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90章 最爱的人是谁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陆氏集团。

今天这个会议是为什么召开,在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但都是习惯性带着面具做人的人,就算目的明确,也没有人上来就直奔主题,而是都默契地先客套了几句有的没的,将气氛营造得像亲朋好友间的寒暄。

陆城遇坐在首位上,扯着唇浅浅地笑,想起之前南风曾做过一个有趣的比喻,她说:“这就像刽子手每次行刑之前,都要吃斋念佛好几天一样,掩耳盗铃!”

右手边一位董事徐徐开口:“城遇,虽说这是一个董事会,但在座诸位都是你的长辈,每一位都是看着你长大,又看着你从分公司经理走到董事长位置的叔父伯父,你知道的,我们都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

陆城遇颔首:“城遇辜负各位伯父的厚望,非常抱歉。”

“诶——”另一位董事拉长声,故作亲近地拍拍陆城遇的手,“也不能这么说啊,城遇你之前做得的确很不错,只是你毕竟太年轻,容易迷失自己。”

陆城遇仍是点头:“陈伯父教训得是。”

陈董事对他的‘顺从’很满意,微微一笑:“但既然错误已经存在,唯一补救的办法,就是将功折罪。城遇,你说呢?”

你说呢?

说什么?

陆城遇的笑意转凉,他们是在暗示,让他主动辞去董事长的位置啊。

……

警署探视室。

萧晨像一头被刺伤的野兽,拼命地挣扎想要甩开制住他的两个警察。

两个警察看他这样失控,对视了一眼,想直接结束探视,将他带回看守所。

“等一下!等一下!”

陆恒止一时着急,忘记自己双腿无力,身体倏地往前扑,跌在了地上,他伸长手喊:“等一下!让我再和他谈一会!”

“警官,再给我们十分钟!让我们再和他聊十分钟!”秘书一边对警察喊,一边去将地上的陆恒止扶起来。

警察考虑到陆恒止的身份,也不好拒绝,只是拿来了一张带锁的椅子,将萧晨锁在了椅子上,让他连站起来都不行,免得他再伤人。

陆恒止也被秘书重新扶回轮椅上,他身上的衣服也脏了,废了太多力,喘气连连:“当、当年你还小,很多事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的确对不起你母亲,但无论是你生下你,还是留在我身边,都是你母亲自己的选择。”

“我没有骗她,明明白白告诉过她,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给她名分,但她还是……”

萧晨咬着唇笑:“哦?是吗?呵,这么说,这一切还是她自作自受?她犯贱非要生下我,犯贱非要当你见不得光的情妇?她自甘堕落?她礼义廉耻都不要?”

陆恒止闭上眼睛摇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否认自己的错,你母亲的死我的确摆脱不了关系,你恨我无可厚非……”

“只是这件事、这件事和陆家,和城遇都没有关系,尤其是城遇,他和他母亲也是被我辜负的人,也是我对不起的人,你想报复就报复我一个人,不要为难他……如果你还不满意,我可以把命赔给你……”

萧晨嘴角的冷意微微凝滞,眸光里放射开更浓烈的暗色。

谁说这个男人对任何人都凉薄无情?

他对陆城遇不就有情有义?

上次在他家里,他也再三说陆城遇是无辜,不要为难陆城遇。

呵,陆城遇怎么就那么好命呢?

他们都流着这个男人身上的血,怎么他就能从出生起就享尽尊荣,怎么他就能在父母膝下平安长大?

而他们为什么就连活下去都得机关算尽?!

萧晨身体后倾,仰起下巴,冷笑着一字一字说:“我绝不会认罪!”

“陆恒止,你就等着看你的继承人,是怎么被扫出陆氏集团的吧。”

“把命赔给我?我要你的命有什么用?要了你的命我妈就能复活吗?”

“你也别想死,我要你给我好好活着,活到亲眼看见陆氏被我毁灭的那一天!”

陆恒止气血上涌:“你……”

“你……你……”

他颤抖着手,指着萧晨,嘴里浑浑噩噩吐着话,眼睛里翻出白,看起来非常难受。

萧晨眼里满是扭曲的痛快:“怎么?心疼了?我告诉你,我不仅要让陆城遇身败名裂,我还要让陆城遇坐牢!我要把所有事情都指认到他头上!我要他死!”

陆恒止浑身颤抖,终是一口气没提上来,晕死过去。

秘书惊呼:“陆老先生,陆老先生!”

“快,来人!陆老先生晕过去了!快送医院!”

门外跑进来三四个人,抬起昏死过去的陆恒止往外奔,萧晨冷眼看着,面无表情。

坐了一会儿,萧晨让警察打开锁,他准备回看守所。

只是这时候,栏杆外又出现另一道身影。

萧晨抬起眼皮,看了看那个人,嘲讽地勾动嘴角:“今天我这里可真热闹,可惜来的都是陆家的人,碍眼。”

不过比起跟陆恒止说话,他更愿意和这个人说话,所以主动坐回椅子上:“Cynthia,你该不会也是来劝我认罪的吧?这种蠢事你也会做?别人不知道我对陆家的仇恨程度,难道你也不知道?嗯?我的前任合作伙伴。”

南风对他的讥诮视若无睹,瞥了眼门外:“你刚把陆老先生气倒了?”

萧晨摇摇手指:“别碰瓷我。是他自己身体不行。”

“嗯,我知道,看他的脸色,应该没多少日子了。”除了陆城遇,南风对陆家人的感情都很淡,所以话也说得没什么情绪,“不过古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看在他快要死了的份上,你好歹听他把话说完。”

“我又不是观音菩萨,为什么要发这个善心?”

南风一笑:“你是不敢听吧。”

萧晨嘴角本就没什么笑意,这会儿更是凛然:“他能说出什么我不敢听的话?”

南风只重复:“你就是不敢听。”

“我不是。”

“你是。你就是。”

萧晨眼里浮现出戾气:“我不是!”

南风微停顿,继而说:“那你敢不敢听我说?”

萧晨倏地站起来,警察怕他又像刚才那样发狂,立即将他按回去。萧晨眼神阴鸷沉冷:“我为什么要听你说?你谁啊?”

南风气定神闲:“你还说你不是不敢。”

“Cynthia,你以为我是厉南衍吗?一定要听你说话?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叛徒,我看都不想看你!”萧晨忍无可忍,甩开警察的控制,他没有再踢桌子,而是倏地转身往里走。

南风也跟着站起来,在他的身后说:“他这一生最爱的女人就是你母亲,哪怕是陆夫人,也不及你母亲的十分之一。”

萧晨的步伐蓦然停住。

南风的声音沉静,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清晰:“如果真要说有一个女人可怜,那应该是陆夫人,而不是你母亲。”

“就连你母亲,也对不起陆夫人。”

……

陆氏集团。

陆城遇知道他们想他‘识趣’,主动提出辞职。

毕竟他是董事长,被当众罢免,他的面子上固然不好看,他们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就好比古代大臣们在国破家亡时为了保全自己,罢黜皇帝卖国求荣一样,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成背信弃义。

所以如果陆城遇肯主动,就是大家都好,保全了彼此的面子,但偏偏陆城遇‘不识趣’,只点点头说:“陈伯父所言甚是。”

陈董事的脸上有些不好看了。

另一个董事和他对视了一眼,接过话继续笑说:“是啊,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城遇有这个觉悟,也不枉费我们这么多年来对他的关照。”

陆城遇双腿交叠,施施然一笑:“陆氏会陷入这样的境地,归根到底是我的错,我应该负全责。陈伯父刚才说有补救的办法,不知道是什么办法?”

陈董事不愿意做‘卖主’的第一人,所有干笑着没回答。

陆城遇再看向另一个董事:“王叔,你好像有话说?”

被点名的王董事掩饰性地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那刘叔呢?”转向第三个人,第三个人同样躲闪开目光。

一个性子直来直往的董事看不下去,干脆一拍桌子,大声说:“从工地爆炸事件,到医院殴打伤者家属,到伪造质检证明,还有萧晨买通质检人员、买凶杀人等等,这些都和你有关系,大众攻击陆氏说白了是冲你来的!你如果还想保全陆氏,就自己给大众一个交代,不要再拖陆氏下水!”

陆城遇挑了眉,仿佛到现在才听懂:“杨董事的意思是,让我自己辞去董事长的职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