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72章 南风也曾入我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出租车在陆公馆门前停下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钟,但是仲夏的榕城昼长夜短,此刻天际还泛着白,仿佛永远等不到黑暗降临一般。

车上下来一个女人,静静地凝视了片刻门牌上的三个字,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然后才去扣响大门。

开门的人是夏管家,他不认识来人,但是女人开口就说:“我想见陆少。”

夏管家迟疑地询问:“请问您是?”

“我姓蓝。”

“您请等一下,我先去通报一声。”

蓝兰敛眸:“好。”

夏管家没有直接去找陆城遇,而是先将这件事告诉了宋琦,宋琦闻言愣怔,姓蓝……?她旋即想到一个人,眼睛一亮,迅即疾步往门口而去。

远远的,果然看到门外那抹熟悉的身影,她心中大喜:“蓝小姐,果然是你。”

众所周知蓝兰和南风的关系最好,她来了或许可以阻止现在非要和盛于琛鱼死网破的陆城遇。她立即侧身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蓝小姐,陆少在书房。”

蓝兰被宋琦带到三楼,书房的门半掩着,她从一线缝隙里瞧见陆城遇正坐在大班椅上工作。

西装的外套搭在椅背上,他身上只穿着白衬衫,干净整洁,连领带都一丝不苟,目光沉静地扫过文件上一行行数据,偶尔下笔批注,那模样,就好像南风的离开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宋琦先敲了两下门,里头的男人抬起头,她才说:“陆先生,蓝小姐来了。”

陆城遇的表情无波无澜,听到那个被他驱逐出黄金台的女人突然来访,也只是很细微地眯了下眸子。

蓝兰独自进去,越走近她越觉得,这个男人果然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个矜贵从容的陆家大少,只是原先浅浅淡淡渲染在他身上的清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锋利刺骨,如隆冬时分挂在屋檐下的冰锥子,随便一触就让人遍体生寒。

将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她抿抿唇说:“陆少,是不是只要告诉你南风的事情,你就愿意收手,不再针对AS和盛总?”

陆城遇端坐在办公桌后,凝了神:“你知道南风在哪里?”

“我不知道。”蓝兰直言,旋即话锋又一转,“我虽然不知道南风在哪里,但是我知道陆少你想找南风问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那个问题……陆城遇没有笑意地提起嘴角:“蓝兰,你替她瞒的事情还真多。”

事到如今,蓝兰反而是坦然的:“反正我在陆少这里就是个知情不报的背叛者,多一条罪名和少一条罪名,没差别。”

陆城遇冷眸,但也没有反应。

蓝兰想起她上次来到这座公馆,对这个男人说过的话:“陆少,我提醒过你,你那样对南风会后悔的。”

陆城遇眼底有光一闪。

他怎样对她?

囚禁她?

锁住她?

逼迫她接受腹中的孩子?

还是不死不休地和她纠缠?

眼底似有浓雾的层层叠嶂,陆城遇身体后倾靠在椅背上,语调不重不轻却含着决绝,像是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我不会后悔。当初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蓝兰心中一震。

看着他,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上露出的神情和当初说出‘绝不会’三个字时一模一样,可是她不明白,南风都因为他的伤害远走高飞了,他怎么还能这样执迷不悟?

陆城遇的唇线抿直,将话题回归最初:“你知道什么?”

蓝兰望进他的眼睛深处,语调幽幽:“南风跟我讲过一个故事,我答应过她永远不会把这个故事告诉别人,但是今天我要食言了——因为我要让你知道,你到底欠南风多少。”

办公桌下的手,轻轻攥紧又慢慢松开,陆城遇黑眸随着窗外的天色由浅转深,最终是连清水都释不开的浓稠。

……

黑夜降临,陆公馆内的电闸由夏管家亲自拉起,从前院开始,途径三进院落,依次亮起灯光。从上空俯视,整个公馆如同一颗遗落在近郊树林内的明珠,里里外外熠熠闪耀。

夏管家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橙色灯光下的玫瑰花一朵朵娇嫩欲滴,随风摇曳。

他转过身想要回客厅,看见蓝兰走了出来,他立即上前相送,蓝兰却是婉拒了他派车送她回去的好意,步行着离开,背影逐渐融入黑暗。

没过多久,陆城遇也从三楼下来,西装笔挺,神情淡然,吩咐宋琦备车——他今晚有个宴会要参加。

宋琦不知道蓝兰对陆城遇说了什么,有没有劝住他不要再和AS斗下去,但她暗中观察发现他始终平静,好像并没有因为蓝兰到来,以及蓝兰说的那些话起一丝反应。

宴会上,男人西装革履,女人长裙妩媚,灯红酒绿推杯换盏间,陆城遇嘴角始终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对商界的前辈尊敬客气,对请教的后辈提携照顾,敬酒的来者不拒,问候的答谢好意,迎刃有余至极。别说是旁人,就连从小在他身边的宋琦,此刻都有些看不明白他,更甚至生出一种疑惑——他到底在不在意南风的离开?

如果说不在意,那他为什么针对盛于琛?

可要说在意……这一个月来,他每天生活工作照旧,该做的事情没有落下一件,除了让他们找寻南风,有任何消息随时回禀外,其他时候都没有极少提起南风的名字。

似乎,在不知不觉间,那个名字成了一个禁忌。

……

宴会结束时已经十一点多,陆城遇有五六分醉意,上车后就支着额头阖着眼睛假寐,留有的一线余光映着窗外明明灭灭的路灯。

光影陆离间,无端的,他想起了蓝兰讲的那个关于承诺的故事。

记得谁说过,人大概只能详细地记得一百天内发生过的事情,他一度深以为然,直到今晚被蓝兰勾起那段往事,他才发现,原来有些事情平时不曾刻意想起并不代表忘记,它们无声无息地刻画在骨子里,自始至终都那么清晰。

“你不是想知道她当年为什么会做你的情人吗?我知道,我告诉你。”书房里,女人神情忿忿,眼里含着愤怒,要为谁讨回公道般。

“那天她在黄金台遇到你,好高兴,自从她哥哥失踪后,我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那么开心。”

“她说,‘兰姐,我见到他了,原来他在榕城’。”

“我问,‘哪个他’?”

“她说,”蓝兰咬住了下唇,切齿道,“她说,就是承诺要娶她的男人。”

“‘等你长大,我就来娶你’,这句话是你对她说的,或许你只是随口一说,但是她一直都记得!一直都当真!”

“你以为她当初跟你只是看中你陆家大少的身份和地位?呵,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她,你要是好好看过她,怎么会没有发现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她脸上一直有笑容啊。”

……是吗?

他发现自己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最初和南风相处的细节。

蓝兰深吸了口气,呼出时是长长的叹息:“她接近你是有目的,唯一的目的,就是爱你。”

“你都忘了,她却像个傻子一样记得你的承诺。”

“你说要娶她,她就当真了。”

她就当真了……

她竟然就当真了……

嘴角释开自嘲,陆城遇眸底转开潋滟的波光,许多种情感交织在其中描述不清。

混沌的脑海浮现出那个洛杉矶的夏天,和现在一样炎热。

“等你长大,我就来娶你。”

“真的?”

“嗯,真的。”

“好啊,等你来娶我,我就嫁给你。”

……

车子路过街心公园,恰好捕捉到音乐喷泉轻声哼唱的两句歌词:

有人问我你究竟哪里好,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

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没见过你的人都不会明了。

……

眼前慢慢勾勒出一张恣意飞扬的笑脸,还有一双含笑灵动的眼眸。

笑声也似还在耳畔。

“嗨,陆少。”

“是我呀~”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转弯时,宋琦习惯性看了眼后视镜留意着后方来车,视线无意间一错,看到后车窗玻璃不知道倒影了什么,在月光下,如珍珠般泛着水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