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32章 心口突然间揪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脑海中不知怎么闪过迈克尔说的几句话,南风条件反射地伸出手,然而这个动作做完她却是一愣,忘了刚才那一瞬间自己想干什么来着……

大部分枪声在渐渐远去,应该是陆城遇和宋琦成功引开了那些人。

南风看了一眼手上的枪,枪把上还留有上一个人拿过它的温度,她抿了抿唇,将枪给了丽莎——她一条胳膊受伤,已经使不上力气,开不了枪。

丽莎一手拿枪一手扶起南风往小洋房里走,还没走三五步,忽听有个男人操着一口粗犷的英语喊:“她们在这里!”

竟然还有没被陆城遇引走的人!

丽莎当即将南风推给蓝兰,蓝兰搀着南风躲进小洋房。丽莎则快速对男人的方向开了一枪,没打中,对方躲到建筑物后也对她连续开了几枪。

在对方也有枪的情况下,丽莎完全不占上风,而且她眼尖地注意到有两个男人从阳台爬进小洋房,心里一紧,转头追上南风和蓝兰。

南风和蓝兰在走廊遇到那两个男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两人没有枪,各拿着一把军刀,一看见她们两人二话不说就冲上来,南风立即确定这是迈克尔的人,她快速将蓝兰推开。

两人是冲她来的自然只围攻她一个人,南风左躲右躲躲开刺过来的军刀,找到机会一脚狠踹男人的肋骨,男人往后退了几步。

南风一鼓作气,抓住他的手腕用了巧劲儿一折,虎口夺食去夺他的军刀——换成平时她肯定是能抢到的,然而今天她一条胳膊受了伤,力气使不上,反而被男人甩了出去,她整个人都被砸到墙上,五脏六腑瞬间错位。

男人举起军刀要捅向南风,刀光冷冽,南风眼睛一闪,丽莎及时赶到,迅速从后面射穿男人的脑袋,男人轰然倒下。

那边蓝兰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根木棍,狠狠挥向另一个男人后脑勺,被挥棍子的男人没立即被打晕,凶神恶煞地转过头来,蓝兰直接照着他的脸再来一棍,这一下把人打倒在地。

南风由衷竖起大拇指,真彪悍。

只是刚才那一番动作扯动了她的伤口,疼得她脸色苍白,额角冒出一颗颗豆大的冷汗,忍不住用背脊贴着墙撑住身体,仰起头连续倒吸着冷气。

蓝兰连忙扶住南风,皱紧眉头:“伯爵怎么还没来?”她们还在路上就给厉南衍打去电话,到现在都快半个小时,他不应该还没到啊。

丽莎也不知道,她随身带着手机,想再给厉南衍打个电话,耳畔就响起又一阵枪声,她连忙将南风推进一间房。

小洋房的二楼有一条长长的走廊,一边是房间一边是阳台,追过来的四个男人刚才明明看到她们在走廊上,现在都不见了,只可能是躲进这些房间里,对视了一眼,各自分散开来,分别进入一间房间搜找。

有一个男人就进入了南风和蓝兰躲藏的那间房,而且很快就会找到她们。

角落里,南风和蓝兰对视一眼,此情此景下,什么都不用多说,多年的默契只需一个眼神的交流就足够。

瞅准时机,南风突然从藏身处扑出,扑向那男人,身手矫健且敏捷,如蛰伏的猎豹。

男人躲避不及被南风扑倒,立即想要反抗,但他的脊椎被南风膝盖用尽全身力气用力压住,一时半会儿起不来,蓝兰捡起一把军刀,手在颤抖但动作没有停,果断地捅进男人的后心,只这一下,原本剧烈反抗的男人纹丝不动了。

鲜血喷射了南风和蓝兰的脸,两个女人无声安静,眼里都闪动着微微的惊恐——毕竟这是两人第一次亲手杀人。

四下安静了好一阵,蓝兰先开口,喃喃道:“好刺激,跟好莱坞动作大片似的……”

南风跌坐在地上,捂着肩膀哧笑:“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叫苦中作乐。”蓝兰分外感慨,“笙笙,咱们俩真是什么都一起干过。”现在还一起杀人。

南风扯动嘴角露出笑:“别急着感慨,以后咱们一起干的事情还多着呢。”

插科打诨两句,刚杀了人那种戚戚感顿时消减不少,蓝兰扶着南风起身,乍一听见外面响起枪声,心里都是一紧——应该是丽莎和另外三人交上手,只是不知道以一敌三的情况下,丽莎能不能胜。

两人连忙奔出去看情况,先在地上看到一具被射中眉心而亡的尸体,还没来得及找丽莎,一转身,不偏不倚碰上四五个男人从走廊那边追过来。

南风一看他们手里的军刀,当即拉着蓝兰往另一个方向跑,可没想到,丽莎就从那个方向跑过来,而她身后也追着三四个人。

后路不能退前路走不通的情况下,南风喊:“从后窗跑!”

刚才她观察过,每一间房间的后窗都没有栏杆,可以从窗口跳出去!

三人随便躲进一间房,两队人已经追上来,蓝兰想把门关上,可已经来不及,男人已经来到门口用力撞门。

蓝兰双脚蹬着地面,用后背死死顶住门,她费劲地想把门锁拉上,手伸到一半,一把刀忽然刺穿门板,刺穿她的身体,她的手就这么停在半空!

……

心口突然间揪疼了一下,傅逸生开枪的动作一顿,甩甩头,耳朵上戴着蓝牙,和那边的陆城遇说话:“迈克尔的人撤了没有?”

“嗯。”

迈克尔原本是不肯撤的,他一直认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不对南风斩草除根,将来死的就是他们的,但是陆城遇直接一句有人想趁乱对他下杀手然后嫁祸给他。迈克尔不怕承担杀害南风的责任,却是怕陆城遇会出事,只能咬牙暂时放下追杀南风,下令他的人都改去帮陆城遇。

“那行,这里交给我们,你回去看南小姐她们。”傅逸生莫名觉得心里有些微妙的不安,“城遇,你帮我照顾一下蓝兰。”

局面已经被他们控制住,没什么危险了,傅逸生嘴角一弯:“她明天就是你弟媳了。”

陆城遇略有点诧异地挑眉,不过这时也没多问,说了声“知道”便转向小洋房。

……

南风听到那刀尖入肉的声音,霍然回头,就看到蓝兰睁大眼睛,看着刺穿她心口的那把刀尖……

眼睛瞬间通红:“兰姐——!!”

南风想冲过去,被丽莎拉住:“Cynthia小姐!不能去!”

那把刀倏地收回去,蓝兰的身体就好像突然没了着力点,向下一滑。

她半跪在地上,后背仍顶着门,用尽最后的力气将门锁拉上!

“兰姐!”南风挣开丽莎跑过去,将蓝兰紧紧抱住,她的心口不断冒出血,她用手堵着都堵不住,她慌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兰姐,兰姐……”

蓝兰抓住南风的手,突然一咳,嘴里也吐出滚烫的血,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苍白下去。

“兰姐,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兰姐……”一股即将失去至亲的恐惧将南风彻底席卷。

蓝兰摇摇头,身体是她的,她自然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平时有些话藏在心里说不出来,现在是最后的机会,她想告诉她:“笙笙……我一直想对你说,对、对不起,当年我没有及时告诉你陆城遇接近你的目的……”

南风用力摇头,眼泪滴滴落在蓝兰的脸上:“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她从来没有怪过她,从来都没有!

可是蓝兰却怪自己,如果她一早就告诉她了,或许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悲剧,她就不会吃那么多苦,她是她最好的姐妹,却帮了别人害了她,她有错,她欠她。

蓝兰紧抓着南风的手:“帮我照顾好绵绵……”

“别说了,别说了,我现在带你去医院!”南风不想听她说这些话,她不会有事,她不会让她有事!

可南风的手臂完全没力气,拉不起蓝兰:“丽莎!帮忙!”

蓝兰不想拖累她们,拂开南风的手,重新跌坐回地上:“我不行了,你们走……丽莎,带她走……”

丽莎快速检查了一下蓝兰的伤口,正中心口,救不了。

“Cynthia小姐,我们走吧,蓝小姐不行了的。”

南风含着眼泪,固执地要拉上蓝兰,她绝对不会丢下她!她不能丢下她!这是她在这世上唯一一个朋友,她不想丢下她……

外面还在继续踹门,老旧的房门撑不了多久,蓝兰死死顶着门,将南风推开:“快走啊!”

门外传来两声枪响,应该是他们用枪损坏门锁,丽莎眼看已经不能再拖延,不管南风愿不愿意,拽着她往窗口而去!

“兰姐!”南风想挣开丽莎回去,却是看见蓝兰靠着门,对她一笑。

那一笑像当年大学门口初次见面的仗义学姐。

那一笑也像那些年黄金台内倚着窗谈笑风尘的头牌。

那一笑更像这些年互相扶持生死不弃的至亲姐妹。

笑容如昙花一现,转瞬就黯淡下去,蓝兰闭上了眼睛,原本蹬着地面的双脚也一下松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