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55章 又为他疼了一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你爱我,是吗?

四目相望,一人瞳仁乌黑如夜空看不清万物,一人眼眸如晨雾朦朦胧胧,时间仿佛在他们中间静止,任何的声音和景物都被他们屏蔽在世界之外。

他们之间有多久没有提起这三个字?

大概要追溯到三年前,一切变故都还没有开始之前。

那时候南风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城遇,我爱你’‘城遇,我只爱你一个’‘城遇,我怎么那么爱你啊’……她说着笑着,似真心似玩笑,他也没太敢当真,直到后来完全听不到了,才知道弥足珍贵。

此刻突然听到这句话,陆城遇微微愣怔。

南风背对着窗,风从后面将她的头发吹起,发丝模糊了她的神情:“你爱我,所以只要是你认为对我好的事情,无论是不是我想要的,你都可以一意孤行施加在我身上,最后只要说一句’我是爱你的,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你好’,我就该谅解你,原谅你,对吗?”

陆城遇望着她,沉沉回答:“我从未这样想过。”

南风‘哈’笑一声,话里又嘲又讽:“你怎么可能没有这样想过?你是谁啊?你是陆城遇,陆家大少,陆氏董事长,有什么是你没能想到的?早就在三年前,你做那些伤害我的事情的同时,就已经为今天想好了解释,不是吗?”

“为什么囚禁我?因为那段时间宋和迈克尔紧盯着我和我哥不放,加之我怀了孕,又一心想要逃离你,你为了保护我和孩子,所以限制我的自由,让我只能待在你的保护圈里——对吗?”南风嘴角弯了弯,“你看你多厉害,连囚禁都是为我好。”

“是,你哥不肯松口,宋和迈克尔只能打你的注意。”陆城遇不去听她的嘲讽,只将当初的事实说出,“明面上我压制得住他们,但账本直接关乎他们的性命,人为了活命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们若是在暗地里下手,我不一定防得住。”

将她限制在一个区域里,不让她出去,不让任何人进去,是下下策,却也是唯一一个能让她周全的办法。

毕竟陆公馆是他的地方,一般人的手伸不到那么长。

南风听着他的话,也理解得出他的意思,将头别向窗外,心尖像有什么在抽动,一下接着一下。

她脑恨这样被动的自己,却又偏偏控制不住,这时候还听到陆城遇喊她:“南风。”

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南风的情绪瞬间膨胀开来:“我根本不需要你的保护!”

真心的违心的,一次性都宣泄出来。

“没有你我还有盛总!没有盛总我还有无数人,根本不需要你自作多情!夏桑榆说你那七个月每天晚上都去陪我,我就问你那又怎么样?可以互相抵消吗?”

“不能。”他说。

“那你就不要再让夏桑瑜去跟我说那些话!陆城遇,一直以来都是你欠我,一段感情一条人命,我向你讨债理所应当!一点都不过分!”给她一巴掌后又递给她一个甜枣,他凭什么认为她会接受?她才没那么下贱!

南风摇着头后退,她才不会接受,才不会那么容易就把过去的恩怨一笔勾销,他欠她什么她就要讨回什么,七个月的自由,哥哥的一条命,她一定要讨回来!

陆城遇像是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南风不想听,后退了三五步后一个转身,疾跑向电梯,快速按了下楼,远远离开这个有他的地方。

陆城遇没有追,只是看着南风离开的方向,脸色一分分变白。

好一会儿之后,他往前走了一步,冷不防脚下一个踉跄,高大挺拔的身形霎时往前扑——

“陆先生!”宋琦冲了过来,扶住他险些倒地的身体,他的脸上完全没有一丝血色,像一张白纸,触目惊心,“陆先生,您是不是又……”

话还没完全说完,陆城遇苍白的脸上忽然出现一抹不正常的红晕,几乎是同一时刻,他捂着胸口,咳出了一口血……

宋琦惊呼:“陆先生!!”

陆城遇用手背去嘴边的血迹,定定地看着那抹刺眼的红,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勾起了嘴角。

他唇上染着血,这一笑竟别样妖冶。

“陆先生,我马上让乔先生来帮你看看……上次不是说控制住了吗?怎么现在又……”平素精明干练的秘书,此刻完全慌了手脚。

陆城遇擦掉血迹,然后便站直起来,背脊和双腿成一条直线,乍一看,除了脸上的病态外,和平时那个陆家大少别无二致。

甚至连语气都那么平:“不着急,会议还没有结束,继续开会吧。”

“可是您……”宋琦还想再劝说,陆城遇已经迈步走向会议室,从她的角度看,他的双肩仍是像能扛起全世界那样,宽厚而坚实。

他像一个神,永远走在最前面,没有庇护得他想保护的人安然无恙之前,绝不会轻易倒下。

宋琦又想起南风刚才那些锥心刺骨的话,慢慢捏紧了手指……

*

狂奔。

从陆氏集团出来后,南风一路狂奔,企图想甩掉今天所听到的所有话,可是,那些有些东西就是如影随形。

——城遇一直都是在乎你心疼你的,他囚禁你七个月不假,但是那七个月里的每一天晚上,他都在你入睡后进去陪你,直到天亮才离开。

——你的掌心有两道疤对不对?城遇也有,那是他自己割的。

——你有多痛,他就有多痛。

——他什么都相信你,你为什么不能也试着相信他一次,他一定是有苦衷的,他那么爱你。

——如果他真的坐牢了,你就能开心吗?

最后一句话浮上心头,南风狂奔的脚步一下停住,高跟鞋的鞋跟卡进地缝,她重心不稳直接摔倒地上,双手本能地往前撑,被粗糙的地面磨破了皮,渗出了血。

抬起手,她愣愣地看着手心的血,在掌纹里流淌,恰好覆盖住那两道疤痕。

陆城遇……陆城遇……这么多年后,她又为他疼了一次。

*

没有再去AS,南风直接回了公寓。

“妈妈。”绵绵从房间里跑出来,一下扑到她怀里。

南风对她勉强地提提嘴角,只是小孩子的心思总是最敏感,绵绵一下子就察觉出她的不开心,讨好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妈妈,绵绵今天学会画玫瑰花,绵绵画一朵送给妈妈好不好?”

“好。”南风不想拒绝孩子的好意,提着兴致跟她说话。

绵绵立即跑回房间,拿了画纸和画笔,当着南风的面,一笔一划地勾出玫瑰花的轮廓。

不得不说,俞筱的确是个好老师,把绵绵教得很好,才学几天,花朵也画得像模像样。

“妈妈,送给你,你不要不开心啦。”

“妈妈没有不开心,只是工作累了,睡一觉就好。”

绵绵立即拉着南风的手往房间去:“那妈妈去睡觉吧,绵绵保护妈妈,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妈妈。”

南风也确实累了,对绵绵说了声好,然后便躺上床,合上沉重的眼皮。

这一觉南风一直睡到傍晚,睁开眼睛时,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掌心的刺疼。

她偏了下头,见是厉南衍坐在床边,正在帮她的手心擦药。

“怎么摔了?”厉南衍见她睁开眼,轻声问。

“鞋跟太高,不小心就摔了。”南风收回手,掌心的血迹已经没有,取而代之的是薄荷味的药膏。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床头柜的香薰灯散发出淡淡的光晕,厉南衍在余光处低声询问:“丽莎说你今天提早离开陆氏,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反正有萧晨在,陆城遇这次绝对翻不了身,那个会议只是添油加醋,我留不留下无所谓。”像是想要证明自己真的无所谓,南风又笑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陆城遇走向毁灭,真好。”

厉南衍情绪不明,黑暗中的目光仿佛含有千万种情绪:“真的好?”

南风反问:“不然呢?”

厉南衍没有再问,轻抚她的头发:“再过几天就是我们的订婚礼,我知道你这边暂时走不开,所以让族长把事情都办好。”

婚礼……南风抿住了唇,转而笑:“好,你安排就好。”

厉南衍低下头,将额头和她相抵,声音温柔:“所有事情都可以我安排,你只要最后穿上婚纱,做我的新娘。”

这次,南风却久久没有回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