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85章 我要知道你是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萧晨被捕,并没有让陆氏的处境好转。

换句话说,陆氏的情况已经糟糕到就算没有萧晨从中作梗,也无法死而复生的地步。

这段时间,陆氏集团上下人心惶惶,每个员工都在担心,会不会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就听到陆氏破产倒闭的消息。

别说是员工们,就连总裁谭中直都坐不住,亲自上了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

谭中直敲门而入时,陆城遇正站在落地窗前套上西服外套。

“董事长,这几天陆续有中高层的员工向人事部提交辞呈,底层员工离职人数更数不胜数,再这样下去,公司的运作都会出问题。”

陆城遇转过身来,一只手随意地垂在身侧,另一只手缓慢地扣着西服的第二颗纽扣,没开口,只扬了扬眉,示意他继续说。

谭中直神色凝重:“旗下很多品牌门店也因为受到民众抵制,无法正常营业,大面积关门。如果我们再不找到解决的办法,不出三个月,陆氏就会陷入全面瘫痪。”

扣好扣子的手仍停留在纽扣上,陆城遇远望着玻璃窗外的榕城,眸色不清:“董事们有什么反应?”

“他们提出召开董事会。”谭中直屏气,紧声提醒,“董事长,正式董事会议是拥有罢免权的。”

陆城遇敲纽扣的手指一顿——罢免权。

罢免谁?

当然是他。

工地爆炸事件已经咬死陆氏,而大众又咬死了陆城遇,那么到最后,如果没有挽回的办法,就只能牺牲陆城遇去承担这一切。

虽然陆氏姓‘陆’,但却不只是陆家的‘陆’,罢免他董事长的职位,将对陆氏的伤害降到最低,这种弃卒保车的事情,那些利益为先的董事们,做得出来。

嘴角泛起一道轻讽,陆城遇转身往外走:“既然他们想开,那就开。时间定在明天上午。”

谭中直愣了愣:“董事长,你现在要去哪里?”

“我约了希尔伯爵中午一起吃饭。”

希尔伯爵?吉萨?谭中直皱眉,就算现在吉萨愿意再注资给陆氏,恐怕也挽回不了什么,他现在约见希尔伯爵,为什么?

陆城遇没有解释,已经从他身边走过。

谭中直站了一会儿,终是忍不住叹气。

如果傅小爷在就好,起码外面那些流言不会传得这么火热,董事们也不敢随便做出罢免陆城遇的决定。他在,他是陆城遇的矛和盾,能替他攻击和抵御,可偏偏两人因为一个女人闹翻了……

孤立无援的陆城遇,怎么敌得过十面埋伏?

离开办公室,顺手将门带上,看着门上的铭牌,谭中直想,这间办公室,真的会换主人吗?

……

陆城遇来到餐厅时,先前定好的座位上,已经坐着一个男人。

“抱歉,久等了。”

陆城遇拉开他对面的椅子,解开西服纽扣坐下。

“我也刚到。”厉南衍抬起眸,横在两人之间那么多新仇旧恨,但面对面时,却都默契地维持着表面和平。

“说起来,这还是吉萨注资陆氏后,我和希尔伯爵第一次见面。”陆城遇微笑,“真是失礼,本应该第一时间向伯爵表达感谢,竟然延迟到现在。”

厉南衍回以同样浅薄的笑:“陆董事长言重了,到最后我也没能帮上什么忙,担不起你一声谢。”

“哪里,如果没有伯爵第一笔资金,陆氏现在的局面大概会更混乱。”

“陆氏出事至今,陆董事长好像一直都是气定神闲的模样,想来这局面应该是尽在你掌握之中,乱不起来的。”厉南衍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目光里闪过上稍纵即逝的冷意。

见面到现在,两人只说了三两句话,但已经开始在互相试探。

“以前听老人说过一个道理——人在生老病死时总能感悟一些平时懂不了的道理,起初我不信,直到前段时间身体不好,才发现其所言非虚。”陆城遇说得很淡然,“陆氏这次事故我原本是不打算管的,反正有警察查着,总会有水落石出还陆氏清白的一天,要不是萧副总突然出事,陆氏群龙无首,我大概会继续做我的闲云野鹤。”

话语说得半真半假,厉南衍凝定着他,声音不起波澜:“陆董事长还不到而立之年,就想做闲云野鹤,未免太早。”

“谭总裁和萧副总在,也没什么必须要我做的,能偷懒有什么不好?”陆城遇弯着闲适的笑,又似是感慨地摇头,“可惜,萧副总出了那种事……真是想不到。”顿了顿,抬起头,反问对面的男人,“不知道在伯爵看来,萧副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做不做得出那种丧心病狂的事?”

厉南衍一笑:“萧副总和陆董事长不是血亲?怎么需要来问我一个外人?”

陆城遇同样一笑:“伯爵和萧副总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当初又为了他注资陆氏,怎么会是外人?”

……

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听似随意的形容词,但却让包厢里的气氛在顷刻间变得寂静。

两人都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谁都没有动一下,窗外有风吹过,扬起边角的桌布。

美其名曰是一起吃饭,但直到现在,桌面上仍是一道菜也没有。

唇边敛去弧度,厉南衍声音在不动声色间沉下来:“陆董事长今天约我吃这顿饭,重点应该不是萧副总吧?”

陆城遇手掌随意一摊:“没有什么重点,只是随便聊聊而已。”

又是盯着男人看了三五秒,厉南衍垂眸,将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抚平,声音寡淡:“陆董事长误会了,当初我注资陆氏,只是被萧副总罗列的利益和好处打动。至于我本人,和萧副总只是泛泛之交,谈不上什么‘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他的为人如何,我不好评价。”

‘我本人’,三个字引得陆城遇唇边纵出轻讽,几个月前曾质问过的话再次浮上桌面,像是要撕开谁的假面具:“你是谁?”

厉南衍看进他的眼睛里,无声凛然。

陆城遇不躲不闪,和他对视。

如若此时有一个镜头在两人之间来回切换,速度达到极致时,就能发现,两人的五官竟然可以微妙地重合。

气氛又一次陷入死寂。

——你是谁?

陆城遇上次问出这个问题,是在南风误中情药,被他带回陆公馆救治,而原本远在莫斯科的厉南衍也在第一时间赶回了国,亲自上陆公馆讨人时。(224)

当时他的回答是:“厉南衍,希尔,伊万诺夫家族第十三任伯爵。”

听到这个回答,陆城遇从旋转楼梯上走下去,走一步说一句话,话语停下时,他恰好走到他面前。

“我在伊万诺夫家族有位朋友,他曾告诉我,家族里有个孩子在两岁时被人拐卖,直到八岁时才被找回去,可找回去后,关于他的一切信息一律被严密封锁起来,就算是族人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那个孩子,是你吗?”

那时候他就对厉南衍的身份有所怀疑。

因为如果他只是厉南衍,只是希尔伯爵,那他没必要将自己的资料藏得那么深,他越是隐藏,就越代表他有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这个秘密,和他突然出现在南风身边有关吗?他必须要知道。

厉南衍冷笑:“我不认为我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

“你想在我这里带走南风,我就必须知道你是谁?”

“我想带走她,你能阻止?”

“你可以试试看。但我赌你做不到。”陆城遇温和而漠然,“就像你以为你已经拥有她,但我保证,她到最后还是会回来我身边。”

彼时厉南衍因为南风失去联系一整夜,又在那种情况下被他带回陆公馆,会不会发生什么事都说不准,心里的火早就像岩浆倾盆,现在还听到他这样笃定地说,便是再也抑制不住脾气。

“你凭什么认为Cynthia会回到你身边?”

“你知道最初那段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吗?”

“她失魂落魄过,记忆混乱过,性情大变过,每天晚上都在噩梦中惊醒,从床上滚到地上,蜷缩在角落里哭,不准任何人靠近不准任何人触碰!有一次怕急了,她一点犹豫都没有就从三楼的窗台跳下去,摔断了腿,养了三个多月才好!”

“陆城遇,是你把她毁了,从身体到心里,彻彻底底地毁掉——她根本不可能再对你回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