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35章 根本不配叫真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足足愣了一分钟,都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要求,表情一冷:“发什么疯?”

陆城遇好像早就知道她会是这种态度,也不在意,兀自抓住她的手,南风被他手心温暖湿润的感觉刺激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甩开,他就直接把她拽过去,另一只手同时搂上她的腰,直接把她拥抱住。

“你……”

南风哪想得到他刚醒力气就这么大,他怀抱里有药味和淡淡的血腥味,融着他一贯的清冽,密不透风地将她包围起来,她微微一滞,旋即就想把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推开,结果男人在她耳边说了句:“别动,我腰疼,我就抱一会。”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南风鬼使神差地想起那天晚上摸到他后腰,摸出一手血的情形……不过好在理智很快回笼,唇一抿,她还是推开了他。

陆城遇没有把她抱得很紧,她一推他就松开了,靠着床头微微喘气,刚才那一下也费了他不少劲儿:“怎么有你这么狠心的女人?也不想想我怎么会伤成这样。”

南风面无愧色:“那些人本来就是追杀你的。”

陆城遇反驳:“我本来已经摆脱他们,是为了回去救你才会被他们再追上。”

“如果不是迈克尔用你的名义约我出去,我也不会身陷险境。”

“为什么迈克尔以我的名义约你,你就真的单独赴约?”

“我以为你想和我商量什么事!”

“那是你以为。”

南风一下子被堵住了话。

陆城遇嘴角轻舒,他的脸色比前几天好很多,起码不是那种毫无生气的惨白,眸子漆黑如墨,里面点缀着细碎的笑意,他和她,有多久没有这样斗嘴过了?

南风觉得自己很无聊,跟他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同时她心里还有点沉闷,收到陆城遇的手机号发来的短信时,她的确没有多想就去赴约,她以为他是想和她聊账本或者迈克尔的事,以前他也不是没有单独约过她,所以她根本没有多防备……如果她当时没有去赴约,或者多带点人,兰姐或许就不会死。

兰姐的死,迈克尔固然是元凶,但她也有责任。

南风这些天心里一直压着这座山,怎么纾解都纾解不开,脸上也没了表情,冷冷淡淡地走上前,沉默地继续做刚才没做完的事——陆城遇还在输液,医生让她看着输液瓶,一瓶完了换另一瓶,她正给他换瓶子。

陆城遇的枪伤分别是在腰腹和后背,没有伤到要害,最严重的地方是坠河时被河底石头刺穿的后腰,以及摔断的左腿。虽然南风不太愿意承认,但是这两个地方的伤的确是因为她,所以医生临时找不到合适的人看顾他,就找上她的时候,她也没好意思拒绝。

南风从药瓶里拿了几颗药,又倒了杯温水,淡淡地递到他面前:“吃药吧,消炎的。”

陆城遇看了她一眼,将药接过去吞下,只是在把水杯递还给南风的时候,他忽然握住她的手,用自己宽大的掌心包裹住她的。

“你在河边喊我的名字,我听到了,你哭了是不是?”

南风抬眸,看见他的眼睛里跳动着春日和晨曦交织的温柔。

他听到了,只是当时伤得很重,说不出话,回应不了她,但那些呼喊就像是一盏明灯,照亮他原本黯淡无光的前路,那一刻江水竟然也不是那么寒冷。

她或许还在乎他。陆城遇正是因为心里有了这个念头,所以才强硬地撑那么久,把已经踏进鬼门关的脚强行抽回来。

眼皮一垂,南风的眼眸清清淡淡:“我说过,我是不想欠你。我一向恩怨分明,坠河的时候你保护了我,于情于理我都改找到你,就算只是一具尸体,我也得找到。什么哭了?太冷了声音颤抖而已。”

她否认得干干净净,陆城遇也不在乎,第二次把她拉到怀里:“南风,我一直认为,我们之间不至于山穷水尽。”

他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双臂抱着她的身体,两人的体温若有若无地互相传递,他能闻到她身上有些熟悉,但更多是陌生的橙花香味。

轻轻一叹:“这些年我们在一起都经历了什么?你扪心自问,这辈子你放得下我吗?”

南风神思一晃,一刹那间想起了很多——洛杉矶,榕城,巴黎,港城,北城……破屋,陆公馆,浦寨,冰岛……分开,复合,分开,复合,结婚,离婚……爱过,恨过,笑过,哭过,算计来算计去,计较来计较去……他们之间,早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

迈克尔曾告诉她两件事:

他说,陆城遇最先知道她是俞笙的身份,但是瞒着没有让他们知道。

还说,当初把她丢去野山是他和宋瞒着陆城遇做的,陆城遇的本意并非如此。(139)

或许,陆城遇对她不完全是利用,的确有过一份真心,但,那又怎么样?

南风声线平稳:“你不是你不会再用感情牌吗?”

“现在不是我用感情牌,而是你一直在逃避你的内心。”陆城遇把手贴在她的心口,眼眸深黑,“南风,你用无数恨我的理由埋葬掉对我的爱,什么时候你才能正视一次?承认在乎我很难吗?”

南风突然轻笑。

“陆城遇,你看,”她用脚尖在地上划出一条无形的线,“我们之间有这条线,上面是生仇和死仇,就在几天前,我最好的朋友也就死在这上面,血债面前,所有东西都无足轻重。”

“当初你说不要过度揣测你,现在我也说,你不要自以为懂我。”

“我找你,是因为你救过我,我不想欠你,我跟你之间已经够乱,没必要再添一笔;我救你,是因为你说你说我哥还没死,你没有把话说清楚就晕过去,我只能救醒你。”

“如果不是这样,我早就要了你的命——你醒过来的时候不是也发现了么?我当时就想掐死你。”

陆城遇看她分外冷静的表情和眼睛,嘴角一扯,淡淡道:“每次你想掩饰内心的真实想法,就会这样长篇大论。”

南风不想和他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死循环地绕圈,直接把话题拉回最开始:“与其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倒不如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哥是不是真的没有死?没死,你把他藏在哪里?”

陆城遇的呼吸淡了下去,重新靠回床头:“如果俞温没有死,我们是不是就能从头来过?”

“不能。”干脆的两个字。

陆城遇的目光垂下,定定地落在地上,仿佛那里真的有一条线,而他的视线能将它肢解分离。

南风抿了抿唇:“你到底告不告诉我?”

“我会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南风愣了愣,旋即一怒:“是你说只要我救你,你就告诉我这件事,你又想反悔?”

“反正在你心里我一直都很卑鄙,现在只是再卑鄙一点而已。”陆城遇一副无赖的样子。

“你!”

平复下怒气,南风一字一字地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陆城遇伸手按下床边的按钮,床板缓缓下降,他重新躺平在床上,合上眼道:“我已经联系逸生,在他来接我之前,你留下照顾我,离开酒庄前我会告诉你。”

南风皱眉:“我怎么知道你这次会不会说话算数?”

“我不至于骗你第二次。”顿了顿,他又说,“而且你现在也不方便离开这里。”

“枪战虽然是发生在郊区,但死伤那么多人,动静闹得那么大,包括警方在内的社会各界都很关注,在你的人还没有把你完全洗白之前,你随便露面对你的名声也会造成影响——你总不希望有媒体写出一篇‘AS有位参与枪战的副总裁’这种报道吧?所以暂时躲在酒庄,对你也百利无一害。”

南风盯了他半天,一言不发,开门离去。

陆城遇知道,她答应留下了。

身体放松下来,他回想那天那群穷追猛打的杀手,眼底闪过一丝暗色。

想了想,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徐飒,去查一查,希尔和萧晨认不认识?”

“还有,萧晨和南风,认不认识?”

……

南风关上房门,背脊贴着门板,慢慢闭上了眼睛。

手抬起来,按在了心口的位置。

她表面无波无澜,其实里面这颗心,就好像有人往上面压了十几个秤砣,变得沉甸甸的。

他说他们之间不至于山穷水尽。

他说她这辈子不可能把他放下。

一字字一句句,听起来都那么笃定。

这种‘笃定’,不是笃定她爱他,而是笃定他对她有真心,他以为他对她是付出了真心,所以就能理直气壮地评判她,好自大……

南风嘴角勾出讥讽的笑,这年头,好像谁有真心谁就拥有免死金牌一样,只要是爱过,所有的伤害便都能冠以爱之名,可以堂而皇之地将血淋淋的伤口视而不见,可以理所当然地把魂飞魄散的人命忽略不计,好自私……

有人说,不是所有的苦衷都能原谅,这句话很对,同理,不是爱了,过往犯过的错、施加过的伤害就能原谅。

他对她有过真心又怎么样?

他真爱过她又怎么样?

利用就是利用,伤害就是伤害,疤痕在那里,修复不了,弥补不了。

真心……

太廉价的真心,根本不配叫真心。

掺了杂质的爱情,也根本不配叫爱情。

陆城遇的也好,其他的人也好,不干净的感情,她不会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