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86章 她现在有恃无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离婚!

傅逸生蓦然愣怔,这才想起来,陆城遇和南风至今为止,还是夫妻!

夹在透明抽杆文件夹里的协议书,第一页首行就是加粗放大的‘离婚’二字,刺眼夺目,陆城遇盯着,脸色一寸寸沉下。

乔稚楚道:“Cynthia小姐表示,和陆先生你的婚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所以希望能通过私下协议和你离婚。”

陆城遇却是重复那两个字:“离婚。”

“是,如果陆先生不接受我的委托人的建议,那我们就只能走法律程序。根据我国《婚姻法》第四章第二十四条——诉讼离婚:如确定男女双方感情已破裂,且调解无效,无和好可能,人民法院应准予离婚。”

陆城遇听完她的话没有一点反应,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乔稚楚倒是面不改色,她是江陵市最著名的律师,更曾创下六年来经手案件无一败诉的业界传奇,什么样的情况什么样的人没面对过?这点场面她还是能应对的。

否则南风也不会特意请她来办这个案件。

顿了顿,她心平气和地说:“如果陆先生你以和Cynthia小姐没有感情破裂为由不同意离婚,我们也能提供向法院完整的证据,否认你的话。”

陆城遇目光移向了她,神情已恢复最初的冷寂。

乔稚楚首先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叠照片。

照片上的主角是一男一女,背景大多是在陆公馆的门口或前院。

其中,男人是陆城遇,女人则是已经陆公馆住了三年多的那位。

“《婚姻法》第四章第二十四条第一小点:重婚或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这位小姐和陆先生你并没有任何亲属关系,但却在你与Cynthia小姐尚未离婚时和你同居长达三年,且多次举止暧昧,由此我方可怀疑你们之间有亲密关系,不排除有男女之情。”

不去看陆城遇或者旁人的脸色,乔稚楚拿出第二叠照片和几份很厚的病历、医院单据。

这次的照片,竟然都是南风被囚禁在阁楼那个笼子里的情形!

傅逸生立即拿起来看,唰唰地往后翻,他学过这方面专业,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些照片都是真实拍摄,并不是处理而成!

陆城遇囚禁南风这件事他自然知道,他错愕的是,怎么会有这么照片?谁拍下这么照片?

照片非常多,每一张里南风穿的衣服都不一样,房间内也有细微的变化,足见拍摄不是同一天,更不要说每张照片右下角还都标注了日期!

七个月……

整整七个月……

南风被囚了多久,照片就展现了多久!

傅逸生忽然也没了话,沉默地将那些照片放回桌子上。

陆城遇的目光随之一落,停在了第一张照片上。

画面里的南风已经被他上了枷锁,腹部也很明显的隆起,她坐在床上,望着某个方向,双目无神。

曾经她拼了命想要离开,可那一年除夕前一夜,她被他上了枷锁后,就开始沉默寡言,不哭不闹。

那些记忆已经过去三年,现在回想,每一幕竟然都还这么清晰。

拉回他思绪的是乔稚楚清晰有力的话语:

“第二点: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这些是Cynthia小姐提供给我的照片和由市级医院开具的验伤报告,以及曾在陆公馆里工作过的佣人的口供,都证实陆先生你在与Cynthia小姐的婚姻期间对她实行了囚禁、枷锁等禁锢她人身自由的违法行为,对她造成了非常严重的人身伤害。”

“且,Cynthia小姐十分怀疑她的孩子会胎死腹中是人为造成,所以不排除你对Cynthia小姐实施过——谋害。”

谋害。

举足轻重的两个字,陆城遇不知由此想到了什么,薄唇倏尔抿得紧紧,周身散开来一股子萧索。

“第三点:因感情不和分居满二年的——Cynthia小姐提供了她与你这三年来出入境证明,证明你们已经分居三年,期间没有任何来往。”

最后,乔稚楚做了总结:“《婚姻法》里有规定,满足以上三点中的任何一点都能由法院判决强制离婚,所以,陆先生,在我们的证据面前,你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与其上法庭进行一场注定败诉的审判,倒不如答应我的委托人建议。”

她又笑了笑:“当年陆先生和我的委托人结婚也没有昭告大众,现在离婚也没必要闹开吧?再者陆先生你毕竟是榕城的名人,这些证据若是披露出去,让世人知道陆先生你曾对你的妻子做出这种事情,想必对你和你的公司的影响都不好吧。”

不愧是江陵市盛名已久的金牌律师,话语轻巧却句句点出要害,像是在进行一场飞镖竞技,每一支镖都直射红心!

而且她罗列出的那些证据不单每一件都中要害,而且每一件都是在受法律保护合理范围。就比如第一条指证里的那些照片,拍摄角度明显是在门外,完全不存在侵犯隐私和违法调查他人私生活。

她,和他们,都是有备而来,势必要达到目的!

丝丝的冷意不断从陆城遇身上散发出来,携带着阴沉的肃杀,冻结着周边的空气:“就算这些都是真的,只要我不同意,法院判了我们离婚又如何?”

油盐不进!

固执己见!

乔稚楚来之前已经被打过预防针,知道这个男人不会轻易答应协议离婚,所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刚才也摆出了那么多证据,换成哪个聪明人都该知道在这种时候做出什么选择才能将对自身伤害降到最低,可是这个男人……陆城遇,陆家大少,赫赫有名的陆氏集团董事长,居然还这样顽固不化冥顽不灵!

乔稚楚沉了口气,实在想不懂他的偏执从何而来?从南风告诉她的事情,再结合这些证据,换成谁来看都会很肯定这个男人根本不爱南风,但为什么,都到了这个地步他都不肯放彼此一条生路?

恼归恼,她也不是完全拿他没办法了,乔稚楚抿抿唇,道:“我的委托人Cynthia小姐拥有俄罗斯国籍和俄国皇室册封的女男爵爵位,如果陆先生不同意离婚,那么Cynthia小姐可以向俄罗斯法庭寻求帮助。”

听到这里,傅逸生脑子一激灵——他明白了!

他终于知道希尔伯爵为什么要特意为南风申请爵位!

因为他们都太清楚陆家和陆城遇在国内的权势,料想到就算将来闹上法庭,如果陆城遇有心阻拦,他们证据确凿也不一定会胜诉,所以提前申请俄罗斯国籍和俄罗斯皇室爵位,为的是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请求俄罗斯政.府庇护和俄罗斯法庭参与审判,如若案件去到俄罗斯,那是他们的地盘,自然就不是陆家或者陆城遇能说了算!

当年陆城遇对南风说过一句话——你可以去告我,但是榕城,有谁敢接陆家的案子?

还曾用法律诬陷盛于琛‘拐卖妇女和儿童罪’,以及用轻描淡写一句话判定南风‘有精神问题’必须要有监护人‘看护’,从而更加光明正大地将她囚禁!(161)

往事一桩一件她都不曾忘记,所以她这次回来是做足了准备,她不再是任人拿捏南风,她现在有恃无恐!

眼看见陆城遇难看的脸色,那双眼睛渗着冰,两人认识十几二十年,傅逸生哪里见过他这副模样?不过也难怪,堂堂陆家大少何曾这样无可奈何无计可施过?这就好比一个称王称霸的海盗突然发现自己用尽全力也控制不了一艘船,那心情可想而知。

抢在陆城遇说话之前,傅逸生先对乔稚楚说:“乔律师,我们考虑一下。”

乔稚楚同意:“可以,我的委托人给了陆先生三天的时间考虑,我的手机号码就在名片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联系我。”

……

从陆公馆告辞,乔稚楚本来想叫辆车,没想到门外已经停了一辆来接她的车。

那是她的丈夫季云深,他也是名律师,手上有个案件也是榕城,所以两人是一起来的。

“你怎么来了?”乔稚楚意外。

冬夜寒冷,季云深带了一件外套披在她身上,道:“下雪,叫车不方便。”

上车后,乔稚楚系好安全带,先把电话拨给了南风。

“Cynthia小姐,我已经见过陆先生,他说要考虑,但是我觉得他同意协议离婚的可能性不大,可能还是要走诉讼这一条路。不过你放心,就算是诉讼,我们的胜算也很大。”

南风从一开始就没觉得自己会输,笑笑说:“好,麻烦你了,乔律师。”

“不客气。”

收了手机,乔稚楚手肘搁在窗沿,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在想什么?”季云深问。

乔稚楚托着腮说:“你绝对想不到我的新委托人Cynthia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

“嗯?”

“你还记得三年前陆氏集团和AS集团那场互斗吗?不是有传闻是因为一个叫南风的女人?我觉得没准传闻是真的,因为那个叫南风的人,就是陆董事长的妻子,也就是现在的Cynthia!”

乔稚楚又想起那些囚禁的照片,心思一晃:“只是不知道她和陆董事长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什么能让一个男人将自己的妻子囚禁整整七个月?

是别有所图,还是太恨了?又或是……太爱了?

不会是爱的吧……真爱一个人,怎么忍心看她那么痛不欲生?怎么舍得把她变成行尸走肉?

乔稚楚还记起南风现在是AS集团的副总裁,而陆氏和AS的关系……她抬起头看着压顶的黑云,只觉得榕城的天,可能又要变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