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51章 男人留下的痕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是在第二天起床,看到手机的推送新闻才知道这件事,沉默地握紧了手机,半响,她将手机丢到被子上,下床洗漱。

时间还很早,绵绵还没醒,厉南衍在餐桌上吃早餐,见南风出来,微笑说了句:“早。”

“早。”南风拿着水杯倒了杯温水喝完,才走到餐桌前坐下,顺便问,“昨晚的事,你知道吗?”

厉南衍点头:“萧晨在网上散布消息,称事故的主要原因是陆氏没有勘察清楚地质便贸然施工,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在攻击陆氏,警方只能传唤陆城遇去配合调查,不过他当晚就离开警局。”

南风一边听一边拿出手机看微博,一刷新热门,果然全都是新别墅区爆炸的新闻,还有几张照片是拍到陆城遇从警局里走出来的,只是镜头离得太远,天又太黑,看不清楚陆城遇的脸色。

陆城遇说给他两天时间调查,但萧晨又怎么会真的给他两天?这是他对付陆城遇的最佳机会,恐怕后面还有别的招数,他是一定要往死里整陆城遇的。

锁屏,南风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搅拌着面前的米粥,若有所思地问:“萧晨用尽心思对付陆城遇,只是因为陆城遇夺走了他陆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

“算是,不过与其说是恨陆城遇,倒不如说是恨陆家。”厉南衍看她不是很有胃口喝粥,便让人换了牛奶和三明治给她。

南风则是觉得他这句话说得有些深意,不禁追问:“为什么?”

“萧晨的母亲和陆恒止在二十岁的时候就订了婚,但是后来萧家出了一些丑闻,陆家怕被连累,就用一笔钱取消了两人的婚约,那时他母亲已经怀了他,陆恒止却娶了现在的陆夫人,他母亲就瞒着所有人,生下他。”

南风愣了一下,她原以为萧晨的母亲是陆恒止结婚后找的情人,经厉南衍一说她才反应过来,难怪萧晨比陆城遇还大两岁,原来是因为萧晨的母亲先跟陆恒止在一起。

未婚先孕啊,那个年代对未婚先孕的女人并不宽容,再加上萧家在当时也是榕城的大家族,即便已经衰败,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可想而知,会忍受多少非议和压力。

“那萧颖是怎么回事?”萧颖和萧晨是亲兄妹,但两人之间相差了八岁,难道萧晨的母亲后来还跟陆恒止在一起?

“陆恒止买了个房子给他母亲住,有时间就去看他们母子,没时间的话,”厉南衍嘴角稍纵即逝一道讽刺,“他母亲怀萧颖那几个月,陆恒止没有去看过他们母子一次。”

就像等待皇帝临幸的妃子,在一个个漫漫长夜,守着一盏油灯枯坐着。萧晨对童年的印象,都是母亲扶着门框看着一个方向,等着很久没来看过他们的父亲。

南风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萧晨那天会那么深恶痛绝地说‘女人就是下贱’,恐怕也是被他母亲影响的。

厉南衍声线平平道:“他母亲就是在那个时候患了抑郁症,生下萧颖没多久,便在家里割腕自杀。”

“他们母子住得很偏僻,萧晨守了他母亲的遗体十天,直到遗体散出异味才被邻居发现,邻居将他母亲的遗体火化后,他就带着他妹妹和他母亲的骨灰流浪了半年,再往后,就是陆恒止找到了他们,把他们带回了陆家。”顿了顿,他补充一句,“那年,萧晨八岁。”

八岁还小,但已经足够教会一个人什么是恨。

南风完全想象得出来,一个带着妹妹流浪了半年的小男孩,浑身脏兮兮地站在富丽堂皇的陆公馆里,心里种着仇恨的种子,脸上却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一边乖巧地喊人‘爸爸、阿姨、弟弟’,一边计划着,总有一天要他们全部去给他母亲谢罪……

厉南衍将夹好的三明治放在南风面前的瓷盘里,淡淡道:“所以与其说萧晨是想毁了陆城遇,倒不如说他是想毁了陆家,让这个曾经看不起他母亲,害他母亲悲惨一生的家族,也尝尝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

南风看着盘子里的三明治,再抬头去看对面的男人,他穿着滚蓝边的白衬衫,一如平常的温和,可她却想起那天陆城遇说的话,不知怎的,她脱口而出问:“那你呢?”

厉南衍不明所以地抬起头,南风抿了抿唇:“我的意思是,你小时候被人拐卖,在外面颠沛流离了八年才被找回去,那你,恨你的家人吗?”

她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他脸上的变化,但厉南衍只是在一开始愣怔,随后便是淡笑:“一开始是有些埋怨,不过后来想通了,他们也不是故意要弄丢我,我不在那段时间他们恐怕比我还难过。”

“喔。”南风低头喝了口牛奶,心下莫名懊恼,她为什么要记住陆城遇的话?他明明就是诬陷南衍……

“工地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做?”厉南衍看着她头顶的发旋。

南风动作一顿,复而继续吃东西,只说一句:“人血馒头我吃不下,这件事我不参与。”

不参与,就是不再那这件事做文章去攻击陆氏——虽然这是一个对付陆城遇的大好机会。

厉南衍知道她的底线,也就没再说。

吃完早餐,南风拿起小包要出门,厉南衍问:“去公司?”

“不是,我打算带丽莎去一趟医院,探望那些受伤的工人。”

“工人家属的情绪可能不太稳定,你小心点。”

“我知道。”南风一笑,开门出去。

昨晚她把车停在露天停车场,南风去开车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

是把车停在对面马路边,双手落在大衣口袋里,漠漠望着她的陆城遇,夜间照明的路灯还没关,淡淡的光晕落在他眼睛里,朦胧晦涩。

南风脚步一顿,也没问他来干什么,直接当做没看见,解锁了车门上车。

今天的天阴沉沉的,南风才把车开出停车场,前挡风玻璃上落下蒙蒙细雨,她一边开雨刷一边从后视镜注意后方来车,开了一段路,她突然发现有辆车在追着她。

仔细瞧着车牌,正是陆城遇开的那辆。

淅淅沥沥的雨幕中,两辆车一前一后,保持着不多不少十来米的距离,她变换车道他也变换车道,她减速他也减速,总之就是跟着不放。

南风皱起眉,现在路上没什么车,她想着加速在前面路口转弯甩掉他,然而这时候,一直跟在她后面的车却突然加速,从她身边飞过,紧接着一个急转弯将车打横拦在她面前!

南风一瞬间被他吓到,差点没反应过来,幸好脚下本能地踩住刹车,才堪堪在离他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下。

心脏砰砰跳得很快,同时心里燃烧起一股怒火,南风当即打开车门下车。

陆城遇坐在驾驶座里,眼睛看着她,解开了安全带,也走下车。

细雨密集,没一会儿就把两人的头发打湿,南风一斥:“你到底会不会开车?想找死找个没人的地儿,别拉我垫背!”

陆城遇突然出手抓住她双手控制在她身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另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手上的力道很大,逼她不得不仰起脖颈,紧跟着落下的就是他近乎凶狠的吻。

南风几乎是立即就挣扎起来。

天空是灰白色的,他黑发下的黑眸如深渊如漩涡,将她的人死死禁锢住。

大马路上,十字路口,一男一女,女人用了全身力气挣扎,而男人却轻而易举就控制住女人。

唇上的温度愈发炙热,陆城遇的舌侵入南风口中,残忍地划过每一处敏感的粘膜,粗暴地将所有空气都夺去。

南风因为疼痛红了眼睛,但偏偏挣不开他,想踹他,可被他提前察觉出意图,用双脚压住。

南风恼恨交加,带着同归于尽的想法狠狠一口咬下去,把他的嘴唇咬出血。陆城遇不理,厮吻了她许久之后才松开。

“南风,你做这么多,就是想毁了我?”他没有放开她,看着她的眼睛问。

南风嘴唇上也缺了个口子,急促地喘息着,恨声道:“是!我就是想毁了你!我要让你一无所有,我还要让你坐牢,让你也尝尝失去自由毫无尊严的滋味!”

撂下此话,南风用力推开他,飞快上车,绕过他阻拦的车驶入雨中。

马路中央,男人的身影颀长,任由雨水打湿肩头。

……

南风一口气把车开到了医院,停下车时,她双手紧握成拳重重砸了一下方向盘,眼眶仍是红得吓人。

按下车窗,让夹带雨水的风吹了一阵,勉勉强强冷静下来后,南风才将后视镜转过来,看着被吃完的口红和那个小口子,愤愤地拿出口红厚涂,仿佛这样就能将那个男人留下的痕迹掩盖掉。

她和丽莎约在医院门口见,随便擦了下身上的雨水,打开车门下车。

这时候,身边的车位也停下来一辆车。

从车上下来的人,又是陆城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