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67章 不能帮你擦眼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知道陆公馆有一间地下室,平时用来存放杂物,但是手帕上的‘地下室’指的是不是她所知道的那间地下室,这个‘他’指的又是不是她哥哥,她都不确定。

这件事也还有很多蹊跷的地方。

比如,给她手帕的古怪男人到底是什么谁?为什么能出入陆公馆?

比如,如果她哥哥真的在地下室,那么引她过去的目的是什么?帮她吗?为什么?

这些都是疑点,但是她的犹豫只有三五秒钟,随即决然打开笼门!

就算事有蹊跷,就算尚有疑点,哪又怎么样?她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找到哥哥的机会!

此刻是凌晨三点,陆公馆内悄然无声,所有佣人都休息了,南风不发出丁点儿声音,没有惊醒任何人,成功从阁楼走到地下室。

地下室呈不规则形状,非常宽敞,相当于半个公馆的面积。

没有人。

很安静。

偌大的空间好像只有南风一个人。

这里很多间房,有专门用来放置花匠工具的,也有专门用来存放打扫用具的,她一间一间地找,越往里面越黑暗,而光亮完全照不到的尽头,就是一间上了锁的房间。

黑漆漆地隐没在最深处,老旧的朱红色木门锁着一条铁链,隐隐约约的,空气中浮动着血腥味。

南风拨了拨锁头,锁扣很老旧,不是很牢固,她思忖着走回花匠房,拿起一个锄头,直接将锁扣劈开。

门一开,立即有阴凉的风和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扑面而来,掺杂的浓重血腥味熏得人胸口一闷,南风眉心跳了跳,心里不知怎么突然有了强烈的悸动,她马上丢开锄头跑进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足以成为她此生梦魇的一幕。

——十字架上,有个人双手双脚都被铁链紧紧锁住,低垂着头,一头黑发乱糟糟脏兮兮的,角度的原因她看不见他的脸,但是他浑身上下的伤痕却是藏不住。

鞭痕、烙痕、刀痕……还有很多她根本不知道要是用什么办法才能导致出来的伤痕,密密麻麻地遍布他的全身,衣服褴褛,血迹斑斑,体无完肤……

这间房的墙上、桌子上、地上到处都是各种叫不出名字的刑具,错愕之间南风几乎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古代大牢的刑房里。

嘴唇蠕动,唇动却无声。

看不见脸,可是她认识他……她知道他是谁……

她好想喊他,可喉咙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很用力很用力的那种,别说是说话了,她甚至都开始感觉到窒息。

早前陆城遇给过她一些照片,应该就是在这里拍的,画面背景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身上多了很多伤口,有些很新,还在往外渗血,十字架边的水泥地是乌黑色的,不难想象那里曾被多少鲜血淌过……

十字架上的人似有所感,头动了动,极为缓慢极为艰难地抬起来。

面容苍白枯槁,一条深深的血痕横贯他整张脸,硬生生将那张总是未语先笑的脸分割成两半,彻底破坏他原本清秀俊逸的容貌。

他看到南风,眼睛瞬间睁大,很意外。

南风快步上前,想碰碰他,可又怕弄疼他,眼眶里涌起一股潮湿。

“笙……”俞温轻动嘴角,从喉咙底吐出一个字。

南风再也忍不住,潸然泪下:“是我,是我,哥,你怎么会伤成这样?他们一直打你吗?”

七个月……从在野山里分开到现在七个多月了。

她一直想找到他,一直想再见到他,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再次见面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俞温开口声音沙哑:“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陆公馆,我一直住在这里……我、我终于找到你了,哥,哥……”

除了喊他,南风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身上那些伤痕她仿佛感同身受,疼得眼泪止不住地掉,她想把铁链解开,可是都上了锁,她解不开,急得喊起来,“哥,怎么办?”怎么才能放开你?怎么才能让你不流血?怎么才能让你不疼?

俞温勉强撑出一个笑容:“没关系,都是皮外伤。”

一直流血怎么可能没关系!

南风咬住下唇,用尽全身力气去撼动铁链,可还是徒劳。

俞温低笑:“就你那手无缚鸡之力,要是能掰得开才奇怪……笙,别弄了,你快点离开,别让人发现了。”

他现在什么都不怕,唯独怕她受到伤害。

这里太危险了。

她不能留在这里。

可是南风不肯:“我不走!要走我也要带你走!”

她环顾四下找到一把铁钳,借助工具继续抠铁链。

俞温看她做这些无用功,心里着急又担心,没忍住咳了起来。

南风以为是自己弄疼了他,手一松,铁钳掉在地上,她手无足措地站着:“哥……”

俞温咳着,摇摇头:“笙,听我说,我走不了的,你不要再想着救我,保护好你自己最重要。”

南风拼命找着办法:“他们不就是要账本吗?哥,我们和他们商量,账本给他们,让他们放了我们……”

俞温知道她是急傻了,如果真的能那么容易解决,他又何必躲他们六年呢?

南风也很快想明白了这一点,她再次意识到这件事根本没有任何回转余地。

‘账本必须要,俞温必须死’。

这是他们的态度。

南风恨得切齿咬牙,眼泪随之一串串地掉:“我一定会给你报仇!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俞温神色一紧:“如果你能离开这里,就永远不要再回来,哥只要你好好的,听到了没有?别再回来!别做傻事!”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些人的凶残程度,她一个女人能报什么仇?他反复叮咛,直到看到南风点头他才放心,嘴角又提起笑。

别的伤不说,他脸上那道血痕会随着他的表情变化而扯动,他其实很疼,只是他在她面前习惯是笑着的。

笑着她才不会担心。

笑着她才不会难过。

以前不管在外面遇到什么烦心事,回到家一看到她,他都会把负面情绪都隐藏在笑容之下,他一直以为他能让她一直开心,可他还是让她哭成这样。

他轻声说:“好了,别哭了,哥现在又没办法帮你擦眼泪……爸妈去世的时候你都没哭成这样,我现在都还活着呢。”

南风一咬唇:“有你这么比喻的吗?”

俞温撑着脑袋不垂下去,目光深深地望着她:“爸妈去世的时候你才五岁,那个时候你也还不懂什么是伤心难过……说起来,都快过去二十年了,你把他们的样子都给忘记了吧?以后要是有机会,你回俞家庄一趟,爸妈以前的房间你还记得吗?二楼,转角第一间,里面有一本相册,有我们一家人的合影。”

南风抹掉眼泪,捡起钳子继续撬铁链:“就算之前有,俞家庄被大伯他们住进去后,也肯定已经被丢掉了。”

“不会的,一定还在的,你好好找找……以后我们都不在你身边,你要是想我们了就看看照片,但是不许哭鼻子,不然爸妈在天有灵,还以为我是故意要弄哭你……”俞温的声音越来越低,开始体力不支了。

他话里有要和她诀别的意思,南风啜泣着:“你一定要在我身边,哥,哥,你答应不再丢下我的,你不能骗我啊。”

俞温阖上眼:“哥真的很想一直在你身边,如果没有出这么多事情就好了……”

如果没有那么多事,他一定要看着她成长,看着她结婚,还要亲自挽着她的手走教堂的红地毯,将她交到会和他一样一辈子对她好的另一个男人手里……

可是,那些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忽然,俞温一下抬起头睁开眼,神情变得紧张:“笙,有人来了!”

南风也听到了,有脚步声!

“快躲起来!快点!”俞温慌张地四下张望,这是一间空荡荡的房间,没有隔间,他看中一个柜子,“躲到里面去!不要出声!”

南风打开柜子,幸好里面是空的,她蜷着身体躲起来,连忙把柜子门关上。

几乎同一时间,门外就走进来一个人。

……

与此同时,榕城机场。

陆城遇携宋琦走出机场。

他们这几天去了澳洲,因为明天南风做产检,他们完成工作后,片刻没有停歇就直接回国。

陆城遇拿出手机开机,屏幕上的LOGO闪过后,当即就进来一通电话。

是徐飒。

离开榕城前,他让徐飒留在陆公馆,这个时候来电必然是出事了。

陆城遇蹙起眉头,接起。

“少爷,不知道谁打开笼子把少夫人放走了!”

脚步倏然停顿,陆城遇眸底瞬间暗涌。

徐飒又说:“但是看守公馆的守卫都很肯定少夫人没有离开过,我调取了公馆外面的监控录像也的确没看见少夫人,可是公馆里外就是找不到人。”

陆城遇目光一凝:“去地下室看看。”

……

那人脚步踉踉跄跄,一路晃到俞温面前,借着昏暗的灯光,南风认出这个人——宋!

他竟然也在陆公馆!

宋喝多了,完全没有怀疑门为什么是开着的,一脸醉态地说:“小耗子,我又来看你了……怎、怎么样?今天想通了吗?到底说不说?”

俞温淡淡的:“每天都来问一次,你不腻我都烦了。”

南风眉心隐忍地皱起来,柜子太小了,还有什么硌着她的后背,她很不舒服。

宋哧哧地喘气,随手拿了根牛皮鞭,往后退两步,不由分说就开始发狠地朝俞温身体上抽:“给脸不要脸!我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宽旷的房间里即刻回荡起的鞭子声,清晰而狠脆,不用看已经能想象得出那又是怎样的皮开肉绽。

南风一下闭上眼睛!

宋明明知道俞温什么都不会说,他根本就是发酒疯!

‘咻——’

‘咻——’

不间断的嚯嚯带风声响,接连传进南风的耳朵,她忍得几乎将拳头捏碎,也因为太紧张太愤怒了,她感觉到腹部在隐隐作痛,她深深呼吸,缓和疼痛,脑子不断转动。

俞温被抽了两三鞭子就垂下头,后面的十几鞭子他都咬紧牙关,只有偶尔一两下忍不住的闷哼。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不管他们怎么严刑逼问,他都咬死一声不吭,反正他们不会真的弄死他。

抽了一阵,宋累了,也觉得无趣,丢下鞭子,去看其他刑具。

俞温身上流的血更多了,勉力侧头去看那个柜子,微不可察地摇摇头——别出来,千万别出来。

宋找到一把小刀,脸上挂着阴狠的笑:“剔骨刀你还没尝过对吧?”

俞温冷眼看他,无动于衷。

宋用刀身拍拍他的脸,呵呵地笑:“我也是第一次玩这个,下手可能没轻重,你忍着点啊,我就弄你一条肋骨出来玩玩。”

可就在宋下刀之前,身后有人厉喝一声:“住手!”

是南风!

她还是出来了!

俞温一慌:“笙!”

为什么要出来!

为什么不听话!

宋也回头,他看到南风的那一瞬间又惊又喜,不过他很快就注意到南风手里拿的东西——枪!

南风也没想到柜子里硌着她腰的竟然是一把枪!

她双手紧紧握着枪,又一声喊:“把手举起来!”

“是你啊,”宋舔舔嘴唇,眼底浮现出和那日一样的垂涎,“原来你怀孕了,难怪James不肯把你给我。”

南风第一次拿枪,饶是表面再镇定,可手的颤抖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真实情绪,尤其是见宋竟然不怕她的时候,心里更虚更没底。

但是她不能退,她一定要救哥哥,一定要逃出去!

南风大喊:“放下刀!把手举起来!不然我开枪了!”

宋玩味地看着她,听话地把手里的小刀丢掉,举起双手。

“把我哥的铁链打开!”南风紧声,“快点!”

宋就从口袋里摸出的一串钥匙,很听话地去开锁,只是一直将目光游离在南风身上,带着一股子别有意味,看得南风背脊发寒。

南风看俞温的双手已经被解开,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往前走了两步,想在铁链解开的时候扶俞温一把。

俞温却在此时脸色大变:“小心!”

未及南风反应他就扑过来,硬生生替她挡了背后挥舞过来的一棍!

南风被俞温扑倒在地上,腹部和地面碰撞,剧痛瞬间蔓延至全身,她疼得冷汗直冒。

俞温一动不动地趴在她身上,南风更加担心,忍着剧痛回头:“哥,你怎么样?”

宋根本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两个手下,刚才不知道一直躲在哪里!

南风想爬起来看看俞温的情况,小臂突然被人一把抓住——宋将她拖了过去!

南风大惊,立即去抓手枪,还没碰到手柄就宋一脚踢开,他哈哈大笑:“这几天我到处找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

“放开我!”南风手脚并用地挣扎,越挣扎,肚子越痛,她开始脑袋空白眼前发黑。

“小母狼,还挺凶的。”宋脸上一点惧色都没有,他知道陆城遇去国外出差了,现在根本不会回来!

他痴迷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眼里的恨和狠就是让他疯狂的毒药,他从来没有这么着迷过一个女人,那天起她就一直惦记着,现在陆城遇不在,可不就是他的大好机会?

“James不肯把你给我,可你不还是落到我的手里?我还没玩过孕妇呢,听说女人怀孕的时候下..面特别..紧,今天我就替James好好试一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