的佣人,大概五十岁,稳重老练且不古板,起初她以为她会和陆老夫人或者苏姨那样不苟言笑,不过相处几天下来,她发现她脾气很好,总是笑眯眯的,弄得她想出气都不好意思对她出。

陆城遇到底是最了解她的人,知道她的喜好,知道她愿意和什么人相处,什么都拿捏得恰恰好。

南风接过药碗,中药入口苦涩至极,她皱着眉头一鼓作气喝干净,差点呕出来。

梅婶连忙道:“少夫人,含颗话梅会舒服点。”

南风兀自忍了一阵就忍住了,摇摇头拒绝了话梅,起身走到窗边。

她面前的这扇窗正对着后花园,可以俯览到底下的全貌,她看到一些在冬季绽放的花朵迎着冽冽的寒风,不堪重负地摇曳。

她眯了眯眼睛,转身下楼。

梅婶紧跟着她:“少夫人,您要去哪里?”

南风没有应,下到一楼就往后花园走去,方管家追上来挡在她面前,南风一蹙眉:“怎么?我连去后花园看花都不行了?”

“当然不是,”方管家和气恭敬地说,“只是少夫人,今天外面下了雪,少爷担心您会着凉,让您暂时不要出去。”

“如果您想看花,我马上让人将花搬到大厅里让您看,这样可以吗?”

还真贴心……

目光流转过后花园,那里大片大片五颜六色的花朵,粗略一扫南风就认出七八个品种,花团锦簇,相比之下……南风忽而看向前院,眼底闪过暗光,想到了什么,想出去的欲望也没那么强烈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莹然的趣味。

她双手环胸觑着方管家:“不出去也行,你帮我去做一件事。”

方管家应道:“少夫人尽管吩咐。”

南风勾唇:“去搬点火油过来。”在方管家和梅婶愣怔的目光中,她横手一指大门口,“淋在那些兰花上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