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30章 俞温是叛徒该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脚步停滞了三分之一秒,转瞬又恢复如常,南风嘴角勾出微不可查的讽刺,慢慢道:“迈克尔先生如果想见我,直说不就行了,何必假冒陆董事长的名号?”

“如果直接说是我想见你,Cynthia小姐怎么可能真的只身前来?”迈克尔坐在餐桌前,餐桌上一道菜都没有,再加上身后两个黑衣男人,任谁看都知道是来者不善,他微笑,“你们中国人有句话,‘一日夫妻百日恩’,真是不假,以James对Cynthia小姐现在的立场,他让你一个人来,你竟然就真的一个人来,James对你来说,到底是不一样。”

南风兀自在他正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对他的调侃无动于衷:“行吧,你觉得我是一个人来的,那就当我是一个人来的。”

迈克尔下意识蹙起眉头。

他原本是很笃定南风是一个人来的,但是看她从推开包厢门起到现在,表情一直很淡定,连看到他都没觉得意外,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身安全,还有这句话……难道她还带了帮手?

不,不应该,他是拿陆城遇的手机给她发的短信,强调要她单独前来,她不应该还有留后手。

而且他的人跟踪过南风,她的车里的确只有她一个人。

故弄玄虚?

迈克尔无法确定,现在的南风他也拿捏不准,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审视着对面的女人。

南风将衣服整理整齐,嘴角似有似无地弯着:“不知道迈克尔先生这样大费周章约我出来,是想跟我说什么?”

迈克尔眼眸一沉,无论她今天是单独前来还是另有行动,有些话他必须问清楚,否则他寝食难安!

“账本在你手上,对不对?!”

……

第3区。

陆城遇从一栋小洋房里走出来,巴黎的春日阳光有些刺眼,他不禁眯起眼睛,脑海中快速闪过刚才在房子里看到的几张照片,还有那个老人说的话:

“……小南五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差点就熬不过去,幸好上帝保佑……后来他被他家里人接回去,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原本心里只是怀疑,毕竟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记忆有些模糊,只是隐约记得存在过这么一个人,然而现在一切都得到证明,他的怀疑,果然是对的。

原来是他。

竟然是他。

宋琦刚才没有跟进去,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只见陆城遇脸色苍白地走出来,走到阳光底下,闭上眼睛仰起头,侧脸依旧俊美无双,然而却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荒凉。

暖金色的光芒将他全身包裹,可阳光的温度也驱散不了他身上的寒意。

宋琦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低声禀报:“迈克尔先生刚才带着秘书外出,好像是和客户有约,奇怪的是,他包下了整间餐厅,里面都是他的人。”

陆城遇倏然睁开眼,周身的萧索在一瞬间悉数褪去,眸子一黑:“南风现在在哪里?”

宋琦反应了两秒,心里一惊:“陆先生,您的意思是……”

“永远都是这么不听话。”丢下这句不知道是主语是‘他’还是‘她’的话,陆城遇步伐如飞,快速走向车子。

傅逸生刚刚挂蓝兰的电话,正要说什么,陆城遇已经从他身边掠过:“城遇,刚才蓝兰打电话给我,好像说南小姐怎么了……诶,你去哪里?”

……

问句更像是肯定句,南风眼眸轻闪,没有接话。

迈克尔上身朝她微倾,隐隐压迫:“James说账本是定时炸弹,俞温那么保护你,不会舍得把那么危险的东西交给你,但我想的是,账本虽然能给你带来危险,但也能成为你最大的筹码,利弊相同,也许俞温背水一战,真的把账本给你了呢?”

心下小有意外,陆城遇不仅没有告诉迈克尔她已经回来的事情,甚至还帮她掩盖账本的下落……南风一时半会想不明白陆城遇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保护她?不会吧……

还是另有打算?这倒是有可能。

南风一言不发,脸上也始终平静似水,迈克尔身体忽然一松,靠到椅背上,似笑非笑地摊手:“现在你是女爵,就算我们知道你手里有账本,我们也不敢拿你怎么样,所以Cynthia小姐,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随便问问而已,你不用紧张。”

南风哧笑:“这种话骗骗三年前的我还可以,在领教过迈克尔先生雷厉风行的手段后,我怎么敢再以为你‘不能拿我怎么样’。”笑意慢慢转凉,“如果我承认账本在我手里,恐怕你马上就会把我变成和我哥一样说不出话的死人吧?”

她刚刚露面他就迫不及待安排杀手杀她,足见这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人骨子里的狠辣!

迈克尔浊黄的眼睛浮现出阴鸷,紧紧锁定住她,没有耐心继续跟她打太极,单枪直入一句诘问:“到底在不在你手里?”

南风微抬起下巴,态度不卑不坑:“我没义务免费回答你的问题,如果你真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那我们就用商人的方式——等价交换。我刚好也有事情想请教你,不如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她越是风平浪静,迈克尔越捉摸不透,眯着眼睛将她来来回回打量,他的眼白浑浊泛黄,瞳孔却乌黑,像极了蛇的眼睛,冷飕飕阴沉沉,无形中将气氛拉到最紧绷。

包厢内外没有一点声音,静谧里,终于听到迈克尔吐出一个字:“好。”

南风只是挑下眉,看起来非常风轻云淡,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指在那一瞬间松开,手心已经捏出一把冷汗。

四目相对,南风先声夺人:“账本为什么会落在我哥手里?”

“账本原本就是你哥在保管。”迈克尔淡淡道,“在黄金台,你哥、我、宋还有东四人地位相同,我们各自负责管理一项,你哥不太喜欢亲手碰那些东西,再加上他住在榕城,离黄金台最近,管理起事来比较方便,所以我们都同意他负责账本。呵,谁知道他竟然监守自盗。”

“你们先对他动杀心,还是他先拿走账本?”南风的目光冷而带刺,这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的一点,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如果是因为他们先想杀俞温,俞温才偷走账本,这种行为其实有点说不通。

因为账本非但不会给俞温带来任何生路,反而会为他引来更大的杀身之祸。

若是说他拿走账本前,迈克尔等人或许会因为追杀他太麻烦而饶他一命,那么他带走账本后,迈克尔等人就是无论天涯海角都要拿他的命。

可如果俞温是先拿走账本才会引来杀身之祸,那就更说不通,无缘无故,他为什么要‘找死’?

迈克尔冷淡道:“这是第二个问题。”

“……”南风沉气,“你想问什么?”

迈克尔此刻反而不着急问账本的问题,他先确定一件事:“伊生覆灭是不是你做的?”

“是。”南风没有迟疑地点头,“邢焕东也是我送进监狱。”

没给迈克尔思考太多的时间,她紧接着再次问:“回答我上一个问题——是你们先想杀他?还是他先拿走账本?”

迈克尔面容猝然狞狠:“你哥是叛徒!就算没有账本,他也该死!”

……

蓝兰有自知之明,她知道自己一个人去了也于事无补,所以她找了丽莎,丽莎是厉南衍安排给南风的贴身保镖,身手非常好。

两人匆匆赶去迈克尔约南风见面的地方,路上,丽莎给厉南衍打去电话。

彼时厉南衍也在路上,他刚从机场接了个人,听到电话,心里兀的一跳,猛地踩下刹车,车轮在马路上留下两道长长的黑色急刹车痕迹。

旋即,眼眸冷冽地凝聚起来,他快速回:“我马上过去。”而后便想掉转车头,这时候,挂挡的杆子却被副驾驶座的人按住。

厉南衍眼神一冷:“放开。”

副驾驶座的男人道:“我觉得你可以晚点去,好戏会更多。”他那表情,显然是早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厉南衍的五官不笑的时候本身就很冷淡,现在周身温度都沉下去,更比当年北城冰岛上那些冰雕还寒冷刺骨:“难不成你忘了,Cynthia安然无恙也是我跟你合作的要求之一!”

“答应过你的事情我没有忘,我的意思是,这是个好机会。没猜错的话,陆城遇现在也应该在去救Cynthia的路上,这里是巴黎,又事发突然,他身边只有一个宋琦……子弹是没有眼睛的,谁能保证不会有‘误伤’甚至……‘误杀’的事情发生?”男人的声音又低了几个度,“反正众所周知,今天动手的人是迈克尔,和别人没有关系……”

厉南衍自然听得出他想打的主意,不就是想拖延时间,等他们真的打起来后,再浑水摸鱼加入战局,趁机暗杀陆城遇,嫁祸给迈克尔么?

冷冷一笑,他握着挂挡器的手用力一拽,车子在宽敞的马路上飞速逆向行驶,半点迟疑都没有。

“我绝不会拿Cynthi的命冒险!”

……

你哥是叛徒!?

南风心里一震。

“当年有一段时间黄金台频频出事,很多路子都被警察端了掉,我们怀疑有内奸通风报信,查来查去,最终查到你哥身上!”迈克尔声音里满是狠辣,“他要么是背着我们投靠了警方,要么他从一开始就是警方的线人!”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叛徒绝对不能留!”

他们查出来是俞温捣鬼后,马上就想把人解决掉,可俞温不知道从哪里听到风声,连夜带着账本逃跑,这才有了后来长达六年的追杀。

叛徒,加偷窃账本,这样的人,必须死!

南风起初是震惊的,但震惊过后,她马上就觉得逻辑不通,当即驳斥:“如果我哥是所谓警方的人,那么账本在他手上那么多年,他为什么不交给警方?”

就凭账本里记录的那些内容,要是交给警方,十个黄金台都被端了,但是至今为止,黄金台都好好的!她哥根本不是叛徒!

迈克尔讥嘲:“是不是已经不重要,反正在他带走账本的那一刻起,他不是叛徒也是叛徒!”

南风沉默了下去,半响冷笑一声。

她哥没有拿走账本之前,他们认定他是叛徒,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所以他们要他死!

她哥拿走账本后,没有交给警方,已经间接地证明自己不是叛徒,但是他们还是要他死!

从一开始,他们就站在最高点,直接宣判她哥的死刑,根本没想要给她哥活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