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77章 占有欲和破坏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与此同时,和洛杉矶相隔一万多公里的中国榕城,宋琦刚刚收到底下人传上来的消息,表情难掩错愕和喜悦,顾不得多想,当即返回陆公馆。

进了门,她没有片刻停顿就疾步上三楼。

她太过震惊,甚至有些失态,门都没有敲就直接闯进去,开口即道:“陆先生,有少夫人的消息了!她的户口被人动过!”

钢笔行云流水地行走在文件末尾的签名处,却因为书房内乍响的声音导致笔尖有一霎间失去控制,在文件上留下深深的划痕。陆城遇在办公桌前,缓缓抬起头。

他的神色很清淡,乌黑的瞳仁一点波动都没有,疏淡地望着她:“我的规矩你都忘了?”

饶是机敏如宋琦此刻都愣了整整三秒钟,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规矩是指她没有敲门就进去,连忙说了声‘抱歉’,重新退出书房。

她匪夷所思至极,虽然陆城遇一贯不显山不露水,但是……现在怎么还能这么平淡?

从南风失踪到现在已经将近三个月,他们没有一刻停止过寻找,好不容易得到这么一条有价值的线索,他不高兴吗?难道不想立即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竟然还有心情追究她有没有守规矩……?

宋琦暂且压下心中的困顿,重新敲门进去,尽量用冷静的语调说:“我们发现有人想将少夫人的国籍移入俄罗斯,相关部门那边我让人先压着,但是对方的来头似乎不简单,可能压不了多久,我已经在全力追查对方的身份。”

陆城遇视线移到桌角放置的一个古董地球仪,手指一拨动,看着它转到某一处,低低地重复:“俄罗斯。”

宋琦焦急地等着他的指示,对方想将南风的国籍移到俄罗斯,那是不是意味着南风现在就在俄罗斯?他们应该怎么找?要不要让俄罗斯那边的人全力追查?她心中有无数个行动方案,但是没有陆城遇的命令她不敢自作主张。

然而,陆城遇只是凝望着了一会儿地球仪,复而又垂眸继续看面前的文件,只说:“让傅小爷那边留意着,能压就压,压不住就顺藤摸瓜找下去,看看能不能弄清楚对方的身份。”

就这样……?只这样……?宋琦怔忡。

陆城遇没有再说什么,拿掉那张被他失手画花的纸,重新换了一份文件签字。

“……是。”宋琦满腔激动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冷水,僵着身体退下,走到门口,她回头将门带上,门缝一点点缩小,陆城遇的神情都始终如初,很淡很……无所谓……

几个月前产生过的困惑再一次浮上心头,宋琦握紧了门把,他是不是……根本不在意南风的失踪?

日头一寸寸西移,窗外的光线呈暗橙色,如同一张泛黄的老照片。

陆城遇已经接连工作了一整个下午,回复完最后一封邮件,他才松开放在鼠标上的手,改去按揉眉心。

他的手肘搁在扶手上,虚虚地撑着额头,目光顺势落在地球仪上,须臾,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书房的门被的人敲响,很细微的两声‘咚咚’,陆城遇像是睡过去了,没有做出应答。门外的人兀自推开门,大概是看到他在休息,脚步故意放轻,慢慢朝他走了过来。

没关紧的窗户吹进来一两缕夏末秋初的凉风,吹动她米白色的裙摆和散在肩头的长发,她赤着脚踩在地毯上,绕到陆城遇背后,拿起他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小心翼翼盖到他身上。

因为姿势的原因,她一瞬间离他的脸很近,近得几乎能数清楚他的每一根睫毛。

每一个见到陆城遇的人,无不感慨一句上帝对他的偏爱,笔挺的鼻梁下,唇薄且微抿,像脉络清晰的柳叶。她不知不觉入了神,情不自禁地低下头,手扶着椅背,慢慢地靠近。

越来越近,双唇几乎要相贴时,她眼角的余光瞥见他的睫毛在动,好像快要睁开。

她突然一惊,连忙直起身,下一秒钟果然看到他睁开了眼睛,那双乌黑的眸子看似平和,其实内里深处满是清冷和疏离。

她脸上浮起一抹红晕,手指绞着裙摆,小声道歉:“对不起,我怕你着凉……没想到把你吵醒了。”

陆城遇看了眼身上的外套,拿开,修长的手指按着眉心,回道:“我本身也没有睡着,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注意到她赤着的脚,揉开的眉心又拧住,“怎么没穿鞋?”

她像是没想到他会留意到,十个圆润粉嫩的脚趾不禁蜷了起来,左脚踩着右脚,那抹红晕也红到了耳根。

陆城遇对门外扬声:“夏管家,拿双鞋进来。”

夏管家很快拿来一双女士室内鞋,陆城遇看着她穿上,又说:“下次不准没穿鞋走路。”

“……嗯。”声音轻轻,带着羞涩的笑意。

门口再次响起敲门声,是宋琦。

“进来。”

“陆先生,谭总裁让我将这几份文件带来给您。”宋琦瞥了眼站在一旁的年轻女子,双眉很细微地皱起来。

女人倒也自觉,见他们要聊公事,就说:“我去帮你们的泡茶。”

陆城遇颔首,她就抿着笑出门。

大概过了十分钟,宋琦从书房走出来,恰好遇到端茶上来的女人,她笑着说:“宋秘书,我刚泡好茶。”

“谢谢,不过陆先生交代我去办件事,没时间喝茶了。”宋琦应对完,重新迈动脚步和她擦肩而过。

女人也端着茶进了书房,宋琦下楼梯下到一半停下来,回头看了看她的背影,目光着重在她身上那条米白色的裙子上停了下,但终是什么都没说,快步出了陆公馆。

……

美国,洛杉矶。

休养了将近一个月后,厉南衍的伤口终于痊愈,基本可以自己活动,南风进入他的房间时,他才从洗手间了出来,身上穿着浴袍,极浅色的亚麻色头发发尾微潮,看得出来是刚刚洗好澡。

温沐才准许他碰水,他就立马去清洗自己,这是有多忍无可忍啊?南风忍着笑,随手拿起报纸卷成话筒:“采访一下,厉先生,阔别一个月后,终于重新拥抱浴室的感觉怎么样?”

厉南衍哪会不知道她是故意取笑他,挑着眉,回了一句:“拒绝接受采访。”

南风轻哼:“小气,你要是个明星,敢这么拒绝记者,分分钟给你贴上傲慢耍大牌的标签。”

厉南衍笑说:“幸好我不是。”

虽然他的伤口痊愈了,但消炎药还要继续吃,厉南衍吃药的时候,南风倾身拉开他的浴袍看他的伤口,枪伤的位置已经脱痂,变成嫩粉色的肉,好似一层薄薄的膜,脆弱得轻轻一戳就会破。

“南风。”厉南衍忽然喊她,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嗯?”南风专注地看他的伤口,漫不经心地应。

“过两天跟我去俄罗斯,好不好?”他语气有些试探。

南风一愣:“去俄罗斯?”

厉南衍低声:“嗯,去我家。”

南风知道,洛杉矶这栋房子只是他一个临时住所,之前没走大概是为了养伤,现在伤好了,的确该回家,她也没有任何意见:“好啊。”她将他的衣服拉好,随口嘟囔,“你不是说我从小跟你在一起长大吗?回我们家为什么还要问我好不好?”

厉南衍怔了怔,她说,回……我们家?

他忽然偏头,唇阴差阳错地擦过她的脸颊。

南风愣住。

厉南衍亦是突然忘了自己刚才想说的话。

他的眼中清晰地倒映着她的面容,虽然她脸上还有那道疤,但并没有破坏她多少的美感,天生带有媚意眼角眉梢即便是不笑的时候,也泛着盈盈的涟漪。

尤其是她现在的表情,有点呆,好似对他毫无防备,更是轻而易举地撩起男人心中那点隐晦的占有欲和破坏欲。

四目对视了十几秒后,厉南衍忽然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柔软微凉的唇贴了上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