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74章 好像曾经发生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看了他一阵,南风微微垂下眼睑,声音低如蚊吟,问他也问自己:“那我是谁?”

厉南衍唇瓣的笑意霎时间凝固。

一颗心好似从半空狠狠摔进湖底,他眸子轻颤:“……你,都忘了?”

南风的回应是一双茫然的眼睛。

是的,她都忘了。

过去的所有事情都忘了。

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

回到房子,厉南衍立即找来Drew和温沐,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南风的头部明明没有受伤,为什么会突然失忆?

Drew和温沐也很惊讶,但是结合之前一个多月南风的状态来看,反倒是觉得她现在的失忆是情理之中——她本身就对过去难以释怀,已经到了宁死也不愿活的地步,经过他们这段时间的治疗,她寻死的念头或许已经没有最初那么强烈,但必定也还没有放过自己。

就和之前她囚禁自己的灵魂一样,这次,她囚的是自己过去的所有记忆。

Drew道:“其实对她而言,忘记过去,未必不是好事。”

厉南衍从窗户看进房间内,南风又睡着了,身体蜷在被子下,双眉微微皱着,像是在梦境里出现了什么让她很不安的东西。他眸色转沉,忘记过去了么……?

翌日,南风没有再和之前那样睡到午后,她七点多就睁开眼,坐在床上,打量了好半响四下,然后才下床,走进洗手间洗漱,末了打开门出了房间。

这栋房子设计风格简洁大方,没有任何多余的摆设,偏向俗称的‘性冷淡’风格。南风从二楼走到一楼,将每个一个角落都看得仔仔细细,她觉得自己既然生活在这里,那么这栋房子必定和自己存在什么关系,可是看了一圈下来,她对这里全然没有印象。

她试图挖掘关于过去的记忆,可是想不起来就是想不起来,那些属于她的记忆,就像是一卷录像带,被人剪断拿走,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没有留给她,让她无从深究。

走到客厅,她看见了那个自称厉南衍的男人。

他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得有些入神,一时没有注意到她。

南风对他也是毫无印象,但是他和她相处却很自然,好像他们是很熟识的两个人。

看他的衣着打扮,和这栋房子的风格很像,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而她能住在他的家里,也恰恰证明他们的关系不一般。

那到底是什么关系?

朋友?

亲人?

情侣?

最后一个词使得她眉心一动,不禁再次向他投去目光。

他不是纯种的中国人,身上带着俄罗斯人的血统,有着一头极浅亚麻色的头发,比阳光的颜色还要淡,肤色也偏白,给人微微冰冷的感觉。

混血人种天生占有优势,相貌比一般人好看,他也是,几乎继承了两国人种的所有优点,鼻梁窄而挺,唇偏淡色且薄,面目轮廓清晰,每一寸弧度都恰到好处,眼睛则是纯正的黑色。

三分偏冷的气质,三分西方人种的异域美,再加上四分东方人种的特点,结合在他身上,就像从画里走出来一样好看。

南风虽然没了记忆,但是心里模模糊糊有种感觉,觉得自己以前也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于是她更加肯定,自己和这个叫厉南衍的男人一定是旧识。

厉南衍忽然偏过头,就看见穿着白色睡裙的南风站在他身后,怔了怔,旋即微笑:“睡醒了?”

南风垂下眸,点点头。

厉南衍示意她坐下,又倒了杯水递给她:“饿不饿?想吃点什么?”

比起这些,南风此刻最想知道:“……我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她昨天就问了,但是他没有回答,对过去全然没有记忆,连自己叫什么都忘了,这种感觉让她十分不安和恐惧。

厉南衍早就猜到她会问,将水杯放在她面前,从善如流地接下话:“你叫南风,今年二十六岁,中国榕城人,几个月前你意外出了车祸,伤得很严重,我把你带到美国治疗,虽然痊愈了,但可能是因为脑部受到撞击,所以现在才会失忆。”

南风下意识抬手去摸自己的脸——她刚才在洗手间的镜子看到了自己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原来是出车祸受的伤。

她叫南风,他叫厉南衍……揣着猜测,她小心地问:“你是我哥吗?”

“不是,我是你的朋友。”

南风抿抿唇:“我的记忆还找得回来吗?”

厉南衍弯起嘴角,他一笑起来,那些冰冷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干净又纯粹,像山间的小溪:“找不回来也没关系,你想知道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

看他笑着的样子,那种熟悉感觉又涌上心头,南风原本抱有的警惕也慢慢放下来,心间一松,回以一笑:“谢谢你,南衍。”

厉南衍微微一怔,随后笑容加深。

早餐后,Drew来了,厉南衍对南风解释说他是来帮她找回记忆的,南风现在最相信的人就是他,加上她也很想要找回记忆,就听话地跟着Drew去了房间,配合他的治疗。

厉南衍没有在房间里干扰他们,转去了书房,刚打开电脑,温沐的声音就从门口传了进来:“找不回来也没关系?”

她重复的正是他对南风说过的一句话,语气不明。

“Drew说得对,那些过去让她那么痛苦,忘了对她来说或许是好事。”厉南衍想起南风刚才喊他的名字的样子,浅浅的笑意如星光浮上他的眼底。

温沐却觉得不可思议至极,尤其是看到他用这种神情说话,联想到之前他在南风的事情上偶尔流露出的反常语气,心里忽然有了个猜测,脱口而出:“你喜欢她?”

长眉往上一挑,厉南衍的反应是截然相反的淡然。

温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般摇着头,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还以为他对南风好只是因为……哪知道,这份‘好’里面竟然有这种感情,她沉了口气,诘问:“从什么时候开始?”

厉南衍兀自出了一会儿神,复而低头滑动鼠标,点开邮箱的邮件:“谁知道呢?”

他嘴角舒开的弧度特别柔软,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美好的事情,温沐的眉心却是紧紧拧住。

……

南风配合Drew治疗了一个月,可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她想知道什么只能去问厉南衍,厉南衍对她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时候她能在他的身上或者话里感觉到一种熟悉感,于是认定他说的话一定是真的——否则她不会有反应。

她还问过他,她的家里还有什么人?他告诉她,她父母早逝,她是跟他一起长大的。

这天晚上,南风和往常一样,在入睡前先点上橙花精油,没一会儿,淡淡的香薰味就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这种精油有安神的功效,Drew说对她的身体有好处,她也喜欢这个味道,每天晚上都会点,伴随着这种香气入睡总是能睡得很熟,可是今晚,她却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有人在她耳边一遍遍重复地喊她的名字。

“南风……南风……”

不是寻常的喊,语调有些低哑,靠得太近,她甚至能听出他的尾音有些喘息,呼出的气息印烙在她的脖颈处,那种火热和酥麻的感觉竟然十分清晰。

她‘睁开’了眼睛,立即就看到一具结实光滑的身体,凌驾在她的上空。

未及她反应,身体的主人俯低下来,和她相贴,同时她错愕地发现,自己竟然也是不着寸缕!

肌肤和肌肤碰撞,对方不断地在她身上吻着,咬着,含着……梦中的她仿佛还很享受,竟纵容自己随着他的节奏去沉沦,欢愉地回应……

南风几乎是立即惊醒过来。

成年人做这种梦,其实算得上正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很恐惧,恐惧到从梦中惊醒,醒来后心口还有一阵一阵的悸痛,就好像,那不单只是一个梦,而是曾经发生过的一般……

真实发生……

南风更慌了。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