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301章 被全世界所遗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一而再,再而三。

陆城遇,厉南衍,这两个在她生命里留下浓墨重彩痕迹的男人,到最后竟然都以同样的方式,在她心上扎了一刀。

南风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觉得自己也的确挺可笑的,难怪俞筱会拿她的遭遇当笑话。

“Cynthia……”

“南风……”

南风立即用双手捂住耳朵,她的神情和动作写满了抗拒。也正是因为她的反应,使得陆城遇和厉南衍都不敢往前一步,脚步硬生生停在了原地。

厉南衍不是没想过,将来会有一天会被南风知道这些事情,他原本都想好了很多个说辞,每一种都能撇干净他的错误。

比如‘他救她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和陆城遇的关系,救她只是因为在瑞士对她一见钟情’,比如‘萧晨安排好暗杀才告诉他,等到他知道已经来不及,蓝兰已经发生意外’,等等。

可想归想,此刻真正面对南风,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愿意再骗她。

陆城遇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南风刚才说的一句话很对,利用就是利用,一开始的动机是利用,后面就算付出再多的深情,也洗不白最初的别有用心。

地平线上缓缓出现一道金黄色的光芒,天色蒙蒙亮起,黑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随风散去。

这一晚的千回百转和跌宕起伏,终究是过去了。

南风缓缓放下捂耳朵的手,没有再去看他们两人一眼,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

陆城遇眉心一抽,下意识追上去抓她的手。

没料到原本一直安安静静的南风,被他抓这一下,像猫儿被踩了尾巴,倏地转身将他一把推开:“别碰我!”

陆城遇脚下趔趄了两下,后背撞上了门框,走廊明亮的灯光下,他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南风现在根本不想理任何人,尤其是陆城遇和厉南衍,她一边后退一边说:“你们别管我……让我自己静一静。”

她现在这个样子,谁放心让她一个人呆着?

因为催眠药留下的后遗症,医生再三叮嘱,她目前的精神承受不起大悲大喜,否则陆城遇也不会一直瞒着没告诉她厉南衍的事情。(267)

可谁想到,她竟然会跟踪他来到这里,俞筱还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

南风现在大闹一场陆城遇反而没那么担心,可是她太冷静了,这么反常,他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呆着?谁知道她会不会做什么傻事!

陆城遇越想越急,越急胸腔里的气血翻涌得越快:“南风……”他才刚张开口,立即就尝到了喉咙里的血腥味。

慌忙按住胸口,他将那口气硬生生压了回去,然后才哑着声继续说:“南风,你先跟我回去,我解释给你听。”

南风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常,语气平静地回:“不用,不需要,我自己会想。”

过往十年发生的所有事情在脑海里快进了一遍,恩怨纠缠,对错难分,什么都说不清楚。

南风闭上眼睛,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让我自己冷静……你们都不要跟着我。”

说完,她转身跑进电梯,速度快得陆城遇想抓都抓不住。

“南风!”

拼命压制的那口气,终是随着这声呼喊一起涌出喉咙,陆城遇一下气急攻心,猛咳了出来,雪白的瓷砖上顿时落下他几滴血迹!

宋琦一惊,立即放开俞筱,扑上去扶住他:“陆先生!”

陆城遇反抓住她的手,将她推出去,指着电梯的方向:“追上她,拦住她……咳咳!”

“可是您……”

“追上去!”

他们这边还在踟蹰,厉南衍已经追上去,只是等他从电梯里跑出来,酒店里已经找不到南风的身影。

宋琦不敢再犹豫,一边追上南风一边打电话叫司机将陆城遇送去医院。

陆城遇这次咳得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严重,他一手按着肺部,一手捂着嘴,闷声的咳嗽里,手指缝隙里一滴滴滴出血……

*

所有人都在忙自己的事,以至于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俞筱。

她躲在衣柜后,等司机将陆城遇扶走后,才悄悄地走出来,观察着四下没有人,眼珠子一转,从安全通道逃走。

*

司机飞快将陆城遇送往医院,那时候他已经陷入半昏迷,躺在移动病床上被送进抢救室时,还抓着司机的手,含糊不清地说:“找到她……”

抢救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门上随后也亮起了红灯。

司机做不了主,只能将这件事禀报给陆夫人。陆夫人当即赶来医院,但她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不知道陆城遇患上了这种病。

她在手术门前站了整整两个小时,直到那盏红灯熄灭。

主治医生走了出来,她快步走上前问:“医生,我儿子的情况怎么样?”

“暂时没有大碍。只是血液病不同于其他病,以国内现在的医疗水平还没办法治愈,我和陆先生谈过很多次,建议他到国外治疗,但是他……”主治医生抿了抿唇,斟酌道,“再这样下去,陆先生下次昏厥,能不能抢救过来都不好说。”

陆夫人一下攥紧了手里的包。

陆城遇被护士从手术室推出来,他双目紧闭依旧昏迷着,陆夫人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神情越发冷峻,直接吩咐:“把宋琦给我叫回来!”

她要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能让他连命都不顾!

彼时宋琦和徐飒正在满城寻找突然之间下落不明的南风,接到陆夫人的命令,她无奈只能返回,而面对陆夫人的质问,她犹豫再三,终是说出了厉南衍的事情。

听完后,陆夫人什么反应多没有,平静得像一座雕塑——唯独颤抖的手指,暴露了她的真实情绪。

*

陆城遇傍晚时分才醒过来,可是孤身一人离开酒店的南风,却就像是人间蒸发,怎么找都找不到。

陆城遇在找她,厉南衍也在找她,得知事情后的盛于琛也在找她,三拨人手几乎将榕城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当晚深夜十点多,徐飒才带着最新消息来到医院——找到了。

南风在俞家庄。

陆城遇直接拔掉输液针,掀开被子要下床。宋琦和徐飒连忙拦住他:“陆先生,医生说您现在的身体必须静养……”

“我要去找她。”

“可是陆先生,就算您现在去了俞家庄,南小姐也不会见您啊。”

陆城遇下床的动作顿住。

……是啊,她现在是不想看到他的。

他其实一直都知道,她并没有完全放下过去的事情原谅他,否则也不会宁愿当他无名无份的炮友也不跟他复合。

这段时间他们相处得其乐融融,只是表面而已,就像是有人拿了一张布去遮住那些不堪,看不见了,就自欺欺人地认为不存在。

而这些随着厉南衍身份的暴露,也跟着一起被揭开,赤裸裸地展示出来,她当初怎么逃避现在就要怎么面对。对她来说,他和厉南衍都是带给她痛苦和伤害的人,她接受不了厉南衍,也同样接受不了他,所以她连他都不想见。

他们故作的和谐,到底是被打破了。

陆城遇轻叹了口气,没有再执意下床:“她不想见我,那就让盛于琛去吧。”

微微一顿,陆城遇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不对,或许他更合适。”

南风去了俞家庄,应该是想他了。

*

从酒店离开,南风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小姐,要去哪里?”

“……”

去哪里?

是啊,她现在能去哪里?

南风浑浑噩噩地问自己。

去陆公馆?

去黄金台?

去公寓?

去AS?

选择好像有很多,但是陆公馆早就不是她的家,黄金台也早就没了兰姐,那栋公寓冰冷冷又空荡荡,总不能每次都去找盛总吧?所以她根本无处可去。

“小姐?”司机等得太久,有些不耐烦地催促,“你到底要去哪里?”

“……去俞家庄,城北俞家庄。”

俞家庄的钥匙她一直放在包里,她庆幸自己出门前还记得把包带上,否则她现在可能连这里都来不了。

大铁门推开,院子里一地落叶,晨曦的光芒下,一排青梅树都呈翠绿色,好似生机勃勃。

她从左到右开始数,数到第五棵树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这棵青梅树是她和她哥哥一起种的。(079)

她站在树下仰起头,看着枝繁叶茂的大树好一会儿,然后扔掉包,脱掉高跟鞋,爬上那棵树,在树梢找了个位置躺下,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好似这样,她就能永远躲起来,不必再去面对那些欺骗和利用。

偌大的庄园,空荡荡的,一点声响都没有。

可能是五分钟后,也可能是十分钟后,低低的哭声从枝叶里传出来。

有谁在哭,难过得像个被全世界遗弃的孩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