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26章 庆祝她终于死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当初AS和乔森集团签订的合约是五年期限,至今已经四年多,按照一般流程,AS要先主动和乔森接洽,争取续约,是以南风就带着团队,赴往巴黎。

现在的迈克尔已经是董事长,总裁的位置交给他的侄子,但类似和AS的合作这种大单子,都还是由他亲自处理。

迈克尔的秘书将他们带到会客厅,南风终于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迈克尔,意外的是,比起上一次见面,他苍老了很多,头发花白,眼睛浑浊,嘴角的八字形皱纹很深,像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略微算算,迈克尔今年也有六十几岁。

南风走进去,迈克尔杵着拐杖起身迎接,他好像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她,脸上还挂着客气的笑容:“Cynthia小姐,一路辛苦。”

“迈克尔先生照顾周全,不觉得辛苦。”

迈克尔听着这声音,心下顿了顿,目光定定地落在这个不断朝着他走来的女人身上。

起初他只觉得这个人的身形有些熟悉,越来越近时,又觉察出她身上隐隐带着某种诡谲的气息,让他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安。

直到她来到他的面前,伸出一只手,轻声问候:“迈克尔先生,好久不见。”

迈克尔一下睁大了眼睛:“你是……”

南风微笑着,一如当年那样自我介绍:“我是Cynthia,AS集团的副总裁。”

“Cynthia……”

“是,不过你也可以称呼我另一个名字——南风。”

南风!

迈克尔身体猛地跌坐回身后的椅子上,脸色煞然一白。

惊愕中他脱口而出:“你怎么还没死?”

其余人听到这么没有礼貌又突兀的话,都面面相觑,不明白堂堂迈克尔怎么会这么失礼?

唯独南风笑得从容,拿起他的手和自己的手握住,轻笑:“迈克尔先生说笑了,我还年轻,怎么会死?”

被握住的手在轻微颤抖,迈克尔一度说不出话,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对南风的恐和惧。

南风其实也有点意外,迈克尔这反应竟然是完全不知道她早已回国,陆城遇怎么会没有告诉他?

秘书忙给迈克尔倒了杯水,又拿了两颗白色药丸,吃了药之后迈克尔的脸色才有所好转,他看着南风,有那么一瞬间好像又苍老了十岁,连说话都是喘着的:“……我就知道,只要你没有死,就一定还会回来……”

南风在另一张椅子上坐下,笑笑:“谁叫我这个人念旧呢,最喜欢和老朋友见面聊天。迈克尔先生,你说我们是先聊公事,还是先聊私事?”

‘私事’两个字,她咬得有些别有深意,迈克尔嘴唇翁动:“……这里是公司,聊公事吧。”

南风笑得愈发和善:“说得对,公事在公司聊,私事应该在家里聊,那今晚的晚餐就预定在迈克尔先生家里,正好,我也很想见见你那个爱吃甜甜圈的小女儿。”

她笑得很美,但在迈克尔眼里,她就是一条五彩斑斓,吐着蛇信子的毒蛇……

续约合同本身没什么问题,当面洽谈只是走个过场,再加上迈克尔今天的状态不太好,这场见面会最终草草结束,约定好三天后在乔森集团签约,南风便带着她的团队离开乔森。

下楼时,他们和一个中年男人打了个照面,送他们离开的秘书向双方介绍:“这位是我们乔森的总裁,丹尼先生。这位是AS集团的副总裁,Cynthia小姐。”

南风微笑:“原来是丹尼先生,你好。”

“Cynthia小姐,久仰大名。”丹尼也十分客气,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她手上的合同。

……

迈克尔杵着拐杖在办公室里来回渡步,一想到南风笑意绵绵地说要他去家做客,还要见他的小女儿的模样,心上就像爬满了蚂蚁,让他无法平静。

惧怕和惶恐之下,他急匆匆给大洋彼岸的陆城遇打去电话。

“James,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陆城遇在文件上签字的笔锋略一顿,转瞬又恢复如常,语调都是平静而疏淡的:“嗯。”

“你早就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他越冷静,迈克尔越不安,“James,她回来是不是要报复我们所有人?她是不是要我们所有人去给她哥陪葬?她现在是女爵,背后还有位伯爵,绝对有能力可以对付我们,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陆城遇听着话,漆黑的眸底略过诡暗:“说的是,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

南风离开乔森后,没有和团队一起回酒店,而是上了厉南衍停在门口的车——他这次跟她一起来巴黎,但没有公开露面。

上车后,南风撑着下巴在思考着什么,半响不言不语。

厉南衍问了声:“不顺利?”

南风收起思绪,轻轻笑笑:“当然不,迈克尔被我吓得不轻,合同都没有好好聊,只是……”她想了想,还是没有说,“算了,没什么,等我想通了再告诉你。”

她既然这样说,厉南衍便也没有再问,转而说:“我知道有个地方很有趣,带你去看看?”

南风左右下午没什么事,欣然同意:“好啊。”

厉南衍将车开上高速,起初一段路南风还没有察觉到什么,跟他说着今天在乔森的所见所闻,直到他将车子开下高速,转向小道,她才开始发现这条路有些熟悉。

不用怎么深思,她就记起这是要去什么地方的路,唇边的笑意无形中散去了不少:“要去哪里?”

“一个好地方。还有大半个小时才能到。”

听到这里,南风大致可以肯定是自己猜想的那个地方。

果不其然,车子最终在那个熟悉的农庄前停下。

南风站在矮山丘顶端,俯视着因为春季野草更加茂盛的山坡,只觉得是世界上有些事情真是巧合得可笑,厉南衍带她来玩的地方,竟是当年她带陆城遇来过的地方。(059)

当初陆城遇出手撮合乔森和AS的合同,她不想欠他的人情,便想出带他游玩巴黎的方式还人情。

那天清晨,她开车带他到这个地方,他们在这里整整玩了一天,冲车、摘莲蓬、吃莲子、忘记带吃食而一起饿肚子、在树下睡午觉,甚至约定下次来看日落等等。

其实有些记忆根本无需刻意去记得,只要触发到相关的东西,都会自顾自地回忆起来。

厉南衍牵起南风的手走进农庄,饶有兴致地跟她介绍着,浑然不觉她的情绪有什么不对,还带她去小饭馆吃饭:“上次我来巴黎见客户,客户就约我在这个地方吃饭,远是远了点,不过别有一番滋味,也算是值得。”

原来这个小村庄还有饭馆,上次他们没有进村都没有发现,白白饿了两个多小时肚子……南风垂眸笑笑:“偶尔来一次还行,要是每顿饭都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吃,我可不乐意。”

老板端上来一道红烧鱼,厉南衍夹了一块放在她碗里:“鱼都是村外一条小溪里野生的,溪里还有野生莲蓬,等会我带你去看看。”

南风试了一口鱼的味道,很鲜很嫩,唇齿见隐约还带有莲子的甘甜。

只是分不清是这块鱼肉的味道,还是记忆里的味道。

吃完饭,厉南衍带南风在村里散步,可能是因为离市区比较远,又没有什么高科技的东西,这样的乡村小镇很容易让人产生返璞归真的感觉。

厉南衍还想带她去小溪边看鱼和莲蓬,南风却停下来不再走:“南衍,时间不早了,我还约了迈克尔一起用晚餐,我们回去了吧。”

“不去村外看看吗?”厉南衍心下觉得可惜,来都来了。

南风却是笑笑:“留点意犹未尽,下次才有兴趣再来看。”

这倒也是。厉南衍将她被风吹得微乱的头发梳理好,听她的:“好,下次再来。”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多,再过半小时差不都就能看见日落,但南风现在就想离开。

这时,周围有什么细微的小动静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

厉南衍借着为她整理头发的动作,微微倾身贴近她的耳边,看似帮她被耳环勾住的头发拨出来,实际上是在低声说:“等会看我的眼神,我让你走,你就跑回村里。”

南风轻微发出声音:“嗯。”

厉南衍这才放开她,视线假装随意地扫过周围,倏然间,他的眼睛凌厉地眯起,暗示性地瞥了一眼南风。

南风立即转身,却不是按照原本的计划跑回村庄,而是捡起地上的石头,狠狠砸向躲在野草丛里的某个人!

那人没想到会被发现,但既被发现了,也就无须再躲藏,他从草丛里滚出来,是一个戴着口罩的高大男人,手里握着一把匕首,二话不说就刺向南风!

这人一出手,躲在各个角落的其他人也全部出动,一个四个人,拿着凶器,招招致人死地地扑向南风和厉南衍。

“不是让你跑吗!”厉南衍低呵。

南风身手利落地掀翻一个男人,后面又扑上来个人,她百忙中抽空回了句:“我的身手可是你教出来的,对自己有点信心好吗?”

厉南衍无奈,只能尽可能离她近点,好随时帮到她。

两人撂倒四个口罩男后,本以为都解决完了,哪知道,这时候竟有一枚子弹从南风耳边飞过,打穿了身后的墙壁!

厉南衍立即扑倒南风,两人在地上连续滚动,所经之处留下一排弹孔!

竟然还有枪手!

两人躲进草丛里,快速寻找开枪的人的位置,厉南衍率先发现目标,从风衣内衬的口袋里拿出手枪,上膛,瞄准,开枪。

一声枪响和一声闷哼后,四下终于恢复安静。

又过了会儿,南风和厉南衍才从草丛里出来,小心地走到那个开枪的人身边,也是个带着口罩的男人,这五个男人的共同特点,就是都是美国人。

南风笑意不达眼底地勾起唇:“都是冲我来的。”

按说这种暗杀应该冲厉南衍来的才对,但这些人分明是想对付她多一点,尤其是开枪这个,如果不是枪法偏了一点点,那第一枪就会打穿她的脑袋!

厉南衍寒眸,南风勾唇:“是迈克尔吧,真小气,我只是想在他家吃顿饭,不肯就不肯,怎么还派人来杀我?”

他们都心知肚明不是一顿饭的问题,而是南风的出现让迈克尔感到不安,所以他才选择利落地斩草除根……就像他们当初对她哥一样,只有死人才不会对他们造成威胁。

“想怎么处理?”

厉南衍面无表情,身上的肃杀气息很重,显然是迈克尔的做法激怒了他,他想以牙还牙了。

但是南风却拍拍他的肩膀,轻轻一笑:“反正我也是要去迈克尔家,顺路把人给他送回去呗。”

她有自己的想法,厉南衍还是遵循最初答应她的,不过度干涉她的决定,只是冷声道:“送回去可以,想完完整整,不可能。”

南风挑眉。

返回市区后,南风换了身衣服,带着丽莎去迈克尔的私人别墅。

她们到时恰好是晚餐时间,还没进门南风就闻到美食的香气,再往里面走,一张长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被天花板的水晶灯一照,都像是带着闪光般发亮。

看着这一幕,南风唇边的笑意加深。

这时候二楼下来两个男人,一个是迈克尔,他一改上午在公司里面对南风时的惊慌失措,现在的他精神抖擞,正和身边的人夸夸其谈什么,时不时开怀大笑。

另一个人则是一贯的寡淡和清冷,目光淡淡抬起,撞上对面的南风,脚步一顿。

迈克尔见他停下来,奇怪地问:“James,怎么了?”

陆城遇没有回答,目光深邃幽远。

迈克尔又问:“james?”

南风悠悠说话:“我说怎么准备了那么丰盛的晚餐,原来是陆董事长大驾光临。”

她评点着菜色:“嗯~中西合璧,还开了八二年的拉菲,这一顿看起来怎么那么像在庆祝什么?”

庆祝什么呢?

还用说么?

当然是庆祝她死了,终于没了心腹大患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