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84章 最熟悉的陌生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那只手漂亮修长,只是掌心微凉,使得南风虽然觉得熟悉,但是一瞬间想起的却是那个在俄罗斯等着自己的男人的手,他的手一年四季都是温暖的。

“衬衫袖口的酒漬擦不掉,只能换一件。”陆城遇抬起头,“我让人重新准备一套礼服给Cynthia小姐,算是我赔礼道歉。”

阔别三年,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第一次对视上。

他眼眸深深,看似无波无澜,但那漆黑的色泽好像是一口深渊,涌动着黑气,吸引着人坠入。

南风嘴角翘着,比之当年少了几分无所畏惧的张扬和放肆,多了万千时光沉淀下来的别有深意。

她是笑着,没有被藏住的左眼眼角也仍然有骄矜的媚色,和当年很像,可隐隐约约间,有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短暂的对视后,南风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掌中抽回来:“陆董事长太客气了,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一点酒漬,外套盖得住。”

陆城遇垂下手,手指无意识地搓了搓,低声道:“脏了就是脏了,继续穿着难免失礼。”

南风赞同:“陆董事长说得对,不过就算要换衣服,也要等会儿。我要上台了,失陪。”说完,她和他擦肩而过。

陆城遇鼻尖捕捉到一丝淡淡的橙花香气,沁人心脾,凝神静心,但却很陌生。

他眼帘垂了垂,复而望向舞台的方向。

南风从盛于琛手中接过话筒,她先扫视了全场,忽然说了句:“谁在控制灯光?麻烦将大厅的灯开起来,有这么多贵客在这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万一失手打翻酒杯,弄脏了衣服可怎么好?”

陆城遇手里还捏着没有收起来的手帕,闻言攥紧了一些。

随后灯光悉数亮起来,整个大厅又恢复金碧辉煌,南风这才开始和大家打招呼:“大家晚上好,非常感谢各位贵客远道而来为AS‘庆生’,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Cynthia,将担任AS集团副总裁一职。”

“今天是腊月二十七,再过三天就是春节,我先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也希望新的一年AS能和大家携手并进,共创辉煌。”

说着,她对着台下微微鞠了个躬。

南风今天的打扮颇为高冷,再加上那似是而非的神秘身份,众宾客还以为她会有很高的架子,没想到会这样平易近人,立即回以一阵热烈的掌声。

掌声结束后,她笑着继续说:“盛总裁刚才和大家聊的都是正经话,那我就和大家聊点不正经的。”

有点调皮的幽默,引起众人善意的笑声。

寒暄似的,她说了话:“还是榕城好,我终于回来了,榕城比莫斯科温暖,莫斯科从立冬开始就下大雪,要不是我机智先飞往圣彼得堡,再从圣彼得堡飞回榕城,也许我连春节都赶不上,唔,算起来,我已经有三年没有过过春节呢……”

像和亲朋好友在聊天,南风的话题相比那些机械式的开场,让人感觉更加舒服,她说到幽默的地方,宾客们也都笑起来,同时心里对这个新来的副总裁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好强的交际手腕。

可这些调皮的轻佻语调,听在场内小部分人耳朵里,却让他们心中五味陈杂。

“一模一样,”傅逸生低低地说,“和当年一模一样,她好像没有变。”

‘没有变’三个字他说得有些古怪。

因为他们都知道当年都发生了什么事,可在遭遇了那些事情后,现在的南风竟然还能‘没有变’,饶是一贯通透的傅逸生,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看待她。

陆城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台上的人。

耳畔是她带笑的话语,还有那一段一笔带过轻描淡写的叙述。

她说,她有三年没有过过春节。

旁人只会以为她是在国外呆了四年,不会想太多,但他却是知道的,她只离开了三年,所谓三个春节,其中有一年春节来临时,她是在陆公馆。

他的记忆特别清晰。

那是情人节,也是除夕的前一夜。

她被他戴上了手铐。(163)

……

一晃神,台上的女人已经结束她的‘不正经’:“最后,希望今晚的宴会能让大家满意,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诸位海涵,谢谢。”

掌声里,南风从容地走下台。

也有人在掌声里看见了她眉梢间飞扬的笑容,记忆里突兀出现另一个类似的影子,奇怪地嘀咕:“我怎么觉得这位Cynthia小姐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眼熟,她刚才不是用了‘回来’这个词吗?难道她以前真的在榕城呆过?”

“要是能看到她另外半张脸就好了……”

……

演讲结束后就是舞会,盛于琛作为宴会的主人,自然是由他邀请女伴开舞。他径直走向从台上下来的南风,冷沉的目光锁定住她:“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Cynthia小姐跳支舞?”

南风顿了顿,随后微笑:“当然可以,不过盛总裁得给我点时间去换条裙子。”

且不说她的袖口脏了,就说她现在的装扮也不合适跳舞。

只是她要去换衣服的话,就不能和他跳开场舞了。

盛于琛抿了下唇:“好。”随后吩咐叶秘书,“带Cynthia小姐去房间换衣服。”

南风跟着叶秘书走了几步后,回了下头,就看到盛于琛对副总裁宋明说了什么话,随后宋明就揽着一位女伴率先进入舞池——看来他是把跳开场舞的任务交给了宋明。

他立在人群中间,可背影还是那么挺直醒目。

转回头,南风轻叹了口气。

宴会本来就是在酒店的宴会厅举行,楼上全身客房,叶秘书开了一间房给她,丽莎也送来了干净的礼服,南风让她们都回宴会厅,她自己换好衣服下去就行。

南风先脱掉西装外套,又拉开绸带,解衬衫扣子的时候,她想起刚才和故人们的重逢,脸上波浪不惊,只是在触及袖口的红色污渍时,眼底飞快纵过一丝陡峭。

扣子悉数解开,她捏着衣襟往后脱,这时候,耳尖忽然捕捉了细微的动静,她立即将衬衫合回来,同时倏然一转身。

十五步之外,赫然立着一个男人!

短暂的意外后,南风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几个数字。

三年。

一千多个日夜。

两万多个小时。

她和他啊,有这么久没见了。

不过也还好,终归是再见了。

嘴角勾起,南风将解开的扣子慢条斯理地扣回去,刚才一瞬间泄了多少春光她也不计较,慢悠悠道:“几年不见,陆董事长行事越来越不拘小节,都敢直接登门入室了。”

陆城遇目光从她削瘦的肩膀上滑过,那片雪白很快被遮起来,他将手里拎着的服装袋放在桌子上,低声道:“不是说好给我个赔礼道歉的机会?”

“只是一件小事,难为陆董事长这么惦记,看来这赔礼我不想收也得收,否则害陆董事长良心不安,就是我的罪过了。”南风拿过袋子打开看了一眼,款式看不清楚,颜色是蔚蓝色。

她眸子一闪,当年他也送过她一条蔚蓝色的裙子……(76)

合起袋子,随意丢在一旁:“还有事吗?陆董事长。”

陆城遇今晚是一套暗蓝色的西装,以往的黑色衬托出他的沉稳,这套则是将他雍容华贵的气质展露无遗,他笔直地站在她面前,肩膀从左到右是一条直线,宽厚又结实。

双目第二次对视,他里头空空的,看不清具体情绪,冷不防一句:“你终于回来了。”

南风笑得落落大方:“陆董事长这话说的,上级调派我当然要回来,只希望接下来在AS的工作能圆满顺利。”

“你的脸怎么了?”话题跳得有点快,陆城遇一下锁定住了她那半边不示人的脸。

她淡淡:“没怎么。”又笑了笑,“陆董事长是想跟我叙旧?那得改天了,我换完衣服还要下楼应酬。”

她这句话其实是在下逐客令——她要换衣服,他应该自觉离开。

可是陆城遇听不懂似的一动不动,南风也无所谓,拿起丽莎送来的那件礼服:“既然陆董事长喜欢这间房,那就让给你。”然后就从他挺拔的身形绕过,准备离开。

擦肩而过时,陆城遇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腕:“南风。”

一声轻唤,南风眼中煞冷。

他意图将她拉回来,就在这时,南风忽然手腕一动反手扣住他的手腕,猛地一扭!

陆城遇冷不防遭遇攻击,错愕在他脸上闪过,他反应也很快,迅疾用另一只手去抓她!

南风不慌不忙没有任何停顿快速地避开,同时抓紧他的手用了巧力往后一压,逼得男人不得不弯下腰,同时她屈起膝盖从下至上猛力撞上他的胸膛!

这一击灌注了她全身力气,而且位置找的特别准,陆城遇心口骤疼,不瞬,拧紧了双眉。

南风不欲和他在这里纠缠,松开他的手就是一个没有诚意的笑容:“看来这几年陆董事长真是越活越回去,随便闯入别人的房间就算了,还要对一个女人动手动脚,幸好是我,换成别人,你这只手今天就得断了。”

陆城遇捂着胸口抬头:“你对我还手下留情?”

南风巧笑倩兮:“那当然了,我怎么舍得伤你?”

‘舍得’两个字,她咬出了生冷的深意。

陆城遇眸色变沉,见南风转身就走,他又是追上去。

南风从镜面上看到他来,脸上有厉色一闪,在他碰到她的身体之前旋身回头抬腿向上一记勾踢!

陆城遇早有防备快捷避开。

南风下一招接踵而来,双手往他的肩膀猛地往后一推!

陆城遇重心不稳,无法挽回地往后倒去!

千钧一发之际,他抓住了她的手腕,骤然一拉,将她也拉下来!

背后是床,两人齐齐倒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