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97章 泛黄的全家福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回酒店的路上,南风让司机先把车开去甜品店,她下车买了一盒马卡龙,要带回去给绵绵。绵绵特别喜欢吃甜,平时连吃个玉米糊都要再往里面加两勺糖粉。

今晚下着小雪,气温还是很低,南风在礼服外穿了一件很厚的羽绒服都被冻得不行,回到车上,连忙将手伸到暖气边烘了烘,偶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南衍,你知道俞纵邢夫妻还有俞佑,是怎么死的吗?”

厉南衍思忖:“据说俞纵邢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去世;而俞佑是因为沉迷赌博惹了事,被混混打死;俞夫人则是接受不了独子的惨死,喝百草枯自杀。”

“都是在同一年出事?”

“嗯。”听出她语气里的古怪,厉南衍回问,“怎么了?”

南风琢磨了一阵就收了神,没什么笑意地笑笑:“只是觉得俞家人都有点背。”跟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厉南衍道:“如果你想知道详细情况,我可以让人去查。”

“不用了,没必要费那个功夫。”南风也不是特别感兴趣那家人的事,随口问问而已。

深夜的街道上路灯灰暗,再加上路面湿滑,车子不敢开太快,从宴会厅到酒店整整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南风全身暖下来后,便靠着车窗,阖上眼睛想事情,这一段路太静谧,她在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

厉南衍正在看一封从莫斯科传回来的邮件,目光从IPAD上移开,看了她一会儿,而后就空出一只手伸过去,垫在车窗上,让她的脑袋不至于在车子颠簸时撞到玻璃,然后又认真看回屏幕。

开车的助理从后视镜里看见了,不自觉将车速慢下来,使得这条雪夜的路变得很长,宛如永远没有尽头。

……

陆氏的舞会结束后,商界安静了好几天。

直到正月初八,各行各业开始复工的那天,国土局突然宣布,榕城城北那块占地将近六十万平方米要开发成高档别墅区,即日起正式公开招标。

这就好像有人往建筑行业投入一颗深水炸弹,炸得人人蠢蠢欲动。

彼时消息传出来,南风正独自一人站在俞家庄的大门前。

她穿着暗黄色的毛呢大衣,双手落在口袋里,微仰起头,看这座已经人去楼空的庄园,背影和路边的枯树形成一副静态画,无端让人觉得萧索。

静静站了半响,她才用钥匙打开铁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都是青梅树的落叶,那一排青梅树好几年没有人打理,已经死了好几棵,南风从左到右数到第五棵,这一棵当初是她和她哥哥一起种的,它的树叶都掉没了,但树枝的外皮下还是绿色的,还没彻底枯死。(079)

从院子走到里屋,当初这座庄园是俞纵邢私人卖给陆城遇的,他们一家人匆匆搬走,陆城遇接手后似乎也没来看过,屋里的所有家具都没有遮起来,现在都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南风没多看别的地方,直接上了二楼,凭着记忆找到了转角的第一间房。

推开房门,木门传出‘吱呀’声,旋即一阵霉味扑面而来,南风掩着口鼻,眯起眼睛,先去将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

俞家庄被俞纵邢一家人住了那么多年,到处都留有他们的痕迹,但可能是因为这间房以前是她爸妈的主卧,那家人心虚不敢住,只把它当成杂物间,堆放了各种没用的东西。

南风看了一阵,就开始在这些杂物里翻翻找找——她哥哥曾告诉过她,在这里有一本他们全家人的相册,她回国后一直想找到它。仔细算算,那可能是他们在这世上留下的唯一东西。(167)

房间里有两个衣柜,她打开来看,里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南风又去找了别的地方,一整个上午过去,仍是一无所获。

其实她也知道,这里被俞纵邢一家住了那么多年,就算原来有相册,恐怕也早就被丢掉了,可又想到当初她哥哥是用一种很笃定语气告诉她相册一定还在,心下觉得不甘心,再次翻找起来。

一直到下午两点多,南风的手机收到一条厉南衍发来的信息,他说她有个老朋友来找她,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这间房已经被她翻了个遍,的确什么都没有,南风叹了口气,正准备要放弃离开时,无意间一个转身,她的眼角忽然瞥见衣柜的底部,当即就蹙起了眉心。

这可能和她是从事建筑行业有关,她对与其相关的东西天生比较敏感,一下注意到底部的高度有点不合理。

她狐疑地蹲了下来,敲了敲底部的木板,发现竟是空心的‘咚咚’声,心里讶异,她立即找东西沿着边缘将木板撬开。

万万没想到,木板下面竟然是一个空格,那空格里就放着两本相册,她脸上一喜,连忙拿出来看,里面果然都是她和她哥从小到大的照片,甚至还有几张泛黄的全家福。

南风忍不住将相册抱在怀里,高兴之余心里也隐隐发涩,现在她只能靠这些照片来怀念她的哥哥了。

……

从俞家庄离开后,南风直接回了酒店。

她原本以为厉南衍说的‘老朋友’是指盛于琛或者江岩,结果一进门,看到的却是那个数年如一日妖娆妩媚的女人,她顿时一愣,旋即抑制不住狂喜地喊:“兰姐!”

“喊那么大声干嘛?不欢迎我啊?”兰姐弯着唇,直接道,“不欢迎我也没办法,姐姐我现在身无分文,赖定你了。”

南风心里一瞬间激荡着潮起和潮落。

那三年里,她曾经和她在国外偶遇过,才知道她被陆城遇赶出了黄金台,还离开了榕城,一个人在外漂流,她提出过要她和她在一起,但她却笑说她要去环游世界,她怎么留她都留不住,到最后她还是一人一个行李箱独自离开。

再之后,她们除了偶尔电话联系外就也没有再见过面,天知道她有多想她,南风忍不住快步上前拥抱住她,感慨又感动:“我巴不得你来赖着我。”

兰姐心里明白,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多年挚友,很多话无须多说,彼此都懂的。

两人在客厅里说了会儿话,南风一直握着她的手不放,最后兰姐一句‘你怎么变得这么黏黏糊糊’才把那久别重逢的伤感气氛打散。

快三点半时,午睡醒的绵绵从房间里走出来,糯糯地喊:“妈妈。”

南风立即对绵绵招手:“绵绵,来。”

绵绵很听话地走过去,南风又将她推到兰姐面前:“绵绵,这是你干妈,你每天晚上穿着睡的那套小衣服,就是她在你刚出生不久的时候买给你的礼物,以后你也要喊她妈妈。”

“她……就是绵绵?”兰姐眼睛亮着,可却有点不敢碰她。

绵绵仰起头,小嘴巴嘟着:“我是绵绵呀。”

兰姐一下蹲在绵绵面前,双手试探性地握住她的小肩膀,她完全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她。绵绵不认识兰姐,用圆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阿姨。

兰姐眼眶一涩一红,强笑着说:“叫干妈就好,都喊妈妈的话,有时候都不知道是喊谁。”

南风深深地看着她,有什么话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沉默起身,去泡了两杯茶。

兰姐目光温柔地看着小绵绵,不太自然地用手去摸她的头,动作很轻也很克制。

绵绵乖巧喊:“干妈。”

“乖,”兰姐终于忍不住将她拥抱住,声音微哽,“……绵绵,干妈好想你。”

……

与此同时,陆氏集团。

“你看吧你看吧,我就说城北那块地迟早会开发,你居然还不信我,我可是得到消息,人家南小姐已经去了国土局,我看她就是打着把俞家庄捐出去,换得城北那六十万平方米地的开发权的主意!”傅逸生气得在办公室里直转圈。

虽说项目是公开招标,但说到底决定权都在国土局手里,要是谁能过了国土局那一关,就等于把项目拿下来了。

俞家庄和即将开发的别墅区离得很近,南风要是肯把俞家庄那块地捐给国家,那势必会赢得国土局的偏爱,项目的开发权百分之九十就是AS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傅逸生会那么生气陆城遇轻易将俞家庄交出去的原因。

明明最大的筹码已经在他们手里,他竟然拱手让人,简直岂有此理。

思及此,傅逸生又忍不住用怨怼的眼神去看办公桌后那个到现在还八风不动的男人:“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古代会有那么多昏君丢掉江山,不对,人家昏君好歹还是为了在怀的美人,你呢?美人都还不是你的。”

陆城遇身体后倾靠着椅背,手中握着一支钢笔在转动,忽而抬眸回视他:“她有俞家庄,我们就什么都没有吗?”

傅逸生没好气:“我们还有什么?”

陆城遇淡淡道:“陆氏有开发大型别墅的经验,也有自己的团队,将来在地质勘查等方面我们都能亲力亲为,不需要再找第三方合作,比起其他公司不是更多一份优势?如果把这一条让利给国土局,我们未必会输给AS。”

闻言,傅逸生愣住。

是喔……他们有自己的团队,不用再找第三方公司分一杯羹,等于能省下一大笔钱,如果把这笔钱‘让’给国土局那帮人……傅逸生立刻一扫刚才的怨气,眼睛都亮了起来:“行啊!这不就等于送了一大笔油水给那群老头吗?这可比俞家庄那干巴巴的硬疙瘩好多了!”

钱是自己的,地是国家的,私和公,当然是前者更受欢迎。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钱和权都是人类的软肋,越身居高位的人越无法抵抗诱惑。

傅逸生在他的对面坐下,拍拍桌子说:“城遇,我还以为你真要把那么大一个项目让给南小姐玩儿呢,原来你是有后招啊。”

陆城遇垂下眸,没什么情绪地说:“去办吧。”

“行,这事儿我来,正好小袖儿前几天还说要在远郊买块地,我也带去国土局把手续办了。”傅逸生立即起身,拿起丢在沙发上的大衣穿上,哼着小曲儿给他的‘小袖儿’发短信。

陆城遇随口道:“她跟你有三四年了吧?”‘小袖儿’原名叫方水袖,是娱乐圈的小花旦,当初他见过她一面。(106)

傅逸生想了下,他跟她分分合合,但加起来的时间的却不短,随口应了句:“差不多吧。”

没多聊,傅逸生就开着他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Reventon去接了方水袖,两人一起去了国土局。

没想到的是,他们在门口遇到了将要离开的南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