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63章 你会把她逼死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今天是二月十四。

除了是西方节日里的情人节,还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除夕的前一天。

陆城遇刚刚结束一年一次的大会议,从会议室里走出来,边走边交代宋琦晚上年会的事宜,正说着,傅逸生从后面窜了上来。

他勾着陆城遇的肩膀,挤眉弄眼地八卦:“你听说你把南小姐关起来了?”

宋琦先两步上前将办公室的门打开,陆城遇迈步而入。

傅逸生权当他默认,又追问:“关在阁楼?”

陆城遇从文件夹里抽出两份文件,翻开,查阅,笔锋流畅锋利地标出几处错误点,窗外的日头清冷,和他的眸色相得映彰。

傅逸生摇着头啧啧:“当你们陆家的少夫人还真得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当初若姨……”

陆城遇忽的抬起头,目光像是化为冰锥子,直插对面男人的身上。

傅逸生识趣地收住嘴,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他面前,正经地说:“这是俞氏那边的进展。俞纵邢和俞佑这两个月来对外抛售的股份都在我们手上,现在我们持股超百分之六十二,是俞氏最大的股东,差不多可以收网了。”

被南风撕毁支票后,俞氏唯一一条生路也断了,整个集团全面崩盘,俞家父子为了还清欠债,只能将俞氏的股票抛售,陆城遇就让傅逸生派人暗中将股份都买下,所以现在他是俞氏集团最大的股东,对俞氏掌有生杀大权。

陆城遇看都没看一眼那份文件,反手丢回去:“不用等了,现在就去办。”

傅逸生欣然同意,将文件夹放在手指上当陀螺转动,优哉游哉地往外走。

没走几步,陆城遇的声音在背后传过来:“俞氏是不是还欠外债?”

傅逸生点头:“是啊,为了抵债,俞纵邢把好几个工厂都给卖了。”

陆城遇眼睛微一眯,淡淡漠漠地说:“既然那么急需要钱,俞家庄那块地就物尽其用,你去问问他们出什么价,我要了。”

傅逸生有点意外地挑挑眉,摸摸下巴合算着:“你先是收购了俞氏,现在又要买俞家庄,你是想让俞家灭绝呀?”

陆城遇听着,只是深了眸色。

……

午后,宋琦泡了一杯茶送进办公室,陆城遇闻到一阵沁人的茶香抬起头,想起这是当初他从港城浦寨带回来的,已经很久没喝了。

宋琦轻声道:“陆先生,海城江氏的江公子想和您见一面。”

陆城遇端茶的手微微一顿。

海城江氏。

江岩么?

他从国外回来了?(106)

……

结束年会,回到陆公馆时已经是十一点钟。

陆城遇今晚喝得有点多,半阖着眼睛休息,忽然车子被人拦住,虽然只是停了一下,但他还是轻蹙起眉头睁开眼。

从车窗看出去,陆公馆的门口的确有个人,她被阻拦在外面不能进去,所以想来拦他的车,不过也被守卫拉开了。

注意到他的目光,前座的宋琦解释:“蓝小姐早上就来了,一直在门口等着要见您。”

陆城遇别开头,音调寡淡:“让她进来。”

兰姐被宋琦带到客厅,一眼就看到沙发上端坐的男人,他还是那样,西装笔挺神情平淡,从里到外无一处不尊贵,如同过往每次出现在人前的模样,但她印象最深的,却是那天晚上在港口,他吐出的话语一字一句饱含肃杀的模样,心中瞬间一凛。

陆城遇温漠地看着她:“有什么事?”

“陆少,您真的把南风囚禁起来了?”兰姐的性子素来稳妥,但是此时此刻她根本冷静不了。

囚笼,囚笼,怎么能是囚笼?

软禁已经是对一个人最残酷的惩罚,怎么还能把人关进笼子里?又不是犯人!

“蓝兰,你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陆城遇右手轻轻转动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温温漠漠地看着她,“这是你第二次背叛我,蓝兰,我看你已经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了。”

兰姐喉咙一紧,她得知南风的遭遇本就心急如焚,在陆公馆外等了一整天更是磨尽耐心,现在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双膝一屈跪在了他的面前:“陆少,都是我的错,是我鼓励南风逃走,是我策划这次行动,您要罚就罚我一个人,求求您,放了南风吧。”

“您放了她吧,您已经抓到俞温了,南风她什么都不知道,真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您不要那样对她,她是一个人,她受不了那样的对待的!”

那是一个人,又不是一只猫一条狗,怎么受得了被囚禁在牢笼里?

南风生性肆意潇洒,更不可能受得了!

兰姐不能眼睁睁看着南风被一步一步推向灭亡,只能求他,只能求这个男人:“陆少,您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把她逼死的,求求你,放她出来吧,她会死的,会死的……”

“她不会!”

男人夺定的话完全扼杀掉她所有开口的机会。

“顶级的医疗团队就住在陆公馆里,全天24小时待命,她想死都死不了。”

兰姐愣愣地看着他,他的眼中有绝不动摇的决然和忽明忽灭的暗光,她根本想象不出来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偏执,她呐呐:“那……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呢?孕妇的情绪本来就不能太过激动,更不要说南风那个孩子还有流产先兆,你那样逼她……你不要孩子了吗?”

陆城遇同样冷声:“她每天都喝安胎药,每天都打针,饮食用品都是最好的,她不会死,孩子也不会!”

他断然的话语是他不回头的态度:“我陆城遇要保的命,阎王来了也收不走!”

兰姐张了张嘴,一时间组织不出任何语言来对上他那至死不渝的态度。

陆城遇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不留情面地下了令:“蓝兰,你隐瞒南风的身份一事我已经对你网开一面,这次你竟敢联合盛于琛把她从我身边带走,我已经留不得你了。”

“从今天起,你不必再回黄金台。”

“宋琦,送客。”

宋琦抬手一引:“蓝小姐,请。”

兰姐一点都意外,从她决定帮南风逃走开始,她就做好事情败露后被他驱逐的准备。

她从地上站起来,她知道自己是说不动他的,她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弱了,她复杂着眼神看着他说:“纵然你对笙笙从头到尾都是利用,但请你看在她曾用真心爱过你的份上,看在她现在怀有身孕的份上,得饶人处且饶人……心要是碎了,是无论怎么都修复不了的,你将来会后悔的。”

陆城遇凝眸:“绝不会。”

兰姐浑身一震,霍然回头像是要说什么,但陆城遇已经转身上楼。

二楼的走廊里,他碰见端着托盘下楼梅婶,她托盘里的食物一口都没动,都凉了。

“她不肯吃?”

梅婶为难;“是啊,已经整整两天了,饭也不肯吃,药也不肯喝……少爷,您……您要不就放了少夫人吧,再这样下去,少夫人的身子恐怕受不住啊。”

陆城遇没有应她的话,只让她重新准备一份食物,他亲自端上楼。

第五层的阁楼里,只有四扇小窗,且都加了栏杆,听不见底下声音,除了打扫的佣人和送饭菜的梅婶外,平时没有人上来,与世隔绝般。

南风抱着双腿坐在床上,眼睛盯着那上了锁的笼子门。

她找过了,除了那扇门,这个笼子没有任何办法出去,而门的钥匙也只有陆城遇有,就算是梅婶每天送饭,也都是通过栏杆缝隙递进来,就像是古时候对待监狱里的犯人一样……呵。

房门忽然被人打开,南风看了过去,一眼就认出那道颀长的身影。

他一手拿着托盘,一手从口袋里拿出那把抹杀她自由的钥匙,南风的眼神一恨,盯着门打开的一霎,她毫不犹豫冲过去,然而,她根本没能跨出笼子,就被陆城遇单手抓住小臂扯了回来。

南风被他丢回床上,她切齿地喊:“陆城遇!你放我出去!”

男人将米粥放在小几上:“吃饭。”

“我要出去!”

陆城遇看着她,她眼中的恨意日益剧增,到了现在几乎要溢出来了,他无动于衷地坐下,慢慢将前天的事情翻出来说:“南风,我自认为从来都没有小瞧过你,但现在我发现,我还是太低估你了,单凭的我给你的几样东西,你居然能那么准确地推测出俞温被关的位置,真厉害。”

“不过,还是差一点。”他唇角舒开扬起,“盛于琛的那些人,怎么能和我的人比?不妨告诉你,你哥现在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

失败了。

还是失败了。

逃跑失败,救人也失败了,南风攥紧看手,咬紧牙龈说:“我说过,失败一次两次我都不会罢休!我一定会逃出去!我一定会带着我哥远离你这个魔鬼!”

陆城遇微笑:“好,那就期待你能早日实现这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南风将枕头狠狠砸了过去!

陆城遇头一偏躲过,站了起来,朝她走去:“你不是很想知道你哥的线索?”

他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一叠照片,先是自己看了几张,复而侧眸笑对着她:“我现在就给你。”

“而且给你很多。”

随着他话音落下,他突然扬手,将那叠照片撒开。

南风随着他的动作抬起头,那些照片有很多,几十张,像雪花一样纷纷扬扬从半空落下,她怔怔地抬起手去接,接不住,都落在了地上。

她僵硬着脖子低下头,雪白的地毯上,铺满了照片,一张一张,都是她哥,都是她哥被绑在十字架上,身上血迹斑斑累累伤痕的照片……

全部,都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