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34章 南风过来我抱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和陆城遇坠河后,一路被激流冲到下游,直到被一块大石头挡住才停下来。

南风昏迷了一阵,醒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睁开眼的一霎,下意识地喊:“陆城遇——”

周围寂静得只能听见水流的声音,她试着动了动身体,还好她身上只有一个地方受枪伤,其他都是擦伤,从断桥上掉下来也没伤到要害,勉强可以自己站起来。

全身衣服都湿透了,被过往的山风一吹,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起来,南风忍着疼痛和寒冷,沿着河岸一边摸索前行一边喊:“陆城遇——陆城遇——”

但始终没有回应。

南风攥紧了手指,刚才机车从断桥上坠落一霎,陆城遇用力将她的身体扳了过来,将她紧紧护在胸膛里,背部则去承受河流底下各种未知的危险,当时她什么都来不及做,只听见他一声痛苦的闷哼,好像是被什么刺穿了身体……

她的身体又颤了颤,喉咙好像被酒瓶的木塞堵住,费了好大劲儿才重新发出声音:“陆城遇——”

借着朦胧的月光照明,南风沿着河岸寻找着,半天都没有找到陆城遇。

……在这里没找到他好像也挺正常,河水那么湍急,到现在还在奔腾,陆城遇可能没有她那么好的运气,这会儿已经被冲到海里……就算也被冲上岸,这里看起来那么荒凉,没准有野兽出没,野兽都很喜欢带有血腥味的东西,他全身都是伤,应该很对它们的胃口……

夜晚的温度越来越低,湿透的衣服穿在身上,她也越来越冷,尤其是脑子里胡思乱想那些东西,更让她感到一种从内到外,从下到上的冷。

不管怎么说,掉下断桥她能安然无恙,是受了陆城遇的保护,最起码她应该把人找到。

南风抿抿唇,继续往前寻找,远远的,她看到水草边有一道黑影,好像是个人。

她立即跑过去,模模糊糊看清楚那个人的脸,原本浮浮沉沉的心忽然落回原地——是陆城遇。

南风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从水里拖出来,先摸了摸他的鼻子,还有呼吸,只是他身上有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伤得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找到他后,怎么处置他是个问题。

南风自己也受了伤,身上没有手机周围也没有人,想自救或者求救都没办法。

那些追杀的人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追下来,看他们非要置他们于死地的样子,没准真的会再找下来确认他们的死讯,况且就算那些杀手没有来,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会不会有野兽之类的东西出没也说不准。

越想越觉得这个地方不安全,南风只好再把陆城遇搀扶起来,半扶半拖地把人带到的草丛比较茂盛的地方——藏在草丛后,这样就算那些杀手追过来,也不太容易发现他们。

南风把他放在地上,收回手时忽然感觉掌心黏糊糊的,这只手刚才扶在他的腰上,他的腰……她心里一动,快速蹲下去看他的身体,果然在他后腰看到血肉模糊的一片。

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被尖锐的石头刺穿的……刚才坠河时,要不是他把她扳过来,这个伤口现在大概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南风收紧了手指,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个男人,脑海中快速闪过过去的很多画面,带血的,带泪的,痛苦的,崩溃的,等等什么都有,画面最终是蓝兰那个笑容。

一直以来,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向他复仇,她的两委至亲都是死在他手上,但因为他的身份特殊,她不得不步步为营一点点瓦解他的势力,但是现在,他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昏迷在她面前,只要她稍微用点力,就能……掐死他!让他永远消失,也让她从仇恨的地狱里解脱。

南风的手摸上了陆城遇的脖子,用力,可三五秒后,她从胸腔里推吐出一口浊气,还是慢慢地松开了手。

……算了,今天如果不是他,她大概会和兰姐一样死在迈克尔手里。虽然迈克尔是他的人,也是为了他才想杀他,但一码归一码,冤有头债有主,她和迈克尔的仇用不着记在他身上,她欠他一个人情,现在不杀他,就算还他这个人情。

至于他伤得这么重,又是在无人救治的情况下,能不能熬下来,全看他命大不大。

打定好主意,南风心里没那么多纠结,刚想把手移开,却忽然被另一只冰凉的手握住,她倏地一惊,听见男人低哑的声音:“我还以为你会掐死我,原来你对我还有舍不得。”

陆城遇将她的手拉到他的脸颊边,轻轻贴住,掌背触碰到的肌肤冰冰凉凉光滑柔软,这个动作好像是他在庆幸,只是不知道是庆幸她也还活着,还是庆幸她没有乘人之危对他下杀手。南风没有去多想,立即抽回手。

随后身体放松往后坐在地上,后背贴着崖壁,她的语调漠漠:“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想欠你。”

陆城遇起不来,事实上,在中了三四枪又被石头尖锐的角刺伤身体的情况下,他能醒着说话已经是靠强大的意志,他的头朝她的方向动了动,低声问:“你没事吧?”

“先关心你自己吧。”

“我好像不太好……”一口气没提上来,他剩下的话断在喉咙里。

南风看他明明疼得厉害,还咬牙忍着不叫出来,也不知道是在逞什么强,就没表情地嗤笑了一下。

陆城遇缓过来后,脸色比刚才还要白,没什么力气地闭上眼睛,声音沙沙哑哑的:“救人救到底,你救一半算怎么回事?”

南风一哂:“我们掉下山崖大难不死,你就真以为我们是在拍电视剧啊?还指望我能找到草药给你治伤?我倒是敢去拔草,问题是你敢吃吗?而且你受的是枪伤,不动手术根本取不出子弹。”

她那些嘲讽满满的话,听到陆城遇耳里,他莫名地轻笑:“原来你早就在心里想过怎么救我。”不是想过,怎么会接得那么头头是道?

“……”南风回答都懒得。

陆城遇微抿了抿唇,低声说:“这个地方我知道,前面有一个酒庄,我们去那里求救。”

“我们?”南风挑眉,“我凭什么救你?”不杀他已经是大发慈悲,还指望她救他??

陆城遇看起来快要撑不住,呼吸渐渐变弱,费劲儿地将头转向她的方向,半垂着的眼皮盖住和黑夜同色的眼眸:“南风,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救我,告诉你俞温的事情。”

南风原本不动如山,乍一听到那个名字,脸色一变,旋即冷静下来道:“我哥已经被你害死,你还能告诉我什么事?”

陆城遇已经用完所有力气,吐息都有一出没一出,声音微不可闻,:“没死……”

没死……

没死……

没死!

她哥没死!

南风几乎是扑到他身边:“你说什么?你说谁没死?陆城遇,陆城遇——”

男人已经重伤昏迷,无论她怎么喊怎么摇都叫不醒他,南风满脑子都是他那两个字,没死……没死……她咬住下唇,狠狠地说:“如果你敢骗我,我马上杀了你!”

如果哥哥真的没有死,那哥哥的下落就只有他知道,他不能死,她要救他。

南风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抓着他的手臂绕过她的肩膀,用自己的身体当他的拐杖,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他们的速度不快,毕竟南风自己也受了伤,还要拖着一个不管是身高还是体重都超出她承受范围的男人,可想而知有多困难。

但是此情此景,却让她想起当年洛杉矶的小巷里,他也是这样倒在她的身上,害她要费心费力地将他救回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走了多远,到最后南风都快麻木了,用刚才路上随手捡的木棍撩开面前一人高的草丛,夜色浓郁下,几十米外的庄园散发着暖橙色的光,像遗落在沧海里的明珠。

南风愣了愣,旋即脸上露出狂喜——找到了!

她连忙拖着陆城遇走过去,一不小心绊倒地上的石头,两人齐齐摔在地上,陆城遇沉重的身体压在她身上,南风疼得倒吸冷气,这男人是一座山吗……

不过他们这里的动静也引起庄园门卫的注意,一个男人拿着电筒跑过来,照着他们问:“你们是什么人?”

南风连忙用流利的法语回答:“你好,我们是中国游客,遇到恐怖分子袭击,我和我朋友都受了点伤,能不能麻烦你帮我们叫下救护……”

‘车’字还没说出来,原本昏迷的男人突然拉了拉她的衣服,用中文说:“不能去医院。”

南风脑子里也一闪,对,不能去医院,那些追杀他们的人在河边找不到他们的尸体,一定会往医院的方向查——毕竟他们都受了伤,一旦脱险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当然是医院。

可是不去医院,难道要让庄园的人救他们?他们应该不会肯吧,对他们来说,她和陆城遇是素不相识的外国人,身上还带有枪伤,正常人都不会愿意惹祸上身。

门卫还在问,南风为难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时,庄园里又走出来一个人,对方看起来像是庄园的领事,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门卫对他解释说:“他们好像遇到什么困难,来向我们求救。”

领事先看了一眼南风,再去看地上的陆城遇,不知怎么,他突然愣了愣,然后快速蹲下来:“James先生?”

南风讶异,他们认识?

领事连忙将陆城遇扶起来,用电筒照了照他的身体,看到了那些枪伤和血迹,吓了一跳:“怎么回事?James先生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等等……南风突然想起一件事。

当年盛于琛做东请迈克尔和陆城遇吃饭,席上谈论到葡萄酒的文化,迈克尔曾说过一句‘James在巴黎西北部有一个自己的酒庄,要是来了兴致,他还会亲自酿酒’(061)……所以,这个酒庄是他的?

这个猜测应该是正确的,难怪陆城遇对这里熟悉,还要她把他带到这里。

南风松了口气,但还是隐瞒了一些事实,只道:“我们遇到恐怖分子袭击受了伤,他让我把他带到这里。”

领事也没有多问,往庄园里喊:“快!出来几个人!把James先生扶进去,把医生叫来。”

南风已经到了极限,这会儿确定他们暂时安全,神经不由得一松,四肢百骸即刻传来疼痛的抗议,她站起来跟着他们走了几步,最终还是支撑不住,眼前一片黑暗,也昏了过去。

……

南风没有昏迷多久,好像只有一两个小时,她心里牵挂着事情,麻醉药的药效一过就醒过来。

然后就感觉到肩膀枪伤的位置火辣辣的疼。

“咝……”

旁边照顾她的女工连忙说:“小姐,子弹刚刚取出来,最好暂时不要动。”

南风没有动,她关心的是:“陆城遇怎么样了?”

“是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吗?医生还在抢救。”

几个小时过去还在抢救……南风忍不住了,挣扎着下床:“我去看看他。”他不能死,他死了谁告诉她她哥的事情?

只是她高估了自己,她的脚才刚刚着地,就无力地跪了下去,女工连忙把她扶回床上:“小姐,您的身体也不好,还是躺着休息吧,我去帮您看看,有情况马上告诉你。”

南风的确疼得不行,捂着肩膀,额头上也出了一层冷汗,只能答应。

陆城遇的手术进行了四五个小时,南风就焦急地等了四五个小时,好在最后女工跑回来跟她说,手术进行得很顺利,已经脱离危险。

南风松了口气,跟着也晕了过去,女工一摸她的额头,才发现她发了高烧。

后来两三天,南风都是这种半昏半醒的状态,直到第四天退烧,人才彻底清醒过来。

醒来后,南风第一件事也是找陆城遇,她直接让女工带她去陆城遇休息的房间,恰好在门口遇到那个领事,领事把她当成陆城遇的朋友或者下属,对她没有隐瞒,说陆城遇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因为失血过多,所以这几天都在昏迷。

还说:“医生都是我们信得过的人,绝对不会走漏半点风声,你们放心在这里养伤,不用担心有危险。”

南风抿唇:“那他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说最起码还要三四天。”

南风从窗户看进去,陆城遇躺着一动不动,血袋里的血源源不断地输进他的体内,但他的脸色始终苍白如纸,她收回视线,复而问:“能不能借我一个手机,我想打个电话。”

她想跟厉南衍说一声,免得他找不到她会担心。

“当然可以。”领事二话不说,就从口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南风。

南风脑海里记得那串数字,立即按了出来,但手指却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最后‘播出’的按钮上停顿住。

厉南衍……小洋房……蓝兰……

“我不行了,你们走!”

一句话,如飓风般突然撞入脑海。

眼前像电影重播,出现蓝兰死前的一幕——那把刀刺穿她的身体,她的身体滑到了地上,地上的她徒然没了气息……

南风的手指颤了颤。

莫名的,心里有了一丝犹豫,使她在一瞬间产生了类似害怕的小情绪。

犹豫什么?

害怕什么?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面前仿佛有了两个世界,这个世界是安静无声,另一个世界充满了血腥、人命和失去,这通电话拨出去,就会将她拉回那个黑暗而压抑的世界。

她并非想要永远逃避,而是暂时不敢去触碰,唯恐再听到什么噩耗。

人心里或多或少都有点逃避心理,在面对一些不太愿意面对的事情时,本能地往后退,本能地不想去面对,掩耳盗铃地认为不去听不去看就能当做不存在,南风现在大概就是这种状态,她害怕再一次听到蓝兰的死讯……如果没有人再提起蓝兰的死,会不会她就没有死?

抱着这样可笑又幼稚地念头,南风将按出来的号码一个个删掉。

算了,不说,再让她逃避几天吧,等陆城遇醒了,问清楚她哥哥的事情,再回去面对那个世界,再去给蓝兰——报仇!

南风收敛起眼中的戾气,将手机还给领事,领事还很奇怪:“不打了吗?”

南风扯动嘴角,涩然笑笑:“不用了,下次想打再跟您借吧。”

领事古怪地看了她一眼,点头说好。

……

三天后,陆城遇在晨光里醒过来,起初睁开眼,人还有点恍惚,迷迷糊糊地看到一道蔚蓝色的身影在他床边晃动,那种蓝,是和天空一样都颜色。

他记得,他送过她两次这种颜色的裙子,一次是在港城,一次是她时隔三年再回来后。

第一次她穿了,他在俞家庄的客厅里看到她,她眼睛里满是狡黠和揶揄,笑意满满不愧不疚地说‘很高兴认识你’。(076)

第二次她把裙子随手丢掉,大步出门,头也不回。(184)

“南风,”他在微风里喊她的名字,想抬起手拉住她,只是提不起力气。

南风就是来等他醒的,见她醒过来,眼睛渐渐恢复清明,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压下各种异样,她问出这些天以来的最想问的话:“我已经救了你,告诉我,我哥是不是真的没有死?”

男人却说:“南风,过来,让我抱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