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57章 如果要那就复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安静地站着,宋琦说的每一句话都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里。

他不敢找她……

他不敢离开她……

她忽然很想笑,陆城遇啊,这个原本罪无可恕的男人,现在却那么多人都来告诉她,他不是,他没有,他爱她爱得隐忍,他爱她爱得铭心刻骨……如果是这样,那她恨了那么多年,都是为了什么?

“陆先生这辈子只爱过两个女人,一个是洛杉矶的女孩,一个是黄金台的南风。”宋琦就站在她的背后,缓缓说着,“我也负责陆先生生活上的事务,所以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我都知道——起初他将您留在身边,是因为您有些地方像他记忆里那个洛杉矶的女孩。”

他一开始,是把她当成洛杉矶女孩的影子啊……

“但是后来,您在陆先生心里的位置已经取代洛杉矶的女孩,您还记得吗?他曾对您说过‘你这辈子都是陆太太’,他的意思分明就是,即便将来洛杉矶的女孩出现,他也不会兑现当初的承诺娶她,他想要的妻子,只有您一个。”(162)

“他为了您,‘背叛’了那个对他有救命之恩,又曾被他深深爱过的女孩。”

他为洛杉矶女孩亲手种了一院子兰花,等了她四年,谁敢说那不是深爱?可他为了南风,连那个女孩都要辜负,这又该叫什么?

南风抬起了头,面朝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暖橙色的灯光像太阳,倾照在她晦涩的脸上。

夏桑榆说的话,宋琦说的话,都在她脑海中过了一遍,当年很多想不通的事情,在她们的话语里她找到了原因,找了那个男人的本意和初衷。

但是……南风侧过头:“我哥那件事怎么说?”

就像有人突然往结冰的河面上扔了一颗石子,单薄的冰面瞬间四分五裂。宋琦被问住,动了动唇,说不出一个字。

南风弯弯嘴角,但眼里没有一点笑意:“他死了,死在陆公馆里,死在他默许的酷刑下,你要我怎么能原谅他?你要我怎么能……不恨他?”

再多的温情,在人命面前,好似都变得不堪一击。

这是横在她和陆城遇之间的一个鸿沟,怎么都跨越不了。

“宋琦。”远处传来男人一声淡淡的喊声。

两人齐齐看过去,陆城遇正缓步朝她们走过来,而他背后是徐徐关上的电梯门。宋琦今晚在这里应酬,陆城遇自然也在。

南风盯着男人,他的脸色看不出什么不对,眼神乌黑清淡,一点病态都没有,完全不像是身患重病。

“陆先生。”宋琦微低头,同时退到他身后两步的位置。

看两人刚才的气氛,再看桌子上还放着两杯茶,不用多想也知道她们一定是聊过,不过陆城遇没有问她们在聊什么,只将目光清淡地移到南风身上:“应酬?”

南风无声地吐纳出一口气,耸耸肩:“是啊,刚刚结束。”

陆城遇抬起手腕看了下手表时间:“我送你回去。”顿了顿,他补充,“我没有喝酒。”

换做是以前,南风一定是拒绝的,但是现在……看着他,她在短暂的沉默后,点头答应。

车子开出一段路,车厢内都是沉默,南风将头偏向一边,像是在看窗外的景色,但其实是在看玻璃上映出的男人的侧脸。

陆城遇……

陆城遇啊……

宋琦说的那些话又一次浮现在脑海中,南风突然转头:“你不想知道我和宋秘书刚才在聊什么?”

几乎是同一时间,陆城遇开口,声音恰好和她的话语无缝重叠:“不要和厉南衍订婚。”

南风顿了顿,然后笑说:“陆董事长没有收到我的邀请函吗?”

邀请函都发去了,铁板钉钉的事,怎么可能是他说不就不?况且,他又是以什么立场要求她?

车厢内重新恢复安静,无声的冷凝在蔓延,这次的沉默一直持续到最后。

几分钟后,车子开到公寓楼下,陆城遇没有立即打开车门锁,只目视着前方,侧脸的线条紧绷而凌厉:“上次我跟你说过,厉南衍的身份是假的,你连他是谁都不清楚,嫁给他?”

“那是我的事……”

陆城遇插话:“如果你一定要嫁,那就嫁给我。”

如果你一定要嫁一个人,那就嫁给我。

……好熟悉的一段话。

当年他向她求婚,似乎也是这样的句式。

南风原本想说的话被他这一打断,全给忘记了,沉默了一会儿后,她转开头,对着窗外笑了一下,轻声回:“怎么可能?”

嫁给他?

她和他?

怎可能?

陆城遇却是平淡反问:“怎么不可能?民政局每天接待的复婚夫妻还少吗?”

南风盯着他的脸看了三秒,他表情没有一点松动,乌黑的眼眸几乎和窗外的夜色融为一体。

扯扯嘴角,她自己伸出手到他那边去解锁车门,脸颊擦过他的胸膛,同时低声淡淡道:“别开玩笑了,别人有可能,我们不可能。”

‘吧嗒’一声,车门锁解开,南风打开的车门下车,没有回头地的往公寓里走。

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很长,陆城遇在车里注视着。

南风走到大门边,低头在包里翻找着门禁卡,才刚刚看到卡片的一个角,便感觉到身后有脚步声响起,下一秒,一只男人的胳膊突然从后面横在她的腰间。

黑色的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袖子,宝蓝色的袖口,还有手背上几根凸起的青筋——这只手是谁的,毫无疑问。

紧跟着,那条胳膊突然收紧,抓着她的腰用力往旁边一压,南风的后背当即贴上冰凉的墙面。

面对面时,南风看到了男人紧抿着的唇,他额前的碎发被风吹得一起一落,有些凌乱地半遮住半只眼睛,静静的一动不动,像蛰伏的在野草丛里的豹子。

他不动,南风也不动,任由他这样压着她。

公寓大门是感应灯,在他们长久的无声无息里自动灭掉,天地间瞬间黑暗,几乎是同一刹那,南风感受到了来自对面男人的压迫感,混合着淡淡的烟草味和酒味,极近距离地包围了她。

紧接着,她的唇被人咬住。

没有任何停顿的,他就开始攻城夺地,横冲直撞。

他完全是索取的姿态,并且是早有防备,南风才刚刚抬起手,什么动作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被他一只大掌抓住控制在身后,迫使她只能仰起头来……

双唇紧贴,呼吸急促,抵死缠绵。

南风想,这可能是他们自重逢以来,贴得最近的一次。

比起上次雨中强吻,这次他站得比她低一层台阶,胸膛和她的胸膛紧贴,两颗心脏跳动的频率仿佛一样。

……

这是一个很长的吻,长到南风听清了远处的狗吠声,听清了楼上的窣窣说话声,还听清了不知哪里的手机铃声……

万物各自贡献一个乐章,谱成她的耳边一曲烟火气厚重的乐章,她在这一曲里忘记了所有,甚至忘记推开他。

乐章最后,唇被放开,腰上的压力也消失,紧跟着自动感应灯也亮了起来,男人近在咫尺的浓郁气息渐渐散去,南风没有立即睁开眼,只用耳朵捕捉着声音。

脚步声、打开车门声、关上车门声、然后是汽车启动声,转弯掉头,最后飞驰而去……所有声音都消失后,她才终于缓缓睁开眼。

四下已经空无一人。

陆城遇走了。

但她唇上却长久地停留着他的味道。

……

第二天,南风开始交接手上的所有工作。

当天晚上,她结束最后一个会议,接着就关闭手机、邮箱、信息等等能联系到她的渠道,将所有事情全部搁下,搭乘最晚的一班飞机飞往莫斯科。

十几个小时后,她抵达莫斯科,天也亮了。

明天,

她就要和厉南衍订婚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