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82章 就是要毁了陆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陆公馆内一室旖旎,陆公馆外风雨欲来。

一夜之间,愈演愈烈的工地爆炸事件又一次升温——这次是陆氏接连丢失大客户,导致资金链紧缺。

上次还有吉萨集团的注资,这次是完全孤立无援,长着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屹立不到的百年陆氏,已经开始分崩离析。

萧晨正在看财经新闻,看到主持人把陆氏形容得好像明天就会倒闭的样子,心情就忍不住大好。

听到门铃响起,他没怎么想就去开门。

结果看到陆恒止站在外面。

脸上的笑容不动声色地收敛:“爸,你怎么来了?”

陆恒止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眼睛黑而深沉,曾在商海浮沉数十年的人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尤其是不怒不笑时嘴角两道深深的八字痕,更衬得他威严不容侵犯。

萧晨看他这个模样,心里多少有点底,也没怕,反而笑了笑:“爸,你是第一次来我这里吧?进来坐吧。”

陆恒止看了他一眼,迈步走了进去。

他今天只带了一个司机和一个秘书来,司机留在车上,秘书走在他身后。

萧晨挑了挑眉,关上门,才刚转过身,一个巴掌就从半空落下,直接打在他的脸颊上,同时,老人的呵斥声响起:“逆子!这些天以来不断对攻击陆氏出手的人幕后主使竟然是你!”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萧晨用舌尖顶了顶那边脸颊,闲闲散散地笑:“爸,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敢说工地爆炸,城遇被网民攻击,还有这几天陆氏接连丢失大客户,都不是你做的?!”陆恒止指着他,一张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红,“你以为我现在不掌权了,就什么都不知道吗?”他从秘书手里拿过一叠资料,直接甩在他脸上,“如果不是你做的,你倒是给我解释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你个逆子!”

萧晨的脸颊被锋利的纸张边缘划出一道血痕,他的视线顺着飘飘洒洒的纸张落到地上,原来都是他暗中雇佣水军,在网上抹黑陆氏的证据。他抬手擦过脸颊,手背上有一抹血痕,他唇边的笑意转为冷然。

陆恒止怎么都没想到,把陆氏逼到这个地步的,竟然是他的亲儿子!他想不通:“陆家也是你的家,你这样败坏,能得到什么好处?!”

家?这个词引得萧晨发笑起来:“陆家是我的家吗?我竟然到现在才知道。”

陆恒止瞪大了眼睛:“你!”

“你怎么有脸说陆家是我的家?嗯?陆恒止,我倒是想问你,我的家,会让我妈自杀十天,尸体腐烂了才被人发现?我的家,会让我妈连陆家的祖坟都进不去,骨灰都不知道被人随便扔在哪个角落?你们陆家什么时候接纳过我妈?什么时候接纳过我?我连姓都是姓萧,什么时候是陆家人?”

萧晨反问着,话语里并没有多少明显的狠戾和仇恨,平淡得好像只是在进行一场父子间的寻常对话,但是陆恒止听着,却是从骨头里生出了寒意。

他的话不重,因为他的那些狠和恨,都在过往数不清多少个冰冷无情的日子里一点点被磨平,变成内敛的毒,淬在每一个字上,只需轻轻巧巧的一句话,就能杀人于无形。

他口口声声提起他的母亲,陆恒止才知道,他心里原来是这么想的……

提起那个等了他一辈子的女人,他喉咙口梗了梗,斥责的话再也说不来,无力地问:“……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想干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

萧晨在沙发上坐下,双手一摊:“以前我想要什么你给不了我,现在我想要什么自己能给自己,已经不需要你,当然也没必要告诉你。”

母亲去世之前,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和爸爸一起去游乐园,像别的孩子一样,骑在爸爸的肩膀上,越过人群,看到更远的世界。

可事实是,只要出门在外,他甚至都不能当众喊他一声‘爸’。

母亲去世之后,他也曾有过要放下仇恨的念头。他想,这个人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他可能是有什么苦衷才辜负了他母亲。

可事实是,因为陆夫人的身份更配得上他这个陆家继承人,所以他就不要他妈妈,甚至连让等了他一辈子的母亲葬进陆家墓园都不肯。

他曾经想要的,他一样都给不了,那没关系,他自己来拿。

陆恒止闭上了眼睛,蓦然又挣开,刚才还锐利锋芒的眼睛此刻却覆上了一层浑浊,他苍老道:“阿晨,你恨我就冲我来,不要再为难城遇,他没有做错过任何事,他和他母亲,也都是我对不起的人。”

“这些话如果你放在十年前对我说,或许我还会听一听,但是现在,我不会。”

“我可以清楚地告诉你——我就是要毁了陆家!”

萧晨冷冷地笑:“你们不是名门望族吗?不是身份尊贵看不上我妈?如果你们全家都落魄了,比我妈还不如,那么将来你们在黄泉遇到她,还有资格对她颐指气使吗?”

陆恒止脸色瞬间苍白,身形不住地晃了晃,秘书连忙扶住他。

萧晨看他这个样子,眼前就浮现出母亲临死前那个绝望的眼神,嘴角挑起一道阴狠:“现在就怕了?太早了吧?还要别人没出手呢。”

“别、别人……”

“你仔细想想,比起我,你们陆家更对不起谁?”

陆恒止怔怔的,更对不起谁?他眼神错乱,努力回想,却一点想不起来。

“趁现在他还没出手,你再好好享受几天人间的日子,等他出手了……”萧晨别有意味地顿了顿,然后才说,“我只是要你们陆家身败名裂,他可是要你们陆家家破人亡。”

陆恒止一下坐在了沙发上,他听得出来萧晨不是在恐吓他,他是认真的,真的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那个人甚至比萧晨还要恨陆家。

“还想不起来?看来你这辈子造的孽不少。”萧晨啧啧摇头,小有感慨,“可能就是因为我们身上都流着跟你一样的血,所以我们才像你一样无情无义,说起来还是遗传到你的好基因。”

陆恒止最后是被秘书扶着离开,上了车后,直接就晕过去。秘书连忙催促司机开去医院……

陆恒止一走,二楼就走下来一个人,他目光无波无澜地扫了眼门外:“你跟他说了什么?”

萧晨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两杯,随手递给他一杯:“放心,没暴露你的身份。”

厉南衍没接他的酒,从他身侧擦过:“我没有什么身份。”

萧晨耸耸肩,将红酒收入自己口中,随手拿了遥控换电视频道。

晨间很多频道都是在播新闻,最近新闻报道最多的就是陆氏,他看着问:“你到现在还不打算出手?陆城遇已经被我打得没有还手的能力,你还在等什么?”

厉南衍站在落地窗边,白衬衫白西裤,再加上他偏白的肤色,整个人在阳光里几近透明。他脸上是清冷的,如山谷里的寒潭,没有起一丝丝涟漪:“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陆城遇太平静了。”

“他的平静,让我总觉得他是在预谋着什么。”

萧晨不以为然:“他都这样了还能预谋什么?傅逸生一直躲在那个小庄园里没出来,他连个帮手都没有。”

厉南衍静默,右手转动着左手大拇指上象征他伯爵身份的扳指,神情像是在想着什么,琥珀色的眸子里隐约有暗光一闪,他忽然说;“Cynthia。”

萧晨皱眉:“她怎么了?”

“Cynthia和陆城遇最近的来往很密切,这点很不对劲。”厉南衍沉吟着说,“就算Cynthia原谅陆城遇施加给她的伤害,但他们之间还有杀兄之仇,这一点Cynthia绝对不会忘记,只要这个鸿沟一天没有解决,Cynthia就一天不会接受陆城遇。”

可这几天他们却相处得很和谐,一起去了医院,一起吃了饭,昨天南风还去了陆公馆过夜,他们和平共处,好像曾经的恩怨情仇都是没有发生过似的。

这点很不对劲。

还是说,陆城遇用什么办法,让南风放下了杀兄之仇?

“这有什么?她本来就还爱着陆城遇,女人都是一个样,一遇到爱情就连自己姓什么叫什么都忘了。”萧晨浑然不在意,喝完了一杯酒,眼角瞥见厉南衍的脸色,放下酒杯,古怪地问:“你该不会是在怀疑陆城遇是故意不出手,在给我们设什么陷阱吧?”

厉南衍道:“陆城遇一向狡诈。”

萧晨比他还断然:“绝对不可能。”陆氏都被他玩成这样,如果这是个陷阱,那陆城遇就是个疯子——倾家荡产演一出戏,这是疯子才会做的事。

厉南衍没再和他争辩,萧晨一嗤:“反正我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我倒是要看看都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有什么翻身的本领。”

厉南衍转身往外走,出门前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回头问了句:“你妹妹站在哪一边?”

“萧颖?”不知道他为什么提起这个,萧晨摆摆手,“不用管她,她妨碍不到我们。”

厉南衍敛眸:“最好如此。”

……

与此同时,陆公馆。

对于自己明明只是来看核桃,但是最后为什么被陆城遇拐上床这一点,南风醒来后想了大半个小时都没想明白。

全身酸软疼痛,她忍不住狠狠瞪了眼还在熟睡的罪魁祸首,但是转念想到,其实她自己也没忍住,过程里还主动了一下……她也有错。

南风完全不想再回想昨天晚上的事,忍着下身的不适,她掀开被子下床。双脚在地上试着踩了踩,觉得应该还撑得住,正想要站起来,身后忽然一只手将她捞了回去。

男人搂紧她的腰,声音还有没睡醒的沙哑:“再睡一会儿。”

南风掰着他的手:“……我要去上班。”

陆城遇闭着眼睛说:“别上了。”

“……”南风想到他昨晚的为所欲为,越发没好气,“你说不上就不上?凭什么?”

陆城遇这才睁开眼,惺忪的眼睛望向她时带有柔情,手指顺着她的头发,像是在安抚她的不高兴,然后就拉着被子重新盖住两人的身体,手也将她重新按在怀里。

他们身上是一样的沐浴露味道,缭绕在一起,别样亲昵。

房间里开着温度适中的空调,被窝里很舒服。

他轻声道:“我说的是真的,今天你不用去公司了,陪我在家里等看一出大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