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87章 故事里谁最无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我想告诉那个孩子,他以为全世界都抛弃了他,其实还有一个人为了保全他,忍了三个月的囚禁,也为了他永远失去了天性。”

“那个孩子不是已经死了?”厉南衍面无表情,“一个死了的人,不需要知道这些。”

陆城遇的声音极为低沉:“佣人可能说了谎,找到的死婴也可能不是那个孩子,也许那个孩子还活着。”

厉南衍的面色瞬间冷了下去,眸底缓缓地升起了一层戾色:“还活着又怎么样?陆董事长,难不成你觉得,就因为老三做的那点事,那个孩子就应该感恩戴德?认祖归宗?让家族再杀他一次?”

陆城遇瞳仁漆黑深邃,温温道:“当然不,那个孩子有权利仇恨所有人,也有资格报复所有人,但他也要知道,还有一个人无辜。”

无辜?厉南衍紧绷的下颚忽然一松,喉咙间溢出一声轻笑,只是那些笑意冷得像冰,透着无边无际的寒冷。

他缓缓直起腰:“陆董事长的故事很生动精彩,打发了我无聊的午间时间。为了表示感谢,不如我也讲一个故事给你听?”

陆城遇的神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眼眸深处,似乎翻滚着什么情绪,颔首点头:“洗耳恭听。”

厉南衍重新在座位上坐下,两人面对面,中间隔着的桌子上放着两杯咖啡,香醇的香气充满整个包厢。

有人淡淡地开口,说了另一个有趣又无趣的故事,连开头都用了和陆城遇的故事一样的语式:“从前有一个孩子,他出生不足一个月,就被人以八千块钱的价格卖给了一对结婚多年却不孕不育的夫妻。”

陆城遇的眉心飞快一蹙,是被卖的?

厉南衍的眼瞳波澜不惊,静默冷淡,不带任何情感:“孩子来到新家庭没多久,妻子便怀了孕,生了一个亲生儿子,所以孩子被夫妻以一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另一对不孕不育的夫妻。”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来不及体验到父母的爱,就辗转了三个家庭。

“这次他没有被转卖,一直在这个家庭生活到两岁,不过就在他两岁那年,夫妻带着他去巴黎度假,他在巴黎被人贩子拐走,这次他成了一个单身汉的儿子。单身汉酗酒,一喝醉酒就虐打他,他都忘了自己是第几次在棍棒下死里逃生。”

“完全陌生的国度,完全陌生的家庭,暴力和恐惧,是孩子整个童年。”

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雨点不断落下,路上的行人被这场猝不及防的雨打乱节奏,纷纷用手遮在头顶,小跑着到别人家的屋檐下遮蔽。

虽然下了雨,但是太阳还在,只是阳光因为这几点雨水,覆上了一层阴霾。

陆城遇的目光移到窗外,看的却不是雨,而是很多年前,在另一个国度,无数次垂死挣扎的孩子,心里慢慢生出一丝冷意。

单身汉不是孩子悲惨命运的终点,厉南衍缓而慢地将故事继续讲下去:“三年后,单身汉娶了一个女人。”

“女人不喜欢孩子,在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夜晚,和单身汉一起将孩子赶出家门,不准他在回来——他被遗弃了。为了不被活活冻死,孩子加入了一个马戏团,年仅五岁的他,被马戏团团长用一杯热牛奶诓骗,签了一份没有人权的卖身契。”

一份亲自签字的契约,就像一把枷锁,锁住了孩子的全部自由。

其实在那个年代,卖身契已经是违法的,根本不受法律保护,但是孩子不懂,团长恐吓他,就算他去找警察,警察也不会帮他,还会帮他抓住他。

他就这么被唬住了,眼睛里的光泽完全暗淡下来,那是一种绝望的色彩。

“在马戏团里,他每天都要做各种超出他身体负荷的训练,如果表演失误,团长就会把他和狮子关在一起一整夜。”

狮子受过训练不会咬人,但是会对孩子发出闷吼,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将他撕碎。孩子只能蜷缩在角落里,尽可能离那头庞然大物远一点,再远一点……

厉南衍合上眼睛,脑海里出现了一道光,光影里有一个同样稚嫩的孩子转过身对他微笑。

“孩子在马戏团里认识了一个被拐卖来的男孩儿,男孩儿对他很好,会在他受罚挨饿时偷偷分给他半个饼,会在他被和狮子关在一起时塞给他一根棍子自卫——那是孩子五年来,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

半个饼,一根棍子,无足轻重,但这些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唯一能拥有的善意。

厉南衍起身走到窗边,雨已经停了,午后的日光缀满整个城市,那么烈的太阳,竟然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然后?”陆城遇手边的咖啡已经凉透,黑咖啡沉淀出更浓郁的深色,像一潭收纳了所有罪恶的沼泽。

然后?厉南衍没有笑意地笑了笑:“五年后,孩子和男孩儿终于找到机会逃出马戏团,但是没跑多远,团长就带人追了上来,两人分开跑,男孩儿被团长追上,团长将他活活打死。”

“孩子幸运点,成功躲开了团长,等到他再回去找男孩儿时,就看到他的尸体被丢弃在路边。”

故事到这里结束,包厢里又一次恢复安静。

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没有具体的人物,只是用简单的称呼代替,听起来好像是截然不同,但细细研究,又好似说的是同一个人的故事。

厉南衍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咖啡已经凉了,凉掉的咖啡没有了香醇的口感,只留下满口苦涩。

想起了什么,他又抬起了头补充:“还有一个结局——又过了五年,孩子有了本事,他在一个同样下着鹅毛大雪的夜晚,将单身汉和他的妻子推进河里,他站在上看着他们一点点被冻死。”

陆城遇的眉心微一抽动,五年后?孩子才十五岁……

“他还找到了当年马戏团的团长,将团长丢到野外,他亲眼看到他被老虎、狮子等野兽分尸而食。”

说完这些,厉南衍微笑地看向坐着的男人,他保持着一开始的姿势,眸子里晦暗的一层雾掩盖他所有变化,叫人看不清楚他的情绪。

“陆董事长,这个故事说完了,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说故事里谁最无辜?”

谁最无辜?

是有了亲生儿子就不要孩子的第一对夫妻?

是买了孩子却不好好看管导致孩子被拐买的第二对夫妻?

是嗜酒成性时常毒打孩子的单身汉?或是企图冻死孩子的女人?

还是诓骗孩子签下卖身契,虐待孩子的马戏团团长?

当然都不是,无辜的,是从出生起就颠沛流离的孩子。

一岁到十岁,还是孩童的他才刚刚认识这个世界,世界就赠送给他满满的恶意。

陆城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将故事里的人物身份揭开,他几乎是笃定地说:“你就是那个孩子,被马戏团团长打死的男孩儿,才是真正的厉南衍。”

厉南衍无声弯唇,将咖啡完全喝完。

陆城遇推测着往后的事:“厉南衍待你亲如兄弟,所以他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你,他死后,你就用了他的名字和身份,去了伊万诺夫家族。”

厉南衍放下空了的咖啡杯,淡淡笑说:“陆董事长想太多了,只是一个故事而已,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就算是我想太多。”陆城遇说,“依伯爵看,如果我的故事里的那个孩子,和你的故事里的这个孩子是同一个人,那个孩子接下来会做什么?”

厉南衍的回答依旧是滴水不漏:“我不是那个孩子,我怎么会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陆城遇凝定着他:“他连单身汉夫妻和马戏团团长都不放过,想必造成他这些悲惨的源泉——那个家族,他想必更不会放过。”

“大概吧。”厉南衍声调清淡,“不过陆董事长,与其关心一个故事,倒不如多关心自身的情况。以陆氏现在的情况,陆董事长再不采取什么措施,恐怕是要不行了。”

陆城遇动也不动:“所以我今天约伯爵吃这顿饭,就是想请伯爵高抬贵手。”

厉南衍以不变应万变:“陆董事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陆城遇一笑凛然:“所有人都认为是萧晨造成陆氏今天这个境地,恐怕萧晨自己也这么以为,大概没有人知道,如果不是伯爵在暗中推波助澜,陆氏怎么会这么快走到穷途末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