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80章 你这是在约我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昨天他们已经怀疑是精油的问题,现在得到确定,南风也没有多惊讶,但是她还有一点想不通:“我情绪失控的时候,萧晨并没有在我身边,他是怎么做到对我催眠?”

“我问过心理专家,应该是他趁你精神放松或者神经脆弱的时候,播放了某种录音或者音乐,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陆城遇沉吟了一下,举了个例子,“就像我们平时看电影,有时候看得太入神,除了电影以外的所有声音都被大脑自动屏蔽。”

南风吸入了大量催眠药,神经衰弱,本就比一般人容易被催眠,更不要说萧晨每次都是趁她虚弱的时候,所以非常容易得逞。

南风蹙起了眉头,仔细算起来,她应该有过三次情绪失控。

第一次是在三年前,她刚做完清宫手术,麻醉还没有完全消失,那时候就听到有个声音不断地在她耳边说,‘你哥哥死了,你孩子也死了’,活生生把她逼到崩溃。(169)

如果说,那时候她已经站在悬崖峭壁边上,那么这两句话就是推她跳下去的主要原因。她和陆城遇会万劫不复,也是从这两句话开始,这应该就是萧晨催眠她的目的。

第二次是萧晨把宋带到黄金台,给她当见面礼的时候。(220)

看到宋的一刻,她明显感觉到身体里的戾气不断在膨胀,以至于她当时想不管不顾杀了宋。陆城遇阻止她的时候,她甚至还想连他也一起杀了。

那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萧晨应该没有机会对她催眠,但是她喝了一杯他递给她的酒,他可能是在酒里加了什么东西,让她的眼前还出现了哥哥的幻觉。

他想让她杀了宋,应该也是想再次催化她和陆城遇的矛盾。而且杀人这种事一回生两回熟,他逼她做一次,将来要求她亲手杀陆城遇,她可能不会那么犹豫。

第三次就是前几天,从陆公馆回公寓的路上。(266)

她清楚地记得,当时车上开了音乐,是一首梵文的佛歌,就是听了那首佛歌她才会陷入梦靥。

梦靥里,她看到的都是哥哥惨死的样子,因此疯狂地仇恨陆城遇。但是她潜意识里又记得陆城遇的好,这两种意识在她大脑里疯狂撕扯,导致她时精神崩溃,情绪失控。

萧晨的目的也应该就是这个,他已经把她当成弃子,再利用最后一次,要么驱使她去杀了陆城遇,要么把她逼疯。

这三次都出现过声音,陆城遇的猜测是正确的——萧晨的确是通过音乐或音乐来催眠她。

南风眼眸转冷,萧晨和陆城遇想怎么斗她不管,但是萧晨利用她这么多次,甚至还想把她逼疯,这笔账她一定要跟他算!

手上忽然一暖,南风原本被冰霜覆满全身,因为这一缕温暖,身体又恢复温度,她一愣抬起头,对上陆城遇温和的眼睛,心里突然悸动。

莫名的,她竟然读懂了他这个眼神——他是不希望她再陷入仇恨之中。因为恨他,她已经失去了很多快乐,他舍不得她再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南风手指动了动,最终没有甩开他的手。

陆城遇将两个药瓶放在她面前:“这是医生开给你的药,对你的神经衰弱有帮助。”

南风看了一眼就收回包里,包里还放着那三份陆氏的机密文件,她眼神一闪,转过头来看他:“萧晨最近做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还不打算出手?再被他这样折腾下去,整个陆氏都要完了。”

陆城遇眼里染上了笑,像夜空布满星辰,有些闪闪发亮:“你这是,担心我?”

南风飞快移开目光,声音冷静:“我是怕你输给萧晨以后,我永远见不到我哥。”

陆城遇也没有戳穿她的强行辩解,只道:“放心吧,不会让你等太久。”

这个意思是,他准备出手了?南风在心里想着,随手拿了一块苹果吃。

陆城遇没有吃水果,他要了一杯柠檬水,喝了一口,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今晚下班去陆公馆一趟吧,核桃怀孕了,怎么说都是你的狗,你应该去看看它。”

怀孕?南风一愣,脱口而出:“你的?”

问完发现这种问法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再一看,陆城遇整张脸都黑了。

“……”南风没忍住哧一声笑出来,连忙摆了摆手说,“我的意思是,核桃和哪条狗怀的?你应该没有养别的狗吧?”又不是说他和核桃……他至于脸黑成那样吗?

陆城遇的涵养叫他做不出翻白眼这种动作,但语气不是很好:“陆公馆附近的狗没有十条也有八条,谁知道它跟哪条野狗。”

南风越想越觉得好笑,尤其是陆城遇黑脸的样子,嘴角扬起的弧度一直压不下去。

这个样子倒是让陆城遇看到了以前的南风,他也弯了弯唇。

不过南风没有答应他的邀约:“我今晚应该要加班,没时间去。”不是借口,她手上的确还有很多工作。

陆城遇也没有强求:“那就改天。”

这个改天,改到了三天后。

那天南风处理完最后一封文件,习惯性拿起手机,想了想,发了条信息给陆城遇,说她今天下班比较早。

不消一会儿,陆城遇的电话就打进来。

南风的手指立即移到红色按钮上,但是想起那天他说‘那以后就别挂我电话’的话,略略犹豫,移到了绿色键。

一接听,陆城遇带笑的嗓音就传过来:“你下班早……所以你是在约我?”

南风皱皱眉,意思是这个意思,但是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怪呢?她肃着语气说:“我说我下班早,意思是我能去陆公馆看一眼核桃。”

陆城遇听着她的刻意重申的话,都能想象她现在那别扭的心思,轻笑一声,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嗯。”

“……”看核桃又不是看他,他至于心情好成这样吗?

下班后,南风走出AS大厦,她低着头看脚下的阶梯,走到最后一层时,一抬头,看到了对面马路边上停着的黑色轿车。

以及车边的男人。

男人只穿着白衬衫黑西裤,衬衫下摆扎在裤子里,皮带束出他精瘦的腰身。他正低着头看手机,阳光从上至下穿透枝叶落在他的手指间,肤色白到透明。

夏天的太阳很大,空气里带着燥热,路上的行人都穿着凉快的短袖短裤,唯独他与众不同,但是很奇怪,他穿成这样出现,却没有让人感到任何违和感,反而觉得理所应当。

南风想起几年前,那时候他给她三天时间考虑要不要嫁给他,第三天傍晚,她下班走出公司,就看到他在公司门口等她,也是这个姿势。(095)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陆城遇抬起了头,目光相撞时,他总抿着的嘴角上挑,清冷疏离的眸光也变得柔和。

南风朝他走了过去,他也将手机收起来,打开副驾驶走的车门让她坐进去。

随手拉过安全带扣上,南风目视前方。那边陆城遇也坐上驾驶座,不过他偏头看着她,忽然说了两个字:“骗子。”

南风一脸茫然。

“你不是说早下班?我等了你一个小时。”

“……”

她说早下班,意思是不用加班……谁知道他会提早一个小时在这里等……而且也没发一条信息告诉她,下班铃声响后,她还和同事说了十几分钟话才下楼。

南风回两个字:“活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