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70章 回忆篇之捆住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厉南衍愣了愣,意识到她说的是什么,顿时笑出声。

“笑什么啊,我说的是实话,你不是也被我吸引了?要不然怎么会知道我被男人骚扰?”

他一想也是,只有一直关注她的人才知道她是为了躲避应酬才躲到这里,他竟然无形间暴露了自己,还真是……他俯头用酒杯敲敲额头,轻叹气:“我好像没办法反驳。”

南风双手撑着阳台,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惬意,轻哼道:“事实不需要反驳。对了,你是美国人吗?”

厉南衍想想说:“我是,法国人。”

“喔,那麻烦绅士先生,给我一杯加蓝莓的鸡尾酒。”说着,门缝里就伸出一条光洁细滑的手臂,五根白玉似的手指还像水草似的动了动。

厉南衍挑眉,看着她的手,倒是去拿了一杯蓝莓鸡尾酒,不过没有马上递给她,而是先问:“虽然我很乐意为美女服务,不过请容我问一句——你为什么不进来自己拿?你就不怕我在递给你的酒里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毕竟我可是一个一直关注你的男人。”

南风单手托着腮,笑说:“你主动跟我说话,但是又不走到我面前,不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你是谁吗?我这是在配合你的神秘呀~”

“至于给我下药……我都喊你‘绅士先生’了,你好意思辜负我吗?嗯?”

她那声‘嗯’的音调微微上翘,像一把小钩子,一下子勾住人的心尖儿。

厉南衍微微一怔,脑海中鬼使神差地描绘出她说这话时的神情,一定是弯着嘴角,像小狐狸一样眯着眼睛,眼角闪过狡黠的光。

他有点不确定地问:“你是在撩我吗?”

南风安静了一小会儿。

他以为她是在不好意思,正想开口解围,结果她就说:“如果我说我是因为宴会太无聊,好不容易碰到你这么一位神秘又有趣的人,想多逗你玩一会儿,你会不会气得直接冲进来把我推下阳台?”

“当然不会。”他道,“这里才三楼,推你下去摔不死你,我还要负责你的医药费,多亏啊。”

话一出,门外门内的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厉南衍一手端着红酒慢慢饮入口中,一手落在口袋里,嘴角不自觉地扬起,忽然间发现自己今晚竟然笑了那么多次。

不禁偏头去看磨砂门外那道比星空还耀眼的窈窕身影,忽然间明白,网上那些心灵鸡汤总说的‘有趣的灵魂’是指什么。

他们没能聊多久,主办方已经在台上晚宴正式开始,所有人都要到正厅集合,他自然要走了,临走前,他微笑地对门外那个女人说:“下次有缘再聊。”

南风‘唔’了声:“下次让我看你的真面目呗。”

“好,如果你认得出来我的话。”

他会这样应,是因为不觉得他们还有下次再见的机会。

可命运好像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宴会结束后不久,他们竟然就又再见了。

他来参加这个经济论坛,除了工作外,还要借着峰会的掩护与人交易一批‘货’。

交货的地点就在晚宴现场,可没想到,当晚竟然有警察突袭检查,他倒是没有慌乱,冷静地中断交易,带着货悄无声息地离开正厅。

宴会是在一个酒店举办,他搭乘电梯上了十三楼,刚走出电梯,就看到走廊上有两个警察,他当即转了个方向走。

他走的那个方向是走廊尽头,已经没有路,眼看警察就要过来,别无选择之下,他爬上阳台,从十三楼的阳台翻到十二楼的阳台。

十二楼的阳台好巧不巧,就是南风的房间的阳台。

南风陪着盛于琛跳了几支舞,便提前离场回房间休息,厉南衍翻窗进来时,她刚洗完澡,身上只围着浴巾。

听到窗口传来细微的声响,她不知道是什么,更没想到是个人,还以为只是风撞击玻璃,随手拿起外套披在身上,又拿起手机握在手里,朝着窗口走近。

在那千分之一秒里,她眼前只看到一道黑影飞窜进来,其他的完全看不清楚,她下意识要尖叫,然而对方已经捂住她的嘴。

她的后背撞上墙,也撞上墙上的开关,霎时间整个房间的灯都灭了。

“唔……”

黑暗里,南风只能看清是一个男人的轮廓,却看不清楚面容。

不过厉南衍却在刚才的一瞬间里看清楚了她。

南风拼命挣扎,厉南衍压住她的身体,同时低声说:“是我。”

他一出声,手下的女人的挣扎力道就变小,大概是听出来他是谁,所以他慢慢放开手。

南风的确听出来了,只是不太确定:“那位法国绅士?”

“嗯。”

南风皱眉,语气已经没有在阳台时那么客气:“你现在的行为可有一点都不绅士。这位先生,三更半夜爬窗进我的房间,想干什么?”

厉南衍弯弯唇:“本来想别出心裁地和你邂逅,不过我好像选错了办法。”

“岂止选错。”南风可一点不觉得爬窗进别人的房间这种行为有哪里浪漫,这个法国绅士已经完全毁灭他之前给她的好印象,她冷着脸指着门,“请你现在马上出去,否则我马上喊人。”

厉南衍只好道:“好吧。”

他往门的方向走了几步,就趁着南风放下警惕,他再蓦然转身,一个飞扑将她扑倒在沙发上,同时一手抢走她手里的手机丢出窗外,一手控制住她。

“抱歉,我现在不能走。”

南风睁大了眼睛。

男人完全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快速扯下脖子上的领带捆住她的双手,又扯了皮带捆住她的双脚,最后微笑说:“你也不用想着呼救,这家酒店的隔音效果很好,你叫破喉咙外面的人也听不见。”

南风被他捆住了手和脚,挣扎不了,也不敢挣扎得太用力,毕竟她身上只围着一条浴巾,要是浴巾蹭掉了……

冷静。

冷静。

经过半年前那次绑架后,她在面对这种突发的危险,已经能勉强镇定下来,盯着黑暗中的男人,她忽然说:“你,根本不是来跟我邂逅的。”

厉南衍坐在她对面的小沙发上,背对着她用手机给手下发信息,让他们来接应他,闻言,回了下头看她,好奇了:“为什么会觉得我不是来跟你邂逅?”

“你是从十三楼的阳台翻下来,我还没见过谁这么不要命只是为了玩一把浪漫,所以你应该是走投无路,误翻到我这里来。我听说今晚酒店有警察突查黄毒博,你……”话没说完,不过意思已经很明确——他不可能‘黄’,看起来也不像‘博’,那就是‘毒’了。

厉南衍隔着黑暗看着她,她的眼睛很明亮,好像能穿透眼前的障碍看清楚他的容貌,他不禁用手掌盖住她的眼皮,轻笑说:“太聪明的人,是很容易没命的。”

南风冷静道:“如果你杀了我,你更别想安全离开。”

“怎么说?”

“能参加峰会的人都是商界数得上名号的人物,你这样的身份还贩毒,证明你在黑帮里的地位也很高,我想警方那里应该还没有你的档案,如果你杀了我,就算做得再干净,也一定会留下痕迹——像你这样身份的人,被抓住把柄,很麻烦吧?”

厉南衍真的没有想到,一个生命安全面临威胁的女人,不仅能分析出他说了谎,猜到他翻窗的真实原因,还能说出这么大段话反过来威胁他。

他心里一动,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凑了过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