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28章 出来混迟早要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没用的招数。

南风有些嘲讽地勾勾唇,现在她倒是很期待,他不再用感情牌改用什么?

陆城遇盯她的笑容一眼,目光再往上一抬和她的眼睛对上,看到她里头的讽意和衅意,对视少顷后,他放开她的下巴,各自坐回位置上。

车子是敞篷的,山风当面呼啸而来,某种程度上达到了冷却情绪的效果。

“你想像对付伊生一样,整垮乔森,整垮迈克尔,对吗?”虽然是问句,但陆城遇是用陈述句的语气说出来的。南风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她既然已经对付了邢焕东,就不可能会放过迈克尔。

就想她说的,她会自己一样一样讨回来。

南风冷冷眯眸:“怎么?陆董事长想保迈克尔?”旋即哧笑,“你保得住吗?”

陆城遇瞳孔乌黑,盯着她说:“那就来打个赌。”

赌?南风别有意味地瞥向他的左手肩膀:“陆董事长这次又想赌什么?另一只手?”

陆城遇无波无澜:“如果我赢了,你即刻起不准在任何地方任何场合自称‘南风’。”

不准自称是‘南风’?这是什么古怪的要求?南风蹙起眉头,看不懂他的意思,但左右想想,这对她好像没什么伤害,她现在也的确不是‘南风’,如果不是特别需要,她也不会告诉别人她是‘南风’。

所以她没对他的赌注提要求,想了想,想说说自己的赌注:“如果我赢了……”

结果陆城遇就截断她的话,笑容寡淡:“没有这个如果,你一定会输。”

南风呵笑:“陆董事长,你别忘了,我已经赢了你两次。”

陆城遇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敲,漠漠道:“伊生出事那段时间,我不在国内,否则你以为你能把伊生覆灭得那么彻底?至于宋,他现在就在我手里,你想抢也抢不回去,你赢在哪里?”

南风表情已经完全收起来,胸前内的岩浆也开始在沸腾,尤其是最后那段关于宋的话:“上次在陆公馆,陆董事长不是还一口一个不会放过宋么?怎么现在又护着他?”

陆城遇抿唇无声一笑,忽而转头,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下巴:“我说的话你信过吗?无论我说什么,在你看来不都是谎话都是装的?既然如此,你怎么能要求我遵守谎话?”

南风冷成面无表情,倏地抬手要挥开他的手,却被他另一只手截住,陆城遇的人朝她靠近了一点:“南风,你记着,你能不能赢,取决于我想不想让你赢。”

陆城遇也没控制她多久,说完就松开她的下巴和她的手,目光直视前方。

前方是悬崖,夜幕下,就像一头张开口的野兽。

南风将被吹乱的头发用手指梳理整齐,心里仔细思忖他说的那些话,心里忽然有了一个想法,眼眸闪了闪,她侧过头:“既然是赌局,就没有谁能保证绝对可以赢,陆董事长还是收敛一点比较好,免得将来输了太打脸。”

陆城遇回头,淡而问:“你想要什么赌注?我另一只手?”

“既然陆董事长那么笃定自己会赢,那就不必关心我的赌注是什么。”言下之意,就是暂时不说自己想要什么,等赢了再说。

陆城遇仿佛真不觉得她能赢,审度了她两秒,就应:“好,我的附加条件是,输赢未定时,你不准在迈克尔面前提起有关账本的任何事。”

南风答应。

冷不防的,陆城遇声音一冽:“那五个人,是你动的手?”

南风抬眸,眼神清淡着,嘴唇则弯出一抹轻弧:“是我,好像有点吓到迈克尔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谁让他先送那样一份大礼给我呢?我不回礼不像话。”

他低声:“手法太残忍。”

“会吗?陆董事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菩萨心肠?‘每个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这句话可是你告诉我的。而且我还听别人说过另一句话,也很有道理,”南风缓缓扭头,微笑的目光里冰霜千万重,“出来混,”

陆城遇凝住她,听她说完最后几个字。

“迟早要还的。”

月明星稀的夜空,她的脸也有些被黑暗吞噬,陆城遇淡淡回:“有道理,最近我也想明白另一句话——我只做我认为对的事,至于那件事在旁人眼里究竟是对是错,与我无关。”

只做他认为对的事,至于在别人看来,那件事是对是错,他不在乎?

南风笑意徒然变寒:“好自私的一句话。”

“世上有谁不自私?区别只在于每个人自私的地方都不一样,以及,敢不敢承认自己自私而已。”

南风已然没有心情和他再聊下去:“深夜毒鸡汤,陆董事长自己慢慢品尝,我不奉陪。”

她刚想推开车门下车,另一边就传来车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南风回头一看,陆城遇已经下车走开:“车留给你。”

……

陆城遇打电话让宋琦来接他,折回了迈克尔的别墅。

南风的话说一半就被陆城遇拉走,以至于迈克尔一个晚上都在思考南风到底是什么意思,她说的‘好事’都是指哪些?

当初他们在俞温身上没有找到账本,南风又是俞温的亲妹妹,她现在说出这种话,难免让他怀疑账本是不是已经在她手里。

他在客厅里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等到陆城遇回来,他立即迎上去,开口就说:“James,你说南风手里会不会有账本?”

陆城遇两字否定:“没有。”

迈克尔很不相信:“你怎么肯定?”

“俞温被我们抓住后,直到他死,南风都没有见过他,俞温没机会把账本交给她。”陆城遇在沙发上坐下,淡然而从容。

迈克尔各种猜测:“那被我们抓住之前呢?俞温和她不是在野山里碰上了面?”

“俞温宠他这个妹妹,所以不会把一个定时炸弹交给她,那是害她。”

“那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好事’?”

“你这些年给人留的把柄,还少么?”

陆城遇始终是无波无澜无所动容,叫人看不出来他说这些话到底有没有私心,迈克尔在他对面坐下,浑浊的眼睛似盯非盯地落在他身上,沉声说:“James,是不是因为她是你前妻,所以你想对她手下留情?”

陆城遇目光一抬,冷冷地看他,显然是对他的质疑不满。

迈克尔心里一顿,知道他不高兴了,但是事关重大他还是要说:“James,你千万不要忘记一点——她是俞温的亲妹妹,俞温死在我们手上,她不会放过我们!”

“所以想做什么?杀了她?她今天送你的礼物分量还不够?”陆城遇眼神顿时陡峭,“她已经今非昔比,你动不了她,小心引火烧身。”

迈克尔咬住牙,他知道南风今非昔比,却没想到她会是这样厉害。

明知道人是他想要她的命,今晚竟然还敢登堂入室。

把他的人都解决掉就算了,还把他派去的人弄得‘缺胳膊少腿’送回来。

这样胆大猖獗,也就是当年的俞温敢做,这两人还真是亲兄妹……

陆城遇站起来,不重不轻地警告:“我不想招惹欧洲那边的黑道,你也别轻举妄动,否则,后果自负。”

迈克尔这次没有像平时一样,对他的话言听计从,脸上有些躁:“那和AS的续约……”

“作罢。”陆城遇说完,便离开了迈克尔的别墅。

上车后,他闭目养神:“让人盯着迈克尔,有什么动静随时告诉我。”

看他今晚的反应,就知道他不会真的听他的话就此收手。

也难怪,他可是迈克尔,从来不会允许自己身边有一丝丝危险因素。

宋琦遵命:“是。”

……

第三天早上,南风换好衣服,准备按照之前的约定去乔森签续约合同,丽莎这时候却带来一则消息:“乔森那边的人说,迈克尔先生身体突然不适,从今天起要静养治疗,今天没办法和我们签约,还说反正离上份合同到期还有半年,续约的事情不急。”

南风一直记得那天晚上陆城遇说的话,心里一直有准备,现在被爽约也没多大惊讶,点了下头:“知道了。”

丽莎退下后,南风便到书桌前坐下,后背贴着背靠,双手交叉成塔型放在叠加的膝盖上,沉思着事情。

她正想得入神,没注意到门外探进来一个脑袋,直到那人出声:“嗨~”

南风遽然抬头,眼里掠过一抹惊喜:“兰姐,你怎么来了?”

原本在国内照顾绵绵的兰姐突然出现,笑着推开门,说:“还不是因为你的宝贝女儿,这几天发现你和伯爵大人都不见,就哭着喊着要我带她来找你们。”

原来兰姐身后还跟着小绵绵。

绵绵一看到妈妈就扑上去,南风也很高兴,连忙将她抱起来放在膝盖上,亲亲她的脸,嗔道:“你怎么那么黏人啊?妈妈不是跟你说我要出差吗?三四天就回去。”

绵绵嘟着嘴说:“绵绵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绵绵担心妈妈。”

兰姐也说:“她昨晚睡到半夜就哭醒,好像是做噩梦了。”

两三岁的孩子能做什么噩梦?南风好笑:“这样啊,那你梦见什么了呢?”

绵绵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忍不住将南风抱得更紧,小声说:“梦见妈妈全身都是血,睡在地上,绵绵想帮妈妈擦掉血,但是越擦血越多,我怎么叫妈妈,妈妈都没有醒过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