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13章 却是万恶的帮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微微一笑,不客气地接受了她的夸奖,端起茶杯在鼻尖嗅了嗅,茶香浓郁甘甜,还又一股山泉水的清新,不用入口也知道是上好的安吉白茶。

陆老夫人看着她说:“我的确是刚知道你回国,这两年我很少下山,外面的事情也不怎么过问,如果早知道你已经回来,我一定马上回来跟你见一面。”

南风感兴趣地回看她,等着她的后文。

“当年发生那件事的时候,我正在闭关抄写佛经,直到出关才听说,她们做得的确太过分,南小姐,今天我代她们向你郑重道歉。”老夫人维持着跪坐在垫子上的姿势,双手叠在腹部,朝她的方向小幅度地鞠躬,随即便挺直了背脊,动作不卑不坑,自然大方,既表达出了歉意,又不会让人觉得她自贬身份。

她身旁的苏姨的动作和她一致,只是头低得更低,也没有立即起身。

南风挑眉看她们主仆这一出,她没说明白具体是为哪件事道歉,但看苏姨的样子,她也猜得到:“陆老夫人指的是陆夫人和苏姨将我强行绑去私家医院,抽羊水做亲子鉴定的事情?”(165)

陆老夫人默认,脸上微有愧色。

南风放下茶杯,斜睨着她笑说:“我看不是您不是不知道,您也是怀疑我怀的不是陆家的孩子,所以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苏姨是她的人,若是没有她暗中授意,她怎么敢去帮陆夫人做事?

只是她好奇,她旧事重提是为了什么?

她可不觉得尊贵的陆老夫人特意等她这么久,就只是为了跟她道个歉。

陆老夫人松弛的嘴角抿了一下,神情依旧很认真:“南小姐,你想怎么说我都可以,毕竟在这件事情上,是我们陆家人对不起你在先,但请听我说一句——那件事城遇事先完全不知情,你错怪他了,苏姨打开笼子的钥匙不是城遇给的,城遇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怀的接孩子不是他的。”

南风放下茶杯,青花瓷杯和红檀木桌面碰撞出不轻不重的声响,她唇边笑意已经散去不少。

当初陆城遇将她关在笼子里,钥匙他亲自收着,平时佣人们送饭送菜都是从的栏杆缝隙里递进来,连照顾她的梅婶都要从陆城遇手里拿钥匙才能进入,但是陆夫人和苏姨那天却是用钥匙光明正大地打开笼子,钥匙不是陆城遇给的?陆城遇甚至完全不知情?谁信?(165)

南风眼角含了一抹轻讽。

陆老夫人洞若观火,看得出她不相信,胸腔中沉淀了一口气道:“那把钥匙,是清若自己的……”像是提及了什么家丑,神情有些不自然,略略停顿后才继续说,“那个金笼子,最初是为清若打造的,她手里自然有钥匙。”(163)

南风皱眉:“陆夫人?”

“嗯,她年轻的时候犯过错,城遇的父亲就把她关了几天。”她不愿意多提起这件事,很快就转了话题,“那天城遇在公司,没能及时知道清若去公馆,是因为方管家下令不准公馆上下的佣人走漏消息。”

“也不妨实话对你说,方管家一直是清若的人,城遇知道,之所以放着没管,是因为清若毕竟是他的母亲,她只不过是想留几个人在陆公馆里照看,又不会做伤害他的事情,他自然没那个必要去逆母亲的意,再加上方管家的确忠心耿耿,有他在,能替城遇省不少心。”

陆城遇在外的左膀右臂是宋琦和徐飒,在内的完全放权给三代人都在为陆公馆服务的方管家,可以说,如果陆城遇不在,方管家的话在公馆上下没有一个佣人敢不听,更不要说当时还多加一位陆夫人,别说是佣人,就是守在陆公馆外的保镖们都不敢违抗。

“但是那件事发生后,城遇就将方管家赶回了老宅,不仅是方管家,陆公馆里的佣人也全换了一批,这是城遇最没有给他母亲留情面的一次。”陆老夫人凝声道,“他还亲自去老宅警告他母亲不准再打你的主意,他说,他从始至终都相信你怀的孩子是他的,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你。”(166)

南风兀自斟了一杯茶,热茶烟雾氤氲,模糊地记起当初,夏管家和新佣人的确是在她出事后才来的……垂目敛去眸中多余的情绪,她又去看对面的老人:“所以,陆老夫人今天约我见这个面,就是为了告诉我抽走羊水做亲子鉴定这件事,与陆城遇无关?”

陆老夫人点头:“是,与城遇无关。”

她深深看着南风:“南小姐,或许你会觉得城遇对你保护不周,但饶是城遇再怎么面面俱到,但他终归只是个凡人,百密终有一疏的道理你不会不懂。那里是陆公馆,平时绝没有人敢擅自闯入,说是整个榕城最安全的地方都不为过,但他何尝会未卜先知,能提前预知他母亲会突然去做那种事?守在陆公馆外的保镖防的是外人,却不敢拦陆家的当家主母。”

南风只是挂着淡笑,不置与否的态度:“事情我知道了,陆老夫人还有别的事么?”

她不显山不露水,眼睛素来毒辣的陆老夫人都看不出她听了这些话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脸上不禁五味交杂:“南小姐,我不知道你和城遇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城遇为了你跟他的母亲翻脸,难道不足够证明他心里很在乎你?一个在乎你的男人,再怎么样,起码对你的心是真的,这还不够?”

这还不够?这话说的,反而是她不知足?

南风内心毫无波澜,脸上甚至哂笑了一下:“我和陆城遇刚结婚不久,曾出过一次意外,有人将我全身麻醉后,放进医院储藏病人遗体的冷冻柜里,想要活活冻死我,做这件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夫人,她联合陆公馆里的佣人做的——陆城遇知道。”(111)

“如果他真的在乎我,从出那件事起,他就该把陆公馆上上下下清扫一遍,将陆夫人的人拔除干净,但是他没有,他置之不理,所以陆夫人才能对我一再下手一再得逞。”

“他不是罪魁祸首,却也是万恶的帮凶。”

南风喝完了杯里的茶,遽然将茶杯倒扣在桌面上,笑意不达眼底:“当然,我说这些不是想向您诉什么苦,更不是想要谁替我出头,我自己受的委屈,我自己会讨回来。我和陆城遇之间的恩恩怨怨何止这一件事,您以为向我解释清楚抽羊水与他无关,我就能不计前嫌?”

她话里三分冷意三分杀气,听得陆夫人凛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你自己受的委屈自己会讨回来?你想向谁讨?陆家?你想对付陆家?你想与陆家为敌?”一串接连不断的问句后,她倏地站起声,脸上严肃威严,“南风,我今天向你解释,也不是想求你原谅,更不是对你服软,我只是不想城遇因为你的误会一直记恨他的母亲,他们母子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面,全都是因为你。”

原来如此。

她就说陆老夫人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来向她解释,原来是为了陆城遇和陆家的关系。

她是打着从从根源处解决问题的算盘,想先从她这里下手,让她原谅陆城遇,缓解陆城遇对陆夫人的怨,再慢慢重修于好。

但这关她什么事?且不说陆城遇和陆夫人冷战是不是与她有关,就算有关,她又没那个菩萨心肠,还去劝他们母子和好?

南风嘴角露出一丝讽笑,漫不经心地抚平了裙摆,不去接招。

陆老夫人却以为她的云淡风轻是没将陆家放在眼里,想执意与陆家为敌,心下隐隐动怒:“我知道你今时今日的地位,但是我们陆家也不是你拿捏得起的!”

南风这才掀起眼皮去看她,目光在她脸上转了一圈,没有理她的警告,反而是风牛马不相及地问:“陆老夫人,您还喜欢看书吗?”

“前段时间我看完了一本名著,只是我身边的人对这类书都不感兴趣,我还想着要是陆老夫人在就好,一定也看过这本书,能和我分享读后感。”

不愧是掌管过陆家的主母,她话题转得唐突,陆老夫人只是眯起眼睛:“南小姐说的是哪本书?”

南风笑答:“《红楼梦》。”

“我印象最深的是大观园那一段,”她边说边站起来,她身材高挑,再加上高跟鞋,比陆老夫人还高半个头,站在她面前,已然对她造成要压迫感,“贾府修建大观园迎贵妃省亲,富丽堂皇,无上荣耀,那时候谁能想到威风赫赫的贾家上下最后会是阖家不得善终的下场?‘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说的不就是这个?”

话里说的是贾府,但实际上说的是谁,在场三人,都心知肚明。

苏姨倏地睁大了眼睛,只觉得三年前的南风肆意归肆意,却还有分寸,三年后的南风简直放肆至极!竟然敢在老夫人面前说这种话!

陆老夫人也被点着了火,冷笑:“小说就是小说,都是为了故事而故事,为了情节而情节罢了,现实之中,堂堂一方望族,百年大家,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就衰败?荒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