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67章 也付出了真感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南风的眼睛里滚出热烫的泪水,爱和仇,情和恨,分化成两级,撕扯着她的情绪和思绪,她清晰地听见自己脑子里的一根弦,已经被拉到最极致,快要断裂。

“南风。”

一声微急的呼唤。

一双熨烫的手搂住她的腰,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南风贴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些从人体散发出的热意,快速将她整个人包裹住,从上至下,从里到外,原本将要崩溃的精神有如春风化雨拂过,将那些焦躁抚平,将那些怒火覆灭。

南风眼眶里含着泪抬起头,对上男人有些冷沉的脸色,喃喃喊:“陆城遇……”

陆城遇一手将她的后脑勺按进自己胸膛,另一只手往下捞上她的膝弯,将她横抱起来。

温沐在陆城遇突然出现时愣怔住,此刻见他还要带走南风,下意识挡上去。

陆城遇面上无甚表情,漠漠地说:“南风有什么做得不对,改日我一定替她亲自登门向希尔伯爵致歉,只是南风现在身体不适,恕不能再奉陪。”

说完,绕开她,抱着南风径直走出小树林。

宋琦开车在路边等,见他们走过来,立即下车将后座车门打开,陆城遇就着抱南风的姿势坐进去:“回公馆。”

“是。”

车子稳步行驶,但南风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却没有就此归于平静。

她被陆城遇放在双腿上,身体贴着他的身体,如此亲密无间的姿势,像极了当年她在地下室出现流产先兆,他急忙送她去医院时,也是这样抱着她……(168)

“南风,没事了。”陆城遇一手捧着她的脸,大拇指轻刮她的颊侧安抚,同时在心里皱眉。

他原本是想给她时间让她自己理清思绪,哪知道她越是自己想,越是把问题想到最糟糕的地步。

南风忽然发出声音,如小兽一般呜咽他的名字:“陆城遇……”

陆城遇低头看着她,南风的脸色很难看,一阵青一阵白,嘴唇还在无意识地颤抖。这样的反应明显不对劲,他一边催促宋琦开快点,一边问她:“怎么了?南风?”

南风摇着头,将自己的头往他的怀里埋——她在躲避,躲避脑子里那些不断出现的画面。

记忆像一根丢在井里的绳索,有个人在将它不断地往上拉,往上拽。

从地下室出现流产先兆,被他抱上车送去医院那一段开始,她还想起了其他……

想起了宋突然出现在她的病房。

想起她那个流掉的孩子被人泡在福尔马林里。

想起她绝望之下用瓷片划花了自己的脸。

……

还想起了那场大雨。

想起了大雨里的他。

想起了她质问他的三句话,还有他冷酷无情回答的三个‘是。’(168)

——无论用什么办法,哪怕是严刑逼问,无所不用其极,总之你都要撬开我哥的嘴问出账本的下落对不对?

是。

——打从一开始,你就没想过给我哥活路,因为他看过账本的详细内容,知道太多不利于你的事情,所以必须死对不对?

是。

——就算你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就算你知道我会因为他出事而伤心欲绝,就算你知道你杀了他我会憎恨你一辈子,你都不曾改变过原本的想法,‘账本必须要,俞温必须死’,这个念头在你心里,哪怕是一秒,都没有改变过,对不对!

是。

是,是,是。

不放过,不饶恕,他的决绝,他的无情,注定她哥哥的死局。

是啊,就是陆城遇,就是陆城遇害死了她哥哥,他是她的杀兄仇人啊……

……

陆城遇不知道南风此刻的挣扎,只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抖越厉害,不禁收紧手臂将她抱得更紧,同时再她耳边喊:“南风,南风。”

南风眼前一会儿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一会儿是陆城遇担忧又紧张的脸,她甚至分不清那边是现实,反手一把掐住陆城遇的脖子:“你为什么要杀我哥?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他——”

“陆先生!”宋琦猛地踩下刹车。

“继续开!”陆城遇对她一呵,宋琦不敢再耽误,将油门踩到最低!

陆城遇没有挣扎,双手在她后背轻抚,安抚她的情绪:“南风,先冷静一点,告诉我你怎么了?”

彷徨间南风以为自己还在三年前,当年来不及质问的话语,都在这一刻宣泄出来:“你根本没有爱过我,你一直都在利用我!接近我、跟我在一起、娶我,都是为了利用我找到我哥!”

陆城遇沉声:“不是。”

南风咬牙:“是!”

陆城遇仍以冷静回答:“不是。”

南风嘴唇翁动,眼睛里浮动着泪水。

陆城遇双手抱住她的头,将自己的额头和她的额头相贴,嗓音低磁:“不知道你是俞笙之前我就喜欢你,所以娶你,不是为了利用你,是我愿意。”

“不可能……”

“记得你在浦寨为我挡的那一棍吗?那时我就在想,哪有你这样的女人?自己都不心疼自己,我要是不护着你,将来你得把自己糟蹋成什么样?”(025)

南风想起来,那是最初的时候,她半真半假地和他玩着感情游戏,她以为他那时候纯粹是拿她当消遣的工具……难道那时候他也付出了真感情?

“还有巴黎那次,你带我去小村庄度假,记得么?那天你睡在我的腿上,却在梦中喊盛于琛的名字——我吃醋了。”(063)

南风渐渐松开了手,陆城遇抓住她放开的手,和她十指紧扣,注视着她的眼睛里的混沌说:“如果我只是想利用你,多的是其他办法,为什么要用一辈子的婚姻去当筹码?南风,我喜欢你,愿意娶你,所以才娶你。”

信了也好,不信也好,南风终是在他的话语里,垂下了手。

车子恰好再陆公馆门前停下,宋琦刚才已经通知了家庭医生,他们的车子一停下,医生立即拿着镇定剂上来,注射进南风的身体里。南风眼皮一垂,昏迷过去。

……

陆城遇将她抱回主卧,让医生为她做一个详细检查,又描述了刚才在车上她一些反常的行为和反应,医生的表情凝重,根据症状猜测:“可能是受了太大的刺激,导致精神有些失常。”

精神失常。这四个字揪住了陆城遇的心,他凝声问:“严重吗?会不会影响她以后?”

“根据您刚才的描述,她的精神状况已经很不好,可能有些严重,不过具体情况还是要到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后,才能确定。”

陆城遇脸色沉沉地点头,让宋琦送医生离开。

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他重新走进主卧。

南风还在昏睡,眉心却一直拧着,他蹲在她的床前,伸手将那褶皱抚平,眼里闪过一抹复杂:“我是不是又做错了,我以为不告诉你是最好的……”

南风一直睡到当天深夜才醒。

一恢复意识,她就觉得头疼。

同时耳边有人问:“头疼吗?”

南风一下睁开眼,才发现陆城遇睡在她身边,条件反射地窜坐起来,瞪着眼睛看他。

陆城遇将她拉回被子里,南风完全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又和他同床共枕:“我怎么了?”

“你都忘了?”陆城遇一定。

南风顺着他的话去回想,慢慢回想起自己是在小树林里被他带走的,他们还在车上发生了争执,她甚至想掐死他……

“……”南风闭上眼,捶了捶额头,“我怎么会……”

陆城遇目光慑在她的脸上,反反复复审度着她的反应:“你经常会这样?”

南风颓颓地摇头:“不是,可能是情绪太激动了。”上次这么失控,是想杀了宋的时候。(220)

陆城遇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膛,从喉咙底传出一个一个字:“不要想那些事情,南风,再给我一点时间,等合适的时候,我会把事情都告诉你。”

南风抿唇没有应答,在一阵沉默后,她忽然开口,问的却是当年洛杉矶的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当年你为什么没有去那个卖麦芽糖的摊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