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92章 那一笑倾国倾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比起行将就木的陆老先生,陆夫人看起来很年轻,岁月对她还是很仁慈的,没舍得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只有眼角的淡淡细纹证明这个女人曾经历过风霜。

她穿着棉质长裙,裙摆随着她走动拂过地上的落叶,她垂眸看着地上的萧晨,他和他母亲长得很像,有很多次她看到他的眉眼,总不自觉地想起那个曾对她咄咄相逼的女人。

萧晨挣扎着要站起来,但他今天失控了太多次,警察怕他伤到人,紧紧制住他不肯让他动弹。

陆夫人缓缓开口,说的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第一次是在我和恒止结婚不到三个月的时候,她怀着你上门,指着肚子告诉我,这是恒止的孩子。她希望我自觉离开陆家。”

“当然,我拒绝了她。”

“虽然陆杨两家是商业联姻,但那个男人毕竟是我名正言顺的丈夫,她凭什么登堂入室对我指气颐使?所以最后是不欢而散。”

萧月离开了,但是由她带来的伤疤却留在她心尖上。

她恨吗?

她恨的。

被新婚丈夫背叛,她能不恨吗?

她当即对陆恒止提出离婚,并且搬回了娘家。

但是她的父母对她的决定完全不支持,甚至激烈反对。

父亲大发雷霆骂她不懂事,说她和陆恒止新婚不到三个月就离婚,会让陆杨两家成为榕城一个大笑话!

她当时站在窗口望着庭院,院子里为她出嫁时贴的‘喜’字还在,就像那场盛世婚礼到现在还为人津津乐道一样,如果她在这个时候离婚,等于将陆杨两家的脸面丢在地上踩。

那时候她真的很想什么不管不顾,明明是他们对不起她,先是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订了她和陆恒止的婚约,然后是陆恒止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那个女人还敢到她面前叫嚣,他们对她这么无情无义,她为什么还要顾全他们的脸面?

她成全了他们,谁又成全她?

骄傲的杨清若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这么委屈。

父亲却谴责她:“如果没有这个家给你的荣华富贵,你活二十几年,岂止只受这点委屈?!”

“你走出去看看,有几个女孩能像你一样,一出生就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愁什么都用最好的?让你嫁给陆恒止是亏待你?前些年你下乡做支教,那些买卖女儿的父母你没少见吧?”

“……你们这样对我,和那些父母又有什么区别?”同样是把她当成一件货物那样交易。

父亲无法忍受她的顶撞,一巴掌打在她脸上:“杨清若,我告诉你,没有杨家三小姐这个身份,你什么都不是!你享受了这个家给予的一切,现在还想为了自己对这个家倒打一耙,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是啊,没了杨家三小姐的身份,她杨清若又是谁?

她就像提前向上天透支了二十年的幸福,要用她下半辈子去还。

母亲还跪在她面前,求她不要闹了:“杨家和陆家刚刚开始合作,你现在离婚不就是要咱们杨家得罪陆家吗?就当是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们,为了你哥哥们,回去吧。”

她像一不倒翁,身体被母亲推来推去,神情木讷而麻木。

母亲还说:“那个女人怀的孩子起码有五个月了,是在你嫁给陆恒止之前有的,哪个男人婚前没一两个女人?清若,你是要当主母的人,不能这么小家子气。”

……

那时心太软,被父母的软硬兼施说动,重新回了陆家。

陆恒止向她保证,绝对不会再跟别的女人有任何暧昧,也不会和萧晨的母亲再联系——她愚蠢地相信了。

直到后来她怀孕,生了一对双胞胎,出了那件事,她才对陆恒止彻底死心。

这次她没有再喊着要离婚,因为她知道,她这次还是离不了。

如果离婚,陆城遇就不会再是她的孩子——陆家不可能把他们的继承人交给她带走。

她也偷不走孩子,以陆杨两家的势力,她一个女人能躲到哪里?

为了孩子,她选择留下,当最庄重的主母,至于陆恒止,两人从此貌合神离。

而她和萧月第二次见面,在几年后。

她又一次挺着肚子上门,虽然彼时她对陆恒止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但看到这个画面还是讽刺地扯扯嘴角,觉得真滑稽。

不过这次萧月没有再要求她离开陆恒止,而是问她,恒止在哪里?

原来陆恒止已经半年没去看过她。

“陆氏在美国的公司上市,他前几天去美国了。”她淡淡告诉她,那一刻她发现她也不是那么恨她,可能是因为对陆恒止死心,所以和他相关的一切东西,都引不起她的波澜。

萧月神情恍惚地走了。

等再次听到她的消息,已经是将近一年后,那时候她已经自杀。

回想起来,她当时的精神状态应该是已经有问题,加上产后抑郁,才造成了那个悲剧。

她和萧月虽然只见过两面,但她看得出来,萧月的性格非常偏执,只要是她认准的,哪怕和全家世界作对她也不会放手。

她爱上了陆恒止,不管陆恒止能不能给她光明正大的身份她都要他,所以她心甘情愿自降身份留在他身边做他的情人;但一旦陆恒止冷落了她,她就会变得很焦躁,像会失去整个世界那样坐立不安,所以在陆恒止长达半年多没有去看过她时,她的心理完全崩溃,最终做出了自杀这种事。

陆恒止那段时间很忙,陆氏朝海外扩展,很多事情都要他亲自操刀,的确抽不出身去谈儿女私情,只是他当时如果打个电话告诉萧月自己很忙,或许萧月就不会那么绝望。

可话又说回来,萧月在选择做他的情人的时候就应该有这个心理准备,她不是他的妻子,他没必要事无巨细向她报告自己做了什么。

总而言之,两人都有错。

所以南风在探视室里才说,萧月也对不起陆夫人。

……

南风站在篱笆前,目送警车离去。

萧晨听完陆夫人的话,什么都没说,他只抱着日记本,浑浑噩噩地跟着警察回看守所。

临走前,他回头看了眼萧月的坟墓,眼睛里似有水光闪动。

院子里只剩下两个女人,陆夫人走到萧月的墓前,看着那‘未亡人’三个字,那一刻心里在想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

过了阵子,她忽然问:“你说他会认罪吗?”

“应该会。”南风仰起头看枇杷树,现在正好是果子成熟的时间,一颗颗金黄圆润的枇杷挂在葱绿的枝叶间,很好看。她转而说:“不过他就算认罪,也不是为了陆家或者陆城遇,他只是不想活了。”

萧晨一直以为母亲是受陆恒止所骗,现在发现一切都是母亲咎由自取,而且陆恒止其实也是爱他母亲的,这样完全颠覆他认知的真相,使得他这么多年来的仇恨成了一个笑话。

从八岁到三十三岁,二十多年的时间他活着只为了报仇,现在连报仇这个执念都没有了,他当然只选择一死一了百了。

陆夫人移开目光,站在这座自己的丈夫为别的女人搭建的家里,她脸上没有露出任何情绪波动,一如既往端庄雍容:“南小姐,这算是我们第三次见面。”

第一次是在陆公馆,她抓她去抽羊水做DNA亲子鉴定。

第二次是昨天晚上,她听陆城遇提起陆老先生有一本萧月的日记本,觉得日记本可能可以解开萧晨和陆家人的仇恨,所以她去了老宅,请求让陆夫人打开陆老先生的保险柜。

第三次就是现在。

南风耸耸肩:“每一次见面我们都挺不愉快的,所以下次还是不要再见比较好。”

这次她帮她也是帮她儿子,所以她觉得自己没欠她什么。

“陆夫人应该有安排人来接吧,那我就先走了。”说完话,南风转身就要走。

走出了三五步,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当年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南风顿了顿,然后继续迈步离去。

上了车,手机里就收到信息——萧晨已认罪。

……

与此同时,陆氏集团。

“如果,我不呢?”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他不肯辞职,不肯承担责任。

杨董事立即拍桌站起来:“我们好声好气跟你说话,你别以为我们是怕了你!今天你不辞职也要辞职,否则我们就行使股东权利,直接罢免你!”

陆城遇轻描淡写:“那就行使吧。”

“你!”

杨董事正要发怒,这时,突然有人推门而入,大声道:“萧晨认罪了,他承认工地爆炸事件是他的策划,并且已经交出相关证据,等警方核对好案情后就会发布声明!”

萧晨认罪,承担所有事情,并且还主动交出证据证明自己有罪……

峰回路转,突如其来,所有董事都愣住。

唯独陆城遇站了起来,随手将西服外套第二颗纽扣扣上,温温一笑:“这个董事会到这里也差不多应该结束了,城遇还有事先走一步,诸位伯父自便。”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里,他大步走出会议室。

陆城遇一出会议室,没有让宋琦等人继续跟着,自己走进电梯,快速下楼。

陆氏大厦门口,南风在车边对他一笑。

那一笑,在他眼里,倾国倾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