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73章 她已经放弃自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时间倒退回一个月前,那个时候夏天的感觉还没有那么明显,尤其是在地处北边的北城,在这里,太阳落山后的气温甚至还有些寒意。

远离中心城区的一栋两层小洋房里,有个穿着白大褂女人缓步从里屋走了出来,站到院子里一棵树下,神情有些凝重,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正有些入神,口袋里的手机忽然作响,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女人看了眼来电显示,没有多意外,滑动接听。

“她怎么样?”那边是男人清冽的声音,有些刻意的压低,似乎是他那边不太方便讲这个电话。

女人坦白说:“她刚做过引产手术,刀口裂开受了感染,我已经帮她处理好了。身上的其他伤都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每天擦几次药,半个月左右就能好。”

不等男人开口,她兀自接下去道:“最麻烦的是她脸上那道伤,我猜应该是用玻璃碎片之类的东西割出来的,虽然不是很深,但是没办法单靠药物完全消除痕迹,起码得去整形医院做个祛疤手术。”

男人静默了少顷,然后才又问:“她醒了吗?”

这个问题,女人回答得有些古怪:“可以说醒了,也可以说没醒。”

男人蹙眉:“怎么说?”

“不好说,你自己来看看就知道了。”

女人是出色的内外科双料医生,无论是什么伤,她就算治不了,也能看出个所以然,但是此时躺在她家里的那个病人,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站在专业的角度,她给男人一个建议:“来的时候,带上位精神科医生或者心理医生吧,也许用得上。”

挂了电话,女人走回小洋房,特意去二楼客房看了眼那个病人,她还保持着她帮她换完衣服时摆好的姿势,没有任何变化。想起她刚才睁开眼后的反应,女人轻轻摇头,将房门关上离开。

……

这扇门再次被推开是次日凌晨,天还有完全亮起,整栋小洋房里外都是静悄悄的,屋内浮动着中药的味道,有人进屋后,就直朝着床的方向走去。

床头的那扇窗户没有关紧,一缕风吹动窗帘也吹在床上女人的脸上。

他看到她的左手露出被子外面,那五个原本圆润饱满的指甲全部都断了半截,像极了远郊几座嶙峋的野山。

他在床边半蹲下来,静静的,目光从她的手指移动到她的身上,她盖着薄毯,看不见底下的伤痕,唯独可以确定她比之前瘦了好些。再往上,是她苍白的脸,她的眉眼生得极好,饶是此刻睡着了,也有着一种病态的美。

他想起那天将她拉上直升飞机时,她脸上身上鲜血淋漓,像刚从地狱爬回来似的,虚弱无力地倒在他怀里,连体温都感觉不到。

他慢慢握住她的手,大拇指的指腹轻轻摩擦着她的指甲,有丝丝的刺疼,他又看回她的脸,清黑的眸底全然不见平日的深沉,皆为极温柔的缠绵光线,一点一点,将她裹住。

“南风……”他的唇齿间轻轻推出这两个字,没由来的,带有缱绻的味道。

那只手忽然动了动,像是有所感觉,那双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

男人立即看了过去,刚想要喊她,但却发现她的眼睛里没有一点色泽,乌黑乌黑的,空洞而无神,似望非望地将视线定格在屋顶。

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南风躺在那里无声无息,除了偶尔本能地眨下眼外,什么反应都没有。男人怔住,旋即,神经紧绷成弦,一时间也无话。

这样的安静大概持续了两三分钟,南风才终于有了醒来后的第二个动作,她稍微歪了一下头,将那道虚无的视线落在男人的身上,瞳眸里倒影着他的身影,没有任何波动,又是这样注视了他好长一段时间。

男人这才明白什么叫‘可以说醒了,也可以说没醒’,他的眉心狠狠一皱。

“她的反应很迟钝,非常的迟钝,但是她的神经并没有任何损伤,也就是说,她现在会变成这样,不是身体里的疾病,而是精神上的。”门口传来女人的声音,她倚着门说道,“我猜应该是她之前受了太多太大的刺激,使得她潜意识里抗拒这个世界,本能开启的一种自我保护。”

“她现在是醒着,但是她的灵魂已经沉眠了。”

……难怪她让他找个心理医生过来。

男人阖上了眼,缓缓吐出一口气,旋即起身朝外走。

女人看了会儿他离开的背影,再看回床上,南风又把头板正,面无表情,神色茫茫。

本以为男人这一走起码要傍晚才会回来,没想到他在两个小时后就回来了。

他还带着两个心理医生,直接去了南风的房间。南风是醒着的,她已经保持了两个小时一模一样的姿势和表情。

将空间留给医生,男人走到走廊里,他眉心是抚不平的褶皱,交织的情绪化为涟漪在他眼底深处无声荡漾。

女人走了过来,男人低声道:“温沐,你说,她会好吗?”

被称为‘温沐’的女人眸光闪了闪,他的语气……复而敛眸,她看了眼身后房间里的情况,心理医生正在为南风做疏导,但是靠坐在床头的南风却很少有反应,连心理医生都束手无策地摇头。

她斟酌道:“若是身体受伤了,吃吃药迟早会好的,但是心理问题不一样,那是一种无形的疾病,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她的意志恐怕已经被彻底击垮粉碎了。你也应该懂,意志这种东西,就像是将军的盔甲,盔甲之下是血肉之躯,盔甲被刺穿后,再战无不胜的将军都会没命。”

“平时越是坚强的人,就拥有着越坚厚的盔甲,可如果有一天,这个盔甲碎了,那必定是受了足以把她整个人都毁掉的重创。”

搭在栏杆上的手指无声攥紧,男人沉声问:“长久下去,她会怎样?”

温沐没有笑意地笑笑:“还能怎样?哀莫大于心死,她已经放弃自己了。”

“宁死,也不愿再活着。”

后来心理医生也和温沐说了同样的话,男人闭上眼睛盖住逐渐弥漫开的郁痛,可又很快睁开,变成了果决和夺定:“她会好。”

她一定会好。

……

后来男人每天都来陪南风。

第一天带来了一套修指甲的工具,笨拙而仔细地将她十个手指修剪成光滑的半圆形。

第二天带来了一本书,在她耳畔读完了一本《老人与海》。

第三天她脸上的伤口有些泛红,应该是快要结疤了,他猜她伤口在发痒,就用一根柔软的棉签轻轻刮着伤口附近的皮肤。

……

将近一周过去,南风始终如初。

……

男人又请来了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Drew,和温沐配合,循循渐进地引导着南风走出她在心里为自己搭建的牢笼。

但是治疗效果并不显著,连Drew都感到不可思议,他从来没遇到过把自己埋葬得这么深的病人,他仔细地询问了南风曾经过什么,解析着她的心理,不断更换治疗方案,甚至还尝试了催眠,然而都没有什么用。

一个月过去,南风非但没有好转,甚至越来越不妙,具体表现在她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起初她每天五点会睁开眼,渐渐的,变成了六点、七点、八点……到现在,她每天都要午后才会醒。

她的清醒时间在缩短,给人一种,她的生命也在不断缩短的感觉。

正如温沐所说,她放弃自己了,一心求死。

……

有一天,温沐抱着试试的心态提了个建议:“不如换个地方?也许环境不同,她会有不同的反应?”

于是当天晚上,男人就带着南风去了洛杉矶。

男人在洛杉矶有一栋自己的房子,位于繁华的市中心,他每天用轮椅推着南风出去散步,和她讲着那里的风土人情,趣闻轶事。南风自然是从来没有回应过,有时候还会忽然睡着。

就像是现在,男人推着她在树下散步,边讲着位于海滩边的圣塔莫尼卡广场的历史,傍晚的落日光线很柔和,丝丝缕缕穿透枝丫树叶,形成斑驳的光影落在她暗蓝色的长裙上,波光粼粼,像一个星空将她包裹。

他低头去看她,就发现她眼睛不知何时阖了起来,下垂的睫毛长而密。

男人无奈一笑,弯腰从轮椅后的储物袋里找出薄毯,刚想盖在她的身上,却看见有一只通身雪白的鸽子停在她膝盖上。

广场上有一群鸽子,是管理员饲养的,不怕人,每天傍晚降落在广场上,有些小孩就喜欢追着鸽子,将它们惊得腾空飞起,这只鸽子就是被人追赶,慌不择路才会飞到南风身上。

这时候,另一只白鸽也飞了过来,在南风面前扑簌着翅膀。

有个小女孩指着南风,睁着大眼睛,奶声奶气地说:“鸽子好喜欢这个姐姐呀。”

那只飞在半空中的鸽子也落下,停在南风的肩膀上,她的裙子是无袖的,所以鸽子踩的地方是她的皮肤。

男人轻折起眉,担心鸽子的爪子会抓伤她,就扬手驱走了她肩膀上那只鸽子,又把她膝盖上那只也赶飞。

抬起头时,意外发现南风竟然睁开了眼。

她平时一旦闭上眼,就会一直睡到第二天才醒,这是第一次,她睡了还醒过来。

他以为是鸽子把她抓伤了,立即蹲在她面前,轻声问:“疼么?”

南风没有回答他,只是低垂着眼帘,看着被鸽子停过的膝盖,脸上眼中都没有任何情绪。

男人不再问,猜测如果是被抓伤,应该是刚才停在她肩膀上的那只,就一手扶着轮椅扶手,倾身过去,撩开她披在肩膀上的长发,仔细看了看。

还好,没有伤痕。

正要回身,耳边忽然响起女人的声音,微弱而低哑:“你是谁?”

一个多月了,她没有开过口,忽然听见她的声音,男人条件反射地别过头去看她,此时他们的脸靠得很近,彼此的呼吸互相纠缠,他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橙花味道——那是Drew每天为她开始医治前点的安神精油,长久下来,花香也染在了她的身上。

错愕过后,男人舒展开褶皱,眉眼那样温柔,唇边化开微笑。

“我叫厉南衍,”他拿起她的手,指尖在她掌心写下名字,“南风的‘南’,双人旁的‘衍’,厉南衍。”

有三五个调皮的孩子忽然冲向广场,惊起满地的白鸽在他身后展翅腾飞。

南风的目光在他身上,移不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