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43章 送一份请帖给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绵绵不想回国,吵着要去迪士尼乐园。

去迪士尼是之前蓝兰提议的,原本是想等合同结束后,和南风一起带她去。

现在蓝兰虽然不在,但是绵绵却一直记着。

南风的机票已经定好,正想顺从她改签,厉南衍却说:“你和丽莎先回吧,我和绵绵明天再回。”

他的表情淡淡,旁人看不出他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南风知道,他还没消气,心里不禁有些无奈——怎么男人一生气都比女人难哄?

所以最终,回国的只有南风和丽莎。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飞机降落在榕城机场,距离开时隔一个月,现在是四月下旬了。

丽莎让南风在机场门口等会儿,她去把车开过来。

南风正百无聊赖地低着头,用脚尖碾着地上一个小石子,面前突然多了一双黑色的皮鞋,她顿了顿,抬起头,不偏不倚对上陆城遇乌黑的眼睛。

他和她是同一班飞机,不过在飞机上的座位离得远,没机会说上话。

南风嘴角一勾,带上她的万年假笑:“陆董事长也今天回国啊,好巧。”

榕城好像就是她的舞台,一回到这里,她就粉墨登场,带上虚伪的笑和故作的从容,在任何人面前游刃有余。陆城遇凝定她唇畔的弧度,淡淡道:“Cynthia小姐还记得我们在巴黎定的那个赌注吗?”

赌注?

哦,那个赌乔森最后会跟谁签约的赌注。(228)

“记得。”南风坦然,“你赢了,我以后不会对任何人说‘我是南风’。”

这是他当初提的要求,对她来说其实没什么损失,所以认输就认输,她也不在意,只是她好奇:“你为什么要用这个做赌注?”

陆城遇只道:“你遵守就行。”

眼里一哂,南风也没什么话好再跟他说,兀自将头扭向一边。

陆城遇注意到她脚边的行李只有她和丽莎的,厉南衍没有跟她一起回国?

忖了忖,他问:“我跟你说的那些话,你想清楚了?”指的当然是他在酒庄说的那些。

南风眼帘微垂,没有看他:“我的事就不牢陆董事长操心,你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先是东,然后是宋,现在是我!James,你还看不出来吗?她是有备而来,她要我们全都去给俞温陪葬!你再对她心慈手软下去,她下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你!

迈克尔的话自脑海中穿过,陆城遇别过头看她的侧脸,眼里闪过一丝兴味,不是怕,反而是……很期待似的。

“轮到我了?”

像玩多米诺骨牌一样,从她回国至今,那些曾参过追杀她哥伤害过她的人,都被她个个撂倒,到现在,只剩下他一人。

南风也笑,往他的方向走一步,和他的距离拉近,她眼角挑起笑得三分媚七分冷:“怕了?”

陆城遇忽然抓住她的手,贴在他的胸膛上,同样笑意温温:“我跟你说过,我的心脏在这里,你有本事就刺下来。”

南风唇边弧度依旧,但眼里却没有一点笑意。陆城遇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轻吐字:“我等着你。”

热气在耳边稍纵即逝,不等南风反应,陆城遇便直起了身。

宋琦已经把车开过来,他松开她的手:“再见,Cynthia。”

‘Cynthia’的尾音被他念得微卷,莫名有些暧昧的意味,南风目光一冷,他已经转身上车。

半透明的车窗内,他的侧脸菱角分明。

南风将被他握过的手,慢慢攥紧。

……

车上,陆城遇在闭目养神,宋琦将刚刚收到的消息禀报给他:“陆先生,萧先生去了老宅。”

陆城遇好像并不意外,眼睛都没有睁开,只道:“去老宅。”

……

车子疾驰在道路上,一个多小时后,停在了古色古香的建筑门前。

老宅是陆城遇的父母的住处,陆城遇长腿一迈走下车,门口的佣人弯腰问好。

粗略一算,他有三年多没有来过这里。

上一次来,是陆夫人擅自抽取南风的羊水做DNA亲子鉴定,他来警告他的母亲,不要再做任何伤害南风的事情。

走到里屋,屋内的温度很舒适,他随手将身上的长风衣脱下来递给佣人,只穿着的衬衫和马甲走进客厅。

客厅氤氲着茶香味,融着偶尔几句说笑声,好似其乐融融。陆城遇绕过玄关处,目光便落在沙发上的父子身上。

他先出声问候:“爸。”

陆恒止看了过来,许久未见儿子,一贯不苟言笑的脸上也放缓了些:“城遇也来了。”

“刚从巴黎出差回来,想和爸说点公事,就先过来。”陆城遇的目光和萧晨一对,“没想到大哥也在。”

萧晨端坐在沙发上,望着他笑:“城遇这次出差忙了整整一个月,刚下飞机都没有回陆公馆休息,就又来找爸商议公事,真是操劳。”

陆城遇从容落座,就坐在萧晨正对面,平静而淡然:“大哥这一个月不也是忙前忙后,一空下来就来看爸,这么有孝心,我当然要向大哥看齐。”

他为什么会出差一个月,他又为什么会忙一个月,旁人听不懂内涵,他们自己却心知肚明。

萧晨之前还只是怀疑,现在看,陆城遇果然已经知道小洋房那次是他在追杀他。

陆恒止目光在他们两兄弟身上来回一落,然后道:“古人说打虎亲兄弟,你们是亲兄弟,以后要互相扶持,陆氏我已经交到你们这一代手里,要靠你们把陆氏长久发展下去。”

萧晨倒了杯茶放在陆城遇面前:“放心吧爸,我和城遇虽然这些年都没有见过面,但我心里一直记挂着他,现在看到他好好的坐在这儿,心里也很欣慰。”

茶杯和玻璃桌面相碰,发出细微清脆的声响。

好好的坐在这。

六个字,说得彼此眼中都有稍纵即逝的冷意。

陆恒止想起一件事,看向陆城遇:“听说逸生辞职了?”

“是,他回傅家了,辞职的事是我同意的。”

陆恒止点点头,随口一说:“也难怪,傅家虽然兄弟姐妹众多,但只有逸生和他两个哥哥是正统,傅家的担子迟早要他来担。”

萧晨嘴角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抿了口茶,茶杯恰好挡住他唇边的冷意——正统?只有正统才担得了继承家业的担子么?

陆恒止提议:“逸生离职后,他空出来的职位非同小可,委任一般人想来你也不放心,我的意思是,既然阿晨已经回国,倒不如就交给他负责,你觉得呢?”

陆城遇面色不改,抬眸看向萧晨,后者嘴角释着轻弧,将手中的一杯茶喝完。

他们两兄弟虽然暗地里斗得如火如荼,但明面上的功夫却都默契地做得很足,这个要求既然是陆恒止提出来的,陆城遇自然不会反驳:“好。”

萧晨来老宅的目的就是这个,此刻已经得逞,笑意也比刚才浓郁:“城遇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把工作做得尽善尽美。”

陆城遇淡淡:“说起来,这个职位交给大哥的确最合适,逸生离职前主要跟进的项目就是城北的新别墅区建造,大哥为这个项目做了那么多准备,想来也没有人比你更清楚细节。”

萧晨眸子一闪。

陆城遇接着道:“只是大哥刚回国,国内很多人情世故还不了解,不如这样,我把宋琦暂时调给你当秘书,等将来大哥彻底熟悉业务,再重新招聘秘书。”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他。萧晨从容不迫:“董事长的秘书,我怎么敢要?”

陆城遇搬出陆恒止刚才的话:“都是兄弟,有什么不敢?”

“宋琦跟在你身边那么多年,她突然离开,恐怕你也会不习惯,到时候耽误工作就不好,所以还是算了吧。”萧晨再三拒绝,态度虽然客气,但是语气强硬,若是陆城遇再硬把人塞给他,场面上就不好看了。

萧晨笃定陆城遇不会,而事实上,陆城遇也的确不会:“既然大哥真的不想要,那就算了。”

萧晨重新靠回沙发背上,眼里是一抹得逞的得意。

陆城遇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垂眸抿了口茶,却在放下茶杯时,又提议:“那就让桑榆跟着大哥吧。”

萧晨笑容一僵。

“伊生垮台后,我一直想让桑榆回陆氏上班,只是没想好给她什么职位,现在看,暂时给大哥当秘书也很合适。”陆城遇温温漠漠,“桑榆之前也负责新别墅区,她也了解这个项目,而且这几年她也在国外,和大哥一定有很多话题能聊。”

斩断他所有退路般,他最后还加一句:“兄妹之间,客气什么?”

陆恒止也觉得有道理:“那就让桑榆跟着你大哥吧。”

话已至此,萧晨已经没办法再拒绝。

这时候他才明白过来,陆城遇打从一开始,就是想把夏桑榆安排在他身边,先提出宋琦为的就是给他拒绝的机会。

他拒绝了一个,总不能再拒绝第二个。

而且夏桑榆是他的妹妹,有更多光明正大的借口随时随地跟着他。

笑容一寸寸冷冽下来,萧晨盯住陆城遇。

陆城遇始终云淡风轻。

少顷,萧晨也笑了:“好,我一定会和桑榆好好合作,跟AS、上古那边好好接洽,”他刻意的一顿,他站了起来,声音放轻,暗示着什么,“一定和Cynthia小姐,好好沟通。”

说完,他转向陆恒止:“爸,我还有事,先走了。”

陆城遇凝视着他离开的背影,无波无澜的眼底有那么一秒激荡起波涛,不瞬又恢复如常。

……

萧晨走马上任第一天,便带着夏桑榆去AS开会。

南风昨晚已经知道萧晨拿到副总的职位,看到他来也不是很意外,只是跟在他身后的夏桑榆让她有些诧异,不过转念一想,她也明白了——这么重要的职位,陆城遇怎么可能放心完全交给萧晨,夏桑榆是他安排来监视萧晨的吧?

萧晨西装革履,走上前来:“Cynthia小姐。”

“萧总。”

双方友好握手,南风抬眸和他眼里笑意撞上,只是礼貌微笑,手引着会议室的方向:“请进。”

……

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结束后,萧晨支开夏桑榆去拿文件,自己则跟着南风进办公室。

南风在办公桌前坐下,他开口就问:“陆城遇和傅逸生真的决裂了?”

南风摊手:“我不知道。”

萧晨在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手里装着钢笔,思索:“如果他们真的决裂,陆城遇就等于少了一条胳膊,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陆城遇之所以能在榕城只手摭天,也和傅逸生背后的黑道势力息息相关,如果两人决裂,他毫无疑问会元气大伤。

南风忖了忖,道:“我亲眼看见傅逸生开枪打死了迈克尔。”

迈克尔是陆城遇要保命的人,但傅逸生却当面把人打死,这样直接的对立,应该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

萧晨挑眉:“那也不代表他们就是真的决裂,或许是故意演戏给我们看,让我们以为陆城遇已经孤立无援,然后露出破绽。”

南风蹙眉,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他们是二十几年的兄弟,说断就断,也有点难以置信。她沉思着靠回椅背,还是摇头:“所以我说我不知道。”

萧晨用钢笔抵着自己的额角,想了一阵,然后弯唇:“没关系,过段时间就能确定。”

南风觉得他这句话说得很别有深意,似乎想要做什么,心下不禁好奇,正要询问。

这时有人敲门:“萧总。”

是夏桑榆,来提醒萧晨该走了。

萧晨不在意地起身:“Cynthia小姐,我们下次再聊。”

“我让秘书送你们。”南风跟着起身,对丽莎示意。

夏桑榆落后一步,南风想了想,喊了她一声:“夏小姐。”

夏桑榆本来是不想理南风的,但听到她喊她,还是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

没想到的是,她一回头,面前就多了一张红色的卡片。

‘订婚请帖’四个烫金大字映着南风笑意微微的脸:“我下个月一号订婚,如果有时间,欢迎莅临。”

“……”夏桑榆完全愣住,订婚??

南风贴心补充:“只是订婚,不收份子钱。”

夏桑榆双手拿着那份请帖,眼神有点发愣,喃喃地说:“……你、你真的要嫁给别人?那城遇怎么办?”

南风一拍额头,才想起来似的,从抽屉里又拿出一份红色请帖:“哦,对,也麻烦你带一份请帖给陆董事长,不过他那么忙,想必将来也是没有时间来参加的。”

夏桑榆看着那红得刺眼的卡片,忍不住一喊:“南风……”

南风微笑:“我是Cynthia,夏小姐还有什么事?”

“……”夏桑榆张了张嘴,看着容貌一如往昔,但气质却完全是换了一个人的南风,一时无话。

“如果夏小姐也没时间来,我也不勉强。”南风又笑着说。

夏桑榆咬咬唇,心里憋着一股气,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到最后只能自我发泄地一跺脚:“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南风嘴角的淡笑转浓。

后悔?

她?

呵。

怎可能?

……

从AS离开后,夏桑榆跟着萧晨回了陆氏,趁着午休的时间,她带着那两份订婚请帖去了董事长办公室,直接放在陆城遇的面前。

“她要跟别人订婚了。”她盯着他的脸,想看他会有什么反应,然而陆城遇只是将视线往请帖上一扫,停顿了三五秒就移开,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绪,就好像不在意一样。

她忍不住强调:“南风要嫁给别人,你也不在乎吗?”

陆城遇将请帖拿开,手上的钢笔快速在文件上写下几个字,嗓音清淡:“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