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59章 要我怎么对你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说了什么?

江岩不用怎么回忆就想起那时的情景。

当时他正在跟踪一个紧要的项目,项目进行到一半遇到难题,需要打通国内的人脉,他想来想去想起了蓝兰,那个八面玲珑又交友甚广的女人,她应该会有办法帮他,便将求助电话打给回了国。

蓝兰一口答应,但在闲聊时语气却有些不对劲,他关切地询问了几句,这才知道国内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笙笙。

那个被他捧在心尖上的女孩,竟然被陆城遇软禁了整整一个月!

整整一个月,不准她走出陆公馆一步,也不许任何人见她,做什么都要他允许,他不允许她就什么都不能做,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

这还是他认识的笙笙吗?

还是那个不受任何人拘束,风一般潇洒肆意的笙笙吗?

他根本无法想象南风已经变成什么模样,当即将手上的项目丢给手下人处理,定了最快的机票回国,一下飞机,直奔陆氏。(163)

在陆氏见到那个男人的第一句话,他就是质问:“你把笙笙囚禁了?陆城遇,你凭什么这么做?谁给你的权利?!”

男人还是一贯清冷温漠,穿着白衬衫黑西装,领带束着漂亮的温莎结,全身上下都是整整齐齐,矜贵而优雅:“江公子在国外深造一年,就只学会管别人的家事?”

“这已经不是你的家事!你这是非法囚禁!我能告你!”

陆城遇笑了一下:“江公子以为这里是海城么?在榕城,我说是家事,它就是家事。”

他的语气稀松平常,一个音调都没有加重,但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江岩一怒:“你!”

“江公子难得回国一趟,还是回海城看望你的父母吧,中国有句古话说得好,百善孝为先,为人子弟,该尽孝的地方还是得尽孝。”陆城遇站了起来,眼神略冷地扫过他,“把时间用在父母身上,少用在别人的妻子身上。”

江岩攥紧了拳头,愤怒化成讥诮,冷冷一笑:“中国还有另一句古话也说得好,不知道学识渊博的陆董事长有没有听过?”

“叫——哀莫大于心死。”

“你再这样对笙笙,就等着再过不久替她收尸吧!”

哀莫大于心死。

心死了,谁都救不了。

人都有一个极限,他那样逼她,她早晚会承受不住,到那时也就只有一死一了百了。

当时陆城遇在听到他这句话时,风轻云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他看着只觉得痛快,更变本加厉地说下去:“笙笙从来都不是可以囚禁在笼子里的鸟,你折断她的翅膀不让她飞,就是在要她的命!”

“住口!”陆城遇蓦然一斥!

乌黑的眼眸掠过一抹阴暗,陆城遇声音冷却下来:“江公子是在诅咒我太太?”

“看在江公子和我太太曾是大学同学的份上,我已经很多次没有跟你计较出言不逊,但我的宽容也仅此而已!如果江公子再插手我和我太太的任何事,”说到这里他稍稍停顿,嘴角弯出一抹阴沉,“相信江公子也知道俞家是怎么灭亡的,比起俞氏,江氏好像更不堪一击。”

江岩哪会听不出来:“陆城遇,你在威胁我?!”他竟拿江氏威胁他!

陆城遇扫去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面色不虞,声音无波:“我是在告诉江公子一个道理——别人的家事,你这个什么都不是的人,没有资格指手画脚!”

说完话,陆城遇直接离开会客室,宋琦随后出现请他离开陆氏。

他知道陆城遇敢说出来的话就一定做得到,如果他再插手南风的事情,他真的会把江氏变成和俞氏一样的下场!

以他那时的能力,根本不足够和陆城遇抗衡,就算硬碰硬也是以卵击石,所以他除了退让,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江岩很惭愧,再一叹气:“我最后没办法,就去找了蓝小姐,蓝小姐也去了陆公馆,不过……”不过也是没用,那个男人始终不肯放过南风。

南风听到这里,一下想起来那是哪天发生的事情。

是那天啊,就是她想用碎片和陆城遇同归于尽那天啊。

那天江岩先找到陆城遇,后来兰姐也去了陆公馆,还跪在地上求陆城遇放过她,但是陆城遇让人把兰姐赶了出去,再接着,他拿了一叠她哥哥伤痕累累的照片到她面前,刺激她,威胁她……

南风的左手无意识地摩擦着右手掌心的两道疤痕,明明已经过去三年,但是那时的每一个细节,她却都记得清清楚楚。

被囚禁那段时间,陆城遇无数次拿她哥哥威胁她,要求她吃饭,要求她养身体,要求她把孩子生下来,要求她好好活下去……那时候她哥哥是他最好的筹码,她也一再为了她哥哥妥协,可是换个角度想,那时如果不是有陆城遇一直拿她哥吊着她,或许……或许她根本撑不到现在。

所以,陆城遇是故意的?

因为江岩说了那句‘哀莫大于心死’,他怕她真的心死,所以一再刺激她的求生欲?

是这样吗……?

当时他没有别的选择,必须把她禁锢起来才能保证她的安全,但又怕她受不了撑不住,所以想方设法,哪怕是让她恨他,只要这恨能支撑她的求生欲,他也愿意,所以才有那些威胁,那些恐吓,那些令人发指的无情……

是这样吗……?

南风怔然地坐着,江岩后来还说了什么话她都没有听到。

不知过了多久,丽莎轻推了推她的肩膀,轻声喊:“Cynthia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南风恍然回神,天边日落西山,江岩和阮颜不知什么时候也带着他们儿子离开,原本热闹的游乐园空荡荡了不少。

“……”南风站了起来,喃喃道,“丽莎,你带绵绵先回去,我想一个人再走走……”

“可是Cynthia小姐……”丽莎觉得不妥,但是南风已经自顾自走远。

南风走出游乐园,走在大街上,日落后的莫斯科街头巷尾都透着一股低落的孤寂,她走在其中,和各色各样的人擦肩而过,却好像融不进这个世界,那种感觉像极了三年前被囚阁楼里的每一个夜晚。

那一个个月明星稀的黑夜里,她蜷缩着身体躺在床上,梦中感觉像是只有她一个人,又像不是一个人。

彼时她以为是肚子里的孩子在陪着她,其实不是,陪她的,另有其人。

入夜后,酒吧开始营业,南风恍恍惚惚地走进去,她是第一个客人,坐在吧台前,随便要了一杯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鸡尾酒,像喝白开水似的一口一口往喉咙里灌。

陆城遇,陆城遇啊,她就说没什么是他想不到的,那个男人那么会算,早就在三年前就为三年后布好了局吧,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替他说话?

陆老夫人说,他和他母亲三年不曾见过面,是因为他母亲强行抽了她的羊水……

迈克尔说,他一度对他们隐瞒过她的真实身份,当年拿她当诱饵的主意他并不知情……

夏桑榆说,她被囚阁楼那七个月,他每天晚上都去陪她,她痛了多久他就痛了多久……

宋琦说,用情太深的人一直都是他,他不怕死,怕的是他死了,谁为她留最后一条退路……

江岩说,当年他只说了一句‘哀莫大于心死’,他就发怒生气……

江岩说、宋琦说、谁谁谁说……一个两个三个,都赶着到她面前,张开闭口的‘陆城遇’,闭上眼捂住耳朵,不去看不去听,脑海里却浮现出那个男人掌心两道深深的疤痕,代表他曾和她痛得一样……

‘很多事情眼见不一定为实’……

‘只要你在这里,他哪怕病得再重也不敢走’……

一句句话,如蛆跗骨,如影随形,哪那都是他,逃不开,避不掉。

南风抓起酒杯狠狠灌下,冰镇过的酒液入口,一路寒到心底。

陆城遇!

你以为做这些事我就会动容就会不恨你?

你以为你做这些事就能抵消对我的伤害我就能原谅你?

做梦!

不可能!

才不会!

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可对面的玻璃映出来的模样,嘲讽怎么那么像自嘲?

真的不动容吗?真的毫无感觉吗?不是的吧……

胸腔中部偏左下方,横膈之上,两肺之间而偏左的那个位置,到底是没出息地疼了。

……陆城遇,要不然你教教我,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对你才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