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15章 是你和谁的女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傅逸生一来,方水袖直接依靠到她身上,有气无力地哼哼:“我的肚子好痛,逸生,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出事了?”

“怎么会肚子痛?”傅逸生皱皱眉,看见面前还有一双高跟鞋,视线随之往上移动,就看见那个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女人双手环胸站在那儿,似笑非笑地瞅着他们,他微微一愣,“你怎么也在这?”

蓝兰耸耸肩:“送文件。”

傅逸生看看她,再看看脸色青白的方水袖,自然而然地认为是蓝兰顶撞了方水袖,脸色一沉:“你对她做了什么?”

蓝兰唇瓣笑意嫣然:“我要是真想做什么,应该是在她准备下楼梯的时候,直接在后面推她一把。”

傅逸生一顿,想了想,也是,这个女人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他比谁都清楚她的道行,她要是想教训人,绝用这么低级的手段。

到底是在万花丛中走过的男人,稍微一忖就知道又是女人争风吃醋的把戏,傅逸生有点烦地看了方水袖一眼。

方水袖却不自知,还娇娇弱弱地说:“逸生,蓝小姐只是跟我开个玩笑,是我自己胆子小,不小心被吓到了。”

“什么玩笑?”

“蓝小姐说你不喜欢孩子,让我自己早点去拿掉。”方水袖咬着下唇看着他,“逸生,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们的孩子?你明明也很希望能早点看到这个孩子降世,对不对?”

傅逸生听到前半句话,难免想起当初他和蓝兰那个不要的孩子,下意识又抬起头,那女人却是表情淡淡,拿出烟盒,皙白的手指间夹着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和他目光相撞时,也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不知怎么,他忽然觉得有点气恼,连带着对方水袖也没什么耐心:“能站起来吗?”

结果方水袖说:“逸生,我疼,你快送我去医院,我好痛……”

蓝兰将烟摁灭在身旁的垃圾桶里,突然喊了声:“影后。”

方水袖应声抬起头,蓝兰陡然一下将整个垃圾桶都朝他们的方向掀翻,那一男一女条件反射地跳起来快速往后退,垃圾桶是铁质的,在地上滚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方水袖大怒:“你!”

蓝兰挑着嘴角笑:“你不是站不起吗?怎么躲得比傅小爷还快啊?”

方水袖:“……”

懒得去看方水袖那又青又白,恨不得咬死她又难堪得想找地缝钻进去的脸色,蓝兰微微一笑:“傅小爷,你和陆少真不愧是好兄弟,人品差不多,现在看女人的眼光也差不多。”

一个绿茶婊一个白莲花,配他们一个渣男一个贱男,真是天造地设。

傅逸生看着满地的垃圾,莫名想起当年曾有一次,他带一个嫩模去马场骑马,恰好遇见她跟南风也去玩,嫩模知道他和她的关系,仗着他那时候对她有几分兴趣,不知死活地跑去挑衅她,结果她呢?

表面上笑意盈盈没跟嫩模怼,转头却将一匹高头大马骑得飞起来,箭似的冲到嫩模面前,骏马长啸,那高高抬起的马蹄吓得嫩模跌坐在草地上狼狈不堪,而她在马上一勒缰绳,轻轻松松将马头掉了一个方向,对着他一扬下颚……

那胆大包天任性妄为,说出手就出手的利落模样,一下子就把他勾了去,什么嫩模再也想不起来。

她骨子里就是这个样,这么多年都没有变。

蓝兰讽刺他,结果他没接话,自己也觉得无趣,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她干脆说了声告辞,转身就走。

傅逸生鬼使神差地跟着她走了两步,方水袖却急急忙忙抓住了他的胳膊:“逸生,你要去哪儿?”

“你不是肚子疼吗?还不快回去休息?去去去。”傅逸生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捋开她的手,快步追上去蓝兰。

蓝兰在大厦门口拦出租车,车还没拦到,身旁却开过来一辆敞篷跑车,直接停在她身边。她莫名其妙:“傅小爷,你跟着我干嘛?”

傅逸生带着脉脉笑意的桃花眼一眨不眨,天生多情的眉眼看谁都是一往情深的模样,他手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挑眉说:“好歹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你家南小姐都跟城遇吃过几次饭,我们到现在都没坐在一张桌子过。”

蓝兰双手环胸,笑着回视他:“那是因为你家陆少约过笙笙,你呢小爷,你都没约过我。”

“我现在约,蓝小姐给不给面子?”

蓝兰想了想,最后还是上了他的车。

傅逸生抬抬下巴:“系好安全带,城西新开了一条公路,还没什么车通行,我带你去玩玩。”

蓝兰就拉过安全带系上。

傅逸生看她坐在自己副驾驶座,和以前一模一样,心里突然就又舒畅了,一踩油门,车子飞驰出去。

那条公路上果然没有车,傅逸生直接把车速提到最高,疾风将两人的头发都吹得凌乱,蓝兰的长发原本用一根皮筋虚虚地束着,结果被风一扑,长发像旗帜一下飞扬开来。

兜了一圈,车子才停下来,蓝兰不是第一次飙车,虽然还是觉得刺激,不过缓了一会儿就没事了,接过傅逸生递过来的矿泉水,喝了两口定定神。

傅逸生蓦地问:“这几年你去哪里了?”

蓝兰将头发随便撩到胸前,看了他一眼说:“法国意大利,英国俄罗斯,瑞士卢森堡,欧洲各国我都去过。说起来,这还要多谢小爷当初给了我那么多分手费,才能圆我环游世界的梦想。”

傅逸生脚底翻来覆去碾着一块小石子,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聊了点别的,然后说:“再兜一圈?”

蓝兰奉陪到底,于是两人就疯玩到傍晚才回市区。

车子在公寓大门停下,蓝兰推开车门下车,微微一笑:“多谢小爷送我回来,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请你进去喝茶了。”

傅逸生打量着那栋公寓:“这就是南小姐新买的房子?我都没来过,你真不打算请我进去参观参观?”

蓝兰当然不打算,她笑得客气:“小爷你也知道是笙笙买的房子,她才是这儿的主人,没有经过她的同意,我也不好随便带外人进去,小爷想参观的话还是改天吧。”

傅逸生耸耸肩:“那好吧,南小姐现在可是女爵,不能随便冒犯。”

他重新启动车子,准备倒车离开,就在这时候,公寓大门忽然响起一道清清脆脆的喊声:“干妈!”

他循声望去,见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从大门内蹦蹦跳跳地跑出来,直接扑到蓝兰的怀里:“干妈,你终于回来了,绵绵等了你好久呢~干妈你看,我会折千纸鹤了。”

傅逸生来了兴趣,停下车,打开车门下车,走到她们面前:“这是谁家的孩子?”

蓝兰将绵绵挡到身后,神色不太自然,含糊其词:“朋友家的。”

傅逸生蹲了下去,对绵绵拍拍手:“来,到叔叔这里来。”

蓝兰下意识想要拦着,但绵绵已经钻出去,跑到傅逸生面前,她也睁着黑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你叫绵绵?”傅逸生摸摸她的脸,只觉得这豆大的小丫头真可爱。

绵绵歪歪头:“我叫绵绵呀,漂亮叔叔,你是我干妈的男朋友吗?”

饶是傅逸生都怔了怔,心想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两三岁就知道什么是漂亮?什么是男朋友?她一口一个‘干妈’地喊蓝兰,看起来关系很亲近,他猜测着:“是你教出来的?”

蓝兰干笑两声,傅逸生哧声:“这孩子父母也真是心大,居然放心把这么小的孩子交给你教,也不怕这祖国的小嫩花朵长歪。”他揪揪她的小辫子,发现她的发色是淡黄色,奇怪了,“她的头发怎么是这个颜色?是混血儿吗?”可她的五官看起来没有外国血统啊。

蓝兰心下一惊,根本不敢再让他仔细看下去,忙不迭地对绵绵招手:“绵绵,快回干妈这里I来。”

绵绵听话地跑回去,傅逸生拉住她:“等一下,”然后就从自己食指上褪下一枚白金戒指,放到小家伙的手掌心里,“绵绵宝贝,这个是叔叔给你的见面礼。”

蓝兰看不下去了,一步上前将戒指抢了还给傅逸生,紧接着又将绵绵挡到身后,笑得很假:“小爷,绵绵还是个孩子,怎么能收你这么贵重的东西?”

“大惊小怪,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东西我多的是。”傅逸生没觉得有什么,又把戒指给了绵绵。

绵绵好像很喜欢那戒指,爱不释手地玩着,蓝兰低喝:“绵绵,妈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怎么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快还给叔叔。”

绵绵不解地歪头:“可是干妈,你不是说自己人给的东西就不用客气吗?漂亮叔叔是干妈的男朋友,不是自己人吗?”

蓝兰:“……”

傅逸生心情大好,直接把绵绵抱起来举高高,哈哈笑说:“绵绵真聪明,快告诉叔叔,你爸妈是谁?我要请教他们,怎么才能生出你这么可爱的女儿来。”

蓝兰却不知怎么,一下子就慌了,声音拔高喊了句:“绵绵!”

绵绵被吓得说不出话,傅逸生也莫名其妙:“怎么了你?对孩子那么凶?”

蓝兰却完全不复平时的淡定从容,什么都不说,像抢宝贝似的将绵绵抢了过去,紧紧抱在怀里。

到了这个地步,傅逸生怎么可能还看不出端倪,目光再次锁定绵绵:“绵绵到底是谁的孩子?”这次问的是蓝兰。

蓝兰眼睛闪了闪:“绵绵是……”

“绵绵是我的女儿。”公寓门内再次传出声音,这次是成年女性的音调。

“南小姐?”傅逸生懵了一下,“绵绵是你的女儿……额,不对,等等,你和谁的女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