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89章 我要你明晚陪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俞氏的陵园,南风根据盛于琛说的位置,找到了俞温的墓碑。

冰冷的黑色石碑上盖着厚厚的雪,一张五寸的黑白照片镶嵌在石碑上方,照片下是俞温的名字……

南风静静凝视着照片中的男人,他嘴角携着纯粹的笑意,眼眸含着三分恣意三分纵然四分看透不说破的洞悉,内敛而温润,她以前总爱调侃说他如果生在古代,一定是个风流潇洒的侠客……不知不觉看入了迷,直到被冬风一吹她才回神。

“哥啊……”

她轻轻地动了唇角,露出一个笑:“我回来了……你应该不会高兴我回来的吧……”毕竟当初在地下室,他再三对她说,如果能离开这里就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也不要为他报仇,可是,“我怎么能不回来?怎么能不为你报仇?”

缓慢的,她蹲了下去,将头靠在墓碑上,手指轻轻抚摸那些篆刻的字,一个一个勾勒,像是要写进心里。

碑的左下方写的是立碑人的名字,这里写的是——妹,俞南风立。

咖啡厅里盛于琛就对她说了,她哥的葬礼是陆城遇以她的名义主持办理的,所以写的是她的名字。

她想得到陆城遇这样做的原因:一是他要亲自确认她哥真的已经死亡;二是她哥身上的伤痕很显然是受过严刑,他如果直接把遗体交出去,势必会被人发现她哥的真正死因,所以他要把遗体火化,用骨灰埋葬,毁灭一切痕迹。

他就是这样谨慎的人,做事情从来不会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南风在陵园呆了一整个下午,直到丽莎找过来的时候,她还是维持靠坐在墓碑边的姿势,雨伞遮不住的地方,衣服都被雪水浸湿了,整个人透着料峭的寒意。

“Cynthia小姐,天快黑了,我们回酒店吧。”丽莎劝着她。

但是南风木讷地摇头,哑着声说:“让我再陪他一会儿吧。”

丽莎看她的样子,抿了抿唇,没有再劝,只将身上的外套的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也没有介入她的空间,兀自走远,到树下等她。

又过了一个小时,丽莎看南风还是维持着同一个姿势,而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不禁再上前提醒:“Cynthia小姐,已经很晚了。”

南风这才有反应,手撑着地面站起来:“那就走吧。”起身时,她眼前忽然一阵发黑,身形不禁晃了晃。

她本能地伸手扶住墓碑,墓碑上厚厚的积雪埋住她的手,刺骨的冰寒直叫她想起三年前那场倾盆大雨,浑身一颤,彻底清醒。

丽莎连忙扶住她:“Cynthia小姐……”

南风倏地反抓住她的手,凤眸凛冽:“去告诉陆城遇,时间已经过去一天。”

她给他的考虑时间,已经过去一天。

丽莎遵命:“是。”

……

回到酒店,南风先泡了个热水澡驱散全身的寒气,又喝了丽莎煮的红糖姜汤,她很疲累,晚餐也没吃几口就回了房间。

上床前,她习惯性先开床头的橙花精油,又熄灭了全部灯光,摘掉面具,摸黑躺到床上。

回想起陵园里的事情,心口有些喘不过气,她侧躺过身体,手伸到在枕头底下摸索到什么东西,轻轻地握住,那种不适的感觉才渐渐减轻。

……

第二天早上,南风正在酒店用餐的时候,丽莎带着刚刚收到的回执来到她身边:“Cynthia小姐,陆董事长邀请您中午在松鹤楼用餐。”

南风面色淡淡:“联系乔律师,让她也一起去。”

“陆董事长说,只想和您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

南风眉心蹙起,握着刀叉的手捏紧了些。

丽莎也觉得不妥:“Cynthia小姐,要我回绝他吗?”

但南风的神色很快恢复寂然,漠漠地说:“我不需要躲着他,而且他没有见到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我想速战速决。”

眼中漾开丝丝寒气和森森冷意:“我一点都不想让我的名字和他名字继续联系在一起。”

丽莎明白地应声,下去回复对方答应中午的见面。

……

陆城遇约的是中午十二点,南风直到一点钟才姗姗来迟,她今天穿的是米黄色的毛呢外套,和她的发色相得映彰,只是总体颜色太过浅淡,以至于连阳光照在她身上,都感觉不出什么温暖。

她到的时候,陆城遇已经在包厢里,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还开了一瓶从色泽上看就是极品的红酒。

“陆董事长好破费啊。”南风带笑的嗓音清清冽冽,像摇曳的风铃,十分悦耳。

陆城遇从座位里起身,眸光似浅又暗影沉沉地落于她身上,唇边释着弧度:“你来了。”

随后帮她将椅子拉开,等她入座后才说:“这顿饭是我欠你的,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还,幸好现在还来得及。”

南风含笑的眼眸微一闪,很轻易就想起来他说的是一件什么事。

那时候他们刚刚结婚,她被陆老夫人‘请’到老宅,然而最后来见她的人却是苏姨。她在老宅不仅挨了一顿敲打,还吃了一顿没滋没味的素斋,彼时他则是和陆老夫人在松鹤楼享用大餐,事后为了安抚她,他就随口许了她这顿饭……没想到,他竟然会在现在拿出来做文章。(102)

南风幽凉着眸色:“可惜要浪费了,这些菜我一样都不喜欢。”

陆城遇纵容着她,拿起菜单递向她:“你喜欢吃什么,重新点。”

南风笑着推开菜单:“不用了,我又不是真的来吃饭,何必做这些多余的事情?陆董事长,我们都这么熟了,场面话就少说点,直接谈正事吧。”

“你想吃什么?”陆城遇重复问,且加沉了音色。

南风嘴角笑意未减,只是目光泛冷。

陆城遇不闪不避地和她对视,清晰道:“我约你来,要做的正事就是和你吃饭。”

“哦?这么说,这顿饭我要是不吃,还跟你聊不成‘闲事’?”她轻笑嘲弄,从他手里拿过菜单——她是不想和他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较劲,耽误时间。

翻了几页,她点了一道:“法国蜗牛。”

她记得,陆城遇最厌恶的食物就是法国蜗牛。(016)

陆城遇倒是没什么反应,就让服务生加了这道菜。可上菜后,南风还是端坐不动,手边的餐具碰都没有碰。

“怎么不吃?”

南风平静而平淡:“既然陆董事长想吃饭,那就吃吧,我等你的‘正事’做完,再和你聊聊我的‘闲事’。”

就好像披在身上的那层故作相安无事的膜终于被戳破,刻意营造的热络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

陆城遇终究是放下了餐具,就像放下继续演这台戏的道具,和她静默地对视了三五秒,素淡地开口:“对着我你不是很风轻云淡?怎么现在连一顿饭都不肯吃?”

南风笑靥如花:“我对楼下大厅里的每个客人都是风轻云淡,难道我要跟他们每个人吃顿饭?”

他的言下之意是说她怎么不继续装。

她的言下之意是他和路人甲没区别。

又是这样谁都不肯先低头的对峙,一如三年以前。

一桌子菜都是这家数百年的老店的金字招牌,普通人求而不得,现在却放在这里任由它们凉透,谁都没有再动一下筷子。

好半天后,陆城遇先垂了眸,眼睑上落下睫毛的阴影:“离婚协议,我可以签字,但我有条件。”

南风给他机会:“说来听听。”

陆城遇抬眸,非要不可的目光撞入她的眼睛:“把黄金台的账本给我。”

话语一出,南风已然连虚假的笑容都维持不住。

他继而说:“你曾在地下室见过俞温,他和你说了很多话。”

所以他就笃定,她哥哥把账本的下落告诉她了?

果然啊……

他心心念念的东西,过了三年还惦记着。

惦记着她,惦记着她这个账本的唯一知情人。

“陆董事长呐~”南风笑着鼓掌,眼神却是冰冷如箭,“你还真是三年如一日的秉性不改,以后谁要是说你善变,我一定第一个站出来替你反驳。”

“可是你怎么还看不清楚形势?就算我哥曾告诉我账本在哪里,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现在根本没有资格拿离婚来跟我谈条件!”

她勾着唇,幽幽地反问:“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南风?”

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南风?

你以为我现在还只是南风?

我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我身上带着两条人命,你可看见了?

陆城遇别开了头,声音很轻:“那你就永远都不要再是南风。”

南风一颦眉,没理解出他这句话的意思,也不耐烦去深思,今天的谈判到这里已经宣布破裂,她不想和他再共处一室,抚了抚裙摆起身将走。

忽然,脚步一顿,她想起了一件事:“差点忘了,陆董事长,我还想和你谈一笔买卖。”

陆城遇深水似的黑眸对上了她。

“我要俞家庄。”南风双手落在外套口袋里,道,“据我所知,你从俞纵邢手里把它买下后就一直空置,既然你没什么用,不如卖给我,价格随你开。”

陆城遇则问:“你要买俞家庄做什么?”

南风哂笑:“俞家庄本就是我俞家的祖宅,祠堂里还供着我列祖列宗的牌位,当初被俞纵邢侵占是因为我没能力保护不了,现在我有能力了,想把它买回来不是理所应当?”

他没有立即回答,像是在思考。

南风双手环胸,退让了一步:“如果陆董事长不屑于金钱交易的话,你可以提其他条件,只要在我的接受范围,我都能同意——当然,除了不离婚和交出账本以外。”

紧接在她的话尾后,是他的声音:“明晚是除夕,你陪我过。”

……

当天晚上,南风如常给远在莫斯科的厉南衍打去电话,先问了他绵绵的情况,才说了她这边的事情,厉南衍即刻抓住她叙述里的重点,声音瞬间沉下:“他让你陪他过除夕?你答应了?”

南风不以为然:“只是一起在陆公馆吃个饭,没什么大不了。”

厉南衍凝眉:“他的要求不会只有这么简单,你不能去。”

“我会带丽莎一起去,放心吧,我可是Cynthia女爵,他能拿我怎么样?”

她说得玩笑,厉南衍却没有一点笑意,他有预感,陆城遇的目的不会只是要和她吃一顿年夜饭这么简单。

“俞家庄我们可以用别的办法拿回来,明晚你不要去。”

南风也略作沉吟,她靠坐在飘窗前,已经洗过澡,身上只穿着白色的浴袍,短发松松垮垮地挽成一个发髻垂在脑后。

她一手抱臂一手拿着手机,在窗外白茫茫雪景的映衬下,她的身影慵懒淡静。

过了会儿,她还是维持原先的决定:“俞家庄毕竟是他从俞纵邢手里名正言顺买下来的,是他的资产,我们想要,还是得经过他的同意。”总不能利用手中的权势强取豪夺吧?

最后又安慰他:“放心吧,南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