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83章 每个人我都记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虽然在场绝大部分人不认识这个所谓的Cynthia小姐,但在看到她后,心里还是产生了诸多疑虑,不禁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怎么是个女人?不是说是位男爵吗?”

“女人也能是男爵啊,1990年香港的女政治家邓莲如不就被英国皇室册封为女男爵?”

“她看起来好年轻,才二十几岁吧?竟然就已经位居副总裁。”

“好像是个华裔,只是她另一边脸怎么遮起来了?”

议论声中,Cynthia小姐再次迈开脚步,不疾不徐地朝一个方向走去。

众人的目光也都不由自主地跟随在她身上,就见她径直走到了此次宴会的东道主面前。

她率先伸出手,嘴角挂上公式化的微笑:“你好,盛总裁,我是Cynthia。”

盛于琛看着她递到自己面前的掌心,洁白干净,细长的手指,指甲是星空色的,受灯光一照,闪闪熠熠。

Cynthia小姐?

怎么会是Cynthia小姐?

他看着她长大,对她熟悉到骨子里,怎么会认不出她?她明明就是南风!

就是在三年前那个雨天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南风!

他怎么都没想到,时隔多年,她竟然会以另一个全新的身份站到他面前。

盛于琛缓缓伸出手和她相握,繁复的目光盯紧了她:“Cynthia小姐,你好,欢迎加入AS。”

南风不躲不闪,眸子蕴着笑:“原本是想提早两天来,好先和盛总裁碰个面,可俄罗斯这几天的风雪太大,航班都取消了,所以才拖到今天再正式见面。”

“原来是这样,一路辛苦了。”

“还好,希望不会给盛总裁造成麻烦。”

你来我往的对话,生疏得好似两个陌生人。

眼看时间差不多,叶秘书走上前小半步,在盛于琛的耳边提醒他该上台讲话了。

尽管心里有很多话想要问她,但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盛于琛按下心绪,对南风和其他人道:“暂时失陪。”

“盛总裁请便。”

盛于琛走之前又深深地看了南风一眼,然后才带着叶秘书上台。他站上大厅中央那个红色舞台时,全场灯光全部熄灭,只有他身上有光,聚焦着所有人的视线。

“各位来宾晚上好,首先要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莅临,今天是AS集团成立五十周年庆……”

南风微抬着下巴,望着台上张弛有度的男人,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时不时送到嘴边噙一口。她的目光温温,乍一看里头好似有笑意,可定睛再看,又只能看到一片无动于衷的风平浪静。

其实从南风走到盛于琛面前开始,她身边就有陆城遇、傅逸生、江岩和阮颜四个人,但她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一句打招呼的话都没有。

那四个人神色各异,南风突然归来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更不要说她还是以俄罗斯女男爵、吉萨调派至AS的新任副总裁的身份归来,那些理不清的疑问和捋不顺的情绪在心里交织着,以至于一时间谁都没有先开口。

南风手中的酒喝完了,她将酒杯就近放在桌上,又重新取了一杯。

身边有个声音犹犹豫豫地喊:“……笙笙……”

杯沿碰上下唇,南风垂着眸看着杯子中的液体,抿了一小口,葡萄酒醇厚的香气立即在口腔中蔓延开。

那个声音又喊了第二句,这次语调有点急:“笙笙,你怎么不理我?”

南风貌似才反应过来,一脸奇怪地回头,手指了指自己:“你在跟我说话吗?”

这下换成江岩呆滞,他就是在跟她说话啊,他不还喊了她的名字吗……

大厅里不是完全没有光,朦胧的光线照着,她的表情旁人看得一清二楚。

这位新任副总裁眉心轻拧,疑惑地看着他,那表情好像是在问——你怎么会那样喊我?

她的秘书低声向她解释:“这位是海城江氏的江总。”

她旋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绽放开笑,伸出一只手来:“原来是江总啊,久仰大名。”

“……”

久仰大名?

这样疏离的问候……

这样陌生的神态……

她……她不是故意假装没看见他们,而是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谁……

……怎么会这样?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们是谁?

江岩神色有点乱:“笙笙,你、你不记得我了吗?”

南风客客气气地说:“江总应该是认错人了,我虽然是华裔,但是一直生活在俄罗斯,很少来中国,这是我第一次到榕城,和你也是第一次见面,我不是什么笙笙。”

她不仅否认认识江岩,还否认自己是俞笙!

傅逸生意想不到地睁大眼睛,下意识回头去看身后那个老半天都无声无息的男人,朦胧的黑暗里他的脸色寒沉得像一块千年不化的冰,手中的高脚杯也被他攥得很紧。

江岩错愕,一下抓紧了她的双肩:“怎么可能?!你就是笙笙啊!笙笙,我是江岩啊!”

南风蹙眉:“江总,请放开我。”

江岩哪里肯放,他一定要弄清楚她怎么会忘了他:“笙笙,俞笙,我是江岩,我们都认识近十年了,你不可能忘了我啊。”

阮颜不确定地说:“南风,你连自己都不记得了吗?”

傅逸生看身后的男人没动,他想冷静,那他就替他不冷静一下:“我们你也不记得了?你失忆了?”

南风的秘书丽莎推开江岩的手,将南风保护到身后,严肃客气地说:“江总,阮小姐,傅先生,您们真的认错人了,这位是Cynthia小姐,并不是你口中的南风和笙笙。”

江岩愣在了当场。

不只是江岩,其他人也都怔住。

诡异的三五秒安静后,躲在丽莎身后的南风忽然‘噗’的一声发出笑。

这一笑,弄得众人更加莫名其妙。

南风虚握着拳头挡在唇边,可眼睛里却都是藏不住的笑意:“我怎么可能忘了你们?”

“刚才是开玩笑的,江岩,好久不见。”

江岩短短几分钟里经历这样大起大落,有点没反应过来,迟钝地回:“……好久不见……笙笙,你……你还记得我?”

“记得,当然记得,每个人我都记得。”南风笑着将四人扫了一遍,到最后那个人身上时也没有多做停留,云淡风轻得好像这些都只是她经年不见的老友。

傅逸生刚才也信以为真了,还以为南风是真的失忆,这会儿满是无奈地摇头:“南小姐啊,幸亏我们都是年轻人,要是个七老八十的,被你这样一吓,是要出人命的。”

南风言笑晏晏:“傅小爷有被我吓到吗?这么说我的演技有进步了?”

傅逸生也笑道:“我就想着又不是演电视剧,怎么会有失忆这么狗血的事情?可你演得太真,还是被你骗过去了。”

南风垂下眼睫莞尔,轻轻道:“是啊,怎么会有失忆这种事。”她说着又抬起眸,看了傅逸生一眼,他的表情的果然很不以为意,十分笃定失忆这种事情是不存在似的。收回视线时,她又从他身后的男人身上掠过,那也是一张很平淡的脸。

“离开榕城这三年,南小姐去哪里深造了?怎么摇身一变成了俄罗斯的女男爵?”半是玩笑半是刺探,傅逸生笑着看她。

南风但笑不语,将酒杯中剩余的红酒饮尽。

丽莎见台上的盛于琛已经在做总结,便适时提醒南风:“Cynthia小姐,轮到您上台了。”

“我也要暂时失陪了。”南风对他们一笑,迈开脚步就走,上台之前她将空酒杯随手放在桌子上,可就在收回手时,和另一只手不小心碰到。

那只手的主人是要去端酒,她一碰,酒杯里的酒液就溢出一些淋在她的手背上。

丽莎顿时惊呼:“Cynthia小姐!”

“抱歉。”低沉磁性的男音道着歉,南风嘴角的笑意没有散:“没关系。”

丽莎立即拿出纸巾要帮南风擦拭,男人却已经先从西装外套的上衣口袋里抽出手帕,另一只手明目张胆地握住南风的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