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23章 没有否认两件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对了,我顺手把宋给拎回来,你想怎么处置?”傅逸生问完,正想顺嘴接一句‘要不直接弄死吧’,结果就听到身边的男人沉沉吐字:“留着。”

傅逸生愣了愣:“当初你不是满世界追杀他吗?怎么又要留着?”

“这三年他躲在哪里、和什么人有过接触、今晚怎么会出现在聚会上,这些问题想要弄清楚,只能从他嘴里问出来,留着他,顺藤摸瓜。”陆城遇摁灭烟头,眉宇浮动冷色——铬少的话,骗骗那群涉世未深的纨绔子弟还可以,他怎么会相信?

哪有那么巧的事情?在一个有他和南风的聚会上,出现一个他和南风一直都在找的人,是冲他来的还是冲南风来的?或是冲他们两人来的?还有突兀出现的萧晨,他和这件事又有多少关系?

他隐隐感觉这些事情是能串联在一起的,只是缺少一根线。

他现在就是试图从宋身上找到这根线。

傅逸生也明白他的意思:“行,那我让人先给他治伤,南小姐那四枪差点要了他的命。”

陆城遇想起南风开枪时眼睛一眨不眨的狠绝,还有浮现在她眼中脸上的仇恨,那早就不是他所认识的南风会有的模样,当年的一系列事情,终究是在她的心里洒下种子,生根发芽,甚至已经长成参天大树。

她那四枪,恐怕是更想开在他身上吧?

嘴角旋开嘲意。

走回房门前,轻轻推开一条门缝,里面的女人还在安睡,面容恬静,姿势也没有变过。凝定片刻,陆城遇神色不变,唯有双眸漆黑,暗沉沉的,宛如万丈深渊。

傅逸生也凑过来看一眼,却是哧笑说:“不是我说你,你傻不傻啊?怎么给南小姐打针呢?要解药效,你可以用更加‘温柔’的办法嘛~白白浪费一次送到嘴边的机会。”

陆城遇冷眼一扫:“你很闲?”

傅逸生摸摸鼻子:“咳,我去查监控。”说完他就溜,可不想再被某人抓去松筋骨。

转角的楼梯口,傅逸生遇上俞筱,嘴角勾起笑:“筱小姐,今晚玩得开心吗?”

俞筱微微一顿,旋即温温婉婉一笑:“多谢小爷关心,今晚的聚会很精彩。”

傅逸生意味不明地笑笑,没和她多说,擦肩而过。

俞筱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捏紧裙边,像在想着什么,少顷,又看向楼上,不过陆城遇已经不在走廊里。

……

翌日,南风醒来的时候,四肢还有些酸麻,脑袋也很沉重,大概是药的后遗症。

窗帘没有完全拉紧,春日的阳光穿透进开,照出窗边男人挺拔的身影。

她眯起眼睛,模模糊糊记得,昨晚是他将她抱出黄金台的……

陆城遇听到身后细微的动静,转过身来,未曾想到会有一只烟灰缸迎面飞过来,他迅速一躲,玻璃材料的烟灰缸砸在地上,碎成碎片。

南风带着凌厉的拳头攻击上来,只不过她原本就不是陆城遇的对手,现在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更不能拿他怎么样,没三两下就被制住,丢回床上。

陆城遇察觉她还要再来,干脆抓住她的两只手压在床单上,轻嘲说:“一醒来就这么能闹,身体恢复得很好?”

南风憎恶地看着他,脸上不加掩饰地写着‘卑鄙无耻小人’六个大字,陆城遇气极反笑,捏住她的下巴说:“我说了不是我,如果是我,我为什么还要再给你打针解药?”

“谁知道你不是有别的阴谋!”

“要怎么样才肯相信我?我把真正下药的人找出来给你?恐怕到时候你会说是我找的替死鬼吧?”陆城遇一说完,南风就用‘难道不是’的眼睛回视他,摆明是在心里认定是他,不接受任何解释和反驳。

沉了一口气,他耐着心解释:“是俞筱,那杯加了东西的酒原本是她给我的,我不知情,错手拿去给了你。”

南风一蹙眉,俞筱?

旋即哂笑:“这么说,反而是我破坏了陆董事长和俞二小姐的闺房情趣?不过陆董事长,下次你们再想玩这种助兴的节目,麻烦克制一下,你们回到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别在公众场合祸害别人。”

陆城遇黑了脸:“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没碰过她。”

“关我什么事?”南风一皱眉,“放手。”

陆城遇只得松开她。

南风揉揉太阳穴,将昨晚的事情捋了一遍,那个药的药效几乎完全把控她的意识,再加上她喝了不少酒,一些细节的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但是那件最重要的,她可没有忘记:“宋现在在你手上?”

她原本是打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在聚会结束后把宋从铬少手里要过来,哪知道会出了中药这件事,导致她根本没时间安排,这会儿人被他抢走了吧?

陆城遇果然没有否认,南风冷眸:“把人还给我。”

“还?”陆城遇捕捉到关键字眼,凝定眸子,“宋出现在聚会上是因为你?”

南风嗤笑:“无论因为谁,人出现了,我看到了,就是我的。”

陆城遇沉默数秒,淡淡吐字:“在宋的事情上,你没必要把我当成敌人。”

南风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一个笑话:“难不成我要把你当成朋友?”

“我比你更想要宋的命。”他眼神清沉,“他伤的是我的妻子和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放过他?”

那两个虚情假意的称呼南风不屑一顾,只是他话里的意思是,他和宋早就反目成仇?

陆城遇眼里闪过一丝清锐的光芒,知晓她在想什么,坦诚说:“当年你离开后,宋趁乱偷渡回美国,那里是他的地盘,我没能立即抓住他。后来我捣毁他的帮派,他在美国藏不住,窜逃去了非洲,你上次问我宋在哪里,不是我不肯告诉你,而他逃去非洲后就人间蒸发,我也无从得知他的下落。”

南风没有接话,兀自在心里判断他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当初她调查宋的时候,的确查到他的帮派在她离开榕城后几个月内遭人覆灭,下手的人身份未知,唯一能确定的是宋本人还没有死。

只是任她怎么寻找,失去势力的宋都在全世界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猜测过,会不会是陆城遇将他藏起来?

可是现在,他否认了。

非但否认,还说覆灭宋帮派的人,是他。

陆城遇的想法某种程度上和她如出一辙,沉声说:“单凭他一个人的能力,就算是在非洲,也不可能躲得连我都找不到他,所以一定是有人帮助他。”

他盯紧了她的脸:“他今晚出现在聚会上,你是否知道是谁的手笔?以现在的情况看,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将他藏起来的人。”

南风还是不语,不知道是不想接他的话,还是知道什么不想告诉他,陆城遇折眉说:“如果你也不知道是谁,那宋现在就还不能死,我们要从他身上找到这个答案。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谁会帮宋藏匿,目的又是什么?”

“我是我,你是你,没有‘我们’,我想知道的事情我自己会弄清楚,用不着你插手。”南风终于开口,干脆一句话划清界限,口吻没有商量的余地道,“总之,宋我要带走,你把人还给我。”

陆城遇直接拒绝:“不行。”

南风讥笑:“说了那么多,最后的目的不还是要保住宋,陆城遇,你真虚伪。”

“我没有想保住他,人留在我这里,你随时可以审问他。”他只是担心她会失手杀了宋,宋现在是重要线索,不能死。

南风冷着脸,显然不打算接受他的提议。

场面一度陷入僵局,室内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陆城遇看着她冷冷冰冰的脸,意图想将话题暂且从这个地方移开,等她冷静了再商量,且他也想向她解释一些事情,所以又启唇说:“你在地下室出事那天,我刚从澳洲出差回来,在那之前一整个星期我都不在国内,很多事情我不知情。”

可他低估了宋对南风造成的影响,她本身就为宋当年对她和她哥哥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尤其是地下室和医院那两件事,此时听他说‘不知情’,霎时间,情绪收拾不住,她冷笑连连:“所以你的意思是,宋趁你不在国内私自对我哥严刑逼供?我哥被用刑的事情你从头到尾一概不知?”

她从内到外冷了下来:“陆城遇,你以为我没亲眼看到我哥身上那些伤?那些根本不全是新伤!”

不待他回应,她又咄声冷斥:“难不成你想说宋每次对我哥用刑,你都刚好在国外出差?你当我是傻子?没有你的允许,宋哪里来的权利自由出入陆公馆?!哪里来的胆子敢在你的地盘对我哥用刑?!”

陆城遇胸腔里沉淀下一股浊气,没有隐瞒和辩解地说:“宋自由出入陆公馆是我同意的,对俞温用刑也是我同意的,我没有否认这两点,但我现在想说的也不是这两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