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294章 但是我情难自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如果,他不是呢?

不是什么?

不是害死俞温的罪魁祸首?

盛于琛的眉眼低冷了几分,开口的声音,格外疏离冰寒:“南风,俞温是被陆城遇抓住,又死在陆公馆的地下室,不是陆城遇是谁?你就是用这种自欺欺人的办法,说服自己心安理得地和他在一起么?”

南风忍俊不禁:“我是这样的人吗?”

盛于琛没有笑,静静地看着她,等着她还能怎么说。

南风也渐渐收起玩笑,脸上的神情很认真。

——她哥没有死这件事,她可以瞒着所有人,却不应该瞒着盛于琛。

为了他们兄妹,他这些年不求回报地付出了很多,甚至还为了替她和她哥报仇,用整个AS去对抗陆氏,说白了,他和陆城遇会结怨,正是因为她和她哥。

陆城遇口中那个敌人,不管是不是盛于琛,她都觉得这个真相要让他知道,他和她哥是几十年的兄弟之情,她哥的死对他造成的打击不会比她少,他的痛苦也不会比她少。

否则他就不会因为她和陆城遇复合,生了那么久的闷气。

南风轻咬下唇,看着对面神情仿佛结了冰似的男人,低声说:“于琛哥,如果我说我哥没有死,你信吗?”

盛于琛的瞳孔里微微一怔。

“我哥其实没有死。”这次她用的是肯定的语气,眼睛澄澈,彰显她话语的真实。

……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也不能拿来开玩笑,南风既然敢这样说,就代表是绝对真实。

盛于琛叩在桌面上的手指渐渐捏紧,表情好像没什么变化,但眸子里日月星辰变换,转瞬又激荡起涛涛海浪。

“你确定?”他的语调很沉很稳。

南风慢慢微笑开:“我确定,前几天我还跟他通过电话。”

……

门外,小李的眼睛闪了闪,慢慢的,悄无声息的,将玻璃门关上。

……

“是陆城遇把他藏了起来。”

南风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他,包括她哥和陆城遇那个想以死来解决所有事情的约定。

盛于琛听完久久沉默,但是眼里的冰凉无声中消散了不少。

“于琛哥,我知道我不应该再和陆城遇在一起,不管我哥是否还在人世,那个男人带给我那么多伤害,我要敬而远之才是,但是我,情难自禁。”

南风喊的是‘于琛哥’,以妹妹的身份向兄长述说自己的心意。

“可能我上辈子骗了他的感情吧,所以这辈子我才总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南风低头一笑,说得有些无奈,“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三年前,只要他站在我面前,我的目光就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所以在知道哥哥没有死,哥哥是被他藏起来后,她心里狠狠时松了一口气,庆幸他们之间那道不可跨越的鸿沟终于消失,他们还有一个从头来过的机会。

盛于琛没有说什么。

事实上,他也没什么好说。

面前这个人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她还在襁褓里咿呀的时候他就管着她,是她的大家长,可再小的孩子也有长大的一天。从三四年前起,她就已经脱离他的羽翼独自飞翔,她有自己的想法和主张,已经不再是需要问那个‘于琛哥,这样好不好’‘于琛哥,我该怎么办’的懵懂孩童。

三年前她坚定地说自己要嫁给陆城遇的模样还历历在目,现在的她,和当年没什么两样。

当年他阻止不了她,现在他同样阻止不了。

盛于琛敛了眸,淡漠地说:“我还是那句话,你要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知道。”南风笑容明亮,蹉跎这么多年,她怎么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两人又聊了几句,盛于琛便摆摆手让她出去,并且说:“你哥下次来电,我要听。还有,这件事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

手上比了一个‘OK’的手势,南风没个正经地说:“喳。”

盛于琛目光重新垂回文件上,南风说的那些话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却是叫他想起另一张同样执拗的脸,心尖微一抽动,他没怎么想就说:“哪怕是爱,也有些爱是爱得不应该。”

南风已经走到门边,闻言一滞。

然后转过头,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瞅着他。

盛于琛被她打量得蹙眉。

南风犹疑地说:“于琛哥,你是不是……喜欢上谁啦?”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

盛于琛表情一冷,隐隐约约好像有几分被戳中心思的恼羞成怒:“出去。”

南风吐吐舌头:“不说就不说,凶什么凶?”

顿了顿,她语重心长地补充:“也就是我皮糙肉厚这些年受你虐待还不离不弃,要是你在你喜欢的人面前也这个样,就做好一辈子打光棍的准备吧~”

盛于琛那表情明显是要炸,南风连忙带上门滚出去,却也忍不住笑起。

出了门,南风又碰见小李,心情很好地打了个招呼:“谢谢你的咖啡呀小李。”

小李微笑:“不客气,副总慢走。”

南风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准备要工作,手机‘叮咚’一声提示收到信息,她顺手点开。

——今晚下班,我来接你。

发件人当然是陆城遇。

嘴角不自觉地弯起,手指在屏幕上点点点,敲出几个字回复过去。

——怎么?炮-友今天空虚了?

没多久,那边就回了一句。

——嗯,想你想的。

南风眨眨眼,心想这厮这几年到底是被谁带坏的?怎么越长越歪,以前那个矜贵优雅的陆少到哪儿去了?

傍晚下班,南风走出AS大厦,左右看了看,就找到那辆熟悉的黑色轿车。

车里的男人原本是闭着眼睛在假寐,但却在南风走近时一下睁开了眼睛,南风拉开副驾驶座坐进去,当即就闻到一股很淡的消毒水味道:“你去医院了?”

“嗯,去看我爸。”陆城遇说着启动车子,车子经过路灯下,光线将他的侧脸照亮了一瞬间。

南风点点头,那天在看守所她见就见到陆恒止被抬去医院,看他的脸色应该已经是病重。

陆城遇没有多说这个话题,南风也就没有多问。

车子行驶的方向不是要去她的公寓,也不是去陆公馆,而是到了远郊的矮山。

天色在行驶的过程中渐渐灰暗,车内开着舒缓的音乐,南风不知不觉睡了过去,醒来时,车子已经停在山顶,玻璃窗外的星空好像触手可及。

陆城遇站在悬崖边缘,双手落在口袋里,夜色将他的身形勾勒得颀长而挺拔。

走下车,迎面就吹来习习的山风,南风的头发被吹乱,随手将脸上的发丝别到耳后,她走到陆城遇身边,歪着头问:“怎么到这里来?”

“小时候我来过这里,已经十几年没有上来过,来看看有什么变化。”

“有变化吗?”

陆城遇一笑:“没有。”

山还是这座山,从山上眺望看到的风景还是那个风景,人一直在变,但自然万物却好像恒古不变。

南风看着他的线条完美的侧脸,目光流转,闪过一丝狡黠:“陆城遇,我知道你小时候怎么会来这里。”

陆城遇挑眉:“嗯?”

她双手背在身后,绕着他走了一圈,说得煞有其事:“你当时一定是受了委屈,被爸爸打了或者被妈妈骂了,更倒霉点是被男女混合双打,所以跑到这山上来发泄情绪。今天你看到你爸躺在病床上,回忆起了当年他揍你时拳拳生风的样子,感慨万千,所以才回来这里故地重游。”

陆城遇哑然失笑,她都在说些什么啊?他受委屈?谁能让堂堂陆家大少受委屈?还混合双打……他没忍住抬手往她的额头一弹:“想些什么乱七八糟?”

南风摸着额头,皱皱鼻子说:“不是吗?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陆城遇道:“我只被你打过。”只挨过她的巴掌。

南风毫无愧疚,谁叫他当年那么可恶。

南风说的那些当然是不存在的,他小时候会来这上山,只是因为一时兴起,想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所以就上来了,哪有那么多故事?

不过现在带她来山上,倒的确是因为在病房里看到性命垂危的父亲,心里有些压抑,才来透透气。

南风说到了小时候,他也想起了小时候,目光沉淀出一种浓郁的色彩。

他淡淡开口,声音消散在风里面:“记忆里,我父亲和我母亲就是貌合神离,他们像两个演员,走出家门就将恩爱夫妻这个角色扮演得入骨三分,回到家里,就是一人一间房,甚至很少对话。”

“小时候不懂,看到别人家的父母总一起带孩子出去玩,而我的父母却这么疏离,还因此埋怨过他们。直到长大后,懂了萧晨和萧颖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才明白母亲这些年如此冷漠的原因。”

南风没有说出来,毕竟那个人是他的父亲,也是现在性命垂危的老人,她一个晚辈不能太不敬。

只是在她看来,陆恒止是个很失败的人。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不论是对陆夫人而言还是对萧夫人而言,对陆城遇而言还是对萧晨而言,他都没有将任何一个角色扮演成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