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59章 是她活着的动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陆城遇轻轻蹙眉。

他是黄金台幕后老板的事情暴露后,以她的聪明,不会猜不到兰姐某种程度上也对她有过欺骗和背叛,可是她现在还提出要见她……

南风强调:“就在家里见。”

‘家’这个字眼让他眸光一闪,陆城遇答应了:“我会帮你安排。”

这一等,南风足足等了三天。

第四天午后,南风躺在三楼的书房沙发上看书,身上盖着毯子,脚边蹲着一只全身金黄色的大狗,它趴在地毯上,蓬松的尾巴在背后一扫一扫。

这只金毛犬是半个月前被陆城遇带回来的。

当初说要养宠物,南风嘲讽了他,还以为他会就此作罢,没想到他竟然付之行动,托傅逸生特意去英国挑选,据说是什么名贵血统。

正看得入神,半掩的房门被人悄然推开,有女人轻声喊:“笙笙。”

这个声音就算是许久没有听过,南风也不会觉得陌生,她立即放下书籍,视线一抬就和门口的女人对上,半响,她喃喃道:“我还以为他又是哄骗我的,不会让你来见我呢。”

兰姐走了进去,越走近,将她看得越清楚,最后她松了口气——还好,脸色还算不错。

她晃晃手里的礼盒装燕窝:“听说你怀孕了,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礼物,陆公馆里什么都不缺,想来想去还是吃的实在点。”

南风弯弯唇:“是啊,这里什么都不缺,他只是限制我的自由,又没有克扣我的饮食用度。”她小有感慨似的,“难怪有人愿意做金丝雀,住在华丽的笼子里,每天都有人投食,不用担心风雨,不用担心的饥饿,多好。”

哪里会听不出她话语里的自嘲,兰姐半蹲在她面前,歉意满满:“笙笙,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对不起,我向你隐瞒了一些事情。”

南风看着她,只问一句:“是你告诉他我就是俞笙?”

“当然不是!”兰姐立即否认,“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

心下随之一松,南风的笑意真实了一些:“这就够了。”

她很理解她的处境和为难。

于公她是陆城遇的下属,于私她是她的好朋友,她既不能背叛陆城遇也不愿意背叛她,所以她只能选择闭口不说,什么都不说,不对陆城遇说出她的真实身份,也不对她说出陆城遇的目的,这是她唯一能做到的事情,她努力不伤害她,所以她不怪她。

兰姐会心,握住她的手轻轻拍了拍,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聊了会儿,佣人送进来红茶和甜点,听见她们在聊最近的某个男明星被爆出是个GAY,南风还笑着调侃:“现在的女人真辛苦,不仅要跟女人抢男人,还要跟男人抢男人。”

“哈哈哈,可不是?”

收了托盘,佣人安静地退下,顺便将门带上。

听见细微的‘咔嚓’声后,南风敛去了笑意,忽然严肃了语气:“兰姐,我想请你帮我逃出去。”

“逃出去……?”兰姐愣怔。

南风凝了眸子:“金丝雀是很幸福,可惜我当不了,我呆不了笼子,更不稀罕被喂养,我一定要出去,我一定要去救我哥。”

兰姐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短暂的惊讶后,重新定了定神:“笙笙,你应该知道公馆里里外外都是守卫,单凭我一个人的能力是带不走你的……而且,你知道你哥哥现在在哪里吗?你要去哪里救他?”

南风从口袋里拿出几样东西,回答了她的问题:“我不知道我哥现在具体在哪里,但是我能从陆城遇给我的这些东西里推测出大概位置,等我逃出去后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去找,一定能找到他。”

那就是一张照片,一支录音笔,一段存在MP4里的短视频,兰姐完全看不出所以然:“单凭这些?”

南风拿起那张陆城遇第一次给她的照片:“你看看这张照片里的窗户外是什么?”

照片的像素不是很高,窗户外只能模糊看见一个呈长柱形的紫色物体,兰姐仔细看了会儿才分辨出来:“这是电视塔?”

南风肯定点头:“对,这就是我们榕城的电视塔。你还记得吗?我们榕城的电视塔东西南北四面的灯光颜色都是不一样的,西面正是紫色,所以可以肯定囚禁我哥哥的这个房子,在电视塔的西方。”

兰姐心中一凛。

南风打开录音笔,当初她要求第二次要听哥哥的声音,陆城遇就给了她这个。

录音也很短,只有寥寥两句对话。

“俞先生,该吃饭了。”这是看守的人。

“好。”低低哑哑的音调是她哥哥。

仅此而已。

但是有了那张照片被发现的细节在前,兰姐觉得这段录音里也一定藏有信息,她反复听了十几遍,终于捕捉到那两句对话的背景音,霍然抬头:“有火车的声音!”

她迅速思考:“电视塔往西方向的确有一条铁轨,这段录音里火车声不是很清楚,说明房子的位置在铁轨的范围之内但是远离铁轨!”

南风沉着地点头,随后点开MP4,那是一段五秒钟的视频,拍下俞温坐在小沙发输液的画面,镜头从另一扇窗户一闪而过,南风迅速按下暂停,指着模糊扭曲的一片枯黄色说:“这是梧桐树。”

兰姐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梧桐树是路边绿化树,也就是说,那座房子可能是在某一条大道边上!

到了这个时候,饶是兰姐,都不禁用复杂的眼神去看南风。

她竟然……

起初她以为,她被软禁在这里是任人摆布什么都做不了,哪知道,她非但没有被击败,还一边和陆城遇周旋一边套出线索,更细心钻研那些根本不起眼的东西里的细节。

一张照片确定方向。

一段录音缩小范围。

一截视频捕捉位置。

她不着痕迹地提出要求,旁人只会以为她只是关心她哥的处境才要看这些东西,却不知道,她心里早就有了绝对目的和全盘计划。

她要逃出去。

她要去救人。

她一个月来的逐渐安分不是被磨去菱角,她始终都是那个冷静理智的南风,她虚以为蛇,是为了伺机而动。

兰姐欣慰又动容:“我错了,你就算被关进笼子,也不代表就会忘记自己有一双翅膀。”只要找到机会,她还是会展翅翱翔。

南风扯扯嘴角,露出一个没有笑意的笑容。她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她哥哥为了她自断后路甘愿受缚,她难道能心安理得地住在这座华丽精致的公馆里养胎?

她原本没有头绪,不知道该怎么做,直到那天陆城遇给她照片,她一眼就注意到窗外的电视塔,心里当即就有了模糊的念头,所以才会提出‘下次要听声音’。

这一个月,她夜以继日反复地听反复地看,竭尽全力挖掘仅有的线索里一切被隐藏的细节,所幸皇天不负有心人,还是被她找到了,她现在已经大概知道哥哥的位置,她有信心,只要能出去,她就能找到哥哥!

南风恳求:“兰姐,你帮帮我好不好?我一定要出去,我必须要出去。”

兰姐眼底闪过挣扎:“笙笙,你明知道我是陆少的人,为什么还要找我帮忙?你不怕我再次背叛你吗?”

“你没有背叛我。”南风笃定,“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

“兰姐,我知道让你帮我你会很为难,但是我现在能见到的人只有你,能帮我做这件事的人也只有你。”

“他们现在不会对我哥怎么样,是因为我哥身上还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但如果有一天他们的耐心耗尽了,就绝对不会继续对他这么客气,若是我哥不堪折磨把东西交出去了,那他也就没命了!”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救他,他是我唯一的哥哥,是我在这世上仅剩的亲人,我不能没有他,我一定要救他。”

她坚决而决然,眼中燃着一团火,仿佛俞温是支撑她继续活着唯一的动力。

兰姐忽然有了一个惊心动魄的猜测,如果……如果有一天俞温死了……那南风是不是就彻底毁了?

她不敢再想下去,立即点头;“我愿意帮你。”

“我一定会帮你。”

南风眼眶不禁一红:“谢谢你,兰姐。”

她帮她,就代表在公和私之间,她选择了后者,选择背叛陆城遇。

兰姐离开之前,忽然问了她一句:“笙笙,你和陆少,真的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吗?”

南风因为她这句话出了会儿神,然后低头:“没有。”

兰姐走出书房,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没有立即离开陆公馆,而是下到二楼,这一层也有一个书房,陆城遇在里面批阅文件。

她走进去,陆城遇没有抬头,手中握着钢笔在文件上行云流水地签上自己的名字,淡淡启唇:“她和你聊了什么?”

兰姐闭上眼睛,盖住眼底纷乱的色彩:“她,想让我帮她逃出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