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37章 在利用你对付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仿佛看不出她的愠怒一般,陆城遇还伸出手去和她十指紧扣,抬眼望她:“只有现在我才能留得住你,离开了酒庄,你又要站到我对立面。”

他话语轻轻,使得南风的满腔的火气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一点都不痛快。

她的目光先在他们交握的手顿了顿,然后才又看回陆城遇的脸。

他身上的伤还没好,但气色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嘴角始终是弯着笑着,带有一丝丝温柔,再配合他那句话,乍一听起来好像是在打情骂俏,南风嘴角一哂,抽回了自己的手。

“原来陆董事长也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时候——别说是十天半个月,你就算是把我留下十年八年,我和你的立场,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的话语过于决绝,陆城遇脸上的笑意顿消:“说得对,我有时候的确不切实际,远不如你时时刻刻都保持理智。”身体往后倾靠回椅背上,他的黑眸转冷转淡,“就比如当初,我以为你起码会质问一句我为什么要收留俞筱住在陆公馆,可事实却是,你完全无所谓。”

南风一抿唇:“我没兴趣知道你的事。”

“但是我想说。”陆城遇眸光暗沉沉,“这件事我从很早之前就想跟你说。”

领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门窗都关着,密封的空间里只有空调的声音和他的声音清晰入耳。

“最初我会救俞筱,是恻隐之心。”

那天俞筱衣衫不整地从包厢里跑出来撞上他,惊慌失措地跪在他面前,哭着求他救她……彼时他的目光从她脸上淡淡扫过,晃神间想起南风也曾哭得这么绝望过。

动了为数不多的一次恻隐之心,他让人把她放出黄金台。

只是没想到,从那天起,俞筱就缠上他似的,每天都跑到陆公馆门口守着。

起初他是没有理会,直到有一天,公馆里养的那只萨摩耶跑出去把她咬伤,他才让夏管家把她带进来包扎,俞筱进门一看到他,就凄凄楚楚地哭诉,说俞家人都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

当然,他在意的点不是她可不可怜,而是俞家三人一年内全都横死,不会只是巧合。

“开始我怀疑是不是迈克尔为了斩草除根,瞒着我对俞家人下手,所以让人去查俞家三人的死因。”

话题悄然间从俞筱身上转到了俞家人的死,南风顿了顿,开口问:“查出什么?”从最初听到死讯,她就觉得俞家人死得蹊跷,只是当时不想浪费人力去查这种事不关己的事,。既然他去查了,她的问问也无妨。

“俞纵邢表面是死于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实际上,他被送去医院时,医生根本没有对他进行抢救。”

南风一怔。

“俞佑说是欠赌债被混混打死,但他身上的致命伤是枪伤,一般混混手里哪有枪?至于俞夫人,”陆城遇没有笑意地笑笑,“喝百草枯自杀?有了俞纵邢和俞佑的例子在前,她到底是自愿喝的,还是有人灌她喝的,有谁知道?”

所以俞家三人都是他杀?南风皱皱眉:“是迈克尔吗?”

陆城遇摇头否认:“不是。”

“那是私仇?”俞纵邢在商场上混了那么多年,不可能没有得罪过人,有人趁他落魄来报仇也不是不可能。

陆城遇看着她,突兀将话题转到和上一句话风牛马不相及的地方:“当年你走后,我在阁楼里找到一条手帕,上面写着‘俞温在地下室’五个字,南风,是不是这个送手帕给你的人帮你打开笼子的门?”

南风本能地一蹙眉,这是一个动作,陆城遇便知道他的猜测是正确的,呼吸顿沉:“你就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引你去地下室?”

南风看了他两眼,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转变话题,心下不由得警惕起来,怕他是不是故意在套她的话?干脆回三个字:“不重要。”

“很重要,”陆城遇骤然欺身上前,将她禁锢墙壁和他之间,“那个人既然能在陆公馆如入无人之境,又是送你手帕又是打开笼门,为什么不直接救俞温离开?为什么不直接救你离开?”

不待她回答,他紧接着又说:“他是故意的,故意引你到地下室去看俞温的现状,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要加剧你我之间的裂痕,他如果不是想利用你对付我,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南风脊背贴着墙,他这番话穿过她的耳螺进入她的大脑,兜转了一圈——他话里暗含的意思是,萧晨为了完全激发她对他的仇恨,故意不救她哥?*

“陆公馆里有那个人的内应,我查到,是梅婶,她不断将陆公馆内的情况传递出去。”陆城遇幽凉着眸色,“顺着梅婶这条线查下去,我查到一个叫毕侃的男人,你说巧不巧,杀害俞纵邢一家三口的人,也是毕侃。”

俞家三人百分百是被人谋杀,但是谋杀的原因不是私仇,因为这个毕侃是杀人潜逃的通缉犯,他身上背着无数条人命,被他所杀的人身份各异,所以他的真实身份很可能是职业杀手,或者谁的手下。

南风这才明白,他提起俞筱是为了带出俞家三人死因,提起萧晨是为了带出梅婶,而俞家三人的死因和梅婶联系在一起,所以,得出的结论是——梅婶、萧晨、毕侃这三人是一条线?

萧晨是否是故意不救她哥,这点暂时按下不提。

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她现在最不想明白的是,萧晨为什么杀俞家人?

陆城遇见她眉心蹙起,知道她是在思考,语气缓了些:“俞家五个人,俞瑶虽然是失踪但恐怕也凶多吉少,唯独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俞筱。”

南风感觉他最后一句说得很意味深长,不禁微仰起头看他。果不其然,他继而说:“她还活着,还来到我面前,如果说只是巧合,你信吗?”

俞筱,现在又多了一个俞筱,难不成梅婶、萧晨、毕侃、俞筱这四人是一条线?南风拧紧了眉头,他说的那些她从来没想过,一时间也毫无头绪,不知道该怎么判断。

同时她又觉得他有些逻辑说不通——如果真是萧晨指使毕侃杀了俞家三人,那俞筱怎么还会和萧晨联合在一起?

可如果俞筱和萧晨没有关系,那为什么俞家人都死了,偏偏她还活着?

陆城遇的手抚上她的脸,他说起这些事,一是想提醒她小心身边的人,二是想解释:“俞筱是毕侃和毕侃背后的人留下的唯一线索,我把她放在陆公馆只是为了顺藤摸瓜,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暧昧。”

还有一点——南风是被毕侃背后的人带走,所以俞筱也是他找到她的唯一线索。

他们既然安排了俞筱接近他,就不会没有想用俞筱做点什么,他就如他们所愿把人放在眼皮底下,等着他们的下一步。

他总要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地里不断催化他和南风的矛盾,到底是谁想利用南风对付他,这个人就像定时炸弹,不把他找出来,他寝食难安。

南风沉默不言,脸上看不出是信不信他的话,但他前头说的那些话,到底是在她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陆城遇身上还有伤,站了半天站累了,后退两步坐回轮椅上,手一伸还把她也拉过去,并且把她放在自己腿上。

南风一时走神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想起来的时候,腰已经先一步被他扣住。

“放开。”南风低斥。

“你站了那么久不累吗?我给你当人肉沙发你还不乐意?”刚才说话间,他们已经离开地下室,回到陆城遇的房间。

南风愠恼:“用不着,放开!”

陆城遇自然不放:“乖乖坐着,我告诉你点别的事。”

“……”挣扎了三五次,实在挣不开这无赖,南风最终放弃,而且比起和他较劲,她现下更想要想明白萧晨和俞筱之间的关系。

想来想去,最合理的解释只有萧晨和俞筱达成了类似‘我不杀你,你帮我接近陆城遇’的协议。

要真是这样,南风认为自己就没什么好多虑,萧晨想对付陆城遇,在陆城遇身边安插他的人,正常。

虽然她还想不明白萧晨为什么要杀俞家人,不过回过头来说,陆城遇的话也不一定百分百可信,也许杀俞家人的根本不是萧晨呢?

这件事的真假她还要回头再查。

以及,萧晨到底是不是故意不救她哥,她都要再确认。

第一个问题的真相她可以是可有可无,但是第二个问题她必须弄清楚。

她和萧晨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但是她绝不能容忍萧晨为了能利用她,间接造成她哥的死亡。

她正想着,陆城遇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腹部上,忽然说:“你怀孕那几个月,饮食都是经过梅婶的手,我们的孩子会胎死腹中,不一定和她没有关系。”

?!

他的意思是,她的孩子会死,可能是梅婶做的?可能是梅婶背后的人指使她做的?南风即刻皱眉,如果说他前面说的那些话她还半信半疑,那么这一句,她不相信。

“就算梅婶的身份可疑,你也用不着把所有罪名都推到她一个人身上,我的孩子明明是死在你母亲手里!”

“谁跟你说是我母亲?”陆城遇怔了怔,一瞬间明白过来,为什么当初他在陆公馆跟她解释孩子的死她会那么抵触,原来她一直以为害死孩子的人是他母亲!(224)

他松开她的腰,双手握着她的肩膀扳住她的身体,笃定至极:“不可能是我母亲,她再不满意你,也不会扼杀她的亲孙子。”

不是陆夫人?

怎么可能不是陆夫人?

当年离开榕城后,南风曾让人调查孩子胎死腹中的原因,得到的结果是陆公馆的家庭医生暗中对她下药。家庭医生没有理由无缘无故害死她的孩子,所以一定有人在背后指使。

那个时候她虽然恨陆城遇入骨,但也不至于没有理智,她肯定指使的人不会是陆城遇,一来是因为她如果生下孩子他能多一个筹码威胁她,二来觉得他如果想拿掉她的孩子,根本不用那么大费周章,直接把她抓去医院做手术就可以。

排除了陆城遇,就只剩下一个陆夫人。

陆夫人一向不喜欢她,也一度怀疑她怀的不是陆城遇的孩子,她有理由有能力做这件事。

可是现在,陆城遇却很坚定地否认,不是陆夫人。

梅婶,梅婶,如果梅婶真的萧晨的人,那萧晨为什么要做掉她的孩子?难不成是像故意不救她哥一样,为了激化她和陆城遇的矛盾……不,不,南风快速镇定住纷乱的脑子,并且再三告诉自己,陆城遇的话未必可信,或许他是在里间她和萧晨的关系……

陆城遇一直在观察南风的表情,没有错过她眼睛里那一瞬间茫然,可见她本身也没有绝对证,可能是被什么误导,或者别人施加的想法才会认为是他的母亲害死孩子。

对,有人不断地在催化他们之间的矛盾,不断误导她的思路,陆城遇抓着她肩膀的手微微用力,一瞬沉声:“南风,到现在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们都被人算计了!”

有人趁他们关系敏感的时候,在背后推波助澜了这一切,使得他们一步步走向无可挽回的对立面,甚至自相残杀!

南风沉默了少顷后,却是说:“那又怎样?”

陆城遇神色凝了起来。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陆城遇,你算计我利用我是真的,你囚禁我虐待我也是真的,你追杀我哥六年、对他严刑逼供更是我亲眼所见,甚至我哥的死、兰姐的死,也都由你一手造成,在这些面前,那些所谓误会都不算误会。”

就算有人趁机浑水摸鱼又怎么样?但如果不是他们之间本身存在问题,别人想趁虚而入也没办法,说到底,根本原因还是在他身上。

陆城遇拧着眉闭上了眼,深吁了口气:“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承认有我的问题,但是南风,你看清楚,那个帮你的人未必对你就是好心,从他做的这些事情上看,他根本就是在利用你对付我!”

南风扯了下嘴角,抬眼看他:“只要能对付你,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南风!”

别开头看向另一个方向,南风用素淡的侧脸对着他:“你说他们在利用我,你现在不也是在利用我?你说这么多,不就是就想从我口中套出话,想知道我背后那个人到底是谁?”

陆城遇一下收紧了手,将她的胳膊攥得很用力,南风不去看他,要不想深究他现在到底是什么表情。

因为哥哥失踪,她被迫在一夜之间成长,她从几年前就知道‘这世上不会有人平白对你好’这个道理。

或许厉南衍救她并不是完全出自真心,或许萧晨曾在她和陆城遇之间做了小动作,但如果不是他们两人帮她,她站不到今天这个位置,不可能亲手覆灭伊生和邢焕东,不可能亲手把宋打她哥那四枪还给他,有得有失,他们给她想要的,她给他们想要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她孩子的死到底是陆夫人造成还是萧晨造成,这个她自会去查证,在真相没有出来之前,她不会出卖萧晨。

她将目光移回来,直视着陆城遇的眼睛:“我不会告诉你。”

陆城遇的眼神浮现出恨铁不成钢的恼意:“你根本是在与虎谋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