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199章 你以为你赢了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全场都不约而同安静下来,仿佛连呼吸都屏住了。

“竞拍所得是——”

主持人背后是大屏幕,随着他宣布最终结果,屏幕也跟着打出四个大字——

“陆氏集团!”

陆氏集团。

得标的是陆氏集团。

意外,但也算是意料之中,放眼在场所有建筑工公司,几乎没有一家能单独和陆氏匹敌。

众人纷纷起身,无论心里是怎么想的,现在都带着看起来很真心实意的笑容去祝贺陆氏一行人。

傅逸生狠狠地松了口气。

他心里很清楚,这次他们是险胜,以现在AS的能力,再加上他们还联合了伊生,又有俞家庄这个筹码,他们的把握也只有一半,这会儿尘埃落定,高兴得不行,对来恭喜的人都很热情地回应。

相反,陆城遇则是很平静,脸上没有什么喜悦,还坐在座位上没有起来,周围的喧闹好像被他隔绝开来,都与他无关,他只静静地说:“我赢了。”

然后扭头看向身边同样没有起身的女人,目光带着晦暗:“告诉我那段过去。”

南风其实也没有反应,听到得标的是陆氏表情也是淡淡的,没什么起伏,仿佛根本不关心这个结果,或者是……早就知道这个结果。她笑了笑,道:“是不是你赢,还不一定。”

傅逸生捕捉到这句话,立即说:“Cynthia小姐,难道你想耍赖?”

“愿赌服输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南风噙着笑,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裙摆,悠悠道,“我只是觉得还没有签约,什么变数都可能发生,所以呢还是等陆董事长完成签约后,再对我说‘赢’这个字吧。”

傅逸生觉得她这话说得有点莫名其妙。

为了节省彼此的时间和麻烦,国土局那边在决定好得标企业后,合同也一并准备好了,宣布结果后就可以直接签约,就这样还能生出什么变数?

难不成她是想拖延时间?可现在拖延时间也没用啊……

大概是很笃定南风再也生不出什么波澜,陆城遇很好说话地答应:“好,等签完约后再说。”

他又看了一眼微笑的南风,然后便带着他的团队跟着国土局的人去签约。

傅逸生追上他,哼着轻快的调子说:“我就说,谁会拒绝送上门的钱?果然是我们赢了~”

陆城遇微微敛眸,没有应话。

酒店的小会议室里,副局长已经在里面,陆城遇走进去道:“方副局。”

方副局立即和他握手,哈哈笑着说:“恭喜啊陆董事长,得偿所愿,看来今年陆氏在世界五百强里的名次又要往前进一进了。”

陆城遇微笑:“承蒙方副局关照。”

傅逸生也在旁说:“可不是,这还要多谢方副局成全。”

方副局笑着摆手:“客气了客气了,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让大家发挥而已,实际上什么也没做,担不起陆董事长和傅先生这声谢。”

傅逸生还以为他在外面不敢张扬,还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这里只有我们自己人,你不用这么谨慎。”

但陆城遇却是觉得他那句话说得很不对劲,一蹙眉头:“方副局,你的意思是?”

“要谢方副局的话,应该由我来谢。”

门外突兀插进来女声,恰好接在陆城遇的问话后面,就像是掐算好时间。

这个声音在场的几人都不陌生。

陆城遇一眯眸。

南风的身影已经堂而皇之地出现。

她身后除了兰姐、丽莎和一个助理外,还有多了夏桑榆和她的秘书。

她脸上挂着落落大方的笑容,双手落在毛呢大衣的口袋里,衣摆和裙摆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摇曳,一时间安静下来的走廊还能听到她高跟鞋的回声。

“我要多谢方副局出面帮我办了这个招标会,如果没有国土局的倾力相助,单凭我一个人的能力,恐怕造成不了这么大的影响力。”南风说着话,走到方副局面前,笑着道,“真是麻烦你们了。”

方副局笑道:“Cynthia小姐也客气了,这种事本来就在我们国土局的负责范围,算不上帮忙,尽责而已。”

他们那边一唱一和其乐融融,弄不明白情况但能感觉到不妙的傅逸生脸上已经没了笑,语气不太好地问:“方副局,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得标的不是他们陆氏吗?AS和伊生的人来凑什么热闹?还有,南风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帮她办的招标会?这个招标会不是国土局办的吗?

南风含着笑:“傅小爷别着急,你仔细看看合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傅逸生毫不犹豫上前,将桌子上放的合同过来看,赫然发现甲方竟然是‘Cynthia’!

他豁然抬头,满脸错愕:“城北那块地是你的?”他脑子飞速一转,又一声质问,“国土局私底下把地卖给你了?”

南风竖起一根食指,在唇边‘嘘’了一下:“傅小爷,慎言,土地都是国家的,国家不允许土地买卖,你怎么能把私自买卖土地这么大的罪名扣在我和方副局头上呢?”

方副局也道:“是啊傅先生,我可不敢做这种事,城北那块地的使用权从好几年前起就在Cynthia小姐手里,不是最近啊。”

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们一直以为新别墅区那块地的所有权利都还在国土局手里,根本没想过,使用权早就被南风买下!她不仅隐瞒自己是地皮主人的事实,还故意放出烟雾弹,借国土局的手发布要开发新别墅区的消息,让所有人都以为那块地还没有主!

傅逸生生平第一次被人这样耍的团团转,脸色难看至极,瞪着南风咄问:“既然这块地是你的,为什么挂着国土局的名头招标?为什么你还要参与竞标?”

南风满脸无辜:“我说了呀,土地都是国家的,我要开发这么大一块地,请求国土局配合我有什么不对?至于我为什么参与招标……傅小爷,你搞错了吧?地是我的,竞标的是AS。”

……

无法反驳。

自始至终,国土局都没有说过那块地还没有主,是他们自己没有调查清楚,竟然出了这么大一个漏洞……不,不只是他们疏忽,还有南风的故意误导。傅逸生彻底明白了,她非要从陆城遇手里要回俞家庄,根本不是为了拿俞家庄去交换开发权,而是为了给他们造成她要那样做的错觉,让他们以为她是急功近利,从而无形中加剧了他们的紧张,让他们无暇去想太多,一心投进这场竞标里。

是她布的局。

是她算计了他们。

傅逸生突然间没了话。

小会议室内的气氛变得很诡异,方副局目光兜转了一圈,摸摸鼻子,干笑着说:“……我那边还点别的事情,你们先聊着,有什么事再找我。”

南风笑着相送:“方副局慢走,回头遇见刘局,麻烦先替我道个谢,改天我再亲自登门。”

方副局连连答应,而后就忙不迭地走了。

傅逸生站了一会儿,脸色还阴着,旋即转身就追着方副局出去,大概是想去把事情彻底弄清楚。

南风没有阻拦,她始终笑得很从容。

始终没有开口的陆城遇一直在注视着她,目光隐晦。

换成谁能想得到,这样一个女人竟然在这言笑晏晏里布了这么大一个局,将整个建筑界搅得天翻地覆,他一向看得通透,唯独这次,他想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么?引他入局,然后呢?

他沉下了声音:“你到底想做什么?”

南风摊手:“没做什么啊,我只是觉得这么大一块地放着太浪费,就把这块地废物利用起来而已。”末了还反过来问他,“否则呢?陆董事长以为我想做什么?”

陆城遇的脸色一贯不变,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在风起云涌,一点点变得漆黑,最后竟完全看不见一丝光芒。

南风挑眉:“怎么?陆董事长发现这块地的使用权在我手上,就不敢要了?”

陆城遇不受挑衅,不动如山:“你想要怎么开发?”他看得出来,就算他现在还要继续签约,条款也铁定不是原来那样。

“陆董事长果然是聪明人。”

南风也开门见山道:“工程那么大,让一家公司来做我怕出纰漏,不如就让陆氏和AS、伊生一起合作吧,陆董事长,你意下如何?”

原本只是国土局和陆氏的合作。

现在却因为使用权在南风手里,什么都是她说了算,硬生生掺入了AS和伊生。

陆城遇抿紧了唇,按说他应该直接放弃这个项目的,她的行为太明显了,不是掩饰得不好,而是根本不屑掩饰,她明摆着是在请君入瓮,他可以笃定,她一定还在局里准备了别的什么等着他,可是……他闭了闭眼,复而睁开,冷静道:“工程由陆氏主导,AS是第三方,伊生附属AS。”

南风不意外他会答应:“可以啊。”

协议就这样商定,南风让丽莎送上新合同,三方都确定没问题后,现场就完成了签约。

交换合同时,南风和陆城遇表示合作愉快地握了握手。

双手相握后,南风却没有立即松开,甚至还在陆城遇要抽回手时一下握紧,她此刻笑得比回国后的每一次都还要璀璨:“陆董事长,”

“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兑现承诺了?”

他们的那场赌局。

是她赢了。

陆城遇清清冷冷地抬眸。

他的赌注是要她告诉他当年洛杉矶的全部事情。

而她的赌注,是要她现在握住的他的左手。

宋琦心里一跳,什么都顾不得地喊:“得标的明明是我们陆氏!”

南风不慌不忙地反驳:“要是没有我的允许,你以为陆氏能得标?换句话说,要不要让你们得标全看我的心情,我能直接操纵结果,宋秘书,你说这样谁才是赢家?”

夏桑榆刚听底下人说了那个荒唐的赌局,整张脸都白了,她立马挡在陆城遇面前:“这个赌局根本不能成立!这块地的使用权本来就是你的,你联合国土局隐瞒了所有人!你欺骗了所有人!”

“说得好像你们就光明正大一样,”南风笑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冷,“局长办公室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你们陆氏的让利合同呢,当初许下赌局的时候你们没有坦诚你们私底下给过局长好处,我又为什么要坦诚这块地是我的?说我欺骗,你们不也是一样?我们彼此彼此罢了。”

一句话,就让陆氏那边的所有人都闭了嘴。

是,她没有坦诚,他们又何尝没有欺瞒,他们都在这场荒唐的赌局里做足了手脚,谁能怪得了谁?

南风冷冷岑岑地看着陆城遇和夏桑榆:“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既然输不起,一开始就不要提议什么赌局,现在找各种借口耍赖,这难道就是你们陆家人的行事作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