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27章 怎么不装深情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南风,你怎么……”迈克尔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骤变,如果不是因为站在台阶上,他可能还会往后退步。

南风走到他没说完的那半句话是什么,无非就是‘你怎么还没死’,这个反应也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那五个杀手果然是他派去的,只是不知道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陆董事长,和这件事有多大关系?

主谋?

还是共犯?

南风脸上笑容依旧,态度自然得好像傍晚那场凶杀是不曾存在似的:“迈克尔先生,这就是你的不对啦,我不是说了今晚要来你家吃饭吗?你怎么没等我就想和陆董事长开席了呢?”

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迈克尔也很快将惊慌压回心里,面上还能维持基本的冷静,杵着拐杖走下楼梯,说:“Cynthia小姐误会了,你看我们都还没有落座,我们是想下来等你。”

“这样啊,”南风笑笑,“迈克尔先生,我这顿饭也不是来白吃你的,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陆城遇始终停在楼梯上没有走下来,他的眸子温温漠漠地落在南风身上,乌黑的色泽像一层屏障,影影绰绰的,叫人看不清楚他到底是在审视她,还是单纯地看着她而已。

南风也没有特意去看他,让人将一个大箱子抬进来,她抬了下手,微微一笑:“迈克尔先生,来,你来打开,看看我给你的礼物。”

迈克尔猜不出箱子里是什么东西,但他知道南风不会那么好心,正踟躇着要不要开,南风就提着建议:“你不开吗?那让你小女儿来开吧?”

迈克尔是老来得女,他只有一个独生女儿,今年还不到十岁,平时最紧张的就是这个女儿,此时她也在客厅里,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听到南风让她来开箱子,还跃跃欲试地跑过来。

迈克尔脸色大变,立即喊:“管家,把小姐抱上楼。”

南风失笑:“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在箱子里放炸弹。”

但是迈克尔脸上已经没有一点玩笑的意思,等小女儿被带走后,他看着南风,慢慢走到箱子面前,用拐杖抵着箱子的盖子,慢慢往上撑……

“这份礼物叫‘缺胳膊少腿’,迈克尔先生,你喜欢吗?”

箱子里装着那五个杀手,枪手一枪毙命,剩余四个人,不是被砍了胳膊就是被砍了腿,全都闭着眼睛昏迷不醒,但那惨白的脸色乍一看起来更像是已经死了。

浓重的血腥味随着箱子的打开,立即弥漫在整个客厅里,含着尸体一丝丝腐臭味,熏得人胃里一阵翻滚,胆子小的佣人已经忍不住地呕吐起来。

迈克尔脸色铁青:“Cynthia,你这是什么意思?!”

“迈克尔先生把这份礼物送给我是什么意思,我把这份礼物送回来给你就是什么意思,如果你不想接受我这份礼物的意思,那就请你下次不要再送同样意思的礼物给我,否则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把这份礼物的意思用在你身上。”

南风虽然面带微笑,语气也很平缓,但话里话外的警告意味浓得让人无法忽视。

迈克尔也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南风,和当年那个送他一份甜甜圈的南风,已然不是一个人……

箱子被一只手合上,连带着血腥味和腐臭味,都被一起收回箱子里。

陆城遇放下手,从宋琦手里接过湿纸巾,细细擦拭着碰过箱盖的那只手,手心,手背,以及每一根手指和手指缝,仿佛他是用手去触碰过那些杀手的身体一般。

一边擦,他一边用黑漆的眸子凝视着南风,下颚绷得紧紧的,情绪好像很平静,又好像已经因为她的举动掀起滔天巨浪。

南风不自觉和他对视,到底是陆城遇,这么多年过去,他无声无息时,她还是看不透。

最终,是他淡淡十四个字命令:“箱子抬走,地擦干净,窗户打开,开席。”

虽然味道都散了,但经历过刚才那一遭,换成一般人早就吃不下去,更不要说餐桌上还有不少三五分熟的东西,有些上面还血淋淋的,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迈克尔就完全没有胃口,除了喝酒什么都没吃。

陆城遇和南风却跟没事人似的,一个吃生鱼片一个吃牛排,边吃还能边聊。

先是南风问:“陆董事长也来巴黎出差?”

陆城遇淡淡应:“嗯。”

“早知道陆董事长也来了巴黎,今晚这顿就应该我做东,毕竟AS和乔森最初能合作,是多亏了陆董事长的牵桥搭线。”南风拿起酒杯,微笑着说,“来,陆董事长,迈克尔先生,我敬你们一杯。”

迈克尔脸色虚白,有点僵硬地拿起酒杯举过来,但陆城遇却没去拿酒杯,视线则凝定在南风的脸上:“这杯酒还是先留着AS和乔森续约成功时再喝吧。”

南风随之放下酒杯,改将垂落颊边的发丝捋至耳后,笑意收半分:“陆董事长这句话我怎么有些听不懂?AS和乔森已经谈好续约,难道还会有变故?”

“Cynthia小姐不是曾说过——还没有签约,什么变数都可能发生?”

这句话是当初新别墅区项目开标时她对他说过的,那是因为当时她有把握反败为胜,但是现在,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董事长总不至于做出抢单子这种事吧?”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但南风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陆氏根本不做代理建筑材料这一块,否则当年他就不会拒绝迈克尔合作的提议,改成撮合AS和乔森。

陆城遇只是淡笑。

这顿诡异的晚餐终是在三人的各怀心思里度过。

饭后,三人移步到客厅喝茶,南风走到迈克尔身边:“迈克尔先生,你是知道的,我今晚来其实还有些私事想和你聊聊。”

言下之意,就是想单独和他聊。

迈克尔用浑浊的眼睛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陆城遇,心里忖了忖,最后对陆城遇说了声失陪,便带着南风上二楼的书房。

迈克尔好像很累,一进书房就坐到椅子上,从口袋里摸出两颗白色的药丸,干咽下后,喘了口气说:“Cynthia小姐,你到底想做什么?看在我们已经有两次合作的份上,开门见山地说吧。”

“迈克尔先生和我想的一样,我们毕竟是老朋友,有些事情也的确心知肚明,这里又没有第三个人,拐弯抹角其实挺没意思的。”南风走到他身边,撑着他那张椅子的扶手,身体没有倾向他,但她的靠近本身就对迈克尔造成了压迫。

这也是迈克尔在南风身上察觉到她变化最大的地方,当年的南风有魄力有手段,但那都仅限于在商场上,可如今的她,被岁月和风霜磨砺出干练和阴诡,却已经不再仅限于商场上,否则刚才也不会送那样一份‘礼物’给他。

他更没想到,自己浸淫黑白两道数十年,竟然会被她接二连三地威慑到。

“我想和你谈一笔交易,如果你答应,我可以让你做过的那些‘好事’,永远不会传出去。”南风说。

迈克尔倏尔敏感地抬起头,却是在意:“你知道我什么事?”

南风正想说,书房的门‘哐当’一声被人踹开,这一下突然变动,立即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陆城遇脚步雷厉地走进来,目光冷冽地凝了她一眼,然后拽起她就走。

南风第一反应当然是反抗,但没用,她又想喊丽莎,然而丽莎也被宋琦控制住,她带来的那些人都被他的人挡住手脚,没办法来援助她。

她索性也就随他去,反正他不可能对她做什么,任由他把她拽出别墅,塞进车里,一踩油门飙走!

车速一下子提到一百二,但无论是南风还是陆城遇,两人的表情都冷静得出奇。

车子一路飙到山顶,陆城遇才猛地踩下刹车,挂空挡,拉手刹,解安全带,一应动作做得干脆且迅捷。

那边南风才刚刚解开安全带,就被他霍然一把从副驾驶座拉起来,他的右手虎口掐住她的下巴,迫得她正视他:“你想跟迈克尔说什么?说你手里有账本,不想他的秘密暴露出来,就告诉你俞温当年发出什么事?南风,我警告过你,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你手里有账本,否则你就等着落得和你哥一样下场,你都当耳旁风了?”

他眼里没有怒也没有气,脸上更没有戾气和杀气,但整张脸的表情就是传递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这样的他南风并不陌生,当年他在野山围捕她哥哥,还有后来囚禁她刺激她,就都是这幅样子。

这才是原本的他,真正的他,没有伪装的他。

南风嘴角一扯:“怎么不继续装深情了?”

自她回国以来,他哪次面对她不是一副情深几许的模样?上次解释孩子的死,上上次说什么从头来过,还有上上上次让她看到陆公馆的玫瑰花紫藤树,每次都是玩感情牌。

陆城遇也一哂:“没用的招数,当然不会再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