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08章 回忆篇之一张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的第一反应就是他被人抓了。

紧接着,她看到她和陆二每天晚上躺的那张沙发上放着一张纸。

立即拿起来看。

上面是陆二的笔迹。

——到卖麦芽糖的那个小摊,我等你。

卖麦芽糖的小摊在洛杉矶广场的一角,他们曾一起去看鸽子时偶然发现的,老板是个华裔老人,很慈祥,见他们是同胞还送了他们几根麦芽糖。

来不及多想他为什么会留下这样一张字条,为什么会跑到广场去,南风只想马上回到他身边,她转身要跑出门,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门外来了十几个男人,为首那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她再熟悉不过。

矮个子眼底闪烁着暗光,冷冷涔涔地说:“想去哪儿?”

南风往后退了两步,双手在身侧紧紧捏住,后腰撞上桌子,她眼神一闪,当即将桌子朝他们掀过去,趁他们躲闪时,她脚一蹬从窗户跳出去。

饶是她动作再怎么敏捷,但到底都不是十几个男人的对手,没跑多远还是被抓住了。

南风被他们用黑色塑料袋套住头,押上了一辆面包车,一路颠簸,等她再被取下塑料袋时,已经出现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

她双手双脚都被捆着,矮个子粗暴地将她丢在地上,没等她看清楚眼前的情形,他猛地一脚就踩在她的心口:“说!你把人藏到哪儿了?”

那一脚的剧痛让南风感觉自己已经被踩断一根肋骨,她脸色煞白,却是暗自松口气,原来陆二还被没他们抓到,她咬紧下唇,哑声道:“……我不知道,他在我回去之前就走了,我不知道他去哪儿……”

矮个子就势一脚将她踢到墙角:“还敢撒谎!!”

南风像虾米一样弓着身缓着疼痛,冷汗淋漓,好半天才能重新说话:“我没有撒谎……如果他早被我藏起来,我为什么还要回去自投罗网?”

“不肯说是吧?行,我看你能嘴硬多久!”高个子一个眼神过去,立即就有两个高大壮的男人上前,将她从地上抓起来,强行将她拖行到水桶边。

南风心里明白,上次他们会放过她不是因为想手下留情,而是想利用她找到陆二,但同样的招数他们不会用两次,所以这回落在他们手中,她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她不是不害怕,唯一庆幸的,是陆二现在还安全。

两个男人将她丢在水桶边,将她的脑袋一把按进水里!

猝不及防,眼耳口鼻立即涌进来带着铁锈味的水,南风本能地剧烈挣扎,但两个男人将她控制得死死的,她无法从水里抬起头,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被淹死时,又猝然一下被拉出水里。

“咳咳……”南风剧烈咳嗽着,可还没能呼吸几口,又被人一下按进水中……

反复三五次后,南风脸上已经看不到一丝血色,全身湿漉漉的,又冷又难受,恐惧加持下,她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吧嗒吧嗒豆大的眼泪一直掉。

那两人暂时松开她,她躺在地上咳嗽,胃里全是污水,一阵阵翻滚着恶心。

她抽泣着,话语断断续续:“……我说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他跟我无亲无故,如果我知道他在哪里,我、我早就说了啊,何必让自己受苦……”

那两个男人见她还嘴硬,再次将她拉起来,故技重施。

南风这辈子从没受过这样的折磨,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会被那样淹死,可偏偏在最后关头,他们又把她拉出来,给她生的希望,紧接着又一下将她按回水里,让她知道死亡的滋味,如此重复。

她生死的临界点上徘徊,那种给了希望又给了绝望的感觉,碾压着她的心理,摧毁着她的防线,到最后,她甚至想,就这样淹死好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她意识涣散,只会重复同一句话。

天花板上悬着一颗电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连带着光线也模糊不清。

在灯光完全照不到的地方,有个人坐在大班椅上,冷眼看着她受尽煎熬。

有个手下低头在那人耳边说了什么话,他原本冷若冰霜的眼眸陡然燃起一抹兴味,随后,他起身,不疾不徐地走向南风。

光线像有意识的精灵,感觉到这个人身上浓得驱之不散的危险气息,慌忙躲开,所以南风艰难地睁开眼,却看不清楚他的容貌,因为五官进水,她分辨不清楚他的声音,模模糊糊地感觉他好像是用了变声器,声音很机械。

他在她面前蹲下,目光在她身上缓缓移动,像在打量她,又像在寻找什么,少顷,缓而慢地问:“被我们抓住的时候,你吞了什么?”

南风瞳眸猛地一缩。

从她的反应里,他得到了答案,笑笑,又问:“是一张纸,对不对?”

南风的心跳霎时间飙得飞快——是,他们来得太快,她根本没时间销毁陆二写的那张纸条,只能慌不择路地塞进嘴里咽下……

他稍微低了下头:“上面写了什么?他的去向?”

南风精疲力竭地喘息:“没有……”

他不信的,又笑问:“告诉我,上面写了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写……”

他忽然伸出手,按在了她的脖子上,没有用力,而是随着话语一寸寸往下移动,脖子、胸口、最后停在肠胃的位置:“食物吃到肚子里,要经过3至4个小时才会被彻底消化,也就是说,现在刨开你的肚子,挖出你的肠子,还能找到那张纸。”

南风浑身剧颤。

“你是想自己说,还是我帮你说?”

他的语气淡淡的,但南风听得出来他不是简单的恐吓,他一定会说到做到,她嘶哑着嗓子喊:“你们是在犯罪!”

“我们每天都在犯罪。”他笑得风轻云淡。

“你可能不知道,每年秋初,洛杉矶东边有一条江会退潮,在这个时候,将尸体丢下去,江水就会像一只巨大的八爪鱼,卷着尸体去到江底,一个星期后,江底的淤泥就会将尸体完全掩埋,随之时间的推移,大概只需要一个秋天,你就会彻底腐烂和淤泥融为一体……哦,不,我说的是尸体。”

“你可能还不知道,每年冬天,那条江都会举办冬泳比赛,那些选手都不知道,他们驰聘的战场之下竟然埋葬着你……哦,不,我说的是尸体。”

他声音轻轻缓缓,像一个讲故事的人,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她死后的惨状,南风被灌了水,肠胃里本来就极度不舒服,这会完全忍不住恶心,接连呕吐。

他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漠然地看着她:“漂亮的小姐,我很欣赏你的义气,而且你和这件事的确没太大关系,我实在不想伤害你,只要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可以放了你,并且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去打扰你,怎么样?”

南风不想说话,也说不出话,难受地蜷缩成一团,头晕脑胀,如有千万个人在她的脑子里擂鼓,吵得她听不太清楚他的话。

“你和他才认识多久?才三个月吧?那么短暂的时间,你连他的名字、身份都不知道,却要为他丢掉性命,值得吗?”

南风知道自己左右是逃不过这一劫,忽然也不是那么怕了,咬死不说,惨兮兮地笑:“不值得啊,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他静了一瞬,然后又说:“你不是已经发现我们安在你手机里的定位芯片吗?你就没想过,我们明明早就知道你们的藏身之处,为什么到现在才找上门?”

想过,但是这个问题南风至今也没想明白。

“因为,我们接近不了你们。”他解答,“破房子的周围布满了他的人,你每天出入也都有人暗中保护,我们找不到机会下手。”

南风愣了愣,大脑一时没反应过来:“你、你说什么?”

“听不懂吗?简单说,两个月前,他就和他的人联系上,但是一直没有告诉你。”

南风定住。

也就是说,他们明明两个月前就能脱离危险,但陆二一直隐瞒她?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等等,两个月前……两个月前他说他喜欢她,但是她没有回应,难不成他就用这样的办法,骗她继续留在他身边,好让他可以慢慢的温水煮青蛙?

原来如此。

南风突兀一笑,陆二啊……她闭上了眼睛,原本内心绝望如荒原,却因此开出了花。

居高临下的男人冷冷看着她的笑容:“就在今天,他的人全部撤走,包括一直暗中保护你的人,全部消失,这意味着——你被他抛下了。”

南风认定他是在挑拨离间,没有听信,没有动摇:“哦,是吗?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男人眯眼,锋芒尽显:“你已经消耗掉我全部耐心。”

话音落下,矮个子就从长靴里抽出一把匕首,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

南风睁大着眼睛,身体在地上像毛毛虫一样蜷缩着后退,嘴唇早已失去血色,他真的要剖开她的肚子吗……不……不……

她背后就是墙,退无可退:“不、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她双手双脚都被捆住,根本挣扎不来,矮个子很轻松地压制住她,高高举起的匕首寒光一闪,刀面上照出南风恐惧的脸庞,随后,重重落下!

“啊——”

刀尖入肉,活生生剖开肚子的剧痛却没能让她立即晕死过去,所以她可以很清晰地感觉血液正从她腹部不断涌出,她眼前一阵青一阵白,瞳孔扩散,喉咙失声,常人体会不到的疼痛她在记不清多长时间里反复品尝,甚至后来昏死过去,每一根神经都还在传递着痛苦。

……

那是她第一次,第一次为一个人豁出性命,第一次为一个人去尝死亡的滋味。

疼是毋庸置疑的,痛也是真真切切的,但如果不是这一刀,她或许还不知道,那个三个月前唐突闯进她生命的男人,对她来说竟然这么重要。

……

他有一张很好看的脸,声音也很好听,笑起来很温柔,眼睛虽然紧闭着,但她一直觉得他的眼睛一定和星辰大海一样美,所以她心里暗暗想了好久,希望他重见光明时看到的第一个人是她,到时候她就让他猜她几岁。

她啊,才不是未成年,她已经二十二岁,早就到了中国的法定结婚年龄,他想娶她,她已经可以嫁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