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也曾入我怀 302章 连哭都是我的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全本小说网 WWW.56wxw.com,最快更新南风也曾入我怀最新章节!

从天光乍破到夜幕初降,一天的时间在无声无息中过去,一阵风吹拂而过,院子里成排的青梅树也跟着轻轻摇曳。

南风像是和树身长在了一起,一整天都没有从树上下来,她侧躺在粗壮的树枝上,手曲着枕着头,眼睛闭着,影影绰绰的月光穿过枝叶落在她的脸上,形成朦胧斑驳的光影。

“笙。”

“笙。”

随风送来几声轻柔的呼唤,如现实又像虚幻,南风双眉微微蹙起,手指有些不安地揪紧衣服,她像是陷入了一场梦境,梦境里有一个人带着微笑喊她‘笙笙’,又将温暖的手掌遮在她的头顶,帮她挡住所有的和风细雨和狂风骤雨。笙,醒醒,天黑了,该回家了。”

‘回家’两个字,传破重重叠嶂,蓦然袭进耳螺,南风倏地睁开双眼。

最初那一瞬间,她的眼前一片黑暗,找不到一星半点光芒,她甚至产生了自己是不是一觉睡到了天地都归于混沌的错觉。

过了一阵,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天地其实也不全是漆黑一片,远处天际的星辰也很亮,南风正看得有些走神,忽然树底下传来声音——

“你是睡得有多熟啊?我喊了你这么久才醒。”

是……男人的声音……好熟悉的声音……

南风愣愣地将仰起的头转向了地上……

青梅树下的确站着一个男人。

他一边说话,还一边用手里的电筒往她脸上扫了扫,而他的脸也被电筒的余光照了出来,那眉目温柔含笑,眼下一颗泪痣比天边的星辰还要耀眼。

他……南风唇一颤,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喊出声:“……哥……”

俞温将电筒随手插进裤兜里,张开双手:“下来,哥接住你。”

南风那一瞬间其实什么都没想,或者说什么都来不及想,愣愣地看着底下突然出现的哥哥,他喊她跳下来,她就真的一下跳下去。

俞温常年锻炼身体素质极好,再加上身手灵敏经验丰富,接住从两米高的树上跳下来的南风,也不是很费劲儿,只是惯性地往后退了几步,很快就重新站稳。

他故意取笑:“变重了,差点接不住你。”

南风双手还抓着他的衣袖没放开,定定地看着他,不太敢出声,唯恐又只是幻觉。

俞温一下敲在她的额头,好笑说:“傻了吗?”

“哥……?”

“不然呢?”

不是。

不是幻觉。

是真的,她哥来了。

南风还什么都没说,鼻尖就先泛起酸,声音都带了浓重的鼻音:“……你怎么……怎么会来?”

连和她通个电话都要准备好几天,都要小心翼翼地用网络电话卡联系,他怎么……能站到她面前?

俞温弯腰将她的踢掉的高跟鞋捡回来,让她穿上。

他能出现在这里,自然不容易。

陆城遇动用了黄金台最精锐的人手,趁着夜色将他从一千多公里外的小村庄带了过来,虽然一路上都有人帮忙掩护,但当然,还是存在一定暴露的风险。

几个小时前,陆城遇打电话给他,简单说了南风现在的情况,他的意思只是想让他和南风通个电话,但他觉得了解他这个妹妹,她如果不是真的很难过,是不会躲到俞家庄的。

她是累了痛了,所以怕了逃了。

从俞笙到南风,再到Cynthia,这世界上能让她逃的东西,五个手指也数得过来,而且她现在身边没有一个人,他怎么能不亲自来?

“我要是再不来,你就得把我的竹马压成三级残废,你没发现它的树枝都摇摇晃晃的吗?”俞温指了指青梅树,悠悠地说。

南风眨眨眼睛,才想起来当年种这棵树的时候,她还小,超幼稚,非要起个名字,恰好那时学了一个词叫‘青梅竹马’,所以就把这棵树命名为‘竹马’。

被他这么一逗,南风原本的酸意也被压了回去,破涕为笑。

俞温回望这座庄园,牵起他妹妹的手:“我有十年没有回过俞家庄了,陪我到处看看吧。”

南风沉默点头。

郊区的夜晚,偶尔能听见几声虫鸣鸟叫,兄妹走在鹅卵石铺成的路上,凉风习习,好像是小时候。

南风用钥匙开了大门,俞温先走进去,将被白布盖着的家具揭开,眼睛里流露出诧异:“这里怎么还和以前一模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

南风也动手将白布揭开:“我把俞家庄要回来后,就让人重新装修,变回以前的样子。”她指着沙发,“这套家具和我们原来家里那一套,是出自同一个工匠,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他。”

那时候她以为俞温已经死了,所以用尽全力将这个俞家庄变回以前的样子,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欺骗自己这里还有哥哥的气息。

只是装修完成后,她却不敢踏入这里,就怕现实告诉她这些都是梦一场,所以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到走进来。

俞温自然是知道的,伸手揉揉她的头,又去看别的地方:“不错,的确跟我们以前的家一模一样,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眼睛往四下一扫,忽然注意到电视机柜上的某样东西,他眼睛微微睁大,快步走过去,还特意蹲下去近看,越看越忍不住笑:“这个存钱罐也是……丑得一如既往。”

南风抗议:“什么丑?你以前夸过它好看啊。”

俞温道:“我那不是为了顺着你,我要是说丑,你能三天不理我。”

“……”南风不服气地将那存钱罐拿起来,左看右看——好吧,的确有点丑。

“那就把它换掉。”

俞温摇头一笑,将存钱罐重新摆回去:“还是留着吧,再丑也是我们家的。”

南风唇边露出笑,得意地轻哼:“你明明也喜欢它。”

……

将俞家庄里里外外看了一遍,俞温知道,南风肯定是用了心,几乎一草一木都复制了从前,好似这座庄园不曾被俞纵邢一家人入侵过一样。

但是越看下去,南风脸上的笑容却越少。

毕竟,复制的东西,再像也不是原来的那些,再像也不能当做那十年不存在。

走到了杂物间,南风在一堆杂物里找到了以前俞温送给她的玩具娃娃,娃娃的衣服不知道蹭到了什么,很脏,用力洗了也还是会留有痕迹。

南风眼角有些湿润,不想被俞温看见,连忙背对着他把眼泪擦掉。

但俞温还是看见了,他一直在留意她的情绪,自然也发现了她越来越少的笑容。

“如果这里真的让你那么不开心,”他走上前,帮他妹妹擦掉眼泪,淡淡一笑,“那就跟哥走吧。”

“我们离开这里,永远都不要再回来,永远不要再和这边的任何人任何事有任何交集,怎么样?”

南风忍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重重点下头:“好……”

“想好了吗?舍得吗?”

南风根本不敢再去回想,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想离开,她低下头,额头抵着哥哥的肩膀,轻轻抽泣:“我认输……我宁愿当逃兵……”

她认输,她玩不起,她懦弱,她想面对,她宁愿当逃兵。

“哥,你知道吗?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想起陆城遇对我的算计,我一睁开眼睛我就看到厉南衍对我的利用……在他们的故事里,他们都是情有可原,都是不得已为之,好像都理由充分都没有错,都要被理解,没有理解他们,没有原谅他们,就成了我的错……夏桑榆说我错,宋琦说我错,萧晨说我错,温沐也说我错,我什么都错,到现在连哭都是我的错。”

“可……可是他们的苦衷关我什么事啊?是我造成他们的苦衷吗?不是啊,根本不是啊!明明伤的是我,他们怎么能都说是我错?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错在跟个傻子一样先爱上先付出感情吗?”

“……我的心是肉做的,我又不是机器人,往里面扎一刀再随便修修补补就能愈合……我愈合不了的,我的心是肉做的,扎一刀就流一次血,扎两刀就流两次血……我真想把心挖出来数给他们看,上面有多少个洞是他扎的,又有多少个洞是他扎的……”

“哥,我真的不行,我撑不下去……我不要他们了,我要不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